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担心火爷的存在弄出什么意外之事,加上火爷对勤王兵坊之中的所有灵器都是看不上眼,袁典想要尽快选一件一淬中品防御灵器离开,可是当他选中象甲盾准备成交之时,火爷却是让他选择另外一件流银盾。

    火爷如此一说,袁典随即将目光望向了摆放一淬下品灵器的柜台之上,在那里找到了那面巴掌大小,上面坑坑洼洼,犹如蒙上了一层灰白之芒的流银盾,看着这样一面近乎无人问津的一淬下品灵器,袁典满是苦色的问了起来:

    “火爷,你有没有搞错?这只是一面一淬下品防御灵器,而且看这个样子就是下品中的次品,这样一件防御一淬下品灵器可与我现在的修为不太符合,达不到我需求的。”

    哪知袁典刚刚说完,火爷摆着手,既惋惜又不屑的说道:“小子,听火爷的,炼制这面流银盾的灵器师是个笨蛋,但是你买来,到了火爷手上就不一样了,火爷只需一口气……”

    “买了。”

    这一次,没等火爷说完,袁典果断至极的做出了回应,毕竟青光剑变化给他的震惊还历历在目,不过袁典随后又补了一句:“这面象甲盾我要了,另外,将这面流银盾也给我。”

    当侍者看到袁典放下象甲盾,将目光转向流银盾时,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但当听到袁典说出两件都购买之时,立刻大喜,不过对那面流银盾也不多介绍,只是满脸笑意的说道:“袁道兄,象甲盾二百灵石,那面流银盾威力差一些,而且品质也是不高,不过也是可以使用的,只收您二十灵石,两件防御灵器一共二百二十灵石。”

    袁典听后随即有些心痛的取出二百二十灵石交给了侍者,接过两件防御灵器,就想快离开,哪只火爷却是说道:“小子,让他们将那几件一淬上品灵器都取出了,老夫看看。”

    “火爷,你……你想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火爷就是看看,看看那些笨蛋小子的炼器手段而已,你以为火爷想干什么?”

    虽然觉得火爷言语之中透着一股邪恶之气,但是袁典估计火爷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强夺这些上品灵器,令自己陷入困境,于是对着侍者一抱拳,示意着那些一淬上品灵器,开口说道:“这位道友请了,烦请取出几件一淬上品灵器,袁某查看一下,回去之后好对师傅讲述讲述,他老人家一直想要给我买两件上品灵器的。”

    袁典满是谦虚的如此一说,加上他刚才一下买了两件灵器,而且还买了他们一直没有卖出的流银盾,而此时又搬出了一个师傅,预想购买一淬上品灵器,侍者顿时喜笑颜开,急忙一声应答:“好嘞,袁道兄,您稍等。”

    开始之时,侍者只想取出几件让袁典查看一下,但是索性直接将柜台打开,接着又从另一个柜台之上取来几件一淬攻击上品灵器,全都摆放在袁典面前,满是笑意的说道:“袁道兄,您都看看,若是需要随时可以来我们这里购买。”

    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三十多件上品灵器,袁典也是双眼冒光,可是猛然之间感觉有些不对,内视识海,却是看到一些光芒进入了器祖鼎之中,立刻对着火爷喝道:“火爷,你……你在干什么呢?”

    “嘘,小子,你小声的,火爷借点东西而已,就两息时间,就两息时间而已。”火爷做贼心虚的小声说了一句,可是紧接着口气一转,出了一阵笑语:“小蚊子腿,总算塞了赛牙缝。”

    听到火爷如此一说,袁典强压着心头的慌乱,转头看向了那些上品灵器,现并没有什么意外,随即眉头微皱的再次问了一句:“火爷,你刚才到底做了些什么?”

    “没做什么,就是将这些上品灵器之中的材料灵气全都借来了,放心,他们现不了的,不过一个月之后,这些上品灵器就会成为废品而已。”

    “火爷,你……你想害死我啊!”

    “小子,你记住,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修真一途就是如此,勤王宗家大业大,这几件灵器对他们来说算个鸟,再说,老夫只是借一点而已,等到以后有机会再还给他们就是了,不用担心的。”

    听到火爷如此理论,袁典也不好反驳,只是有些着急的说了一句:“火爷……火……你太没有节操了。”

    “嘿嘿嘿……,小子,你也会慢慢变得像老夫这样没有节操的。”面对袁典的无奈之言,火爷出了一阵笑意。

    此时,袁典只想尽快离开这里,但又是不能太过于着急,顺手拿起两件上品灵器查看了一下,确定现在不会被现之后,随即对着侍者抱拳说道:“这位道兄,这些上品灵器都是精品之中的精品,袁某回去之后向师傅讲述一下,只能由他老人家定夺了。”

    随即转身就要离开,侍者连忙笑脸相送,火爷却是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小子,你真是演戏的料啊!”

    “闭嘴。”

    袁典想要尽快离开勤王兵坊,可是没等他来到门口,从大门之中一同踏入了两位有说有笑的女子,看着这两名长的一模一样、身姿婀娜、异常美丽的女子,袁典心中一声惊呼:“纪雪灵,那位应该就是纪……纪雪依了。”

    进入勤王兵坊的这两名年轻女子长的一模一样,显然是胞胎姐妹,不过其中一名是修士,而且修为不低,凝气六层,几乎就要突破进入七层的境界,另外一名则是凡人,而且袁典在丰王府之中也是见过,丰王的妹妹纪雪灵。

    两人长的几乎一模一样,都是身材婀娜、凹凸有致、富贵大气,除了修士凡人的区别之外,两人的内涵气质也是差别明显,纪雪灵虽是凡人,但身上有着一股干练之色,纪雪依虽是修士,但眉宇之间透着一股柔弱之感。

    在丰王府之中见到纪雪灵之时,王猛曾经介绍过丰王三兄妹的情况,此时见到这两人,自然一眼就认了出来,同时,纪雪灵自然也认出了袁典,没等袁典开口,随即干练的说道:

    “袁仙长,想不到袁仙长也在这里啊!”

    “妹妹,这位就是我向你提起过的袁仙长,就是他救了哥哥的性命。”

    听到纪雪灵如此一说,站在纪雪灵身边的纪雪依抬起双目看了看袁典,随即微微一欠身,颇为有节的对着袁典说道:“袁道兄救援哥哥一事,雪依在这里谢过了。”

    看到这两位妙龄少女堵在大门和自己说话,而且说起了自己是救援丰王之人,勤王兵坊之中的几名修士顿时向袁典望了过来,令他顿时叫苦不堪,加上火爷刚才稍微的洗劫了兵坊一次,袁典不想久留,随即双手一抱拳,急忙开口答复道:

    “啊!啊!雪灵公……雪灵小姐啊!这位想必是雪依师姐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们啊!实在是缘分,不过今日袁某还有些事情要做,他日我们再聊。”

    说话之间,袁典已经迈出勤王兵坊,如此匆忙举动令雪灵姐妹也是有些不解,但当他们看到兵坊之中几位修士望向他们的目光时,显然明白了一些什么,随即相视一笑,摇了摇头。

    而那位侍者显然认识雪灵姐妹,见到两人进入急忙一抱拳,恭敬的拜见两人一番,随后紧追两步,站在门店之前对着已经走远的袁典喊道:“袁道兄,欢迎常来我们勤王兵坊啊!”

    听到此人一喊,袁典皱了皱眉头,但却回头挥了挥手,随即加快脚步匆忙离去。

    借与偷,兄弟姐妹们?你们有过这样的经历吗?有过这样没有节操的时候吗?

    呵呵,相信各位兄弟姐妹都是耿直之人,不会有的,但是峡谷有过,小学时候经常到村中桃园里偷桃吃,每次都被那位会个三拳两脚的老头追的抱头鼠窜……

    呵呵,峡谷当时和小朋友们是去借桃吃去了,真的,而且一借就是一个夏天,从桃红时开始,一直借到没有桃在可以借时。

    那位会个三拳两脚的老头始终没有追上过我们,不过却是找到了我们的父母,于是,我们就悲哀了,屁股随即遭了秧,不过,我们可是不管那个,第二天,照借不误,而且借的更凶,连桃枝甚至桃树都借……

    现在想想,当时真是挺可怕的,是那时的我们挺可怕,所以,峡谷现在在小区里人缘特好,尤其是对孩子,从来不得罪孩子,这是经验啊!

    各位兄弟姐妹,峡谷借你们分享经验,你们借点什么给峡谷,一个点击,一张票票,如何?

    来吧!兄弟姐妹们,你们就随便借点吧!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