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乐的大度,令袁典颇为好感,两个时辰之后,三人来到一片空地之中,略作休息之后,随即继续前行。

    “两位兄弟,前面可能有一些低阶妖兽出现了,虽然危险性不大,但也要多加注意。”在前行之时,荀乐适时的提醒了两人一句,袁典和吴欢两人都是点了点头。

    没用多久,三人进入一处山林低洼之地,看着周围的树木和中心一处不大的水塘,袁典暗暗想到:“这个地方爷爷曾经带我来过,在这找到了几株灵草,而且还遇到了十几头箭猪的袭击,不过爷爷当时一声大吼,十几头箭猪随即死亡,让他们得到了不小的收获。”

    就在袁典想到这里之时,荀乐的话语也是响了起来:“两位兄弟,以前在这里我曾经找到过几株灵草,现在我们分开四下找找,看看能不能有所收获,然后在向里面前进也是不迟。”

    说完这些,荀乐挤了挤眼,还是乐呵呵的说道:“不过,事先说好,这一次各凭机缘,谁找到灵草算谁的,不用均分啊!”

    荀乐如此一说,吴欢表示赞同,而这个地方,袁典以前来过一次,自然知晓此地有可能找到一些灵草,随即也是答应下来,可就在三人各自选择方向准备前行找寻之际,火爷的声音却是出现在了袁典的耳中:

    “袁小子,你们还是别想找什么灵花灵草的事情了,还是想想你们自身的性命吧!”

    火爷如此一说,袁典心头猛然一紧,火爷虽然遭受重伤,只是一个灵魂体的存在,但是神识却是强大无比,自然可以提前预知危险,此时如此一说,袁典随即问道:“火爷,怎么了?有什么危险吗?晚辈怎么没有现?”

    “有什么危险?奶奶个熊玩意的,小子,是性命之忧,在你们前方五里之外,有过三十头的箭猪正在快向你们这个方向奔来,是走是留,你们自己决定吧!”说到这里,火爷的声音戛然而止,而袁典脸色却是大变。

    箭猪,寻常妖兽,成年箭猪六尺多长,体型健壮,皮糙肉厚,毛如钢针,防御惊人,嘴上长着两颗半尺多长的尖锐獠牙,攻击性极强,一般凝气初期修士遇到都要远远避开。

    可是,嘴上那犹如匕的尖锐獠牙并非箭猪最强的攻击手段,箭猪满身长满犹如钢针的细长毛,尤其是脊背之上一排竖直的十多只背毛,一旦受到攻击或者暴怒,抖动之下,毛如箭,就是凝气中期修士躲避不及时,也会被击中造成重伤。

    当然,箭猪不像聚宝鼠一样自身没有什么价值,那两颗獠牙,脊背之上十多只如箭般的背毛都是炼制器具的材料,炼器场所长年敞开了收购,若是击杀一只成年箭猪,可以卖得三十多灵石,倒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

    箭猪往往几头、十几头成群结队的聚集在一起,过三十头大型的箭猪群极为少见,对于这种妖兽,袁典并不陌生,以前也是在这个地方,袁典和爷爷也曾经遇到过一支十多头箭猪组成的猪群,但爷爷一声怒吼,所有的箭猪全都立刻毙命。

    由于到现在,袁典也不知道爷爷的具体修为,自然无从评价爷爷那一吼的威力,可是面对三十多头的大型箭猪群,袁典清楚,他们三人都是凝气中期修士,即便三人拼命恐怕也不是三十多头箭猪的对手,弄不好还会受伤丧命的。

    “袁兄弟,你怎么站在那里了,赶快走啊!不然得不到灵花灵草,可不要怨两位哥哥欺负你啊!”看到袁典一时间呆站在那里,荀乐笑呵呵的催促了一句。

    但是袁典却是突然趴在地上,耳朵贴地听了两息时间,然后快的站起,脸色大变,对着荀乐和吴欢说道:“荀哥,吴哥,好像有大批的妖兽正在快的向我们靠近。”

    虽然火爷提前预警,告知了袁典箭猪群即将到来的消息,但袁典总不能直接无缘无故的说出这个危机吧!只能做做样子,以这种方式向两人提出了预警。

    看到袁典如此,荀乐一愣,随即像袁典一样,快的趴在地上一听,然后瞬间跳起,不过没有惊慌的样子,而是满脸的兴奋之色,圆润的眼中冒着金光,连带着鼻头都是显出了光泽,兴奋的一拍手对着两人说道:“是拱地的声音,应该是箭猪群,虽然不能确定数目,但应该不多,合我们三人之力,这一次说不定又可收获不少。”

    “箭猪群吗?最多也就十几头,我们三人应该应付得来。”说话之间,吴欢少有的表示出极力的赞同,而袁典则是一脸的苦色,有心说出实情,但却又不能说出。

    若是他直言说出是三十多头箭猪组成的庞大猪群,那明显与他现在的修为不符,这样很可能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猜测,此时看着荀乐和吴欢两人眼中冒着金光,袁典只能一脸紧张的再次提醒了一句:“两位哥哥,若是过了十几头箭猪群,我们三人对付起来也是有些麻烦的,实在不行……”

    没等袁典说完,吴欢却是少有的挤了挤他那苦色的脸面,露出一丝微笑,对着袁典说道:“袁兄弟放心,就是十几头箭猪我们也对付的来,不怕你们笑话,吴某祖上传承杀猪,对这箭猪,吴某可是有些研究,以前独自一人都杀过几头,一会儿你们就听我的好了,保管来多少杀多少。”

    说话之间,吴欢左右四处望了望,随即对着荀乐和袁典说道:“荀兄,袁兄弟,你们跟我来,那些箭猪应该是来喝水的,一会儿我们埋伏在那处水塘边,趁着他们喝水的时候,伏击将他们全都击杀,想来这一次又会收获不少的。”

    说话之间,吴欢转身向着水塘旁边跑去,荀乐呵呵一笑紧紧的跟了过去,而袁典只能苦笑一声,迈步跑去,同时心中暗道一句:“看来一会儿只能夺路而逃了。”

    在吴欢的带领下,三人隐藏在了水塘旁边一颗大树之上,静等箭猪群的到来,同时吴欢动了动他那苦色的脸面向两人介绍起击杀箭猪的经验来:“荀兄,袁兄弟,寻常修士击杀箭猪都是对准箭猪柔软的脖颈下手,争取直接击杀,这并没有错,但那是对付单独箭猪的手段,遇到箭猪群可就不灵了。”

    “我告诉你们,一会儿箭猪群到来之后,我们对着他们的四蹄下手,只要斩断他们四蹄令他们倒下,他们必定暴怒,背上的刚毛就会不顾一切的四射而出,相当于自相残杀,我们到时候坐收渔翁之利就好了。”

    听完吴欢的讲述,荀乐呵呵一笑,大声的说道:“好,好,吴兄弟,你真是有研究,这下我们吃定这群箭猪了。”

    而袁典只是苦笑了一声,随即将目光望向了不远处一道不高的山岭。

    没有半刻时间,不远处山岭的另外一边传来了阵阵哼哼声,听到这个声音,吴欢眼漏精芒,手中寒光一闪,出现了一柄长刀,品阶不低,是一件一淬中品灵器,而荀乐也是做好了准备,双手寒芒一闪,各自出现了两柄长长的匕,都是一淬中品灵器,而且其品质明显要好于吴欢手中的长刀。

    一阵浓厚的‘哼哼’声响过之后,不远处山岭之上现出了一头将近七尺多长的壮硕箭猪,显然是这群箭猪的领,这头箭猪站在山岭之上,抬起头,獠牙尖锐,背刺竖起,环视了一下山岭之下,尤其看了看洼地中心的水塘,眼见没有危险,随即转头对着山岭另外一边出了几声‘哼哼’之声。

    接着快的向着水塘奔来,随后山岭之上出现了第二头箭猪,接着第三头,第四头……更多的箭猪出现。

    当箭猪出现的那一刻,吴欢随即小声的说道:“箭猪王出现了,一、二、三……十、十一……”

    仅仅几息时间过后,吴欢脸色紧绷,因为此时从他口中出现的数字是三十,而且还没有结束。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