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火爷拒绝袁典的感谢,言明是在帮助他自己,但是袁典心中却是对火爷充满了感激,自从火爷借住到他识海之中开始,就一直在帮助他,这份恩情袁典记下,虽不言,心中存。

    纵然火爷也是为了自己,但是袁典还是暗暗告诉自己,必须牢牢记住这份恩情,尽快强大,尽快为火爷找到更多的资源,尽快让火爷伤势复原。

    此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袁典随即迈开步伐向密阳城之外飞来山林之地走去。

    飞来山林在密阳城的西部,以前爷爷在的时候,曾经带领他进入过两次,而且一呆就是一月之久,在里面袁典也是得到了充足的历练,对飞来山林外围的情况,袁典并非太过陌生。

    顺着道路前行一天之久,在夜幕降临之际袁典来到了飞来山林的外围,在一处修士自形成的聚集之地,袁典找了一个角落,随即盘膝而坐,休息起来,也顺便观察一下情况,以便做出自己的决断。

    此时,在飞来山林之外这处修士临时聚集之地聚集了五六十名修士,最高的拥有凝气八层修为,最底的则是像袁典这样的凝气四层修士,既有身着青色长袍胸前绣着王冠的勤王宗修士,一身蓝袍的曲阳宗修士,还有一身黑袍的飞魔山修士,他们大多七八人聚在一起,彼此之间商议着什么。

    除此之外,更多的是散修,少数两三人聚集在一起,但大多都是独自一人,盘膝而坐,彼此之间在相互打量着,袁典明白,这些散修都像自己一样,在找寻,找寻看着顺眼,可以一同进入飞来山林的同伴。

    毕竟,飞来山林里面充满了各种危险,散修独自一人闯荡,除非拥有强大的修为和实力,否则危险太大,所以大多数人都会在这处临时据点休息一下,顺便找寻几位可以同行的伙伴。

    在袁典坐下之后,也有几道目光向他望来,但是看到他只有凝气四层的修为之时,随后离开,并没有人走过来协商共同进入山林之事。

    对于这些目光的到来离去,袁典倒是颇为看开,毕竟,他只有凝气四层,一些凝气后期修士一般不会找他合作的。

    正当袁典思考要不要主动找寻几名同阶散修之时,一个带着狂傲之气的声音响了起来:“云弘一,上次你这几位师弟师妹吃了大亏,这一次将你请了出来,不过,陈某还是要告诉你,多加注意,免得一个不留神丢了性命,那可就悲哀了。”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七八名飞魔山弟子聚集之地,一名高大黑脸、耳朵招风的青年男子带着满脸的煞气,站起身来,瞪着聚集在一起的曲阳宗七八人冷冷的叫嚣起来。

    飞魔山这名男子修为极高,拥有凝气八层修为,体型高大,满身的煞气,但眼中又透着一股邪恶之芒,一看就是一个阴毒狠辣之人。

    而听到对面那飞魔山修士的叫嚣,从曲阳宗之中站出一位体型同样高大,身宽体胖、孔武有力、肤色古铜、面色微红、浓眉大眼的青年男子,脸上带着萧杀之气,冷冷的看了看飞魔山弟子聚集之地,声若洪钟,出言说道:

    “陈墨风,上一次云某不再,师弟师妹们吃了大亏,这一次,你要注意了,看好你和你那些兄弟的性命,好好活着,千万别让妖兽吃了,若是那样,云某此次可就白来了。”

    “云弘一、陈墨风,看来飞魔山和曲阳宗关系真的是一点也不好啊!”看到这两人在那里说起了狠绝之言,袁典看着他们口中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此时,一名凝气五层,一名凝气四层的散修向他靠了过来。

    来到他身边之后,那位凝气期五层的修士笑呵呵的对着袁典一抱拳,随即开口说道:“这位兄弟请了,在下荀乐,这位是刚刚认识的吴欢兄弟,都是散修,我们看到兄弟到来之后一直坐在这里,特近前来套套近乎,不知兄弟是否愿意和我们结伴同行,到飞来山林之中闯荡一番?”

    说话之时,另外一位被称为吴欢的凝气四层修士也对着袁典拱了拱手,称呼了袁典一声兄弟,面对两人的邀请,袁典急忙拱手回应了了一下,随即打量起两人来。

    那名吴欢长着一张方脸,平常至极,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倒是那位自称荀乐的凝气五层修士面容微黑,双颊圆润,眼睛微圆、眉毛浓密,除了那天生就带着的满脸笑意,最令人记忆犹新的就是他的鼻头之上一直带着几滴极小极小的细汗。

    看着这样的两人,尤其是性格随和,天生自来熟的荀乐,袁典心中暗道一声:“荀乐、吴欢,这两人的名字在一起,可真够让人乐的。”

    于是对着两人一抱拳,随即微笑着说道:“小弟袁典,若是两位兄台不嫌弃小弟碍事,那小弟可是求之不得。”

    两人一个凝气五层,一个凝气四层,和他相差不大,这样的合作之人对他来说极为适合,三人若是一同进入飞来山林,至少可以相互帮助,至于其中的危险性,两人也都是散修,同病相怜,应该不会有什么歹心。

    和他们在一起,要远远好于跟随一些凝气后期散修一同行动,至少在他们面前,袁典拥有自保的能力,不像与凝气后期修士在一起,干活最多,收获最少,而且往往在遇到危险之时,最先丧命。

    退一万步讲,纵然荀乐和吴欢两人联合起来,只要他自己多加小心,袁典相信也不会有什么巨大的危险,而且见到两人,尤其是见到那荀乐,袁典总有种类似见到亲人般的亲切感,至少心情是愉悦的,在如此情况之下,跟着感觉走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当袁典同意和他们一同行动之后,荀乐和吴欢两人随即坐在了袁典两侧,看到袁典注视着飞魔山和曲阳宗修士在那里斗嘴,荀乐乐呵呵的小声说道:

    “两大宗门之中的核心弟子,那曲阳宗云弘一,虽然狂躁一些,但却是颇为正直,不过那陈墨风虽然看似傻了吧唧的,实则是个阴险小人,而且颇为残暴,在飞来山林之中经常干些欺负弱小的事情,袁兄弟,若是我们遇到此人,尽量避开。”

    “上一次,曲阳宗几名弟子在飞来山林遭到那陈墨风带领飞魔山弟子的伏击,损失不少,这一次,云弘一亲自前来,看来是专门针对这陈墨风的了。”

    听了荀乐的介绍,袁典随即再次看了看彼此仇视,还在争执的两方人马,随后微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暗道一声:“这些宗门弟子相互争斗倒也是好事,不然我们这些散修可就苦了。”

    三大宗门相互斗争,方才给了散修们成长展的空间,不然,三大宗合力瓜分飞来山林,那莒国散修可就失去修炼资源之地了。

    云弘一和那陈墨风的争执最终在勤王宗一名凝气八层修士的劝说之下,彼此偃旗息鼓,现在还在飞来山林之外,不是动手的机会,也就仅限于打打嘴仗,一切恩怨等到进入飞来山林之中都会有一个解决的时机。

    接下来,荀乐又向袁典介绍了一些呆在此地修士的情况,重点向袁典讲述了几位勤王宗修士的情况,顺着荀乐的讲解,袁典看到勤王宗修士虽然聚拢在一起,但却是分为了两个小团体,而且彼此之间言语不多,明显有矛盾。

    看到这些,袁典自然联想到了丰王和明王的争斗,看来因为这个,勤王宗之内也是多有分歧了,这一个宗门分为两个团体,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相互交谈了一段时间,三人随即聚拢在一起闭目打坐修养起来,等待着天亮那一刻的到来。

    荀乐,这可是个关键人物,兄弟姐妹们一定要记住此人啊!他可是散修之中的王,和袁典近乎同出一源。

    名字真的好记,荀乐,寻来寻去只为乐,乐天乐地寻逍遥。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