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颤抖、流星如雨、天地巨变虽然让袁典震惊不已,但那是不可抗拒的天灾,袁典也就是震惊一下,密阳城完好如初,没有受到任何波及,那是有人施展无上法力保住了此城,袁典同样只是吃惊而已。

    可是现在没有看到朝夕相处的爷爷,袁典心中就是惶恐了。

    自从他记事以来,爷爷就从没有离开过他,几乎时刻都陪伴在他身边,即便引导他进入了修真之路,也不曾像今天这样,当他回家之时没有任何回音。

    “爷爷,爷爷,我回来了,爷爷,爷爷……”

    袁典再次呼喊着找寻了一圈,还是没有现爷爷的任何踪迹,那张毁坏的青鳞蛇筋手锯和那锯了大半的铁松木都在,没有任何动过的痕迹,桌上没有任何饭菜,细细的观察了整个木雕坊和他们的居所,袁典可以确定,昨天晚上爷爷就已经离开了这里。

    猛然之间,袁典心头一颤,仿佛记起了什么,不再呼喊查找,而是快的来到木雕坊两排成品木雕之前,从高大架子下面取出一个三尺多高、光着屁股、面带微笑的男孩木雕,同时脑海中回忆起在自己踏入修真之路那天爷爷告诉自己的话语。

    “袁典,修真大道无尽头,修真之路多艰险,若是有一天你现爷爷突然离开了你,一定要去查看你的木雕。”

    当时袁典也没有多想什么,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他从不认为爷爷会离开自己,至于爷爷让他找寻的木雕,是一件以他自己幼儿之时样子雕刻的木雕。

    看着面前双手高举、胖脸嘟嘟、咧嘴微笑、屁股圆圆、**似涌的样子,袁典也是一声感叹:“我小时候是这个样子吗?当真是可爱至极啊!”

    随后,袁典翻转着自己的木雕左右看了看,没有现任何奇特之处,有心将其打碎,可是一想到这是自己孩童时的样子,又有些不忍,于是掰了掰木雕的手臂、双腿,拍了拍屁股、肚皮,还是没有现什么奇特之处。

    最后,当他别无它法,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那犹如蚕蛹的小**之时,从木雕之中竟然传来了几声‘嘎巴、嘎巴’之声,接着,在他震惊的目光中,木雕的肚皮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接着自行翻转开来,露出了空空的肚子,在肚皮之中则是放着一只不到一尺的小巧卷轴和一支圆润的青色的传音玉简。

    “爷爷的雕刻手法确实高明,竟然设置了这样的机关,刚才怎么没有现呢?”看到木雕肚皮大开,袁典也是一声感叹,同时想到触碰小**为机关开启之法,心中也是一阵莫名的郁闷,感叹一句:“爷爷可真够有心机的。”

    取出卷轴和玉简,放好自己的木雕,袁典皱着眉头看了看两件东西,随后拿起玉简翻转着看了看,慢慢的探出神识试图查看一下里面的内容。

    “晕,抽取神识。”

    袁典刚刚探入一丝神识,顿时感到自己的元神猛然一颤,神识之芒骤然大减,将近三分之一被强行抽取注入到了玉简之中。

    挣扎着稳住身形,袁典冷汗淋漓,可是没等他作出反应,玉简之中却是传来了爷爷的话语:

    “袁典,天地巨变,强敌来袭,事出突然,爷爷只能大致的告诉你一些事情,你一定要记清楚。”

    “你名袁典,是玄黄凡界玄黄内天远古世家袁家嫡系子孙,出生之时恰逢家族变故,你父母托我将你带了出来,你……”

    爷爷的话音说到这里,却是戛然而停,接着玉简之中传来了另外一个狂暴的声音:“哈哈……,牛福,你对自己的主子可真是忠心啊!对自己更是够狠,竟然自消修为……”

    这个声音也是没有说完,接着响起了一声爆炸和冷哼声,随即爷爷的话音伴随着另外那个狂暴的声音快的响了起来:

    “收好卷轴和命牌,那是你的依仗,尽快强大,找寻你父亲,回归家族……”

    “牛福,看你的阵法能撑多久,看……”

    “你父亲被困玄黄中天紫琼大6囚生岛,修为不到……砰”

    随着一声巨响,话音到此消失,玉简随后出一声清脆的碎裂之音,化为了碎片,看着破碎的玉简,袁典一时陷入了茫然,满脑子之中浮现的只是几个关键的词语。

    “爷爷、父亲、母亲、玄黄凡界、玄黄内天、玄黄中天、紫琼大6、囚生岛、远古世家、袁家、卷轴、命牌……”

    这些词语出现在袁典的脑海之中,令袁典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忍受着剧烈的头痛,用力的揉了揉额头两侧,竭力令自己保持了镇静,开始梳理起来:

    爷爷突然失踪,仇家来袭,而木雕坊完好无损,看来爷爷引开了强敌,只是不知爷爷有没有危险了。

    那个狂暴的声音称爷爷为牛福,而且还提到了自消修为,这是他第一次听说关于爷爷的名字,加上主子、仆从之类的话语,看来爷爷也是有着自己的隐秘,很可能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是自己亲近之人。

    玉简之中提到了自己的父母,尤其是自己的父亲被困,这更是他第一次听说。

    从刚刚懂事的孩童时代,袁典曾经无数次问起爷爷关于父母的事情,可是得到的回答只是他们外出学习高木雕工艺去了,就连左邻右舍都是这样说。

    到最后,袁典不在问,因为无论他如何求证,答案只有一个,他有父母,不过是外出学习高木雕工艺去了。

    直到两年前,在自己踏入修真道路之时,爷爷曾经言语隐晦的提到过,他父母也是修士,而且修为极为强大,可是没等袁典问起什么,爷爷随即闭口,再也没有提到父母一个字,直到今天,他从玉简之中得到了一点关于父母的消息。

    “我来自于远古世家袁家,父母亲也是修士,而且父亲现在被囚,看来这里面有着诸多谜团了。”

    袁典已经不是孩子,强打着精神理清了一些头绪,随后想到了玄黄凡界、玄黄内天、中天、紫琼大6、囚生岛等词语。

    虽然踏入修真界两年之久,但这些词语所代表的地名,袁典也是知之甚少,玄黄凡界,内天、中天、囚生岛他从没有听说过。

    他只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被人称为琼雷大6,至于紫琼大6,他却听说人提到过一次,好像是一处比琼雷大6大了不知多少万倍,面积更为庞大的大6,但也仅仅限于这些,其他的也是一无所知。

    爷爷曾经告诉过他,修真世界大了去了,广袤无边,琼雷大6不过是一处极小极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方,此时听到爷爷玉简之中的留言,袁典别无他法,只能默默的记住了这几个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地名。

    “卷轴,命牌,对,还有这个没看呢?”稳定了一下心神,袁典将目光转向了那小巧的卷轴。

    握在手中,顿时感到一股丝丝暖气,缓缓的打开卷轴,袁典双目猛然睁大,嘴巴微张,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

    小巧的卷轴打开之后有两尺多长,卷轴的中心镶嵌着一只三寸多宽的褐黄色圆形木牌,木牌古朴至极,上面雕刻着一个庄重典雅的‘袁’字,除此之外,最为奇特的是袁典在上面没有现任何字迹。

    正当袁典准备探查之时,褐黄色木牌散出一道微弱的黄芒贴付在了袁典面容之上,三息时间不到,黄芒渗入袁典身体之中,接着木牌从卷轴之上飞起,悬浮在了袁典的面前缓缓的转动起来。

    此时,袁典看到了木牌的背面,同样的字迹却是雕刻着一个庄重的‘典’字,前后合起来正好是他的名字袁典。

    看着悬浮在自己面前的木牌,袁典缓慢的伸出手掌将其握在了手中,在手掌与木牌碰触的那一刻,袁典身体之内的血脉猛然狂暴,差点冲出,但仅仅一瞬之后随即归于平静。

    此时此刻,袁典感受到了一股来源于血脉的认可,仿佛在这一刻,他的生命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注视起来,无法消弭。

    ……

    而就在袁典握住褐黄色木牌的一瞬间,在破碎玉简之中提到的玄黄内天之中,一处庞大庙堂深处一间巨大的居室一面墙壁之上,从上到下悬挂着上百只像袁典手中那样的褐黄色木牌,都是散着微微的黄芒。

    突然之间,最下方一排一只刻着‘袁典’二字的木牌在这一刻,猛然出了一道刺眼黄芒,随即犹如被点亮的油灯一样,像其他木牌一样,开始一闪一闪散出了微弱的黄芒。

    同时,在这一刻,墙壁对面端坐的两位古稀老者同时睁开了眼睛,其中一位白老者轻声的说了一句:“是逸轩的儿子,这可是同龄人之中最晚开启命牌的啊!若是这样,还能赶上他那些兄弟姐妹吗?”

    “三哥,家族出了些事,逸轩经历了些变故,他的儿子现在不在家族之内。”白老者说完,另外一位黑老者回应了一句。

    听到黑老者如此一说,白老者微微的点了点头,闭上了双目,却是轻声的说了一句:“逸轩若是度过此难也是一场造化,只是苦了他那儿子了。”

    随后不再言语,黑老者也是没有在说什么,两人再次进入入定之中,一切再次归于平静。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