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一头头箭猪出现在山岭之上向着低洼之地的水塘奔来,三人都是数清了箭猪的数目,当‘三十五’这个数字从吴欢口中说出之时,吴欢那苦涩的脸面血色全无,再也没有了刚才的从容,连忙对着荀乐和袁典示意不要出声,这群数量巨大的箭猪群他们对付不了。

    而荀乐这一刻那笑呵呵的笑脸也是消失不见,换上了一种凝重,显然三十五头箭猪这样的庞大猪群远远出了他的估计,紧紧的握住两柄长长的匕,蹲在大树之上一言不。

    “一共三十五头箭猪,成年十三头,另外二十二头虽然体型长成,但从那不长的獠牙来看,应该还没有完全成年,属于青年猪行列,不过也是有着不小的战力。”在计算箭猪数量之时,袁典心中暗暗的盘算了一些这些箭猪实力,以便做最坏的打算。

    在三人震惊之中,三十五头箭猪在猪王的带领之下快的来到了水塘旁边,开始喝起水来,而三人蹲在树上都是大气不敢出一声,生怕惊扰了箭猪群。

    没用多久,箭猪群喝足了水,一些箭猪还在水塘边缘的泥浆之中打起了滚,看到箭猪群没有立刻离去的样子,三人都是无可奈何,真担心这群箭猪就此停在这里休息,那他们三人今天可就悲哀到家了。

    大部分箭猪都在水塘边的泥浆之中打起了滚,可是那头身长将近七尺的箭猪王,胞饮之后,并没有在水塘之中打滚休息,而是来到三人隐藏的大树之下,靠着树干摩擦起了脊背,并且不时的出巨大的哼哼声,撞击几下树干以显示自己猪王的身份。

    猪王如此举动,三人顿时大惊,因为猪王每一次撞击树干,三人必须仅仅的抱紧树枝,免得被从树干之上摔下,三人都是祈祷这猪王尽快离开大树,不然他们真有麻烦了。

    可是那猪王,仿佛与这棵大树耗上了,挠痒痒,撞击树干,显示权威,不时的出阵阵浓厚的‘哼哼’,在猪王连续撞击几次之后,吴欢站立的那根树枝毫无征兆的出嘎嘣一声,显然出现了断裂。

    “真是该死。”

    在树枝出断裂的一瞬,吴欢一句叫骂,随即想换个树枝继续隐藏,但这一刻,那猪王显然听到了吴欢的声音,抬头望了望大树,随即鼻子动了动,接着出了哼哼的狂躁声。

    在猪王出这个声音的那一刻,整个猪群顿时一片骚动,瞬间全都来到猪王的身边,抬头仰望起了大树之上。

    “该死的,它们现我们了。”看到箭猪群聚集到大树之下,吴欢怒骂了一句。

    而在吴欢怒骂的同时,在猪王的带领之下,几头箭猪狠狠的撞击起了三人所在的那棵大树,连翻撞击之后,现大树并没有倒下之后,箭猪王一声哼哼,几头强壮的成年箭猪开始拱起了大树周围的泥土,显然想要将大树连根掘起。

    “两位兄弟,不能呆在这里了,眼下我们只能血战了,一会儿各自找寻机会逃走,然后在西北三十里之处聚合。”此时,情况危机,荀乐一声招呼,用袖子擦了擦鼻头之上的汗珠,随即牙根一咬,猛然从大树之上跳下,整个身躯缩成一团直奔箭猪王而去。

    同一时刻,吴欢也是一声大喝,长刀一举,头下脚上,整个身躯齐齐的向其中一头成年箭猪攻去,同时怒骂起来:“该死的妖畜,给我死去。”

    两人皆动,袁典也是动了起来,整个身躯猛然凌空,一淬极品灵器青光剑在手,同样对着一只成年箭猪一劈而下。

    转瞬之间,三人的攻击随即出现了结果。

    荀乐身形矫健,向着箭猪王的脖颈直接攻去,试图刺破这头猪王的脖颈,将其击杀,但这头箭猪王明显知道自己的弱点,在荀乐身影直奔而来的时候,竟然就地一个打滚,躲开了荀乐的攻击。

    吴欢的攻击也是犀利无比,砍中了一头成年箭猪的脖颈,顿时猪血四射,却只在上面砍开了一道巨大的血口子,并没有将这头箭猪击杀,‘嗷’的一声惨叫,这头箭猪瞬间狂暴无比,盯着吴欢不顾一切的向他冲去。

    而袁典挥动青光剑同样斩向的是一头成年箭猪的脖颈,青光剑一挥,青芒一闪,令袁典自己震惊至极的是,那头成年箭猪的头颅直接被青芒切下,滚落在地,尸体倒下。

    “如此厉害,难道这就是极品灵器的威力?”击杀这头成年箭猪的瞬间,袁典心中也是一惊,而荀乐和吴欢显然也看到了袁典这边的战况,都是一惊,随即大喜,对着袁典呼喊起来:

    “一淬极品灵器,袁兄弟,杀啊!”

    “太好了,袁兄弟,一剑一个,杀光这些箭猪。”

    此时,箭猪群也是反应过来,所有的箭猪顿时暴怒起来,尤其是看到自己的一个同伴身异处之时,重新站起的箭猪王一声哼哼,所有的箭猪分成三团,牢牢的将三人围在了中央,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紧接着所有的箭猪一起出厚重的哼哼声,向着三人攻击而去,这一刻,三人皆被十几头箭猪围攻,一时间也是无法顺利逃脱,只能各自为战。

    面对着十几头箭猪的围攻,有着杀猪传承的吴欢显然是个老手,手掌猛然挥出,两个硕大的火球飞出,将面前的四五头箭猪逼退,而身影却是一弯,手中长刀对着一头箭猪的前蹄砍去,而且一击命中,砍下了这头箭猪的两只前蹄。

    这只箭猪‘嗷’的一声惨叫,倒在地上的同时,暴怒异常,脊背之上十几只笔直的钢毛瞬间激,直接对着吴欢激射而来。

    “该死,竟然对着我的方向。”

    一声怒吼,面对着这一头箭猪的拼命攻击,吴欢只能急的向一边躲去,好在躲避及时,并没有被伤到,而此时,扛过两团火球攻击的那几头箭猪带着刺鼻的焦糊味,向着吴欢奔来,吴欢只能就地一转身,长刀挥起,奔向了刚刚冲过火球的那头箭猪。

    另外一边,荀乐修为较高,而且临战经验明显更多,面对着十几头箭猪的围攻,两手一捏法诀,周身瞬间涌起两道土墙,接着就地翻滚,融入土墙,奔向了猪群,目标也是他们的四蹄。

    几道寒芒闪过,两头箭猪惨叫倒下,接着钢毛剑雨四射而来,一部分奔向了荀乐,却是被涌起的土墙挡下,另外一部分却是打在了另外两头箭猪身上,瞬间刺入,令这两头箭猪更是暴怒不已,却也是没有办法。

    看到这样一幕,土墙裹挟着荀乐再次奔向了另外两头箭猪。

    或许是因为袁典一击就将一头箭猪斩杀,攻击袁典的箭猪略多,而且那头箭猪王也哼哼着将目光对准了袁典,面对着十多头箭猪的围攻,袁典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自从踏入修真界以来,他还从没有杀过修士,但是爷爷曾经带他进入这飞来山林历练过,妖兽他却击杀过不少,而且,两年多的找茬修炼,袁典的作战经验极为丰富。

    此刻,面对着围攻而来的箭猪群,袁典知道自己的优势是什么,寒芒闪过,三团硕大的火球直接奔向对面的五头箭猪,同时袁典的身躯也是急的动了起来,不过,不是向吴欢那样转身击杀背后的箭猪,而是顺着火球冲向了对面。

    伴随着‘嗷嗷’几声惨叫,三团火球术连在一起阻挡了五头箭猪,同时引燃了其中两头身体之上的毛,出了刺鼻的焦糊味,但箭猪的皮毛极厚,几乎可以抗住一淬下品灵器的砍杀,火球术显然无法重伤他们。

    扛过火球术攻击的几头箭猪暴怒的叫着继续向袁典攻来,但是此时袁典也是攻向了他们,手中青光剑运足力气,施展玄黄剑诀第一剑至阳剑的剑式,对准冲出火球术阻挡的五头箭猪四蹄猛然挥动。

    一道凌厉弯月般的青芒闪过,两头箭猪四蹄瞬间飞出,整个猪身像巨石一样瞬间落地,溅起了一阵血土,而另外三头因为体型娇小,除了四蹄皆断之外,肚皮也被袁典这一击直接消去,倒地之后内脏流了一地,瞬间一命呜呼,连脊背之上的钢毛都没有机会激。

    仅仅一式至阳剑诀瞬间灭杀五头箭猪,这让袁典心中大为振奋,暗道一声:“好霸道的至阳剑诀。”

    随即也不再多想,整个人猛然腾空随即急的向后翻去,几乎在袁典身影腾空的瞬间,两头壮硕的箭猪从他刚才站立的地方猛然冲过,若是袁典刚才躲避不及时,那么这一刻就不是腾空而起了,而是直接被撞飞,重伤是必然的了。

    可是这一切并没有结束,当袁典身影腾空三丈向下落下之时,那头在外观战的箭猪王加入了战群,而且十分老道的来到袁典降落的位置,一出手就是必杀之技。

    十七八支钢毛箭雨射向凌空落下的袁典,同时抬头瞪着袁典,前蹄力,准备在袁典落下的那一刻,直接用獠牙将袁典击杀。

    此时袁典身影下落,周身没有任何借力点,又不能飞行,几乎就是一个死局。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