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至今不明白火爷的具体修为和他的一些隐秘,但是听到火爷对孙震的判断,袁典在震惊之际期待着将来看见孙震的真实情况,若是真的,那他将对火爷有一个全新的判断。

    “小子,灵石得到了,你有什么用处吗?”

    袁典正在思考着孙震之事,火爷却是开口问起了那一千下品灵石的事情,如此语气一问,顿时令袁典一紧张,立刻说道:“火爷,这一千下品灵石,晚辈还有大用,我要购买一件一淬防御灵器,同时购买一些提升修为的丹药,争取尽快进入凝气中期,莒国将要大乱,晚辈需要增加保命的手段。”

    火爷此时如此一问,袁典真担心火爷扣下这一千下品灵石让他去买什么炼器材料,一想到这里,也是不自觉的捂紧了储物袋。

    “奶奶个熊玩意的,看你那小气的熊样。”

    看到袁典如此紧张,火爷满是不屑的说了一句,随即脸色一变,满不在乎的说道:“你还购买丹药,在这样的破地方,你能买到什么样的丹药,能够没有任何危害让你从凝气期直接进入筑基期吗?不能吧!真是个笨小子,有火爷在,你还去购买什么丹药,真是笨蛋,你是不是认为火爷交给你的《玄黄经》是什么地方都可以得到的青菜级功法经文啊!真是气死老夫了。”

    说到这里,火爷稍微一缓,随即一改刚才满不在乎的表情,随即满脸正色的说道:“小子,你不是说你爷爷曾经准备对你实行一种特殊的修炼方法,会让你的修为尽快提升吗?但是现在你爷爷失踪了,可是你不用悲观失望,现在火爷来指导你修炼,保证让你用不了一个月就进入凝气四层。”

    “什么?不……不到一个月?火爷,这种事情可不能吹牛皮的?”

    听到火爷如此一说,袁典双眼一瞪,满是惊讶的问了一句,而火爷则是满不在乎的说道:“这有什么?若是在上域,老夫一句话……,算了算了,和你说这些做什么,小子,若是你不想在大街上修炼就赶快回到住处,呆上一段时间,看看老夫有没有骗你?”

    火爷话音刚落,袁典随即迈步飞快的跑起来,而火爷随即说急促的说道:“哎哎,着急也不用跑么?你这小子。”

    没有多久,袁典回到了密阳国宾之中的临时居室,和火爷交谈了几句,随即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什么?什么?你让我自己参悟《玄黄经》,只要参悟得体,绝对会顺利进阶?火爷……你,你怎么不让我直接想象一下就可以进阶啊!火……火爷,你出来说话啊!”

    回到居室时候,袁典想让火爷指导自己修炼,但火爷却是说《玄黄经》就是最好的师傅,而且说了一些‘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之类的屁话,令袁典怒气不已,但又没有其他办法,任凭他如何呼喊,火爷再也没有出现,万不得已之下,袁典只能取出《玄黄经》开始参研起来。

    自从从火爷手中得到这部功法经文,袁典只是粗略的读了一遍,还从没有好好参研呢?此时他运转心神,那块古朴至极的兽皮随即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袁典皱了皱眉头,随即沉入心神。

    我辈修仙,仙路坎坷,纵千难万险,路难呼?

    我辈修仙,仙路迷茫,纵天运引路,路对呼?

    我辈修仙,仙路多舛,纵朝命夕亡,路惧呼?

    我辈修仙,仙路漫长,纵天劫归仙,路尽呼?

    凡尘胎身,修真之根本,灵体天命,修真之机缘,争呼?求呼?

    这是一种什么气魄,提到仙路一途,仙路多坎坷、迷茫、多舛、漫长,这……这必然是存在的,可是为何要问对仙路一途的感悟呢?

    路难?路对?路惧?路尽?这些又代表着什么呢?难道到了归仙一途,仙路都没有尽头?

    灵体天命,修真之机缘,争呼?求呼?争、求,又该如何去做呢?

    当袁典想到这里之时,竟然沉浸在其中,满心之中尽是仙路一途,争呼?求呼?

    突然,火爷传来了一句冷喝:“小子,这几句你需要用一生去理解探索,现在毛都没长呢?你沉浸在这里干嘛?记住这几句话就行了,以后慢慢去探索,去争,去求,现在向下看,向下看。”

    “火爷,火爷,晚辈……”

    袁典刚想在说什么,火爷却是传来了极不耐心的话语:“好了,真是聒噪,老夫要去睡觉了,你什么时候进入凝气四层,老夫就会醒来,奶奶个熊玩意的,真是笨蛋,聒噪,聒噪,对了,记住不要只修炼法经,空闲时间练练剑,磨磨枪,活动活动手掌,真是笨蛋,老夫是不是找错人了?”

    接下来,袁典呼喊了几句,火爷再也没有出声,面对这样一位来去自由的奇特存在,袁典也是没了脾气,只能继续向下读去。

    肉躯凡胎真灵根,天命造化踏仙尘。浊气化尽轻灵身,天地阳寿夺命魂。

    三宝补全化真元,道基圆满方为坚。若无筑基高台立,纵然仙魔也枉然。

    ……

    凝气精,炼**,化浊气,祭灵躯,争阳寿。

    筑基台,补三宝,化真元,炼道基,求圆满。

    ……

    读过一遍之后,袁典心中猛然一惊,暗道一声:“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我通读了全篇,为何只记住了经文的前两句和修炼心诀的前两句,第一次之时,好像也是这样。”

    虽然袁典通读了整片《玄黄经》,但是刚刚读完,他脑海之中只留下了前两句法经口诀和修炼心诀,无论他如何回忆都是无法记起后面的内容,而且当他望向那古朴的龙皮之时,前两句之后的内容又是真实存在的,这确实让他惊奇至极。

    “或许是我修为不够的原因吧!也许当我拥有了一定的修为,后面的内容也就记住了。”冥想了一会,袁典随即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而是专心精研起来他记住的经文和心诀,甚至将所有心神全都聚集到第一句之上。

    “肉躯凡胎真灵根,天命造化踏仙尘。浊气化尽轻灵身,天地阳寿夺命魂。”

    “肉躯凡胎,生灵的起始,唯独具备真灵之根,方才可以夺天命造化,踏入仙道一途,仙道一途,化尽肉躯浊气,成就灵躯之体,以命魂之力与天地争寿。”

    随着袁典将心神全都沉浸于第一句经文之中,袁典进入了另外一种奇异的境界,此时,他整个人犹如进入了一片奇特的世界,身处虚空之中,头顶苍穹星空,脚下是一片被云雾遮掩若隐若现的无穷世界,这个世界好似虚幻,但又是那么的真实,世界广大无比,但却是没有生灵,虽犹如仙境,却没有生机,云雾缭绕,却是静止。

    当袁典沉浸其中之际,那第一句法经对应的修炼心诀随即浮现出来:“凝气精,炼**,化浊气,祭灵躯,争阳寿。”

    “凝气、炼体、化气、祭灵……争阳寿,争阳寿。”

    随着袁典心中默念着修炼心诀,四周的灵气开始急的向袁典所在之地聚集过来,甚至在袁典天灵之处出现了一片白色的雾气,雾气慢慢扩展,没用多长时间就将袁典完全笼罩其中,同时天地灵气开始向他体内涌入,接着一点点混浊之气开始从他体内散出,令他整个躯体成为了一个灵气与浊气的交换之地。

    “厉害啊!厉害,果然找对人了,第一次修炼就进入了这种奇特的境界,小子,快点吧!快点成长吧!老夫可不想陪着你永远呆在这里啊!紫烟妹子还在上面等着老夫呢?”看到袁典进入这样的修炼境界,火爷躺在器祖鼎之中,那火红色眉毛之下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显然对袁典的修炼进程极为满意。

    兄弟姐妹们,你们也练练剑,磨磨枪,活动活动手掌,点击点击峡谷的《鼎定仙域》吧!峡谷真的真的需要你们的支持啊!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