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袁典拿出自己手中符合火爷要求的所有物品之时,火爷心中泛起了天大的冤屈,干嚎着咒骂了几句,最后几乎哭丧着絮叨起来:

    “紫烟妹子,紫烟妹子,若是这样,火爷什么时候才可以复原如初,重塑身躯啊!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到家乡,与你相见啊!紫烟妹子……鸿灵老儿,你坑死我了,你……”

    听到火爷一直在提到‘紫烟妹子’和‘鸿灵老儿’这两个人名,在看看火爷那悲痛欲绝的面容,袁典也是有些心中不忍,暗暗想到:“看来这火爷和他口中的紫烟妹子真的感情深厚,大概那鸿灵老儿是火爷未来的岳丈了,有点看不上火爷了。”

    想到这里,等到火爷干嚎声音变小之时,袁典轻声的出言规劝起来:“火爷,若是那鸿灵大爷不让他的女儿和你相好,你大可规劝规劝,只要你和紫烟前辈感情深,他是无法奈何你们的,实在不行,你大可以和紫烟前辈私奔就是了。”

    袁典刚刚说完,火爷少有的一愣神,随后反应过来暴跳如雷,对着袁典怒骂起来,声音之大,震得袁典双儿嗡嗡直响:

    “什么,什么,该死的小子,你说什么?老夫今日告诉你,那鸿灵老儿和紫烟妹子没有半点关系,完全就是两码事,奶奶个熊玩意的,你不要胡言乱语,你……,不过,你说的倒也有点道理,只要老夫和紫烟妹子感情深,还怕什么呢?”

    “好了,好了,老夫在这里和你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语做什么,有这时间还不如想想如何尽快修复伤势,尽快回到家乡呢。”

    重新回归平静之后,火爷看了看桌子上的两件一淬下品灵器和三块普通的在普通不过的炼器材料,最终咕哝了一句:“真是虎落平阳遭犬欺,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啊!罢了,罢了,蚊子指甲也是肉,有一点总比没有强。”

    话音刚落,三块炼器材料和那面黑色的小盾随即消失不见,只剩下了那柄一淬下品灵剑,看到这样一副场景,袁典满是心痛的说道:“火火……火爷,那黑铁盾可是晚辈斗法宝物,能不能将其归还晚辈,没有它,晚辈战力会大打折扣的。”

    袁典心中确实心痛不已,青光剑和黑铁盾是他找茬修炼和人争斗的仰仗,一功一防早已配合默契,现在少了黑铁盾,在以后争斗中难免会吃大亏的。

    “呸呸呸,这样的破烂玩意也配称为宝物,简直是污蔑火爷的人格,污蔑火爷作为器祖的名头,看来今天火爷需要让你小子开开眼界了。”

    对着袁典奚落的一句,火爷随后说道:“小子,你看好了,火爷一口气,就可以令这柄破烂的一淬下品灵器生质变。”

    话语消失,一道红芒突然出现在虚空接着没入了桌上的青光剑之中,红芒在剑身之上游走一圈,青光剑的品质随即从一淬下品灵器直接蜕变成了一淬极品灵器,青光闪闪,品质比之刚才强上了千万倍。

    看到这样的一幕,袁典双眼瞬间瞪圆,失声惊呼一句:“火爷,您真是爷,您……您是怎么做到的?”

    听到袁典自内心的震惊赞扬之言,火爷满是不屑的微微一笑,有心想在器祖鼎上摆个造型,却是急的咳嗽两声,脸色更加的红润起来,但却满不在乎的说道:“咳咳,这算个屁啊!也就是火爷现在重伤在身,若是火爷全胜时期,吐口吐沫化为的灵器也比这好上千倍万倍,看来火爷有必要和你普及一下炼器常识了。”

    “小子,说说你对炼器一道的理解,让火爷听听,看看在这几乎可以忽略地方的修士都在用什么灵宝之器。”

    说到这里,火爷那红润的脸上现出了一丝高傲的神色,内视之下,看到火爷如此,袁典略一考虑,随即答复起来:

    “晚辈修为有限,不过听同道中人和爷爷说起过修士武器一事,我们修士行走世界,自身修为是根源,但武器却是辅佐修士的最佳伙伴之一。”

    “修士武器以淬火聚灵为标准,据传说有一到九淬之说,前三淬为灵器,能够炼制此层级的被称为灵器师;中三淬为宝器,能够炼制出此种器具之人被尊称为宝器师;至于后三淬则是传说中的仙器,与那仙器师一样,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

    “这些级别的器具,根据品质的不同,每一淬又有下、中、上、极品之说,晚辈从踏入修真界以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曾经见识过两位结丹前辈比试,有幸见到过一次三淬下品灵器。”

    袁典说完之后,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幸好这些修真界的常识,爷爷向他讲述过一些,不然今日还真不好回答了。

    袁典也清楚,不止是器具,丹药、灵符、阵法之道,爷爷都曾经向他讲述过一些,器具以淬火聚灵为标准,有一到九淬,分为灵器、宝器和传说中的仙器。

    丹药以在丹炉之中转动聚灵为标准,有一到九转之说,前三转为灵丹,中三转为宝丹,至于后三转则是仙丹,从来就存在与传说之中,相应的则有灵丹师、宝丹师和传说中的仙丹师,当然每一转也有四个品级。

    灵符则以刻画炼制的笔画为标准,有一到九笔之说,阵法以布置阵法阵眼的阵旗为标准,有一到九旗之说,当然,在修真界还有一些其他修士使用的物品,但大多都是存在这这种分阶。

    在器具、丹药、灵符、阵法以及其他修士辅助助力之中,以器具和丹药为主,灵符和阵法也是多有应用,至于其他则是少有涉及,没有形成庞大的体系。

    这些都是袁典早已知晓的修真界固有常识,可是听完他的讲述,火爷却是出了一阵不屑的大笑:

    “哈哈……,鼠目寸光,当真是鼠目寸光啊!小子,今日火爷不和你闲扯多了,但是说到修真之人使用的器具,火爷却是要告诉你,修士自身是根本这没错,但是器具却是越丹药、灵符、阵法以及其他宝物对修士最为有用的辅助,记住,没有之一,没有之一。”

    “炼器以淬火聚灵为标准,确实存在一淬到九淬之说,大体上和你说的也是差不多,但这不是终点,同样丹药、灵符、阵法也不是终点,他们有着更高的存在,而且这器具一道更是深奥,在我们这片天地之中还拥有着越一切的存在,不过这些,离现在的你还是遥远至极,现在和你说这些,纯属扯蛋,若是有朝一日你达到了那个层次,老夫在告诉你也不迟。”

    “现在,老夫要告诉你的是,老夫是器具一道的祖师,天上地下,只要和器具沾上边的,只要是修士使用之物,都要尊称老夫一声祖宗,老夫……”

    说到这里,火爷站在器祖鼎之上,满是冲天豪气,可是当他看到袁典听得有些目瞪口呆之际,兴趣大减,同时也从刚才那种冲天豪气之中回过神来,随即有些懊恼的说道:“奶奶个熊玩意的,老夫和你一个黄毛小子说这些干嘛,等到你到达那个程度之后,在告诉你也不迟。”

    “小子,现在和你说多了你也理解不了,总之,火爷可以告诉你的是,火爷是器道一途的始祖,那口满是裂纹的四足八耳方鼎被人称作器祖鼎,不过它遭受了重创,威力十不存一,需要大量的器具和炼器材料方才可以恢复,它恢复也就是火爷我恢复。”

    “老夫恢复的越快,对你的帮助就越大,灵器只是玩偶,宝器小菜一碟,等到你修为到了应有的高度,火爷恢复的足够完美,仙器也不是问题。”

    “而且,火爷要告诉你的是,火爷不止会指导你修炼,令你大道可期,还会将你打造成为器道一途的宗师,火爷如此帮助你,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尽快得到更多的器具、炼器材料,令火爷尽快恢复,重新凝聚真身,回到家乡与**相会,你……听清楚了没有?”

    听到火爷如此一通言语,袁典彻底愣在了原地。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