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握住木牌的那一刻,袁典知道爷爷玉简之中提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因为在那一刻,他感到了一股来自于血脉的认同,那是一种力量的体现,虽然无法捉摸,但确实存在。

    郑重的收好命牌,袁典再次望向了空白卷轴,随即出了一声惊呼:“有字,竟然有字?”

    此时卷轴之上虽然还是一片空白,但袁典却是在上面看到了清晰的字迹,卷轴的左面是一片经文,名为《天元经》,而右侧则是一篇术法,名为《天元枪决》。

    “仙道一途,多有坎坷,需天命,需天运……天地元灵,皆有造化,血肉灵躯,皆为本源……气存天地,**凡尘,化血为灵,凝气之始……”

    看着《天元经》之上记载的文字,袁典眉头紧皱,前面几句他还可以看懂,知道是一种修炼功法,但是向后几句,对他来说犹如天书,根本无法看懂,而且其中多有断篇,凭着直觉,他感到这是一部残篇功法经文。

    可是即便如此,袁典望向《天元经》之时,可以感到里面浩瀚如宇的内涵,无尽无边的意义,庞大深奥的运转之法,清晰又有些模糊沟通天地的路线。

    这种功法,他从没有听说,更是没有见过,罕见至极,更是强大至极,与现在他修炼的《修真纲要》相比,两者……两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云泥之别。

    没有刻意的去深究这部功法,袁典将目光再次望向那篇术法《天元枪诀》。

    这部术法却是完整至极:一泻千里现惊雷,二龙戏珠锁命喉,三路曲直判天命,四……。

    一共十式,一气呵成,粗读一遍,袁典脑海之中顿时出现一杆刺破苍穹的笔直巨枪,似惊雷、锁命喉、判天命、伏千峰……无往不利,无坚不破,霸王无敌。

    正当袁典震撼于《天元枪诀》的磅礴之力,准备仔细研读之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当真惊奇,惊奇,在这弹丸之地,鸟不拉屎的地方竟然可以看到《天元经》残篇和完整的《天元枪诀》,当真惊奇,惊奇,对了,忘了,忘了,你也不属于这里,你是玄黄内天……”

    “你是谁?你……你在哪里?”

    猛然间听到这个声音,袁典汗毛乍起,手腕一抖,险些将卷轴掉落,本能的握着卷轴瞬间倒退数步,满脸警惕的望向四周问起来。

    “别一惊一乍的,我是谁?我是你家火爷,我在哪里?你说我在哪里啊!”袁典话音刚落,那个尖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而且带着一种无奈与冤屈之情。

    听到这个话音,袁典瞬间明悟起来,立刻收拢心神,内视识海,顿时一惊:“这……,我的识海之中怎么会有另一个灵体?”

    此时,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元神之处,袁典看到那只青灰色方鼎之上端坐着一个红眉、红、红袍、脸色微红,眉心浮现一只四方小鼎的老头,正满脸冤屈之色的望着自己,面对着这样的一个存在,已经无法用惊讶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能强行镇定下来,再次开口问了一句:“你……你是谁?你……”

    可是没等袁典说完,红眉老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而后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奶奶个熊玩意的,别老是你你你,我我我的,若是平时,称呼老夫一声火祖宗,老夫都不会正眼看你一眼,现在称呼老夫一声火爷,你不会吃亏的。”

    “奶奶个熊玩意的,鸿灵老儿,你坑死我了,怎么会是这样一个小子呢?紫烟妹子,紫烟妹子,你一定要等我啊!”

    说道最后,红眉老头几乎干嚎了起来,看着这样一个存在,暂时没有感到什么恶意,袁典尽量保持冷静,强打着精神再次问出了一句:“火……火爷,老前辈,您,您怎么会在晚辈的识海之中,您老是不是可以挪动挪动,从我这里出去啊!”

    这是面对这个特殊存在之时,袁典第一次讲完一句完整的话语,听完这句话,红眉老头回过神来,眉头一横,脸色一变,冷哼一声:

    “老夫最后再说一次,称呼老夫为火爷!火爷!听到没有,老前辈,老前辈,老夫很老吗?奶奶个熊玩意的,实话告诉你,老夫还没有娶妻生子呢?若是在让老夫听到你称呼老夫为老前辈,看老夫如何折磨你。”

    “是是是,老……火爷,火爷,晚辈遵命,从今以后,称呼您为火爷,火爷。”被红眉老头如此一喝,袁典大惊,立刻应答起来。

    面对着自己元神之处这样一个奇特存在,袁典实在不敢得罪啊!凭着感觉,这个红眉老头一个念头就可将他灭杀,现在,至少现在,袁典还需委曲求全一下,不要冲撞这位奇特的存在,爷爷不在身边,先将事情弄个明白在做其他打算。

    听到袁典称呼自己为火爷,而且态度颇为恭敬,红眉老头随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上下打量了一番袁典,而后再次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你这小子,虽然比那些上域那些小东西差了老远,但总归有点资质,而且修行时间不长,境界低微,还可以改造,而且也来的及改造。”

    “别看了,火爷有什么好看的,放心好了,火爷不会对你有什么危害的,只不过接连遭到小人陷害,带着满身的伤痕,别离了青梅竹马的**,到这样一处可以忽略不计的破地方陪你一段时间,真是冤屈、憋屈、委屈死了。”

    “而且火爷人直,也不怕告诉你,现在火爷遭受了重伤,境界修为大跌,就连真身都是差点破碎,虚弱至极,只能暂时委屈在你这里了,放心好了,火爷不会白住的,火爷可是器祖,拥有通天的本领,天下万器皆以火爷为……。”

    “都说了,别看火爷了,听到没有,奶奶个熊玩意的,将你的心放到肚子里,有火爷在,保你修真之路一片坦途,成仙指日可待,大道遥远可期。”

    “怎么?你不相信?”

    听到火爷的那深奥无比的絮叨,袁典脸色连续变幻,他实在不知道眼前这位红袍火爷在说些什么,而最后火爷声音猛然拔高一问,袁典一个机灵,满脸冤屈之色,连忙答道:“不不不,火爷,晚辈相信,晚辈相信您的话语。”

    “你看看,你看看,一看你这个样子就是不相信火爷比天的本事。”从四方小鼎之上跳起,火爷指着袁典的鼻子,满脸怒气的说了一句,随后手掌之上闪过一道青色的光芒,出现了一张古朴至极的兽皮,砖手扔给了袁典,然后,眼珠一转,强装不屑的对着袁典说道:

    “小子,你看好了,这可是完整的《玄黄经》上卷,知道《玄黄经》吗?奶奶个熊玩意的,那是和你手中的《天元经》齐名,甚至要越《天元经》的一部功法经文,最主要的是这是一部完整的上卷,而你手中《天元经》则是一篇残篇,而且残的非常厉害,好了,火爷不多说,你先看看,看看就知道火爷有没有本事,有没有骗你了?”

    元神握着火爷丢过来的古朴兽皮,袁典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带着惊奇与疑问,缓缓的将兽皮展开,慢慢的开始读了起来,脸色也是随着阅读巨变起来……

    其实火爷的形象早在我脑海之中,只是我不会作图,请画师,这个我需要考虑考虑,朋友们,你们多多支持,推荐票,月票,点击,峡谷都需要,你支持峡谷,峡谷方才可以早日请得起画师,向着那些高高在上的大神们靠拢啊!

    兄弟姐妹们,来吧!支持一下峡谷,支持一下《鼎定仙域》。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