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丰王的信物,袁典就拿到了一千下品灵石的奖励,没有任何迟疑,顺着绳索快的回到崖壁之上,来到主道中间,没有几息时间,就遇到了一队身着暗红色兵服的禁卫军,随即一步窜到主道,伸手拦住了马队。

    “驾……吁吁……吁吁,小子,你找死不成?你……”

    袁典突然从道路之上跳出,正在骑马飞奔的禁卫军队长猛然一拉缰绳,训练有素的战马随即前蹄腾空几乎立了起来,方才稳住,接着,那名队长怒骂了起来,可是他的话语刚到一半,袁典却是扔过一块明黄色玉佩。

    那名队长手掌一翻接住玉佩的同时耳边传来了袁典的声音:“丰王殿下就在这条岔道尽头崖壁之下的暗洞里,急需你们救援。”

    话音结束,没等这名禁卫军队长反应过来,袁典已经冲进道路一旁的山林消失不见,整个过程不过十几息时间,甚至就连禁卫军队长都没有看清他的面容。

    没有理会消失的袁典,禁卫军队长看了看手中明黄色玉佩之上那个刺眼的‘丰’字,脸色大变,随后带着一丝火热之情出了简短有力的命令:“立刻吹响集结号角,全队跟我前去营救丰王殿下,驾……”

    马头一转,在这名队长的带领之下,整队禁卫军随即改变方向,向着袁典指示的岔道奔去,同时,属于禁卫军独有的嘹亮号角急促的响了起来。

    “嗡、嗡、嗡……”

    声音响亮急促,传的极远极远。

    当这声号角响起,整个荒山野岭之中的禁卫军全都向着号角之处前行,一些修士也是调转方向向着号角指示的方向奔来。

    一个多时辰之后,号角再次响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号角浑厚绵长,带着一种欢呼之情,听到这样的号角,袁典知道丰王已经获救,也是大为安心起来,最起码,他的一千下品灵石有了着落。

    此时,袁典抬头望着开始变暗的天空,看了看手中的丰王明黄玉佩,却是一声苦笑:“这一天过得?不过,有这块玉佩一切都值了,只是领取那一千下品灵石的奖励应该有些麻烦。”

    收好丰王明黄玉佩,辨认了一下方向,袁典开始踏上了回家的道路,可是刚刚前行不到一里,有些昏暗的天空却是猛然黑暗起来。

    “咦,天空突然变黑,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

    没等袁典作出什么反应,整个大地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纵然袁典拥有凝气三层的修为也是无法平稳的站在原地,万不得已之下,袁典就地一卧,趴在了原地,心中暗暗惊呼起来:“地震了,竟然在这里遇到地震!完了,完了,木雕坊要重建了,爷爷不会有事,可是那些邻里乡亲……”

    当袁典趴在原地随着大地的起伏想到这些之时,天空却是猛然变亮,瞬间犹如白昼,如此巨变,令袁典更是惊讶万分,脑中也是一片空白,再也想不起什么或者想到什么,只是抬起头震惊的望向了犹如白昼的晴空。

    可是袁典抬头望向白昼般的晴空没有几息时间,天空再次黑暗起来,接着一道道流星之芒划破夜空,一道、两道、三道……瞬间成雨。

    “流星雨,天地巨变,这……这要生什么事情啊!”看到流星雨出现,袁典心中再次出了一声惊呼。

    此时与袁典趴在的地方不同,整个琼雷半岛周围出现了巨变,狂暴的海啸涌起,瞬间淹没了一座座低矮的海岛,同时一座座不知名的荒岛从海水之中涌起成为了新的海岛。

    整个琼雷半岛此时也在生着巨变,巨大的山峰出现崩裂化为了荒丘,低矮的盆地猛然涌起成为新的巨峰。

    天地如此巨变,更不要说万物生灵,狼虫虎豹、花草藤木、居室凡人乃至修士都在这样的天地巨变之中挣扎着,残喘着。

    更大的变化席卷着琼雷半岛所在的这片凡界空间,而在遥远的天际,从星空之中俯视,由九处巨大仙界面组成的天地仙域周围出现了一片稀薄朦胧的混沌之气,同时九处仙界开始微微的向着中间移动了一些。

    九大仙界如此细微的移动,带动对应凡界生了天地巨变,那种令修士,令仙人都是无法抗衡的天地巨变在这一瞬生起来,慢慢的演变起来……

    “天地巨变,天地巨变啊!这要持续多长时间啊!”袁典趴在地上,索性不再仰望黑白不停巨变的天空,心头极的转动着,只希望这次的天地巨变尽快结束。

    天空一旦成为黑夜,流星雨就会划破晴空,当变成白昼之时,远传的海啸会更加肆虐,如此场景一直持续的大半夜的时间,直到最后天空不再黑白交替完全成为了黑夜,大地只有些微颤抖开始恢复平静之时,袁典总算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这次天地巨变接近了尾声,从原地试探着爬起,刚刚抬头仰望星空,双瞳却是瞬间放大,直接一声惊呼:“我晕,流星雨最后的疯狂。”

    天空完全成为了黑夜,大地停止了颤动,天空之中的流星雨却是猛然加大,犹如被瞬间引爆一般,划破夜空,其中有几颗在袁典的目光之中瞬间放大,向着他所在的方向极坠来。

    “难道上苍要灭我,我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啊!而且刚刚救了一为可能成为仁君的王储啊!这可是造福凡人的大事啊!”

    来不及多想,此时的袁典也是别无他法,只能再次低头趴在了地上,任凭天地之怒的降临,面对这样的天地巨变,现在的他无法对抗,只能老实的顺从,只能希望流星雨不会直接砸中他那较小的身躯。

    “砰……噗,砰、噗、砰……”

    袁典伏地没有多久,几声巨大的爆炸之音在他的周围响了起来,接着大地出了一阵剧烈的颤抖,随后慢慢的归于平静。

    “总算结束了,看来天地不是针对我的。”

    再次重新站起,袁典自嘲了一句,可是在抬起头的一刹那却是出了震惊的呼喊:“这……这可如何回家?”

    虽然流星雨没有坠落在袁典身边,却坠落在了他前方数里之外,巨大的冲撞力将前方的道路撞出了一道巨大的深坑,要想返回密阳城,袁典不得不绕远转行了。

    此时天地完全恢复了寂静,晨曦之芒出现在了东方,袁典不再多想,随即向着前方奔去,准备绕过大坑返回密阳城,他还不知道木雕坊在这样的天地巨变之中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大坑之中有东西?难不成是宝物?”接近大坑边缘的时候,从大坑底部散出微弱的红芒,令袁典暗暗一惊,心中浮想联翩。

    作为修士,他有着修真之人的见解,天地巨变拥有毁天灭地的威能,却也可能带来天地至宝,若是遇到这样的宝物,那可是上苍赠与的天大机缘了。

    想到这里,袁典向前两步,贴近边缘向深坑之中望了望,看到坑底一团泥土不断散出红芒,随后展开修为,贴着坑壁慢慢的滑行到坑底,来到那团散红芒的泥土面前。

    “到底什么宝物?”

    袁典左右看了看散着红芒的泥土,随即后退两步,单掌猛然探出,向前一推,一股劲风吹过,将泥土吹散,露出散着红芒的半只青灰色小方鼎。

    “果然是宝物!”

    看到露出一半的青灰色小方鼎,袁典一声惊呼,抬头左右望望,没有见到任何人,随即小心的探出手掌,握住小鼎的一只鼎足,略一用力,将其拽了出来。

    这只小鼎有半尺见方,四足八耳,四足粗壮有力撑起了鼎体,四耳略大,四耳略小,均匀的分布在四方鼎壁之上,粗略看去,整只小鼎给人一种平稳厚重的感觉,可是在小方鼎的四周却是存在着七道清晰的裂纹,令整只方鼎好似即将破碎一般。

    “这是宝物吗?”

    当袁典将这只小方鼎握在手中之时,红芒突然消失,袁典研究了半天也是没有看出这只满是裂纹的小鼎有什么奇特之处,其内甚至没有一丝灵气放出,这让袁典内心充满了疑问。

    虽然袁典没有研究出此物的作用,但是却也不能将其扔掉,毕竟此物颇有来历,袁典准备带回家让爷爷看看,或许他能够研究出这只方鼎的作用。

    “咦,竟然装不进去?”

    当袁典准备将这只小方鼎装入储物袋时,却是现根本无法将其装入,如此更令袁典大吃一惊,正当袁典考虑该如何带走这只方鼎之时,突然亮光一闪,方鼎化为一道红芒,根本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直接穿过他的眉心进入了识海。

    瞬间如此巨变,令袁典惊慌失措,急忙屏息凝气,探视自己的识海,一探之下,大为震惊,此时,在自己元神不远之处多了一只青灰色的小方鼎,正在散着微弱的红芒。

    “你……你是什么妖物,休想夺舍于我,赶快离开,赶快离开。”

    “你是什么邪魔鬼物,赶快离开,听到没有,赶快离开。”

    可是任凭袁典元神自我呼喊,那青灰色小方鼎没有任何移动的痕迹,只是散着柔和的红芒,没有释放出任何危险的气息,也没有任何夺舍的动向,如此巨变令袁典彻底慌了神,呆站在了原地。

    鼎定仙途,器祖鼎出现了,这可是猪角的猪鼻子。

    其实挺喜欢看流星雨的,不过那时候是在上大学陪着老婆看的,而且豪情大,当着当时女友、现在老婆的面站在教学楼顶端高喊起来:“让我们化为流星,让我们穿越地心,纵然一瞬,也是永恒,因为黑夜留下了我们的光影。”

    当时啊!呵呵,反正记得老婆挺感动的。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