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也是袁家祖宗传承的《天元经》和《天元枪诀》已经给了他巨大的震撼,可是当袁典从火爷手中接过那古朴的兽皮,展开查看之时,脸色急剧的变幻起来。

    随着袁典的展开,《玄黄经》三个古朴的字迹先映入眼帘,开篇则是震撼的问句:

    我辈修仙,仙路坎坷,纵千难万险,路难呼?

    我辈修仙,仙路迷茫,纵天运引路,路对呼?

    我辈修仙,仙路多舛,纵朝命夕亡,路惧呼?

    我辈修仙,仙路漫长,纵天劫归仙,路尽呼?

    凡尘胎身,修真之根本,灵体天命,修真之机缘,争呼?求呼?

    仅仅粗读一遍,纵然修为低下,随着这几句问话,袁典心中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巨大问号,心神震撼之余,一条虚幻的修真之路慢慢的浮现在了他的意识之中,引导着他进入了一处虚无的空间,令他心中不停的默念着那一个个问句:

    “路难呼?路对呼?路惧呼?路尽呼?……争呼?求呼?求呼?争呼?一条大道,所求?所争?所争?所……”

    看到袁典仅仅粗读开篇就沉浸其中,火爷脸色一变,暗道一声:“一遍就产生共鸣,沉浸其中,看来这人是没有找错了,但现在可不是让他沉浸其中的时候。”

    于是出言打断了袁典进入的这种奇妙意境:“小子,向下看,向下看,下面才是重点。”

    全身一个机灵,袁典瞬间从刚才那种意境之中醒悟,顺着火爷的话音向下看去,接下来是一篇完整的经文和修炼心诀:

    肉躯凡胎真灵根,天命造化踏仙尘。浊气化尽轻灵身,天地阳寿夺命魂。

    三宝补全化真元,道基圆满方为坚。若无筑基高台立,纵然仙魔也枉然。

    ……

    凝气精,炼**,化浊气,祭灵躯,争阳寿。

    筑基台,补三宝,化真元,炼道基,求圆满。

    ……

    看到这样一篇完整的功法经文,袁典彻底震惊了,前面一句经文他微微懂得,修炼心诀也似乎有些明白,甚至在这一刻身体经脉都有些运转起来,可是后面却是无法看懂,甚至就没有看清,正当他准备再次集中心神去看之时,火爷看似满不在乎的说道:

    “小子,别急,这部《玄黄经》你一辈子也研究不完,对你来说太过深奥,你还是留着慢慢的参悟修炼,往下看,往下看,那才是重点,看看那两篇术法,比之你祖宗那完整的《天元枪诀》差是不差?说实话,你祖宗给你留下的,也就那篇《天元枪诀》对你有些用处,往下看啊!”

    不再回看经文和心诀,袁典继续向下看去,接下来是两篇术法,确切的说是一篇半术法,整篇《玄黄手诀》和半篇《玄黄剑诀》。

    《玄黄手诀》之中记载了三拳、两掌、一指的名字和修炼方法,单从字面远无法看出什么,只有修炼之后方才知道其中的威力。

    半篇《玄黄剑诀》却是记载了六式剑诀:穿木碎石至阳剑,寒风冰雨柔水剑……,当袁典读完完整的玄黄剑诀时,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天元枪诀》霸道无比、犀利至极、无所不破,可是这《玄黄剑诀》粗略一读,袁典却是感受到了一种变幻,一种与天地相容的变幻,仿佛那一剑就是天地,那一剑就是风云。

    《天元枪诀》好似支撑天地的擎天之柱,而《玄黄剑诀》就是环绕在这个擎天之主周围的风云海浪、流沙狂风。

    闭眼体会着《玄黄剑诀》的剑意,袁典仿佛感到自身化为了一柄变幻无常的仙剑,似云、似雨、似潮、似沙、似风、似火,充满的了无穷无尽的变幻……

    他现在修炼的《修真纲要》之中记载的那些简答的剑招、寻常的火球、水箭等简单的术法根本就无法与这些剑意相提并论,或者两者根本就不能摆在一起。

    当袁典深深的沉浸在玄黄剑诀的剑意之中时,耳边传来了火爷的话语:“哎,哎,小子,小子,别沉浸其中了,奶奶个熊玩意的,醒醒,这些术法一年两年你学不会,练不精,醒醒……”

    火爷的话语之中带着一股特有的力道,瞬间将袁典从沉浸的意境之中惊醒,恢复镇静之后,纵然袁典再不放心,也知道眼前这位留在自己元神之处的奇特存在有着自己无法知晓的威能,于是恭敬的扶手弯腰一拜:

    “火爷,多谢您的厚赠指导,只是不知道你是如何相中晚辈?晚辈又能为您做些什么?令您尽快从晚辈这里走出,恢复您的真身?”

    “鸿灵老儿,你坑我啊!紫烟妹子,你等我啊!”听到袁典如此一问,火爷再次干嚎一声,然后瞪了袁典一眼,满是不屑的说道:

    “看重你?奶奶个熊玩意的,老夫刚才已经说过了,是接连遭到小人陷害,万不得已别离了青梅竹马的**,来到这里,遇到你也是无奈之举,既然这样,也算你我的一场缘分。”

    “在你这里,老夫借住一段时间,指导你修炼强大,当然,你也得帮火爷疗伤,你没见老夫满身伤痕,本体几乎欲碎吗?”

    “帮您?晚辈修为低微,实在不知如何帮您?而且,不知道火爷您要在晚辈这里呆多长时间啊!”

    如何帮助眼前的红眉老头,袁典不清楚,但他可以断定眼前这位火爷一定会告诉自己的,他最为关心的是火爷何时离开自己的识海,毕竟,这样一个奇特存在留在自己元神之处,等于时刻看到自己所有的一切,想想袁典就有些不舒服。

    而听到袁典如此一说,火爷红色的眉头一皱,脸色一横,随即一声爆喝:“你小子少在这里耍心眼,奶奶个熊玩意的,不就是借助你的识海一段时间吗?要是有人知道你火爷的来历,跪着求着火爷连看都不会看一眼,你小子倒在这里想三想四,看来你是不知道火爷的威名了,你听好了……算了算了,和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娃娃说这些干嘛。”

    “听好了,小子,老夫再说一遍,老夫对你百利无一害,你放心就好了,等到火爷有能力离开之时,自然会离开,在这期间,你少在这里催来催去,小心火爷一怒之下离你而去,到时候你欲哭无泪之时就知道什么叫后悔了。”

    “还有,你听好了,那承载玄黄经的兽皮是这片天地龙族第一位祖龙身上取下的,珍贵至极,经过上古至高存在祭练而成,一会儿出去之后你以精血祭练,收在元神之中,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你有这样一篇法经,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火爷,火……”

    “火什么火,赶快出去,看着你这小子老夫就心烦,出去。”

    被火爷一声斥责,袁典元神瞬间一抖,随即恢复清明,内视识海,却是看到火爷坐在方鼎之上有些失落,显然在回想着什么,而自己手掌之上却是多了那块记载着《玄黄经》的古朴龙皮。

    “这是叫什么事?那可是我的识海,我的家啊!”

    心中虽然有些不安,但袁典看了看手中的《玄黄经》,还是很快依照火爷的指导,运转法力,从眉心挤出一滴精血滴落在了兽皮之上。

    精血滴落,在袁典注视之下,精血消失在龙皮之上,龙皮随即慢慢的虚幻,化为了一层无形的光幕,消失在手中,袁典内视元神,却是可以看到《玄黄经》的存在,而且只要一个念头,就可将此经取出。

    做完这一切,袁典刚刚收起记载《天元经》卷轴,火爷的话语再次出现在他的识海之中:“若是收好了就帮帮火爷,将你身上所有的灵剑、灵器、炼器材料全都取出献给火爷疗伤。”

    “什么?灵剑,炼器材料,火爷,你怎么要这些东西疗伤啊!难道您不需要丹药、灵花灵草疗伤吗?”

    耳边听到火爷的这个要求,袁典颇为震惊,可是听到他的疑问,火爷那凌厉的话音再次传来:“让你拿来你就拿来,如此婆婆妈妈,怎能成大事?”

    被火爷这样一声呵斥,袁典不在犹豫,毕竟相比《玄黄经》和两篇术法,一些材料和几几件灵器又算的了什么呢?何况,他也很好奇,这位火爷会怎样借助灵剑和炼器材料疗伤?

    一柄灵剑,一面黑色小盾和三块拳头大小的练器材料被袁典从储物袋之中取出,放在了木雕坊的桌子上,这可是袁典目前可以拿出所有符合火爷要求之物。

    “垃圾,一淬下品灵器……垃圾,又是一淬下品灵器,而且是垃圾中的垃圾,赤红铁,黑光钨、紫铜,全都是垃圾中的垃圾。”

    “哎,哎,小子,你就没有好一点的灵器,好一点了炼器材料?你……你就只有这些?”

    “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这是我手中符合您要求的全部物品,不信,您可以查看查看我的储物袋。”

    说着,袁典将腰间的储物袋取下,袋口打开在空中示意了一下。

    袁典没有骗火爷,桌子之上的物品是他手中符合火爷要求的全部物品,虽然他有一位神秘的爷爷,可是爷爷一直按照一个正常凝气初期修士的标准给他配备物品,而且他经常找茬修炼,有可能被他人抢劫,所有宝物并不是太多,十方空间的灰色储物袋之内绝大部分的空间空空如也。

    当袁典收回储物袋,耳中传来了火爷杀猪般、欲哭无泪的干嚎:“鸿灵老儿,你奶奶……你可是坑死我了,你个挨千刀的老儿,你……”

    《玄黄经》,峡谷可是有着完整的经文奥,而且是上下两卷,但是现在却不能将整部经文呈现给各位,无奈啊!

    编写这部经文,峡谷可是耗费了五天时间啊!心血啊!

    若是哪位兄弟姐妹现在需要完整的《玄黄经》一观,可以联系峡谷,峡谷可以考虑让你们一观啊!

    多多支持一下峡谷吧!多多支持一下新书《鼎定仙域》,峡谷需要你们。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