隐藏在金花草一侧的两名飞魔山修士眼见踪迹暴漏,从断崖之上一跃而下站在了袁典三人的后面,阻挡了三人的退路。

    其中一名略高一点的修士对着袁典喝问道:“小子,你是怎么现我们隐藏在那里的?”

    而另外一位略矮一点的修士言语则是更为狠毒:“师兄,和他们费什么口舌,三个不知名的散修,直接杀了,抢了他们的储物袋,也就知道这小子是如何现我们隐藏的了。”

    面对两名飞魔山凝气六层修士咄咄逼人的嚣张气焰,袁典三人相互望了望,脸上都是现出了一丝苦色。

    不用任何言语,三人都明白,这两人隐藏在此,显然是为了杀人夺宝,若不是刚才袁典看出些端倪,三人之中,至少吴欢已经命丧黄泉了。

    虽然飞魔山修士只有两人,但他们都是凝气六层修士,修为过荀乐更是过了袁典、吴欢,而且这不是最令三人担忧的,最令他们担心的是飞魔山修士的身份,处理不好,三人会陷入飞魔山的追杀之中,与死无异。

    “两位道兄请了。”

    看了看袁典和吴欢,荀乐镇定了一下心绪,笑脸再次浮现出来,拱手一声招呼之后,对着两人笑呵呵说道:“两位道兄大人大量,何必为难我们这些散修,有什么需要直接对我们说一声,若是我们可以帮忙,绝对不会拒绝的。”

    说完之后,荀乐笑呵呵的对着这两名飞魔山修士弯了弯腰,而听到荀乐话语的飞魔山两人看了看袁典三人,相互一望,那位高个修士脸色稍微一缓,却是高傲至极的说道:“遇到一个懂事的,这样也好,免得动手麻烦,将你们三人的储物袋放下,赶快滚蛋,小爷懒得和你们废话。”

    虽然早就预知到了这样的结果,但当话语从对面那名修士口中说出之时,吴欢脸色紧绷,袁典面无表情,而荀乐则是强颜欢笑,再次出言说道:“两位道兄明鉴,我们兄弟三人实在……”

    哪知没等荀乐说完,那位矮个修士直接冷喝着将其打断:“哪来那么多废话,要么留下储物袋滚蛋,要么将命留下。”

    说话的同时,这名矮个修士用手中的灵剑点了点袁典三人,同时警惕着三人突然爆。

    “要储物袋没有,要命一条。”

    面对着三人的逼人气势,忍无可忍的吴欢出了一声冷喝,同时取出了自己的长刀,准备拼死一战,可是荀乐却是连忙转身制止起来:“吴兄弟,不要乱说话。”

    不过,在转身说出这些话语的同时,荀乐那圆润的双眼快眨了两下,手掌放在胸前对着袁典和吴欢左右示意了一下,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接着转过身躯,抢在飞魔山修士话语之前,欢笑着说道:“两位道兄请别见怪,我那兄弟不明事理,我们这就送上储物袋,这就送上。”

    荀乐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将手伸向了腰际,可是在手掌碰到储物袋的瞬间,猛然一抖,一道黑芒直奔那名高个修士袭去,同时一声暴喝:“两位兄弟,和他们拼了。”

    紧随着黑芒,荀乐手中出现了两柄匕,急的攻向了那名高个修士,而袁典和吴欢也是同时各自取出武器攻向了那名矮个修士。

    转眼之间,高个修士的衣衫被黑芒击穿,不过因为躲避及时,并没有受到伤害,而那位矮个修士面对袁典和吴欢的联手攻击,身影急向后退去,也是避开了两人的联合一击。

    这一切变化太过突然,主要是荀乐那伪装的笑容起了作用,面对三人的突然暴起,两名飞魔山修士猝不及防之下也是吃了个暗亏,此时重新稳住身形,出了暴怒之声:“三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散修,我们可是飞魔山修士,你们这是找死。”

    此时荀乐脸色也是紧绷,冷冷的说道:“飞魔山修士又如何?这里可是飞来山林,你们也不过是凝气中期修士,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鱼死网破。”

    “飞魔山修士还做这些偷鸡摸狗见不得人的无耻勾当,有什么狂傲的,有本事就将我们三人全都击杀,来啊!”面对着两名飞魔山修士,望了望断崖中间的那两株金花草,吴欢红着眼睛也是大吼起来,摆出了以命相搏的姿态。

    而袁典什么也没说,只是冷冷的盯着对面的两人,同时右眼眼角一横,咬紧了牙根,心中暗暗说道:“既然你们找死,那就怨不得任何人了。”

    看到三人都是爆出死战的决心,两名飞魔山修士也是一惊,相互望了望。

    他们两人是飞魔山修士不假,进入了飞来山林之后就现了这两株金花草,于是就心生歹意,预想借助灵草吸引其他修士前来,趁机抢夺。

    他们有着自信,以他们两人凝气六层的修为,联手之下,只要不遇到强大的对手,应该不会有麻烦,依靠着此法,他们已经击杀了三名四层散修,重伤了一名六层散修,将他们的储物袋全都抢到了手中。

    袁典他们是第三波,本来想偷袭击杀一人,然后以飞魔山修士的身份和强大的修为,震慑另外两人,得到他们的宝物,哪知提前被袁典探知,阴谋败露,而且因为逼人太甚,三人暴起反击,令这两人也是有些懊恼。

    面对袁典三人,他们两人并不担心惧怕,两人都是飞魔山修士,自身拥有的战斗宝物远远多于一般同阶散修,虽然面前有三人,但毕竟都是散修,而且修为都是低于他们,他们还不放在眼里。

    只是面对三人死战的姿态,他们两人知道今天必须大战一场了,但是当他们看到袁典手中是一件一淬极品灵器之时,两人眼中都是闪现了贪婪之芒,随即也不答话,皆是怪叫一声,冲向了三人。

    高个修士挥动着灵剑与荀乐斗在了一起,而矮个修士则是冲向了袁典和吴欢,同时对着袁典叫嚣起来:“小子,将你手中的极品灵器送与小爷,小爷可以考虑放你一马,如若不然,一会儿……”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没等这名飞魔山修士说完,袁典一声冷喝,甩手就是一剑。

    凌厉的剑意一下将这名飞魔山修士的衣袍割开,可是这名飞魔山修士不怒反喜,大笑着说道:“好,好,得到这柄极品灵剑,这一次飞来山林之行,值了。”

    随即撇下吴欢,全力的攻向了袁典。

    一时间,伴随着金铁相碰的声音,两处战团爆出激烈的打斗。

    荀乐虽然只有凝气五层修为,但长久的历练生涯令他斗法经验极为丰富,依靠着灵活的身法和度竟然一时间和对手旗鼓相当,这令对手,那名凝气六层的飞魔山修士暴怒不已。

    一连轰出几团火球术,都被荀乐躲过,而且差点被荀乐激了火球术法伤到,暴怒之下,这名凝气六层修士看了看另外一边袁典手中的极品灵器,咬牙一拍储物袋,取出两张白色的一笔中品灵符,对着荀乐暴喝一句:“小小散修,今日让你见识见识宗门修士的富有,金斩符,斩。”

    随着话音,高个修士手腕一翻,一捏法诀,两张白色灵符化为两道锋利的剑芒,对着荀乐急斩而下。

    “土盾,出。”几乎在那名飞魔山修士取出两张金斩符的瞬间,荀乐双手猛然一翻接着合在了一起,伴随着荀乐手掌的运动,两道厚厚的土盾出现在了他的左右两侧,接着合为一道半尺多厚的土盾。

    伴随着两道‘噗’的声响,两道金斩符一前一后斩在了荀乐施展的术法土盾之上,两者僵持了两息不到的时间,随后土盾消散,但是两道金斩符的力量也被抵消干净,成了强弩之末,在距离荀乐一尺左右的地方消失不见。

    看到自己一连激的两道金斩符竟然被荀乐一道术法挡了下来,那名飞魔山高个修士也是一惊:“咦,好强大的防御术法啊!”

    而荀乐则是极的喘了几口气,显然刚才施展术法防住对手的金斩符耗费了他不少的法力,此时面对着法力并没有消耗多少的飞魔山修士,荀乐稳住身形,脸上现出一丝犹豫之色,但随后现出果断之色,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一个半尺多长的镂空盒子,二话不说,对着飞魔山修士直接挥去。

    看到荀乐扔出了一个镂空盒子,飞魔山修士并没有感到什么危险,直接挥动手中的灵剑向下一斩,瞬间将小盒子斩为了两半,同时满是不屑的取笑起了荀乐:“吓傻了吧!拿错宝物了吧!竟然取出那么一个破盒子。”

    可是在镂空盒子被斩为两半的时候,伴随着‘嗡’的一声,一小团二十多只拇指大小的黑色蜂子出现在了这名修士的面前,看到这二十多只拇指大小蜂子的一瞬间,这名飞魔山修士大惊失色,失声说道:“黑幽蜂,你怎么会有……该死!”

    随即身影极后退,同时连连打出数个火球试图将这些黑幽蜂烧死,可是荀乐却是冷喝道:“还算有点见识,黑幽蜂,给我杀。”

    荀乐话音刚落,二十多只黑幽蜂四散开来,躲开火球,再次聚拢在一起向着那名飞魔山修士飞去。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