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勤王兵坊,袁典心中有鬼,度极快,但是心中也在不停地思量着:“虽然雪灵、雪依姐妹没有提起丰王,但是其他一些修士难免会从中猜出一二,至少那名兵坊侍者知道了我的身份,万一那一千灵石的身份泄露出去,可能会为我招来不小的麻烦。”

    虽然袁典已经进入凝气四层,成为了一名凝气中期修士,但是一千灵石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足以引起一些凝气后期修士的觊觎,何况刚才火爷洗劫了勤王兵坊三十几件的一淬上品灵器,万一东窗事,那可不是麻烦之言就可概括的。

    想到这里,袁典快的转过几条街道,确定无人跟踪之后,在一处无人的地方,稍微放心了一下,随即大声的呼喊起来:“火爷,火爷。”

    “干什么?干什么?吵死了,老夫刚想睡下,你就在这里大吵大闹,奶奶个熊玩意的,还有没有公德了。”

    面对火爷的气愤之言,袁典不加理会,而是再次询问起来:“火爷,你确定勤王兵坊现不了你偷了他们的灵器?”

    “小子,说话之前,老夫需要先纠正一点,老夫不是偷而是借,‘偷’字多难听啊!‘借’字要好多了,火爷现在落难,借他们点资源用用,那是看的起他们,不要老是偷偷的,火爷最不愿听这个字眼了,听到没有?”

    看到袁典为难的点了点头,火爷随即摆了摆手,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不屑的说道:“放心好了,火爷做事你放一百个心,别说是那三十几件上品灵器,就是火爷将那间什么勤王兵坊搬空,他们也不会现的,等到一个月之后,即便他们现也不会想到是你做的,再说,天地见证,你确实什么也没有做吗?你担心什么?害怕什么?”

    事实上,火爷的言论确实是正确的,一个月之后,被火爷抽取材料和灵气的那三十几件一淬上品灵器全都莫名的变成了飞灰,此事震惊了勤王兵坊,但是任凭勤王兵坊如何查找也是没有得出什么结论,即便勤王宗炼器一道境界最高的一位三淬炼器师前来查看也是没有现什么踪迹,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我……,火爷你……”

    听到火爷这番言语,袁典也是一时语塞,眼见袁典还要说什么,火爷摆了摆手,急忙转移话题,对着袁典说道:“小子,此事以后休要再提,现在左右无人,将那面流银盾拿出,火爷给你讲解讲解,同时给你上上器道一课,免得以后大惊小怪的。”

    火爷如此一说,袁典也是无可奈何,随即不再想这个问题,一拍储物袋,将那面坑坑洼洼的光泽暗淡的流银盾取了出来,对着火爷说道:“火爷,这可是一淬下品灵器,而且是下品中的次品,你却说这是一件高品质灵器,是不是你弄错了啊!”

    “无知。”

    火爷一翻白眼,随即颇为正式的向袁典讲述起来:“小子,看好了,此时这面流银盾确实如你所说,是一件下品中的次品,那是因为炼制这件灵器的是一位一淬灵器师,而且是一个笨蛋。”

    “炼制这面流银盾需要的主要材料是流银,外加其他几种材料,可是这名一淬灵器师是个笨蛋,从搭配材料那一步就出现了错误,加上火源、淬炼的局限性,本来可以炼制出三面一淬极品防御流银盾,他却是只炼制出了一面,而且还是下品中的次品,简直是笨蛋,白痴,暴殄天物。”

    话音结束,袁典只感到手中的流银盾微微一热,随即散出亮银的白芒,盾体瞬间变得光滑至极,犹如流动的银光,品质更是提高到了一淬灵器的顶阶一淬极品,同时一道明亮的白气和其他几道细微的气息出现在了流银盾周围,随即一闪消失不见,被火爷收走。

    做完这些也就在短短一瞬之间,随后响起了火爷那高傲的声音:“看到了吗?小子,这才叫炼器,以最少的消耗,炼制出威力最强的器具。”

    一瞬间手中的一淬下品灵器变成了一淬极品灵器,袁典也是震惊至极,心中暗暗想到:“若是我可以拥有这样的炼器水准,那该多好啊!”

    大概明白袁典心中所想,看到袁典短暂的一愣,火爷随即笑说道:“小子,这也就是老夫现在重伤落难了,若是恢复哪怕一成的伤势,老夫也可以凭借刚才那面流银盾,炼制出一件二淬极品灵器,嘿嘿,火爷厉害吧!”

    “小子,想不想学习炼器一道啊!想不想成为老夫这样的器道祖宗啊!”

    看到火爷那高深莫测的样子,在看看手中的流银盾,袁典随即郑重的点了点头,而火爷却是大笑起来:“哈哈……,老夫身份特殊,从不收徒,你也不能例外,老夫不会收你为徒,但是看在你与老夫的缘分上,火爷可以指导你炼器一道,但只是指导,成不成气候就看你自己的了。”

    “小子,拿好了这两只玉简,记住里面的内容,认真修炼,等到合适的时候,火爷给你找个器鼎,在去炼化一把火,即便没有天资,学会这些,你比现在的炼器宗师也要强上千百倍了。”

    说完这个,袁典眼前出现了两道红芒,化为了两枚手指长短的红色玉简,袁典急忙收起流银盾,随即接下这两只玉简,慢慢的散入神识。

    “《天地器源》,这……这里面怎么会记载如此多的炼器材料呢?种类分析明确,溯源久远,还有如此多的炼器方法?远古的,竟然还有上古的器具炼制方法?竟然还有炼器心得,而且不是一位炼器宗师的炼器心得,这……这要是被一名炼器师得到,即便资质再愚钝,只要勤于钻研,定然会成为一代炼器宗师的。”

    就在袁典震惊于火爷给与这只玉简之中的内容之际,火爷满是自信和自豪的说道:“小子,这部《天地器源》如何?这可是老夫召集了三十六名器道祖师整理,并且花费数千年方才编写完成的一部著作,得到老夫这部著作,就是笨猪也会成为器道大师的。”

    “涵盖之全,见所未见,天地巨著啊!”

    看了一眼火爷那自傲的样子,袁典没有理会火爷那番言语,而是适时的夸耀了一句,听到袁典如此一说,火爷随即正了正身子,挺着胸膛,抖了抖他那红红的胡子,说道:“那是,老夫可是器道祖宗,拿出的著作岂能是儿戏,小子,好好研究吧!这也是你一生修炼的一部分。”

    说完这些,看着袁典沉浸在《天地器源》之中,火爷脸上现出一阵诡异的笑意,心中暗自大笑起来:“鸿灵老儿,看看谁更聪明,到最后谁更有成就,奶奶个熊玩意的,叫你坑老夫,老夫也不是傻瓜,哈哈……”

    袁典现这只玉简之中的内容庞大至极,短时间内根本看不完记不住,随后退出神识,进入到另外一只红色玉简之中。

    “《灵始辨天诀》,这是一部什么术法?”

    当袁典刚刚探入神识查看之际,火爷的话音适时的响了起来:“袁小子,这部《灵始辨天诀》可是老夫一生参研修炼的秘术,只要修炼了这部法诀,天地之宝,妖魔鬼灵,都可以一眼望穿,不过修炼起来破耗时间而已,但此法对器道、丹道、灵符、阵法一道都是有大用,老夫相信,你需要此术。”

    一边听着火爷的介绍,袁典继续阅读下去,而火爷也是没有打扰,只是等待着袁典看完整部术法,半个时辰之后,袁典缓缓的退出了这只玉简,脸上早已无法用震惊来形容。

    《灵始辨天诀》并非攻防术法,而是一种偏门术法,没有丝毫战斗力,但是其挥的作用,在某些时候要远远强于一些威力强大的攻防术法。

    整部术法全都集中在双目的修炼之上,分为六大境界:黑白分明、如电似光、火眼金睛洞悉万物、目空一切、天地无痕。

    修炼小成可以穿金透石、辨清真伪、看破迷幻;修炼大成,可以追本溯源、辨清万物、天地无存,只要修炼的这部术法,大可以看破灵器的本源,谜团的真相,遮掩的虚无,这样一部术法可谓是天地之间难以找寻。

    若是有人修炼了这部术法,袁典现在修炼的易容诀简直就是小儿把戏,眼皮一眨就可看清真实面目,一想到这里,袁典也是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面,而此时,火爷再次摆出了一副清高的姿态,对着袁典说道:

    “小子,怎么样?现在知道火爷为何可以一眼就可以看穿灵器的本源了吧!好好修炼这部《灵始辨天诀》,对你的器道一途,对你都是有大用的。”

    从震惊之中回味过来,袁典的元神随即对着对面站在器祖鼎之上的火爷弯腰一拜,恭敬的说道:“火爷,你对晚辈如此大恩,晚辈不知……”

    可是没等袁典说完,火爷直接伸出手掌制止了袁典的言语:“打住,打住,火爷可不愿听你说那些感激之类的屁话,现在火爷和你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只有你强大,帮助火爷得到充足的资源,火爷方才可以快的修复伤势,从你这处破地方走出去,不然你以为火爷有那么的好心啊!”

    “小子,老夫不是在帮你,是在帮我自己,听到没有,好了,别多想了,这两只玉简收好,留着以后慢慢研究,灵器你也买了,现在可以前往那个飞来山林了吧!老夫可是很是期待啊!”

    修真界的炼器,还愿到凡人间应该就是打铁。

    打铁,峡谷小时候经常看,一把风箱、一个火炉、一堆煤炭、一个盛满冷水的破桶、还有一个铁敦子,两个人、一大一小两把锤,叮叮当当一阵敲打,就会打出一件件菜刀、锄头、铁锨……

    呵呵,峡谷有点土了,不过炼器,可是本书的重点奥。

    各位兄弟姐妹们,多多支持一下峡谷,支持一下《鼎定仙域》,一个点击,一张票票,峡谷看到后,就拼命拉起风箱,添足炭火,开始打铁的。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