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见到丰王,袁典就觉得对方太过热情,热情的有些令他受不了,更是令他内心泛起了嘀咕,面对着对方赠与的紫金铜,袁典随即拒绝了,可是火爷早不出来晚不出来,此时却是在袁典元神之处呼喊起来。

    火爷如此一喊,袁典有些不适应,身体突然一抖,此时,丰王再次规劝起来:“袁兄弟,你不收下此物,是不是觉得太少?亦或是觉得大哥凡人一个,不配……”

    “大哥,大哥,小弟收下就是,多谢大哥厚赠。”没等丰王说完,袁典连忙答应下来。

    他是不得不答应啊!自从火爷说出第一句,袁典有心再次拒绝之时,火爷就一直喋喋不休的呼喊起来,袁典真担心被老者孙震现,于是连忙答应收下,方才令火爷闭嘴不言。

    这边袁典刚刚将十枚中品灵石和两块紫金铜收入储物袋,那边紫金铜在进入储物袋袋口之际随即消失不见,令袁典也是无可奈何,心中暗道一声:“幸亏火爷只是需要炼器材料,若是他需要灵石和其他宝物,怕是我连储物袋都省了。”

    收好物品之后,袁典再次与丰王交谈了一会儿,随后提出了辞意,丰王则是派王猛送行,袁典刚刚离开,孙震随即对丰王说道:“丰逸,他只是一名小小的凝气初期散修,你何必如此高规格的待他?称兄道弟也就罢了,做做样子,那两块紫金铜可是价格不菲,足以招纳一名凝气三层修士了,你这样做可是大为不值啊!”

    “舅舅。”

    孙震刚刚说完,丰王竟然一该称呼,随即说道:“舅舅你刚才在后面不是说了吗?这位袁兄弟手中拥有一淬极品灵器,价值巨大,就是舅舅手中也只有两件吗?单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此人定然有着不凡之处。”

    “他的修为确实不值得外甥付出如此巨大的花费拉拢,但是如此年纪独自出来闯荡,而且毫无防备之下显出的底牌,抬手就是一件一淬极品灵器,这可不是伪装的,外甥不是在意他,而是欲想通过他结实一下他背后那位高级仙长。”

    “丰逸,这年头招摇撞骗的多了,再说,若是此子背后根本没有什么高人,即便是有,也不会帮助我们,我们不是亏大了,要知道那是两块紫金铜啊!”

    眼见孙震还要说什么,丰王纪丰逸则是再次说道:“舅舅,纪明鸿正在招兵买马,一旦父王驾崩,定然会对我难,若是我即位失败,你应该知道我会失去什么,若是只有我自己这一条性命也就罢了,可是,我背后亲近之人,雪灵、雪依,母亲的家族,你以为纪明鸿会放过任何一人吗?”

    “可是,丰逸?”

    “舅舅,男子汉大丈夫行事必须果断,外甥愿意赌,赌袁兄弟背后之人存在,即便不存在,袁兄弟也不会让我失望,舅舅,别忘了,虽然我只是凡人,但却得到一位仙长指点观人之法,那袁兄弟有非凡之处,值得我如此。”

    看到孙震还在摇头,纪丰逸走到近前,再次对着孙震说道:“舅舅,此场对决外甥不能输,而且真的输不起,若是输了,即便整座王府都是金山银海,仙家宝物,又有何用?若是两块紫金铜结交一个有用之人,那可就值了。”

    “宝物散尽可以复得,但是人才却不一定得到,机会不一定时常出现。”

    说完之后,纪丰逸眼中现出一种执着之芒,而孙震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声的说到:“丰逸,希望你是对的。”

    纪丰逸确实是对的,在以后,孙震和纪丰逸都会明白他们在今天做了一个多么正确的决定,这个决定可是多少紫金铜都买不到的。

    此时,在王猛的陪同之下,袁典走出大厅,随即原路返回,在经过后花园时,却是遇到了一位身姿婀娜、容貌俊美、穿着华贵、举手投足之间都透漏着一股贵气的少女,在两名侍女的陪伴下向着袁典和王猛的方向走来。

    看到这名女子到来,王猛急忙躬身拜见:“末将王猛,拜见雪灵公主。”

    “这位就是救了哥哥的袁仙长吧!没有想到如此年轻有为,雪灵在这里替我们兄妹致谢了。”对着王猛挥了挥手,这名少女随即在袁典面前微笑着欠了欠身,表示致谢,举止干练得体,大方有度。

    虽然从没有见过这名少女,但是此时近处一望,袁典从她的脸上看出了一种沉着冷静,看出了一种心机沉稳,听到王猛刚才那样一说,袁典随即一抱拳,微微一笑说了一句:“袁典见过公主,救援丰王实属巧合,惭愧了。”

    说完之后,两人都是相互一望,随即也没有多言,各自向前走去。

    “袁仙长,丰王殿下是孙王后所生,兄妹三人,丰王和刚才这位雪灵公主都是凡躯,另外一位雪依公主和雪灵公主是胞胎姐妹,并非凡人,而是像仙长一样,是修真之人。”

    “刚才这位雪灵公主,虽然是女流,看似柔弱,但巾帼不让须眉,武功极佳,就是末将与之敌对也是极为头疼,而且雪灵公主擅长计谋,一直是丰王殿下的左膀右臂。”

    看到王猛说这些之时言语之间带着一种尊敬,袁典随即赞叹一声:“能够看得出,这位雪灵公主的不凡。”

    说完之后,袁典再次回头望了望雪灵公主,却是看到雪灵公主正在看向自己,随即略显尴尬的欠了欠身,急忙转换话题对着王猛问道:“王将军,不知道现在的局势,大哥和明王谁更占据一些优势呢?”

    “这个……,不好说,袁仙长,我们边走边说……”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袁典从另外一处寻常的住宅之中走出,回头望了望随即紧闭的房门,心中也是暗暗感叹一声:“自古皇家多薄情,兄弟相残是常事,看来这王爷也不是好当的。”

    或者王猛觉得袁典虽为仙长,但年龄较小没有什么大的心机,或者王猛觉得以前冲撞了袁典,急于表示好感,袁典有问必答。

    从王猛那里袁典证实了现在莒国确实有陷入内战的危险,丰王派、明王派已然在国家各个机构展开了争夺。

    丰王的优势在朝野和禁卫军,而明王的优势在莒国各个郡县以及边防军,尤其是边防军,几乎全都倒向了明王。

    而在勤王宗,因为血脉和利益的不同,也是分为了丰王派和明王派,这一切的一切现在全都被压制着,只等一个诱因,这个诱因就是莒国当今国君的生机,一旦莒国国君驾崩,整个莒国有可能随即陷入内乱。

    想到这里,袁典也是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随即摸了摸储物袋之中的十颗中品灵石,微微一笑,随即好像想到什么一样,急忙找了个僻静之地,内视元神,呼喊起来:“火爷,火爷。”

    “喊什么喊,老夫没死呢?”

    听到火爷如此回答,袁典也是倍感无奈,随即提醒起来:“火爷,能不能以后和晚辈说话之前,提前让晚辈有个准备,万一晚辈表现的不好,让他人知道了火爷您的存在,那岂不是会有危险,刚才那老者孙震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啊!晚辈担心被他现火爷的存在,对您不利啊!”

    哪知袁典如此一说,火爷随即传来了一声冷哼,随即满是不屑、嗤之以鼻的说道:“就那老头,虽然曾经也是一名筑基修士,但五脏六腑皆以重伤,最多只有十年活头,现老夫?再给他万年寿命也别想,不止是他,就你们这玄黄凡界,只要老夫不想让人现,谁也别想,门都没有。”

    火爷如此一说,袁典心中稍微一安,心中对老者孙震有了个大致了解,但随后也是满脸苦色,暗暗想到:“火爷既然敢如此一说,那什么时候有才能将这位老祖宗请出去啊!”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