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山野岭,没有具体名字,密阳城中的百姓一直就这样称谓,此地是凡人找寻生活所需,低阶修士获取修炼资源之地,面积广大,广袤至极。

    为了找寻木雕材料,爷爷曾经带着袁典走遍这处荒山野岭的角角落落,甚至深入一些绝壁暗河之中,并且标明了几处可能出现性命之忧极度危险之地,说到对这处荒山野岭的熟悉,比之常年居住在这里的一些老猎户,袁典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是他改变主意,进入里面找寻丰王消息的最大依仗。

    虽然知道独自进入里面找寻丰王消息定然会遇到危险,毕竟,丰王身边的两名凝气九层护卫者可不是摆设,他们只是传出消息,没有出手,只能说明此次丰王遇险并非意外,而是一场预谋危机,只是这场危机需要丰王以凡人实力破除而已。

    考虑清楚这些问题,袁典并没有像一些修士那样深入荒山野岭人迹罕见之地,而是顺着山林之中大道前行,同时留意起大道之上的蛛丝马迹。

    看到身边不时有散修和曲阳宗、勤王宗修士急匆匆经过,袁典心中也是感叹一声:“上边一个屁,下边惊天雷,凡人王室一句话,就连修士都调动了,真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看来对这一千下品灵石都是志在必得啊!”

    在一千下品灵石的**下,荒山野岭之中的修士不在彼此觊觎或是相互争斗,都是行色匆匆,找寻起丰王,确切的说是一千下品灵石来。

    连续查看了大道分出的几条岔道,在第六处岔道前行了十几丈,袁典找到了几撮水鹿茸毛,随后改变方向,顺着岔道前行数里。

    眼见岔道消失,道路不通,前面出现了一处断崖,袁典眉头一皱,但是当他看到断崖之处小树之上挂着的一些水鹿茸毛,随即眉头微舒,心中暗暗说道:“爷爷曾经带我来过这里,记得此处断崖中间有一座暗河洞,难不成丰王躲在了那里?”

    这处断崖处在荒山野岭的外围,并没有深入太深,此时绝大多数修士都已经进入山林深处找寻,这里则被完全疏忽掉了。

    正当袁典准备下去一旦究竟之际,一阵噪杂的呼喊声夹带着混乱的马蹄声响了起来:

    “丰王殿下,丰王殿下……”

    远远的望向山林主道之中,一队队身穿暗红色兵服、手持长矛、骑着骏马的莒国凡人军队向荒山野岭里面冲去,飞奔的马蹄带起漫天的尘土弥漫开来。

    “莒国国君禁卫军,看来莒国国君对这位丰王是极为看重了?”

    看着莒国国君禁卫军出动,袁典心中暗暗一思考,放弃了使用神识探查断崖的念头,实际上以他凝气初期的修为神识,最长不过五丈,即便全力放开,也探查不了多远。

    接着,袁典运转易容诀,恢复本来面容,而后从储物袋之中取出掩灵玉挂在腰际,令自己看上去完全犹如凡人一般。

    既然丰王身边存在凝气九层的修士,若是他们相救,丰王绝对不会遇险,唯一的解释就是若想要救丰王,只能依靠凡人的力量,甚至修士出手都会受到某种力量的阻止。

    做完这些,袁典取出一些绳索,固定在断崖边一颗大树之上,而后抓着绳索顺着断崖慢慢的向下挪去。

    “上次爷爷带我来这里,在断崖暗河洞入口处现了三颗巨齿草,还卖了六颗下品灵石呢?”

    带着对上一次探寻暗洞的回忆,袁典慢慢的向下,一直前行二十多丈之后,在一块凸起的大石之下,看来了一处黑黑的洞口。

    “里面有人?”

    当看到暗洞之中透出一股微弱火光,并且有少许热浪袭来之际,袁典心中一喜,当他注意到洞口有许多水鹿茸毛之际,脸上现出了笑意。

    在大石之下洞口之处平台之上,袁典站稳脚跟,取出手中唯一的一柄灵剑,想了想又收了起来,随后取出砍柴用的柴刀,极为警惕的向着暗洞之内走去。

    穿过洞口,婉转前行十几丈,一连转过三道天然拐角,当他看到一团微弱的火光在一处蔽障之后闪烁之际,心中也是有些紧张担心,万一遇到的不是丰王,或者有其它他处理不了的麻烦,那乐子可就大了。

    微一沉吟,左手放在储物袋之上,右手紧握着柴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快步向前一迈。

    “什么人?”

    “咔嚓、刺啦。”

    两声怒喝伴随着两声抽刀的声音响了起来,映入袁典眼前的是一团微弱的柴火,旁边是一头水鹿尸体,在柴火后面是两位满身血迹的精壮大汉,正握着两柄长刀紧张的注视着自己,而在两人身后,一位身着锦衣、脸色惨白的青年男子靠在石壁之上,双眼透着一股灰暗之气。

    看到此人,袁典心中大喜,暗道一声:“没错,正是丰王纪丰逸,哈哈,我的一千灵石到手了。”

    而看到袁典只是一人现出身影,左侧精壮大汉提刀一指,冷冷的怒喝起来:“你是什么人?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小民拜见丰王殿下。”

    “现在整个莒国都出了通告,言明丰王殿下在荒山野岭之中打猎遇险,但凡提供消息之人可以得到一千下品灵石的奖励,大批的凡人、修士、还有国君禁卫军都已进入这里找寻,不过小民比较幸运,靠着水鹿皮毛找到了这里。”

    袁典不愿多解释什么,索性说的直接一些,并且示意了一下火堆旁边的那只水鹿尸体,因为他更在意的是那一千灵石的奖励。

    听完袁典的解说,那位受伤的护卫正要再次质问袁典,后面气息微弱的丰王却是开口说道:“王猛,不要多问了。”

    “小兄弟,你刚才所说可都是实话?”

    “丰王殿下,小民没有必要骗您,不信你可以派人到洞口听一听,现在外面都是禁卫军的马队,这个小民可遮掩不了。”

    袁典这边说完,那名被称为王猛的护卫取出一枚白玉,对着袁典示意了一下,看到白玉没有任何变化,然后对着另外一名护卫示意了一下,另外一名护卫随即极为警惕的绕过袁典,向着洞口奔去。

    “辨仙玉,这护卫倒是有心。”

    密阳城凡人修士混居,修士可以一眼看出凡人,凡人却是不能看出修士,但却是有多种手段辨别出修真者的身份,这白玉被称为辨仙玉,价格不贵,凡人大多都会随身携带一块,当他们面对修士之时,此玉就会光,来提醒他们,免得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冲撞了修真者,惹下天大的麻烦。

    “殿下,殿下,山林之外有大批马队之声,应该是守护仙长传回了消息,王上派来了禁卫军。”没有多少时间,另外一名护卫快的返回,满心欢喜对着虚弱的丰王回禀了一句。

    “怎么样?丰王殿下,小民没有骗您吧!现在整个荒山野岭都是找您的人马,您应该是安全了。”

    听到袁典如此一说,丰王挣扎了几下,王猛赶紧将其扶了起来,看了看袁典那灵动深邃的双眼,随即轻声的问道:“小兄弟,你是凡人?”

    “是啊!我只是密阳外城之中的一个普通百姓,平常以进山砍柴找寻草药为生,听到国君布找寻您的奖励,放下所有事情,前来找寻您的踪迹。”

    “不只我来了,我的一些伙伴也都进入了这里,试图碰碰运气,那可是一千下品灵石,仙人所用之物,若是得到这个奖励,那得几辈子才能花完哪?”

    讲述这些的时候,袁典双眼之中露出了精光,让自己表现的就是完全为了那一千下品灵石,没有任何其他目的。

    自从看到虚弱的丰王和他仅剩的两名护卫之时,袁典就可以断定这是一场王室夺权的阴谋,虽然他不知道丰王身边的修士护卫去了哪里,为何作为凡人的丰王会来到这处暗洞之中,其中到底生了什么事,但却能断定,现在的丰王急需帮助,却又惧怕帮助,确切的说是惧怕明王势力之人的帮助。

    “小兄弟,这两枚明黄玉,待会你出去之后,将其中的一枚交给父王的禁卫军,另一枚留着,可以到丰王府领取奖励。”

    “记住,一定要将它交给父王的禁卫军,不要交给其他任何人,谁都不行。”

    丰王从腰际取出两枚刻着‘丰’字的明黄玉佩,挣扎的交给了袁典,而且重点强调了玉佩交付之人,随后虚弱的闭上了眼睛。

    看到袁典握着两枚玉佩在那里有些呆,护卫王猛圆眼一瞪,怒喝了一声:“快去,若是让本将军知道你有歹心,定然灭你全族。”

    听着这样的话语,虽然袁典极不舒服,但是伪装成凡人的他此时也没有必要在意这些,随后急忙收起两枚明黄玉佩,然后对着丰王弯腰一拜,转身向暗洞之外跑去。

    “殿下,这小孩可以相信吗?”

    听到王猛如此一说,闭着眼睛的丰王缓缓的开口:“不是可信不可信的问题,是我们现在没有选择,不得不信。”

    上边一个屁,下边惊天雷,这是我的工作环境的写照,没有办法,呵呵,峡谷要吃放,要养家,所以,呵呵,屁也罢,雷也好,峡谷都得接受,呵呵,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生活。各位朋友,多多支持峡谷啊!这一本,峡谷不会让你失望的。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