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这是……这是怎么了?我的修为竟然进步如此之快,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当三天之后,袁典完成一次运转修炼,从那种奇异的修炼境界之中退出的时候,霎时看到自己床榻之上满是臭气黑色的污水痕迹,自己的衣衫早已被黑色污水浸透,同样散着恶臭,惊讶之余,却是感到自己的修为精进巨大,竟然达到了三层中后段,这更是令他震惊至极。

    “看来火爷说的是真的,这《玄黄经》确实是一部深奥的法经啊!”袁典震惊过后,急忙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一件衣衫换上,随即唤来机灵青年,让他找来佣人打扫了一下,随即要了一些食物,自顾自的坐在那里大吃大喝起来。

    三天没有进食,袁典确实饿坏了,而站在一边的那位机灵青年一边看着佣人打扫房间,一边满是震惊的看着狼吞虎咽的袁典,微微皱了皱眉头,自从进入密阳国宾服侍仙长以来,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袁典这样的修真之人。

    没用多久,袁典吃喝完毕,佣人已经将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看到佣人退出,袁典叫住机灵青年,随即面无表情的丢给他一块下品灵石,然后说道:“这是赏你的,记住,这里的事情不要向任何人说起,否则,你知道后果的,三天之后,提前准备好饭食,你走吧!袁某要继续修炼了。”

    听到袁典如此一说,尤其看到袁典扔过来一块指甲大小的晶石,机灵青年全身猛然一紧,随即陡然一个机灵,连忙弯腰拜说起来:“袁仙长放心,您这里的一切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您继续修炼,小的告退,小的告退,三天之后,定然提前准备好酒肉等待仙长召唤。”

    一边说着,机灵青年弯腰弓背,倒退着退出了袁典的房门,在将袁典房门关上之后,带着满心的欢喜,疾跑离开,很快进入他自己的小屋之中,在一尊财神坐像之前跪拜起来:“苍天保佑袁仙长修炼有成,苍天保佑,财神保佑。”

    连续几个跪拜之后,这名机灵青年随即掀开财神底座,取出两枚指甲盖大小的灵石,加上袁典赏赐的那枚,一起放在手心,激动的抖动着手掌,脸上现出了自内心的欢笑。

    “呵呵……,竟然也充了一次阔老爷。”此时袁典看着紧闭的房门,也是摇着头微微一笑。

    在自己从丰王那里得到一千下品灵石的奖励之前,袁典说什么也不会用一枚下品灵石去赏赐一名凡人侍者,要知道,一枚下品灵石对现在的他也是极为有价值,而对于凡人来说,一枚下品灵石换做金银足够他们三十年吃喝无忧。

    现在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自己在密阳国宾之中的影响太过特殊,竟然搞得房间恶臭熏天,他可不想因为此事引起其他修士的注意,他相信,一块下品灵石的赏赐,足可以令自己在密阳国宾之中的一切不会被传播出去,至少不会从机灵青年的口中传播出去。

    侍者自有其道,何况仙长的威严加上厚重的赏赐,足以让一个凡人守口如瓶。

    想完这些之后,也不管白天黑夜,袁典倒头就睡,第二天清晨,袁典精神饱满的醒来,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急于修炼《玄黄经》,而是将目光望向了《玄黄剑诀》。

    “火爷说过,在修炼《玄黄经》的同时要修炼一下其他术法,现在我手中只有一柄青光剑,那就先修炼一下《玄黄剑诀》,至于《玄黄手诀》和《天元枪诀》,交替修炼就是了。”

    想到这里,袁典开始参悟起玄黄剑诀来:“穿木碎石至阳剑,寒风冰雨柔水剑……”

    袁典心中默念的口诀,与第一次参悟《玄黄剑诀》不同的是,这一次,从他阅读这剑诀的那一刻起,整个人进入了另外一种意境,抬头环视周围,满是至刚至阳的一柄柄利剑,环绕在他的周围,运转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奇异轨迹。

    “如此快的领悟剑意,大概与修炼《玄黄经》有关了,这人族的至尊法经和术法还真不是吹得,就是不知道与我们的《灵始经》相比,两者之间……”此时,器祖鼎之内,火爷皱着眉头凝望着陷入剑意意境的袁典,脸上也是现出了一丝激动之色。

    “玄黄剑诀,也称玄黄十二剑,上下各六剑,每剑十二式,根据修炼境界的不同,方才可以一步一步深入,修炼小成可以单独施展,修炼大成可以连翻施展,一气呵成,此剑诀前六剑根植于山川河海、风云火雨、大地之力,催动之下可以轻松移山填海,后六剑融入日月,可催动天地星空之力,改天换地。”

    随着参悟的进行,袁典心神之中传来了一股浓浓的剑意,同时一股凌厉至极的至阳剑意开始在他周围形成,此时若有人在观看袁典修炼,定然会被袁典周围不断变幻的凌厉剑意所震撼。

    虽虚无,实则有型,虽静寂,实则变化多段,奥秘无穷。

    时间在一点一点了流失,慢慢的袁典额头渗出了冷汗,玄黄剑诀第一剑至阳剑大开大合,凌厉至极,又变幻多端,意境无穷。

    这一剑刺出足可以瞬间碎石开山,令袁典震惊至极,同时十二式剑意又变幻多段,令敌手防不胜防,远比他现在修炼《修真纲要》之中记载的那些寻常术法,高万倍,越是修炼,袁典就越是震撼至极。

    三天以后,袁典也只是参悟了玄黄剑诀第一剑至阳剑的些微意境,在震惊之中退了出来,看了看居室周围,心中暗暗叹一声:“可惜此地不适合试剑,不然定然要检验一下这第一至阳剑的威力了。”

    说完之后,袁典将目光转向了《玄黄手诀》。

    这部《玄黄手诀》术法与《玄黄剑诀》不同,内容简单,只是记载了三拳、两掌、一指一共六式术法,分别是十里惊雷人殇拳、移山填海地裂拳、摘星挪月天崩拳三式拳法,翻手为云火云掌、覆手为雨冰雨掌两式掌法和洪荒玉宇擎天指一式指法。

    虽然这六式手法简单至极,没有玄黄剑诀那样的变幻多端,招式无穷,但却言简意赅、简明实用,最主要的是这六式手法是一种浓缩,一种天地至高力量的浓缩,一种根源于修士自身力量的运用。

    感悟这六式手法,袁典心中暗暗有一种领悟,那是一种对《玄黄经》深层次的意境领悟。

    “凡尘胎身,修真之根本……,争呼?求呼?修真之根本,这六式手法根于修士己身,没有借助器具,单纯就是修士自身对天地自然力量的感悟,难道这也是一种对玄黄经的修炼?”

    袁典一边领悟着这种意境,一边运转周身灵气,参悟着这六式手法,可是他现,三式拳法之中,他只能领悟十里惊雷人殇拳的丁点意境,挥出他的丁点威力,至于另外两式拳法,却是无法参悟,只能记住字里行间的意思。

    对于另外两式掌法,袁典也只是可以参研一下翻手为云火云掌的一点意境,至于冰雨掌则是不着边际,而对于洪荒玉宇擎天指,就像玄黄经那样,仅仅字里行间的意境,袁典就无法正视,更别说参悟了。

    对于这种现象,袁典知道是因为自己修为低下的原因,随即也不去深究,而是不再精研其他,只是钻研人殇拳和火云掌,这一钻研就是两天时间。

    接下来,袁典足不出户,沉浸其中,《玄黄经》功法和经文术法交替修炼,进行着自我的蜕变,器祖鼎之内的火爷看到这一切,则是拧了拧他那红红的胡须,颇为着急的念叨起来:“快点呀!快点啊!快点吧!”

    记得小时候和小朋友一同议论村里的看守桃园的老者,说他会个三拳两脚的,挺厉害的,有感而从而出现了《玄黄手诀》之中的三拳两掌一指。

    拳不在多,轰死人三拳足以;掌不在厚,拍死人两掌有余;指不在坚,点死人一下即可。

    杀招啊!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