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来山林位于莒国偏北,滕、卫两国的边界相交之地,虽然里面颇有危险,但却修真资源富饶,是修士修炼的资源供应之地,绝大部分和中心之地宽大的飞来峰都在莒国境内,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方才导致莒国修真界要比滕、卫两国强上不少,也导致莒国与滕、卫两国颇有矛盾。

    据说,飞来山林所在的地方,以前是一片富饶的平原之地,但是在某一天的时候,从天际飞来一座巨峰,这座巨峰最终落在了现在飞来山林的中心地带,成为了飞来山林之中最为宽大也是隐秘最多的飞来峰。

    在飞来峰降落的时候,巨大的冲击力差点毁掉了半个琼雷大6东南之地,令飞来峰周围山川地貌生了巨大的变化,最终成为了一片起起伏伏的山脉,成为了今天的飞来山林,也成为了修士资源提供之地。

    飞来山林里面虽然资源丰富,但也是危机重重,除了里面有些妖兽和鬼物等威胁之外,就是莒国修真界对飞来山林的共享约定:“飞来山林飞来宝,有缘之人有缘得,飞走日月飞走命,无缘之人无缘生。”

    这四句话流传于每一个莒国修士心中,在飞来山林寻宝,有可能一天收获巨大,但也有可能一月都找不到一件宝物,一切皆是缘分,而且,在飞来山林之中没有日月出现,整个飞来山林之中都是一片朦胧之芒,灰蒙蒙之状,如秋日的清晨,又如春日的夜幕,虽可视,但却是充满的神秘诡异之感。

    莒国修真界有着这样的共识:修士只要进入飞来山林,生死自负,盖默能外,在这里,不分什么三大宗门和散修,在这里,允许抢夺与厮杀,而且不限手段,所以,在飞来山林之中若是无缘之人,除了得不到宝物不说,很有可能无缘生机,命丧此地。

    想到这些之时,袁典也是紧紧的皱紧了眉头,毕竟,他只有一人,单独进入飞来山林,极有可能遇险,若是将小命交代在那里,那可就一了百了了,找寻家族父母和失踪的爷爷就在也无从谈起了。

    但是一想到自己已经进入了凝气四层,而且修炼了玄黄剑诀、手诀,天元枪决,战力现在大进,只要自己小心一些,应该不会有事的,何况飞来山林爷爷也曾经带他进入过几次,对里面的情况他并非一无所知。

    想到这里,想到火爷需要炼器材料修复伤势,最主要的是,自己需要历练来验证自己的修炼成果,袁典一咬牙,心中暗道一声:“这飞来山林,去了。”

    随即也不管其它,袁典倒在还有些臭气的卧榻之上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清晨,袁典一早起来,唤来机灵青年,询问了一些莒国当前的动态,得知整个莒国除了在抓捕一些滕、卫两国妖言惑众的奸细之外,并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国内比较平静,而三国交界之处,也只是一些小规模的冲突,并没有大规模的军队作战。

    得知这些消息之后,袁典随即不再多言,吩咐一声收拾好房间,然后交给机灵青年一块下品灵石作为续订房间之用,随后不再管其它事情,也没有理会密阳国宾一层之中在议论国事的众多散修,径直走出去了密阳国宾。

    “机灵青年虽然机灵,但毕竟是凡人,知之有限啊!现在的莒国山雨欲来,只等那一道吹满高楼的罡风了。”在国都密阳城街道之上走了一段时间,看到街道之上的情景,袁典也是感慨一句。

    走在街道之上,虽然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各阶修士你来我往,还是一片繁华的景象,但是袁典能够感觉到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征兆,因为在人群之中每隔不远的地方都会存在一处凡人征兵站,每隔几处征兵站,就会有一处莒国三大宗门招纳散修的告示,其上言辞恳切,报酬丰厚。

    不过,这些,现在的袁典没有过多的关注,他不想作为一名散修加入三大宗门的修士战队,那样就真的成为炮灰般的存在了。

    来到一条专门为修士提供所需的街道之上,先进入一家灵石兑换房,袁典极为紧张的拿出三块中品灵石,换了三百三十块下品灵石作为日常使用,然后进入一家提供丹药的店铺,购买了一些进入飞来山林可能需要的丹药,有疗伤的,有解毒的,还有快恢复法力的。

    做完这些,袁典来到一家名为勤王兵坊的店面之前,看了看店面之上的四个大字,随后一步迈了进去。

    此处勤王兵坊是勤王宗的产业,在莒国三大宗门之中,勤王宗在炼器一道之上颇为擅长,一些器具除了供应本宗修士使用之外也对外出售,在里面甚至会出现一些适合筑基修士使用的二淬灵器,飞魔山和曲阳宗修士,尤其是一些散修都喜欢到这里来购买灵器器具。

    在以前,袁典曾经来过这里一次,不过因为囊中羞涩,只是干瞪眼转圈看了看,这一次,袁典手中握有一千下品灵石,心中有了底气,自然敢于进入了。

    “恩呀!这里有点感觉,不错,不错,全都加起来,可以算是真正的小蚊子腿了。”

    袁典刚刚迈步进入勤王兵坊之中,火爷的话语响了起来,这令袁典一惊,随即急忙提醒起来:“火爷,这……这里你可不要乱打主意啊!这里面可有筑基期高手坐镇……”

    “放心,放心,火爷虽然急需灵器、材料修复伤势,但一生正直无比,绝对不屑于做那些鸡鸣狗盗之事的。”

    袁典刚刚说完,火爷正义的话语回响在了他的耳边,虽然听着是如此,但是袁典一想到火爷能够悄无声息的收走灵器和材料,心头也是一阵毛,总感觉火爷刚才的话语之中透着另外一股意境。

    “这位道友请了,欢迎来到我们勤王兵坊,道友放心,我们勤王兵坊之中的灵器品质上乘、质量精良、同阶之中都是精品,道友看看,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袁典进入之后,环视了兵坊之中几位在此购买灵器的散修,刚刚来到摆放灵器的柜台之前,一名二十几岁,只有凝气二层的年轻修士急忙迎了上来,一边引导着袁典一边指着几件灵器开始介绍起来:

    “道友,您看,这柄一淬下品火石剑,用料考究,催动之下犹如火焰燃烧……”

    “不错,不错。”袁典点头称赞了一番,可是火爷的声音却是传来过来:

    “垃圾,垃圾中的垃圾。”

    “道友,你看,这柄寒水刀,一淬中品灵器,里面加入了寒水玉,令此刀的威力、品质提升不少,你看……”

    “很好,很好。”

    “好个屁,这连垃圾都算不上,奶奶个熊玩意的,这是哪个小崽子炼制的,若是让老夫看见不一巴掌拍死他,有这样炼器的吗?还一淬中品灵器呢?真是笨蛋。”

    此刻听到火爷如此一说,袁典也是心中一皱,随即在元神之处对着火爷说道:火爷,这可是一淬中品灵器,品质层级要高于那火石剑的?这还算差?”

    “差?简直是差到家了,炼制之人笨蛋一个,寒水玉加入的过量,乱了搭配,寒水之力大减,看似品质高一层,但却是无法挥一淬中品灵器的威力,老夫刚出道时用脚丫子炼制也会炼制出一件极品灵器,懂吗?小子?”

    火爷如此一说,袁典也是无语了,虽然他不太了解炼器一道,但火爷说的头头是道,随即不再查看其他,免得火爷在说些什么,而是转头对着那位凝气二层修士快的说道:“这位道友,袁某想购买一件一淬中品防御灵器,不知现在可有品质精良一些的?”

    “有,当然有,袁道兄,请随我来。”这位侍者应答一声,随即带领袁典来到一处柜台之前,接着开始介绍起来:

    “袁道兄,我们兵坊之中的所有一淬防御灵器全都在这里,这些是下品品质,这些是中品品质,还有那二十多件是上品品质的,您看看,看好了,价格好商量的。”

    这位侍者刚刚介绍完,火爷少有的出了一声笑意,随后简单的说了两句:“呵呵,不错,不错。”

    可是一听到火爷如此一说,袁典心中一紧,随即快的指着一面刻画着一只象头的甲盾对着侍者说道:“道兄,劳烦将这面象甲盾拿给我看看。”

    “好嘞,袁道兄,您的眼光真是不错,您看,这枚象甲盾在一淬中品灵器之中也属于精品,里加入了一点妖象筋皮,防御力惊人,就是凝气后期修士全力攻击都不一定攻破。”

    在介绍之时看到袁典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侍者适时的说出了价格:“袁道兄,这面象甲盾本来是要二百二十下品灵石的,但看您与它有缘,只收您二百下品灵石了。”

    “二百灵石,真是够贵的啊!不过,这个价格倒也较为合理。”袁典经过两年的修真历练,对于灵器的价格也是知晓一些,这个价格倒也合理,刚想点头同意,耳边却是传来了火爷那不屑的声音:“小子,扔掉这个垃圾中的垃圾,去买那边的那件流银盾。”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