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袁典醒来略晚一些,经过一夜的休息,精神重新饱满至极,内视元神之处的器祖鼎,并没有看到火爷的身影,甚至小声的呼喊了几句,可是并没有得到火爷的任何回应。

    “看来,昨天如此激动的高谈阔论,讲解器道,这位火爷累坏了,不过也好,最起码可以静一静了。”心中想到这些,袁典随即退出识海,正准备外出吃点东西之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一名士兵声嘶力竭的呼喊:“边关急报,边关急报。”

    “看来这边关又有战事了!”袁典心中暗想一句,却是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袁仙长,您可起来,小的给您送些灵茶早点。”

    听到这个声音,袁典打开房门,昨天那名机灵的青年手中端着早点茶水满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袁仙长,这是我们密阳国宾提供的灵茶早点,您慢慢享用,若有其他需要尽管吩咐。”放下茶水早点,机灵青年给袁典倒上了一杯茶水,递了过来。

    “边关又有战事了?”袁典不急不慢的端起茶水,随口问了一句。

    面对这些凡人,袁典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却有意显出一副高深、冷峻的样子,若是太过随和,有时候这些凡人对一些事情会领悟其他意思,尤其是这种地方这些颇为机灵的侍者虽然机灵,但机灵过头了往往害人害己,尽量冷峻,可以保持一种威严,免得让他们记住自己,将自己的消息泄露出去。

    或者袁典那冷峻的样子起了作用,听到他那简短的话语,机灵青年随即小心的答复起来:“袁仙长,因为两日前的大地震,莒国遭到流星雨的撞击极多,有不少地方遭到毁灭,而滕、卫两国却是相对较少,据传说边关之处的滕、卫两国凡人大军出现了大规模的调动,一些小股军队也是开始袭扰,甚至……”

    “甚至边关大军之中出现了滕、卫两国仙长的身影,其中一些事情小的也是刚刚听说,下面一层大厅已经聚集了不少仙长,他们正在议论此事呢?若是袁仙长有时间,大可前去听听,他们知道的事情远比小的多得多。”

    说完这些,机灵青年欠了欠身,不再言语,袁典随即挥了挥手示意其退回。

    等到机灵青年退去,袁典看着手中的茶杯,眉头紧皱,陷入了沉思:“滕、卫两国边界同时难?而且出现了修真者的身影,这可是极少极少出现的事情,难道真的有大事生?”

    袁典清楚,莒国位于琼雷大6最东南,与滕、卫两国接壤,三国共同占据东南一隅,三国之中莒国面积最大,也是最为富饶,因此,滕、卫两国一直觊觎莒国的富饶,边界时有战事生,但都在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至少,从没有听说过有修士出现在凡人大军之中。

    想到这里,袁典快的吃了两口早点而后喝了两口茶水,然后出了这处临时居室,来到密阳国宾一层大厅之中准备探听一些消息,也好做出自己的一些决断。

    此时一层大厅之中已经聚集了四五十位散修,修为有强有弱,最低的是几位刚刚踏入修真界只有凝气一层修为的新近修士,最高的则是三位凝气七层后期修士,三人占据了三张桌子,身边围绕着几名初、中期散修,正在那里彼此小声的议论着什么。

    仔细的扫了一圈这些散修,袁典现其中四位曾经是他找茬的对象,而且皆是他的手下败将,内心随即微微一笑,找了个僻静之地坐了下来。

    由于拥有易容诀,袁典每次找茬都是以不同的面容出现,倒也不担心这些修士看出什么,最主要的是他只有十四岁,虽然有些远同龄人的样子,但是修为较低,而且每次都扮作成人出现,谁会想到找他们麻烦之人会是一个年轻少年呢?

    袁典刚刚坐下,就就见一名凝气三层初期修士从原地站起,对着周围众多散修说道:

    “听说没有,边关急报,滕、卫两国凡人大军频繁调动,而且好像两国已经结盟,准备入侵我们莒国,就连两国的修真界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准备随同凡人大军一同行动,灭了我们莒国,抢夺修炼资源呢?”

    此人刚刚说完,另外一人却是质疑起来:“什么?什么?这怎么可能,我们莒国凡人界兵强马壮,国立雄厚,滕、卫两国联合起来也不一定是对手,而且国内曲阳宗、飞魔山、勤王宗三大宗门,综合实力也是远于滕国的东阳宗,卫国的云河门啊!他们真敢,就不怕反被我们灭了?”

    “哎哎,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在两日前天地巨变之前,我们莒国确实如此,可是天地巨变、大地震之中,我们莒国遭到流星雨的大范围冲击,密阳城这里是没事,可是据说有十三座城池遭到巨大流星雨的撞击击,几乎被夷为平地,而不知道什么原因,滕、卫两国几乎没有受到流星雨的冲击,就连大地震对他们的破坏都极为有限,如此天灾之下,我们莒国国力,瞬间大跌,所以,滕、卫两国方才敢蠢蠢欲动啊!”

    “你说这些没用,就算我们莒国遭到天灾,国力大减,可是修真界的实力却是强于他们两国任何一个,而且三大宗门可没有受到天灾多少影响,这才是决定因素。”另外一名修士也是提出反驳意见。

    “拉倒吧!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啊!虽然三大宗门联合起来强于东阳宗、云河门之中的任何一个,但若是他们联合起来呢?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天地巨变之后,飞魔山和曲阳宗的关系极具恶化,勤王宗焦头烂额之际正在努力协调呢?”

    “哎,我跟你们说,这些还不是主要的,最为主要的是,我们莒国将要爆内战,从凡人界到修真界,若是处理不好,绝对会爆大规模的内战。”

    这名一直在高弹阔论的凝气三层修士如此一说,不远处,另外一桌上的一名凝气四层散修突然冷冷的说了一句:“这位道友,这种事情可不要乱说,不要忘了这里是密阳国宾,王室产业,也就是勤王宗的产业。”

    这名凝气四层修士言语虽然冷淡,但也是好心提醒,哪知这位高弹阔论的修士仿佛受到了质疑,虽然提醒他的修士高他一个阶层,却是看了看同桌坐在他身边一直没有言语的另外一名凝气五层修士,不知哪来的勇气,继续高声说道:“这位道兄,赵某绝对不是胡言乱语,丰王,丰王你们都知道吧!”

    ‘丰王’这两个字一出现,袁典顿时也是竖直了耳朵,这可是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天地巨变之前,丰王打猎遇险,险些丢掉性命,虽被平安救回,却也是遭到重伤,而且我们莒国国君病重,时日不多,勤王宗也是没有办法,回天无力。”

    “虽然丰王即位呼声一直很高,但明王却也是得到了不少的支持,现在朝野、军队、禁卫军、勤王宗内部,乃至飞魔山、曲阳宗都是陷入了分裂,丰王派、明王派,随着丰王遇险归来,矛盾已经明朗化。”

    “现在国君还在,可以压着,但若是国君哪天驾崩,我们莒国绝对会陷入内战,到时候大战四起,滕、卫两国凡界、修士绝对会大举进攻的。”

    说到这里,这名赵性修士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而听到这里袁典心中暗暗的吃了一惊:“这才两天功夫,丰王遇险的消息竟然衍生出如此多的故事,而且听来听去,这位修士说的也不是不无道理,而且分析的头头是道。”

    “可这位赵姓修士只有凝气三层修为,这前后也就两天不到的时间,他怎么会知晓如此多的事情呢?”袁典心中刚刚有此疑问,那位赵姓修士茶水润口,继续说了起来:

    “各位道友,各位道友,你们想过没有,若是莒国内战,加上三国大战,生灵涂炭不说,我们这些散修命运会如何?你们想过没有啊!到时候,我们都会被动的卷入大战之中,我们可是散修,一旦大战四起,我们定然会被当做炮灰,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先逃命要紧,而且……”

    “竟然是这个奸细,在这里蛊惑人心起来,只是不知道是哪国的了?”

    听到这里,袁典心中顿时明朗起来,抬头看了看这名赵姓修士,同时看到密阳国宾大门之处出现了三名勤王宗凝气中期修士,嘴角泛起了一阵冷笑。

    “道友们,你们想想啊!大战之中绝对没有我们这些散修好事,此时还不如到他国避难,离开……”这名赵姓修士还要说什么,却是猛然被门口出现了三名勤王宗修士喝止:“东阳宗奸细,竟然在莒国国都散布谣言,蛊惑人心,两位师弟,随我一同将此人捉拿,交给宗门落。”

    话音刚落,这名勤王宗凝气期六层修士伸手一点,一道水柱直奔这名赵姓修士而去,同时他身边的另外两名勤王宗修士配合默契,两人几个跳跃就来到赵姓修士身边,两人合力祭出了一张灰色丝网,不过所网之人除了赵姓修士之外还有和他坐在一起的另外一名凝气五层修士。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