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箭猪群一场大战,虽然三人没有受伤,但也是颇为消耗,在篝火旁边吃着肉,喝着酒,畅谈着对未来的感悟,随后不知不觉中都是沉沉的睡去。

    而就在三人沉睡之际,火爷却是现出身影,站在器祖鼎之上,向着对面沉沉睡去的荀乐望去,随后若有所思的说道:“有点像,有点不像,若是老夫凝聚出真身,或者能够探出个来龙去脉。”

    说完这句无头无脑的话语之后,火爷再次凝望了一会儿荀乐,随即仰天长叹一般的怒说道:“奶奶个熊玩意的,鸿灵老儿,一个老夫都管不过来,其他你爱咋地咋地,有本事你让那些死人都活过来。”

    话音消失,火爷随后身影一转消失不见。

    第二天,三人几乎同时醒来,相视一笑之后,荀乐随即对着两人说道:“两位兄弟,接下来我们要去一处地方,可能得到吴兄弟需要的金花草,同样也可能找到袁兄弟你的所需,我们走。”

    在荀乐的带领之下,三人再次前行,袁典仍然处在三人中间,不过,经历了昨天与箭猪群的大战,荀乐和吴欢对袁典的实力都是认可,无需多加照顾,赶起路来更是迅。

    一边赶路,袁典探查了一下储物袋,现昨天分得的箭猪獠牙和钢毛并没有消失,倒是颇为惊讶,要知道,箭猪的獠牙和钢毛都是可以作为炼器材料的,内心带着疑问,袁典元神随即对着器祖鼎呼喊起来:“火爷,火爷……”

    “喊什么?喊什么?老夫没死呢?”

    听到火爷那略带怒气的声音,袁典出了一口气,随即对着火爷说道:“火爷,昨天得到了一些箭猪獠牙和钢毛,它们也可以用来炼制器具的,你怎么……”

    “呸呸,箭猪,不上台面的山猫野兽,老夫连看都不会看一眼,他身上的材料老夫不需要,也不会要,若是你有本事给火爷弄一些真龙、天凤之类的妖兽材料,火爷或者会抬抬眼皮。”

    “记住,在这里,火爷不会对那些劣等妖兽感兴趣的,你就放心好了,火爷需要的是矿材,天地而生的矿材,不是那些后天而生的畜生,懂吗?”

    火爷如此一说,袁典长舒一口气的同时也是感慨一句:“看来火爷也挑食啊!”

    “什么?什么?袁小子,你刚才说什么?”

    面对火爷声音急转的询问,袁典脸色微变,立刻说道:“没,晚辈什么也没说,晚辈就是想尽快的为火爷多找一些矿材。”

    “那就好,赶快走,离小蚊子腿不远了,火爷都能够闻到那股气息了。”

    袁典不在多说,跟着荀乐快的向前走去,与火爷这一次交谈之后,袁典心中大为安心了,至少火爷不喜欢妖兽材料,那么,他的所有就更多一些了。

    两个时辰之后,在荀乐带领之下,三人来到飞来山林深处一处颇为平缓之地,在平缓之地的尽头,则是一处绵延数里,二十多丈高,长满林木的断崖,望着这处断崖,荀乐指着断崖左边一处光秃之地,对着两人示意道:

    “两位兄弟,当年荀某就是在那里找到紫金铜和黑芒石,另外在那里几处岩石之下也是可能存在金花草的。”

    “荀兄,袁兄弟,那我们还等什么,快走吧!”

    荀乐刚刚说完,吴欢一声招呼,三人随即快的向前奔向了断崖,等到走到一半距离之时,火爷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袁小子,宝物不是那么好得的,机灵一些,免得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怎么回事?又有危险吗?”

    火爷如此一说,袁典脸色一变,快的问了起来,而这一次,火爷却是颇为冷淡的说道:“小子,别指望老夫事事都提醒你,若是那样就不是在帮你而是在害你了,这是老夫最后一次提醒你,以后不管有什么危险,老夫绝不开口多说一句,万事自己小心一些,另外,休息之时修炼一下《灵始辨天诀》,这对你有大用。”

    说完这些,火爷不在言语,任凭袁典如何问,火爷真的在也没有话语说出,没用多久,袁典三人来到断崖近前,吴欢满脸期待之色,荀乐神色平静抬头仰望断崖之上,但是袁典却是大为紧张,心中一直在猜测这一次的危险会是什么?

    三人停留了一会,荀乐修为略高,极目远眺找寻了一会儿,脸上现出了乐呵呵的笑意,对着吴欢说道:“吴兄弟,你看,在那块山石之下有两株成熟的金花草,正好符合你的需求。”

    顺着荀乐的指示,袁典也看到在断崖之上那处面积不大的光秃秃之地,一块一丈多高的凸起巨石之下长着两株一尺多高的灵草。

    此草五片叶子,清脆欲滴,平铺在巨石之下,一只笔直花杆之上挺着一朵拳头大小、散着明黄色彩、犹如一团小巧金阳的花朵,在飞来山林常年晨曦暮霭的光线之中极为耀眼。

    对于这金花草,袁典并不陌生,此花金色,是炼制一转灵丹的一味主要材料,而吴欢在路途之上多次提到此花,这是他进入飞来山林的主要目标,得到此花,就可以请人炼制他所需要的丹药,帮助他突破四层,进入凝气五层。

    此花价值也是极大,一株成熟保存完好的金花草价值近二百下品灵石,而且极难找寻,此地存在如此完好的两株倒是令袁典颇感惊讶。

    此时看到这样两株成熟完好的金花草,吴欢脸色瞬间红润,纵然长着一副苦瓜脸,但这一次也是露出了精彩的笑意,满是高兴的说道:“荀哥,袁兄弟,这就是吴某此次进入飞来山林的主要目标,有了这两株金花草,吴某有八成把握在三月之内突破四层进入凝气五层。”

    看着吴欢那满脸兴奋的表情,荀乐呵呵一笑,开口说道:“吴兄弟,你准备充分,还是自己来吧!免得我们弄坏了此草,伤了的灵性。”

    微一点头,吴欢展开身法,就要冲上断崖收集这两株梦寐以求的金花草,可是突然,袁典伸手将他拦了下来:“吴哥,稍等片刻,兄弟老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袁典此话一出,吴欢瞬间停了下来,荀乐脸色也是一变,两人都是有些惊讶的望向了袁典,同时向四周探查起来,但并没有现什么危险存在,随即再次看向了袁典那紧皱的眉头。

    此时,袁典暗暗运转《灵始辨天诀》,虽然仅仅是记住了口诀,并没有参研,但是连番运转之下,老是感觉在金花草周围存在一层若隐若现的光幕,只是他修为有限,无法看清光幕之下隐藏的东西。

    随即也不理会荀乐和吴欢的震惊与疑问,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运足法力,对着金花草上面大石一侧那处光幕存在的地方投去。

    拳头大小的石块夹带着呼呼风声直奔袁典感觉存在异样的地方而去,但令三人惊奇的是,石块并没有从虚空之中穿过,而是突然凌空改变方向,接着传来了一声震惊和一句怒骂:

    “咦,竟然能够看透隐身符的存在。”

    “该死的小子,你是如何现的?”

    伴随着话音,在金花草的一侧,现出了两名身着黑衣的年轻修士,两人都是凝气六层修为,而且脸色颇为阴险,手中各自握着一件寒光闪闪的一淬中品灵剑,正在怒视着袁典三人。

    看到金花草旁边出现如此巨变,吴欢脸色大变,额头之上瞬间现出冷汗,而荀乐却是暗呼一声:“飞魔山修士!”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