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来到丰王府近前,但要想不漏痕迹的得到那一千下品灵石的奖励,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正当袁典准备好好计划一番之时,一个略微清爽的声音出现了他的身后,而听到这个声音,袁典周身一个机灵,‘蹭’的转身,同时取出了那柄经过火爷祭炼以后的青光剑。

    当袁典转过身影,看到了一个青年的身影,而他的后面则是跟随着一个头花白的老者。

    看到这两人出现,袁典强压着心头的震惊,失声说道:“丰王?”

    心中则是在暗暗惊叹那位老者的修为:“修为如此之强,筑基修士吗?不像?也像?”

    此时,袁典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看到丰王出现在自己面前,本以令他震惊至极,可是刚才两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后,他没有丝毫察觉,这是最令他震惊的,若是刚才两人对他有歹心,那么现在他早已命丧黄泉了。

    最主要的是眼前丰王身上没有任何修士的痕迹,还是凡人一个,一名凡人靠近他,他都没有任何察觉,这不得不更令他震惊至极,不自觉的,袁典将目光望向了丰王身后那名老者身上,而那名老者却是颇为吃惊的望向了袁典手中那件一淬极品青光剑之上。

    “呵呵,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上次相救之恩,小王还没有谢恩呢?”此时,丰王笑呵呵的看着袁典,尤其是看到袁典是一名修士之时,满脸笑意的对着袁典拱了拱手,同时言语之中颇为恭敬,毕竟,袁典是修士,丰王也不好摆出王爷的架子。

    而丰王身后那名老者却是面无表情的对着袁典拱手问道:“这位小友请了,敢问小友手中的青光剑可是极品灵器?不知从何处得到?”

    “坏了,我一名凝气初期小修士拥有一件一淬极品灵器,这不是找死吗?必须先将这诡异的老者摆平,不然今天怕有**烦了。”

    在莒国修真界,一淬极品灵器极少,凝气后期修士都不一定拥有一件,一些筑基初期修士手中方才有那么一件两件,而袁典作为凝气初期小修士却是伸手取出如此一件,这与一个孩童抱着一只大大的金元宝走在街上没有什么两样,定然会令人觊觎的。

    想到这里,袁典竭力控制着心神之中的震撼,看似随意的举起手中的青光剑在老者面前示意了一下,然后以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说道:“不错,这确实是一件极品灵器,是我爷爷随手送给我的。”

    话语不多,说完之后,袁典随即将青光剑收了起来,他知道以自己的修为在这老者面前掀不起任何风浪,而且刚才他没有出手对付自己,这说明自己现在是安全的,收起青光剑,摆出爷爷,或许能够令眼前这位老者有些顾忌。

    果然,听到袁典如此一说,在看看袁典那副满不在乎的表情,那位老者眉头一皱,随即微微一笑,对着袁典问道:“小友,不知可否告诉你爷爷尊姓大名,或者老夫熟悉也未可知。”

    听到这位老者如此一说,袁典眉头一立,脑中飞的转动了一圈,然后摆了摆手,好像有些对眼前这位老者不屑似的,同时嘴角微微一笑,开口道:“老前辈,你不可能认识我爷爷的,他只是一山野村夫,此次就是让晚辈出来随便闯闯而已。”

    袁典如此话语,更加令那名老者摸不着头绪,眼见老者还要问什么,丰王急忙出言制止起来:“孙老,小友不愿说,我们就不要多问了,若是将来有缘,我们定会与那位前辈高人相见的。”

    说完这个之后,丰王再次微微一笑,对着袁典拱手说道:“小兄弟,上次暗洞相助之时,辨仙玉没有认出小兄弟为仙长之躯,还请见谅,此次已经来到我丰王府,定然要到府上坐坐,我们结交一番,同时也好让小王好好谢谢小兄弟,顺便将那一千下品灵石交予小兄弟。”

    说着,丰王欠身伸手做出了一个有请姿势。

    袁典心中快的思考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做出了答复:“也好,正好要到丰王府上坐一坐,那打扰了。”

    袁典转身之际,顺便问了一句:“丰王,刚才王府大门之处的那位是?”

    “呵呵,小兄弟,小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都是让我那二弟,也就是明王给逼得,那只是一个替身,请,请随我来。”

    “对了,小兄弟,虽然我们交往许久,小王还不知你高姓大名呢?”

    “袁典。”

    “袁典,好名字,袁兄弟,我虽然是莒国王爷,但小兄弟是仙长之身,若是袁兄弟不嫌弃,小王逃讨个乖巧,不知小兄弟可否称呼小王一声丰逸大哥,也好让小王在他人面前有些薄面。”

    ……

    两人说笑之间在丰王纪丰逸的带领之下,转过另外一条街道,进入一处普通的在也不能普通的住宅,上上下下接连穿过几间房屋,最终走出一间居室,再出现时来到了一处装修贵气高雅的巨大庭院之中。

    看着满是贵气高雅的巨大庭院,袁典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丰王府之内,结合一路之上与丰王的交谈,袁典觉得自己身边这位丰王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其心机和处事方式令袁典都是倍感惊讶,至少与密阳城的传闻有着不小的出入,内心也是对此人产生了另外一些念头。

    而且,一路之上通过交谈,袁典也知道了丰王的一些事情,就像他身边的老者,名为孙震,是一名凝气十层圆满修士,散修一名,被丰王重金聘为护卫,是丰王手中的最后王牌。

    进入庭院大厅之后,丰王暂时告退,再出现时,已经换了一件寻常服饰,而那位孙姓老者一直形影不离的跟随在丰王身边。

    “呵呵,袁兄弟,让你久等了,还请见谅,见谅。”

    丰王出来之后,举手对着袁典致歉了一番,而袁典眉头一皱,拱手回应了一下,随后问道:“丰逸大哥,兄弟有一句疑问,不知当问不当问。”

    “袁兄弟有话但说无妨。”

    “丰逸大哥,你有勤王宗后期修士护卫,而且身边还有孙前辈,上一次怎么会在荒山野岭之中遇险呢?”

    听到袁典如此一问,丰王看了看孙震,而后摇了摇头,满脸苦闷的说道:“袁兄弟,这里面有太多的偶然,太过复杂,估计你也不愿多听,大哥能够告诉你的是我那二弟明鸿可是颇有手段,除了军方的支持,好像还得到了滕国修士的暗中帮助,只是谁都没有证据而已。”

    “上一次打猎途中,我们接连遭到袭击,勤王宗护卫和孙老皆被阻挡,最后是孙老拼死将我和两名护卫救出安置在了那处暗洞之中引开了敌人,而后将消息传出,若是没有小兄弟相救,大哥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呢?若是被我那二弟的人马找到,说不定现在早已身异处了。”

    说到这里丰王再次站起对着袁典拱了拱手,而他身边的老者孙震则是皱了皱眉头,瞪了瞪袁典,看到这一切之后,袁典自然领会了其中的意思,随即微笑着抱拳回应了一下,而后不再多言,随即对着丰王说道:“丰逸大哥,你国事繁忙,若是没有其他事情,小弟想尽快返回,免得打扰大哥。”

    “这个……”听到袁典如此一说,丰王脸色微变,看了看身边的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拍了拍手,接着,一名侍卫端着一个盖着红布的托盘走了进来。

    “王猛?”看到这名侍卫,袁典心中暗道一句。

    此人正是曾经在暗洞之中出言威胁袁典的那名侍卫,此时走出自然看到了袁典,也知道此时袁典的修士身份,脸色瞬间大变,但却是颇为直接,急忙出言致歉起来:“请袁仙长原谅,王猛粗人,有眼无珠,上次冲撞了仙长,还请……”

    没等那王猛说完,袁典随即摆了摆手出言将其打断:“哎!这位王将军,所谓不知者无罪,何况你忠心护住之心也令袁某佩服至极,以前之事不要再提,袁某全当没有生过。”

    听到袁典如此一说,王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而丰王则是朗声一笑:“哈哈……,袁兄弟果然好气魄,真是令人佩服至极啊!”

    接着,丰王一掀红布,示意着托盘之上的物品说道:“袁兄弟,这是十块中品灵石,是你应得的奖励,另外这两块紫金铜是大哥封地之中开采出来,留在这里对我来说无异于废铁,还不如交给兄弟,在你手中说不定会有大用。”

    在丰王掀开红布之时,袁典就看到了十枚拇指大小散着灵气的中品灵石还有两块拳头大小散着紫金之芒的铜块。

    十枚中品灵石相当于一千下品灵石,但品质却是强于一千下品灵石,是袁典应得奖励,至于那两块紫金铜则是稀有炼器材料,其珍惜程度远袁典曾经有过的紫铜,价值巨大,大致相当于五百下品灵石,在取出这些物品之时,就是那老者孙震也是皱了皱眉头,显然对丰王此举有些不满。

    “大哥,你将一千下品灵石换成十块中品灵石已经是对兄弟的厚爱了,至于这两块紫金铜,价值太大,兄弟不能接受。”

    所谓无功不受禄,袁典老是感觉这丰王对自己太过热情,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将其推辞掉了,可是这边袁典刚开口拒绝,元神之处却是传来了火爷的声音:“小子,蚊子腿也是肉,收了,收了,现在火爷需要这些材料,收了,听到没有?”

    写到这里,峡谷是在犹豫的,看书的兄弟姐妹定然会猜到接下来一定会有丰王、明王争夺君位,但是峡谷想让你们猜猜明王这个角色会怎么样?

    记住,峡谷想要挑战一下自己,到时候峡谷会告诉你们我在挑战什么的,或者到时候你们会骂峡谷的,但,峡谷就准备那样写的。

    若是兄弟姐妹想问问明王这个角色,欢迎来提问,峡谷会提前透漏一点的,峡谷保证,你绝对不会想到明王这一角色是如何的。

    多多支持峡谷,峡谷需要各位兄弟姐妹啊!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