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勤王宗修士出冷喝、攻击,到灰色丝网开始笼罩两人,前后不过两息时间,快至极。

    赵姓修士只有凝气三层修为,那名出手的勤王宗修士却是凝气中期六层修为,几乎可以碾压赵姓修士,没等赵姓修士做出反应,随即被被水柱击中,一连喷出数口精血,同时被灰色丝网网住。

    而和他坐在一起的另外一名凝气期五层修士身影一闪却是诡异的避开了丝网,退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勤王宗三位修士。

    “你们……你们勤王宗修士欺负我们散修,各位同道,你们都看见了,勤王宗修士公然欺负我们散修了。”

    那位赵姓修士被捉的瞬间,顾不得擦拭嘴角的血迹,在那里大声的呼喊起来,而逃脱丝网笼罩的另外一名修士望着那名勤王宗凝气六层修士,冷冷的说道:“这位勤王宗道友,还请给我们一个解释,在座的可都是散修,你们无凭无据公然攻击抓捕我们,未免太不将我们散修放在眼里了吧!”

    长久以来,莒国之中,散修的地位远不如三大宗门修士,甚至长久受到三大宗门修士的打压,也就造成了散修和三大宗门修士之间的敌视,此时这名修士如此一说,在场的四五十名散修,脸上都是有些怒气,甚至其中几人已经站了起来,显然,若是这名勤王宗修士不拿出合理的解释,定然会有麻烦的。

    环视了在场的散修一眼,这名勤王宗修士双手一拱,面色正然,不卑不亢的对着众人说道:“各位莒国同道请了,鄙人勤王宗纪钰,奉师门之命前来捉拿进入我莒国境内的东阳宗奸细,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说着,那纪钰走到赵姓修士身边,手掌一点,从其腰间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红色令牌,对着众人示意了一下,随后朗声说道:“各位道友,相信大家都应该认识这块红色令牌,此乃是东阳宗弟子的信物。”

    “此次,宗门得到密报,滕国东阳宗派遣大量中低阶修士进入我莒国,意图蛊惑我莒国修真界陷入动乱,他们好渔翁得利。”

    在红色令牌被取出之时,那名赵姓修士脸色大变,而另外一名逃脱丝网围捕的修士转手一挥,一道红光直奔纪钰,同时身子急向大门退去,最令人惊奇的是他的修为瞬间攀升,由凝气五层进入凝气六层巅峰。

    如此巨变只在瞬间生,面对那诡异修士的进攻,纪钰显然早有防备,身前瞬间出现一只黑色小盾,与攻向他的红芒对碰在一起。

    虽然纪钰早就做出了准备,但是那名诡异修士隐藏修为瞬间爆,攻击威力巨大,一下将纪钰祭出的黑色小盾击毁,令纪钰后退两步,脸色瞬间浮现一股血蕴之色,但很快就被压下,当纪钰再次站起之时,冷冷的说道:“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看到有些散修站起,欲想追击那逃跑修士,纪钰急忙说道:“各位道友放心,那滕国奸细逃不了,外面有在下几位师兄把守。”

    纪钰话音刚落,密阳国宾之外随即传来的打斗声和怒骂声,而此时,那赵姓修士脸色大变,立刻呼喊起来:“纪道兄,求纪道兄放过在下,在下是莒国散修,被人蛊惑,他们承诺只要在下在密阳城之内传播这些言论就会让在下加入东阳宗,纪道友饶命,纪……”

    “住口,身为莒国修士,却暗通敌国,更是可恶,两位师弟,带他回去,交由宗门落。”说完之后,另外一名勤王宗修士在灰色丝网上打出一道法诀,灰色丝网猛然一收,赵姓修士一声惨叫,随即被勒的昏死过去,接着被两人架着走了出去。

    “各位道友,实话实说,眼下莒国是遇到了危机,但并非像这奸细说的那样严重,宗门和王室正在紧急协商对策,还请不要胡乱猜测,莒国不会乱。”说完之后,纪钰对着众人一抱拳,随后转身离去。

    纪钰一走,在座的这些散修顿时议论纷纷,而那三位凝气后期修士脸色则是连续变幻,压低声音同身边的一些好友商议起来,袁典望了望众人,看着那纪钰离去的方向,心中暗道一声:“勤王宗果然有些底蕴,培养的修士也是颇有心机,只是这奸细之言多半可信了。”

    天地巨变刚刚开始两天,莒国国都之内就出现了滕国的奸细,而且对丰王、明王和三宗的关系如此明了,甚至莒国城池损失都是知晓的清楚至极,这充分说明滕、卫两国早就有所准备。

    现在之所以一直没有动,只不过莒国国君威严仍在,三大宗门矛盾并没有摆上明面,勤王宗仍然是莒国的之主,但是莒国国君一旦驾崩,若是丰王、明王的矛盾摆上明面,那这一切可就都不好说了。

    “丰王的遇险定然与那明王有关,不过有没有滕、卫两国的身影那就难说了?”想到这里,袁典摸了摸储物袋之中的‘丰’字明黄玉,随即站起身来向外走去,他要到丰王府外围,看看有没有机会领取那一千下品灵石。

    袁典的离去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毕竟,密阳城之中像他这样的年轻散修非常多,没有人会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想象的有多么大的力量,而且觊觎一名这样的低阶散修,多半得不到什么巨大的好处,所以,极少有人注意到袁典这样的小角色。

    出了密阳国宾,此时纪钰等人早已不见踪影,只是街道之上巡逻的禁卫军明显比寻常多了一倍,同时往常街道上少见的三大宗门修士,尤其是勤王宗修士数量也是多了起来,如此变化,令整个密阳城无形中多了一种紧张与压抑的氛围。

    没有太多的关注这些,袁典进入过内城多次,自然知道丰王府的位置,转过几条街道,来到距离王府不远的一处地方,远远的向丰王府望去。

    与密阳城之中的紧张类似,丰王府周围守卫更是加强了不少,除了丰王府王府卫队、禁卫军、甚至出现了勤王宗修士的身影,显然,此时对丰王的护卫远寻常数倍。

    “如此守卫之下,如何进入丰王府,即便进入,如何得到那一千下品灵石,若是如此明目张胆的得到那一千下品灵石,相信明王定然会在第一时间得知,若是那样的话,纵然自己有易容诀改变容貌,也会危险至极。”

    看到丰王府周围如此的防卫,袁典也是皱了皱眉头,正当他考虑该如何顺利进入之时,不远处突然响起了一阵鸣锣之声,接着响起了一声高亢尖锐的喊声:“丰王回府,众人避让。”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辆明黄色马车在两队王府卫队士兵的护卫之下向着丰王府奔来,每个兵勇脸色都是异常的凝重,而在护卫的最内层,一左一右,两名凝气九层后期修士紧紧的伴随着马车,犀利的目光不停的环视着周围,警惕的注意着马车周围环境的变化。

    没用多久,马车停在了丰王府大门之前,接着从前面那辆马车之上,走下一位身着明黄色龙袍的青年,在两名凝气后期修士左右贴身之下迈步走入丰王府。

    “该如何进入里面见到丰王领取那一千下品灵石的奖励呢?”看着这样一副场景,袁典再次皱起了眉头,正当他收回身子思考之际,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随即响了起来:“小兄弟,你是在找我吗?”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