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夜空刚刚褪去,黎明的朝阳还没有升起,聚集在这处临时据点之中的修士随即开始出。

    飞魔山、曲阳宗修士聚拢在一起,实力最强,相互敌视一眼,各自挥了挥拳头,随即进入了飞来山林,勤王宗两派修士则是没有过多的言语,各自在领头之人的带领之下,彼此一抱拳,随即分开,各自离去。

    至于数量最多的散修,或者两人一组,或者三人一伙,甚至也有不少单独一人的凝气后期散修,各自选择好自己的方向,向着飞来山林走去。

    三人同时站起之后,吴欢对着袁典一抱拳,脸色微板着提议道:“袁兄弟,荀大哥比我们年龄略大,修为也高,而且听荀大哥说他经常进入这飞来山林,接下来我们一切听他指挥,不知袁兄弟意下如何?”

    对于这个,袁典自然认可,通过昨天夜里的交谈,袁典对两人也都是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吴欢是密阳城之外的散修,比他大两岁,人如其名,长着一副苦瓜脸,一脸的苦色,性格倒是较为温和,言语也是不少,进入凝气四层已经有一段时间,现在处在将要突破的边缘,以前曾经跟随其他修士进入过飞来山林几次,此次进入更多的是为了找寻突破的需求。

    荀乐同样也是密阳城之中的散修,刚满十八岁,即便不说话,天生也是一副笑脸,性格随和至极,天生的自来熟,和谁都能说上两句,但那浓浓黑眉之下的圆润双眼忽闪忽闪,一看就是机灵聪明之人。

    这荀乐天生向往无拘无束的散修生活,誓言要做一生的散修,并且要成为散修之中的最强者,对于飞来山林,荀乐虽然只有凝气五层修为,但早已多次进入,可以说是飞来山林之中的老手。

    遇到这样两位伙伴,袁典心中也是较为高兴的,至少从明面上看,这两人并非邪恶奸诈之人,和这样的人合作,即便收获不多,至少性命无忧。

    飞来山林地形起伏不定,满是茂密的高大林木,粗壮的藤条蜿蜒盘旋形成了一处处人迹罕至之地,最令人惊奇的是,在这飞来山林之中,没有白天黑夜之分,不会出现日月更替,里面会一直保持着一种灰蒙蒙的晨曦暮霭之光,令人只要身处其内就会有一种朦胧神秘之感。

    三人结队前行,荀乐在前,吴欢在后,因为袁典年龄娇小,两人将他夹在了中间,对于这个安排,袁典自然记下,心中对两人也是颇为感激。

    从进入飞来山林那一刻起,走在前面的荀乐就乐呵呵的对着袁典和吴欢说了起来:“两位兄弟放心,这飞来山林荀某进来了不知多少次,轻车熟路了,只要你们跟着荀某,保证你们不会遇到什么大的危险,而且还可以得到许多收获。”

    “吴欢兄弟,你就放心好了,此次定然可以为你找到你所需要的那株金花草,让你凑齐炼制丹药的材料,保你出去之后很快就可突破凝气五层。”

    “袁典兄弟,你也提的太笼统了,炼制灵器材料的产地,这可大了,炼器矿材、妖兽材料、魂魄鬼物都可以炼制灵器啊!不过几座大型的材料产地早已被三宗占领了,去那里等于白去,当真是麻烦。”

    “不过,袁兄弟,你跟随了荀某,荀某自然会努力帮助兄弟的,一年前探索飞来山林之地时,我曾经在一处地方意外捡到过几块紫金铜和黑芒石,我们在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还能遇到一些,实在不行,我们就到那个地方常驻一些时日,挖个大洞,探索开采一下,说不定可以得到一座小矿藏呢?”

    昨天夜里,三人都说了一些进入飞来山林之中的目的,此时荀乐在前面说起时,轻松至极,但是袁典知道,飞来山林是有缘人之地,若是无缘人,就是在里面呆上几月也可能一无所获,甚至还可能搭上性命。

    “荀哥,小弟这事情你不必挂在心上,我进入就是碰碰运气,同时历练历练自己,不强求的,先去找寻你和吴哥需要之物在说。”

    听到荀乐说完,袁典微笑着做出了回答,跟在后面的吴欢则是轻叹一口气,轻声的说道:“飞来山林飞来宝,有缘之人有缘得,真是不知道这一次,我有没有这个机缘了?”

    吴欢话音刚落,走在前面的荀乐突然停住脚步,转头看了看最后面的吴欢,仍然乐呵呵的说道:“吴兄弟,荀哥人直,不是荀哥说你,你这个名字可要改改了,吴欢,无欢,那不是整天不高兴吗?做人,尤其是作为我们修士,整天拼死拼活的是为了什么?”

    “修真大道?长生不老?那都是屁话,修士千万,你见有几人能够做到这些的,还不是在争争抢抢之中结束了一生,我认为,做凡人也好,修士也罢,关键就是自由自在,每天都要高高兴兴的,这才是活着的真谛。”

    “荀哥,你真是好见识。”

    荀乐说完,袁典对他的见识也是颇为赞赏,而吴欢则还是老样子,不过挤了挤那苦色的脸面,露出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着荀乐说道:“荀哥,兄弟知道你说的都对,可是天性使然,天性使然。”

    吴欢一边说着一边摇着头,而听到吴欢这番言语的荀乐还是那副乐呵呵的样子,不过却是话题一改,说了一句:“吴兄弟说的也不错,既然天性如此,那就不好更改了,不过只要活出自己的道路,自己的满足,那又何必在乎什么苦愁、欢乐呢?”

    说完这些之后,荀乐随即继续向前走去,不过这一次,进入了正题:“两位兄弟,你们也应该知道,莒国将陷入多事之秋,此次荀哥将带你们多走几处宝地,能多得到一些宝物就得到一些宝物。”

    “在前面十几里之地一处藤萝遮掩之地,有一处聚宝鼠窝,每次去取,我都能在里面得到不少宝物,这一次荀哥带你们去,看看我们三人的机缘好不好。”

    “聚宝鼠?荀哥,你竟然现了一个聚宝鼠窝?而且多次从里面得到宝物?”荀乐如此一说,吴欢吃惊的说了一句。

    聚宝鼠,一种犹如小猪大小的硕大老鼠,没有什么攻击力,对修士无法造成伤害,但是却是修士最喜欢遇到的妖兽,因为这聚宝鼠喜欢囤积有灵气的物品,只要找到它的洞穴,将其挖开,得到什么宝物都不必吃惊。

    正是因为聚宝鼠有这个天性,就是一些筑基期修士现聚宝鼠窝都会挖开,因为里面存在什么宝物谁都不知道,有可能只是几粒灵草种子,但也有可能是一些筑基修士都要眼红的稀有宝物。

    不过,聚宝鼠却有一个天性,一旦被捉,立刻臌胀肚皮自爆死亡,现自己的巢穴有一点被人类动过的痕迹,立刻搬家,逃之夭夭,所以,往往修士虽然现了这种小型妖兽,但却不能活捉,找到巢穴,也是只能一次得到宝物。

    但是刚才荀乐却说自己从那处聚宝鼠窝中多次得到宝物,显然是将这处聚宝鼠窝当成了一处聚宝地,大有圈养这窝聚宝鼠的意思,这就让袁典颇感兴趣,于是满是惊奇的问了一句:“荀哥,你多次从一处聚宝鼠窝中得到宝物,难道那聚宝鼠没有现自己囤积的宝物被收走了?”

    “现不了,聚宝鼠虽然喜欢囤积宝物,但却从不检查自己的所有,只要方法得当,那聚宝鼠就现不了。”

    听到荀乐如此一说,袁典和吴欢两人都是惊奇的望着荀乐,而荀乐却是故作神秘的说道:“两位兄弟放心,到时候看哥哥我的,快走吧!后面还有不少宝地等着我们探索呢?”

    看了看故作神秘的荀乐,袁典和吴欢相互一望,随即紧紧的跟随着荀乐向前走去。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