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箭猪王摆出的必杀死局,任何修士遇到估计都要面色大变,即便不死也要重伤,但经过两年多的找茬修炼,袁典的斗争经验丰富至极,在身影腾空到达最高点的那一刻,口中一声大喝:“象甲盾,出。”

    顺着袁典的话音,象甲盾直接出现在袁典的身前,然后挡在下方,护卫着袁典向下坠去。

    “噗噗噗……”

    在凌空两丈之地,箭猪王激的钢毛全被一淬中品灵器象甲盾挡了下来,不过象甲盾光芒也是瞬间暗淡,显然箭猪王这一击,几乎抵消了袁典象甲盾的防御之力。

    抵消了箭猪王激的钢毛,看着那箭猪王露出的两只锋利獠牙,身处半空的袁典一声冷哼:“既然找死,那就成全你。”

    口诀一念,消耗巨大的象甲盾瞬间消失,而袁典没有丝毫惊慌,双眼之中露出一道凌厉至极的杀气,双手握着青光剑,对着箭猪王两只獠牙直刺而去。

    “给我死去。”

    一声大喝,接着传来了‘噗’的一声,青光直接剑刺入箭猪王两只獠牙中间,一突而入,就在两只獠牙逼向已经落地的袁典之际,袁典由下向上一用力,只听一阵骨头碎裂之声,整个箭猪王没有来得及出任何惨叫,就被袁典从两道獠牙中间斩成了两半,而箭猪王的血液也是喷了袁典一身,浸红了袁典的衣袍。

    整个过程前后不到两息时间,那头身长七尺的箭猪王直接被一斩两半,在倒向两边的同时,围攻袁典的所有箭猪全都‘嗷’的一声,出了惊惧至极的恐惧声,随后猛然停住,瞬间激脊背之上的钢毛,然后掉头开始四散而逃。

    面对近百只射向自己的钢毛,此时的袁典身影已经落地,并不惧怕,但也没有在舞动青光剑,而是身影再次猛然凌空,避开了这些钢毛,同时催动青光剑,一下又击杀了两头箭猪。

    袁典这边剩下的箭猪一逃,正在围攻荀乐和吴欢的箭猪很快反应过来,看着被劈为两半的箭猪王,皆是出了‘嗷嗷’的惊惧之声,随后开始四散逃命。

    战局如此急转直下,令荀乐和吴欢都是大吃一惊,正当两人惊讶的望向那头被袁典斩为两半的箭猪王之际,袁典则是一声大喊:“两位兄长,乘胜追击,那可是灵石啊!”

    “好样的,袁兄弟。”

    “袁兄弟,你……你真是让我们吃惊至极啊!”

    被袁典一喊,荀乐和吴欢两人从惊讶之中回过神来,皆是夸耀了一句袁典,随后三人红着眼睛,皆是怪叫着冲向了四散而逃的箭猪群。

    ……

    对着四散而逃的箭猪一通追击、斩杀之后,眼见整个低洼之地弥漫着浓浓的血腥之气,三人也是不敢停留在此,免得招来其他一些嗜血食肉妖兽,飞快的打扫了一下战场,斩下獠牙,收集了脊背之上的钢毛,然后三人各自换了一身衣服,随即在荀乐的带领之下飞快的向着飞来山林西北方向奔去。

    三个时辰之后,袁典、荀乐、吴欢三人早已远离了刚才的战场,围在一团火堆旁边,而火堆之上烤着的正是袁典击杀的那头箭猪王的精肉,滴滴猪油从肉块之上滴落助长了火焰,阵阵肉香随即散出来。

    “袁兄弟,真是真人不露相,没有想到小小年纪,战力却是如此彪悍,今天要不是你,估计我们三人逃命都得付出点代价了。”

    “是啊!袁兄弟,虽然吴某修为比你略高,但面对刚才那样的局面,绝对做不到你那样从容洒脱。”

    此时,三人一边烤着箭猪肉,荀乐和吴欢不停的夸耀起袁典来,而袁典则是脸色一红,连忙摆手谦虚的说道:“两位哥哥不要在抬举兄弟了,能够做到这些全靠爷爷倾其所有赠送的那件一淬极品灵器了,至于其他,兄弟是无法和两位哥哥相比的。”

    看到两人还要说什么,袁典急忙一转话题,对着荀乐和吴欢说道:“两位兄长,先别说其他的,我们还是分一分斩杀箭猪所得吧!”

    说着,袁典从储物袋之中将箭猪身上得到的材料全都取出,放在了一起,而荀乐和吴欢则是相互笑了笑,随即也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了所有的箭猪材料,堆放在了一起。

    没用多久,数目清理出来,一共二十三对獠牙和若干不等的箭猪钢毛,看着这些箭猪材料,荀乐随即乐呵呵的对着袁典说道:“袁兄弟,此战你挥的作用最大,如何分配,你来决定,而且你一定要拿大头。”

    荀乐话音刚落,袁典随即脸色一变,对着荀乐和吴欢说道:“两个哥哥是不是看不起兄弟,说好平分就平分,何况荀哥早已为小弟竖立了榜样,若是在多言其他,实在是女人所为了。”

    为了不再纠缠这些琐碎之事,袁典直接摆出了火爷对他说过的话语,随即将二十三对獠牙分成了三堆,同时将那对箭猪王獠牙分开放在其中两堆之上,将钢毛也分为了三堆,每堆价值相差不大,然后抢先收了没有箭猪王獠牙的那一堆。

    看到袁典如此,荀乐和吴欢两人相互望了望,对着袁典一抱拳,也不再多说什么,将面前的那堆箭猪材料收了起来。

    一个伙伴团体,面对困难之时需要合力面应,而面对宝物之时,相互谦让方才可以最大程度之上维持这个伙伴团体的良好运转。

    经过此事,袁典在荀乐、吴欢两人心中的位置也不再一般,不再是三人之中最弱的那位,而且隐隐成为了最强的那位,甚至两人对袁典的大度气魄都是颇为佩服,对袁典这位小兄弟更是另眼相看起来。

    分完箭猪材料,箭猪王的肉正好烤熟,荀乐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了一坛酒水,三人随即欢笑着喝起酒、吃起肉、畅谈起来……

    “两位兄弟,你们说我们修士一生拼命,追求的目标是什么?长生不老?至高无上?还是其他一些什么天地威能啊!”

    “荀哥,那些都太遥远,对我来说,就是好好活着,拼命修炼,争取今生可以成为一名结丹期强者,建宗立派,成为一宗老祖,而且不怕你们笑话,宗门名字我都想好了,屠天宗,怎么样?大气吗?霸气吗?”

    “屠天宗!吴兄弟,你这宗门名字确实够霸气,够大气,不过,哥哥还是觉得你的名字不太好听,你真的要改改,免得到时候,你的后辈弟子称呼你时会说‘屠天宗吴欢老祖’,总觉得别扭至极。”

    “呵呵,荀哥,这个还是不改了吧!我爹起得,不好改的。”

    “袁兄弟,你对修真一途有什么想法吗?”

    “是啊!袁兄弟,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而且战力强大,相信应该有更高的目标与追求吧!”

    面对荀乐和吴欢两人的询问,袁典抬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个……兄弟还真没有好好想想,或者等到我有实力的时候会走出这琼雷大6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爷爷曾经对我说过,琼雷大6其实很小,外面的世界更是精彩。”

    “不错,袁兄弟,你有所争,有所求,远比我们有所追求,这一点荀哥也想过,或者有一天我也会像你那样,离开这里,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闯荡。”

    说这些时,袁典和荀乐都是望向了远处那灰蒙蒙没有色彩的天空,而吴欢则是低着头想着自己的心事,突然之间,荀乐猛然站起,对着袁典和吴欢说道:

    “来,两位兄弟,不多说那些遥远的事情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我们先干一口。”

    “好,干。”

    “好,喝了。”

    喝酒吃肉畅谈未来。

    在大学时期,峡谷经常和三位室友在夏日的夜晚,坐在宿舍的阳台上如此。

    宿舍四人,到小炒店炒上一个尖椒炒鸡肝、一个红烧鲅鱼、一个清炒土豆丝、一个西红柿炒鸡蛋,搬上一扎啤酒,带回宿舍,四个**丝男,光着膀子的愤青,喝着啤酒,畅谈着未来,畅谈着女人,畅谈着生活,喝一口,大喊一嗓子:

    “他妈的,该死的四级。”

    “他妈的,什么时候毕业。”

    “他娘的,这都是第十三封情书了,xxx怎么还不……嗝。”

    “喝……”

    直至宿舍管理员踹门,方才结束。

    现在想想,真的怀念那段时光,怀念那三位各奔东西的兄弟。

    兄弟,你们好吗?

    不管你们在那里,记住,天下之大,你们的大哥始终在祝福着你们。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