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总会有些联系,在小方鼎进入袁典元神之处的那一刻,在一处极为神秘的仙界之中,一处满是鸿蒙之气的特殊世界源头,正在修炼的一名老者眉头一动,睁开那犹如无尽空洞的双眸,望了望另外一处仙界的下方凡界,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

    良久,这名老者对着远处轻声的说了一句:“无影,到我这里来一下,有些事情需要和你单独商量商量。”

    话音刚落,一片洁白的雪花落在鸿灵灵君不远处,雪花消融的那一刻,一位白衣似雪,容貌俊美的美男子出现在了鸿灵灵君面前,两人相互一笑,白衣男子率先开口说道:“鸿灵大哥,是融天的事情?”

    “不错,过来坐下,在我闭关之前,有些事情,我们需要好好计划一下。”

    听到这名被称为鸿灵老者的话语,白衣美男子微微一笑,坐在了对面,两人随即开始交谈起来。

    ……

    天地一场巨变,沧海变桑田,本以为得到宝物的袁典却是遇到了劫难,那看似朴实无华的青灰色小方鼎直接进入了他识海元神之处,任凭他拼劲性命折腾,小方鼎却没有任何的回应,无奈之下,袁典只能快的爬出深坑,准备返回家中,让爷爷帮助查看一下,现在也只有爷爷可以帮他解决这个巨大的危机。

    经历了一夜的折腾,心中带着恐惧,袁典转过巨大的深坑,拼命的向密阳城方向跑去,可是刚刚跑出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天空之中突然弥漫起一股淡淡的桂花香气,令袁典精神一震,四下找寻之际,却见天空之中飞过两名身着青色长裙,一名身着鹅黄色长裙的漂亮踏剑女修。

    看着三人,尤其是当中那位身着鹅黄色长裙的少女,袁典心中不禁一声惊呼:“凝气后期修士,天……天下竟然有如此美丽的少女?”

    当中那位身着鹅黄色长裙的少女,白皙雅致玉颜之上长着犹如精雕细琢一般的精致五官,那水色的星眸闪动一丝金芒,三千青丝散着淡淡的清香,配上那鹅黄色的飘逸长裙显得妩媚至极、尘脱俗,让人一望之下即便心潮澎湃。

    “美女,妖娆妩媚的美女。”袁典随即在心中对当中那位他目前见过最为美丽的女子下了定论。

    正当袁典望着中间那位美女有些呆之际,她身后一位身着青衣的年轻女子,对着袁典一声叱问:“哎,山野小子,大清早的跑到山林里做什么?有没有现一些奇异的东西,告诉我们,我们给你足够的钱财。”

    “掩灵玉果然厉害。”一声感叹,袁典恢复镇静,仰望着半空,略微红着脸回答道:“昨……昨夜砍柴回来晚了,遇到了大地震,一夜未敢走路,现在急于回家。”

    两年多的找茬修炼,袁典早已习惯自我保护,此时面对三名美丽的凝气后期女修,袁典早已从刚才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凡人身份是对他最好的保护。

    听到袁典的回答,中间那位身着鹅黄色长裙的少女则是轻启轻如薄翼小嘴对着刚才言语的青衣女子说道:“一个凡人少年又能知道什么,我们还是赶快走吧!”

    那声音婉转清丽,悠扬动听,回荡在袁典耳中犹如天籁之音,可是没等袁典回味这美丽的话音,一个粗狂高傲的声音却是出现在了他的耳边:“哈哈……,秋馨妹妹说的没错,干嘛在这里与一个凡人多说什么,我们还是赶快赶路吧!”

    这个声音一出现,令袁典极为不喜,顺着声音望去,却见三名修女身边出现了一名身着黑衣的青年男子。

    这名男子踏在一柄宽阔的黑剑之上,面容白皙、脸色微瘦、颧骨稍凸、下巴略尖,眉头极为清晰,双眼有些空洞,更为奇特的是他的头之中带着一股紫色,让人看了不自觉的生出一股寒气。

    “魔修,这是魔修,飞魔山的魔修吗?不像啊!”

    正当袁典心中猜测之时,那位被称为秋馨的少女看了一眼紫青年,眉头一皱,没有理会,随后对着身后的两人轻轻的说了一句:“我们走。”

    三人随即转身离开,紫男子却是仅仅相随,猛然间,对袁典问话的那名青衣女子突然转身,对着紫男子冷喝了一句:“夜独星,若是你在跟着我们,休怪我们不给你脸面。”

    听到这名女子如此一句冷喝,那名被称为夜独星的紫男子一愣,有心说什么,但最终却只是张了张口,只能看着三名女子离去,最后看了看下面仰望着这一切的袁典,冷冷的说了一句:“呸,晦气至极,若是你为修士,今日定然击杀与你,以泄刚才心中这口恶气。”

    随后,不再理会袁典,寻着远去三名女修的踪迹向前追去。

    听刚才那夜独星话语的意思,只是因为自己是凡人一个,他方才放过了自己,若是自己是拥有修为的修士,那么今天定然凶多吉少了,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刚才三名女子拒绝了他的跟随而迁怒于自己。

    天地之间还有这样的道理吗?看到这名紫魔修狂傲的离去,袁典咬牙冷哼了一句:“夜独星,好狂傲的魔修。”

    随即转念想到那名美丽的少女,却是一扫心中的不快,心中默念了一句:“秋馨,这应该是她的名字,只是不知道是哪里的修士了?”

    刚才四位修士,袁典虽然不认识,但从服装上,却是可以确定他们不是莒国三大宗门的修士,至于是哪里的,就不得而知了,一想到密阳城之中的爷爷和自己面临的处境,袁典使劲的摇了摇头,再次迈腿飞奔起来。

    两个时辰之后,袁典出现在了密阳城的外面,望着眼前的莒国国都,袁典用力的揉了揉双眼,脸上浮现震惊之色。

    按照他的推测,在昨夜那种剧烈的天地巨变之中,密阳城即便没有成为废墟也会破败不堪,定然是一片城墙坍塌,房屋倾倒的场景,可是现在,完整的密阳城却是呈现在他的眼前,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场景出现,一切都像他离开之时那样完好无损。

    “难道昨天夜晚的场景是幻觉?不可能啊!绝对不可能啊!”皱着眉头想了想,袁典随即迈开步伐,快的向密阳城城门奔去。

    城墙完整,没有一道裂缝;主街整齐,两边商铺照常开门,一切正常;行人如织,商旅如流,与往常没有任何区别。

    最终,袁典满心狐疑向城墙下边一位年老的乞丐问道:“昨夜是否生地震?”

    为了让乞丐说真话,袁典还取出了一块碎银,扔到了乞丐的碗里,在碎银落碗之际,乞丐抬起头,对着袁典回应道:“昨夜天地巨变,流星如雨,大地颤抖,你不知道?”

    “天地巨变,流星如雨,大地颤抖,为何国都一切如常?”

    “天地巨变、大地颤抖之时,从王宫之中出现一道亮光笼罩整个国都,三大仙人宗门皆有仙人出现天空,护卫国都,所以安然无恙。”

    听到乞丐如此一说,袁典瞬间明白过来,定然在大地颤抖之时,王城和三大宗门高阶修士出手护卫住了密阳城方才令此城没有毁于昨夜的天地巨变。

    不再理会乞丐讲述昨夜的各种奇景,袁典快步奔向木雕坊,当他看到木雕坊完好无损之时,心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可是看到木雕坊那紧闭的大门之时,眉头却是紧紧皱起。

    “不应该啊!爷爷一直是这条街上起的最早,开门最早的那位啊!”

    带着疑问,袁典推开木雕坊大门,迈步走入,带着一丝不安呼喊起来:“爷爷,爷爷,我回来了。”

    可是几声呼喊之后,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袁典皱起了眉头。

    各位朋友,记住秋馨和夜独星这两个名字,他们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再次出现,同样也要记住鸿灵和无影这两个名字啊!不过他们真正出现就有点远了,呵呵,情节需要啊!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