莒国位于琼雷半岛东南部,纪为国姓,国都密阳城,占据了东南一隅的大部,与西北部的滕国,东北部的卫国共同占据东南一隅,内部有三大宗门,所谓正道的曲阳宗、以魔道功法为主的飞魔山,还有以莒国王室纪姓成员为主的勤王宗。

    三大宗门共同组成了莒国的修真世界,在这个凡人占据大多数的小国中掌控着国家的命运,主导的风云变幻。

    这天早晨,袁典帮爷爷打扫完店面,整理好木雕工艺品,随后与爷爷告别,带着忐忑的心情开始了他的找茬修炼,这一次他的目标不再是散兵流勇的散修,而是好似正规军队的三大宗门修士。

    纵然在爷爷眼中从没有将三大宗门放在眼中,但是踏入修真世界两年的袁典却是知道三大宗门修士的厉害,所以,从一开始,袁典就告诉自己一定要慎之又慎。

    “袁典,又出去为老牛找寻木料啊!也不是我说老牛,经常让你单独一人进入深山老林,狼虫虎豹的,他也放心。”

    “呵呵,没事的,我就是随便看看,不敢走太远的。”

    “那你一定要小心在小心了,一定要看事不好拔腿就跑。”

    “袁典,上次托你爷爷雕的那座送子观音真是异常灵验啊!你二嫂怀上了,一准是大胖小子,回头一定给你爷爷送两坛好酒去。”

    “谢了,张大哥,这有什么的,关键是你心诚,心诚则灵吗?最为主要的是你现在正是虎狼之年吗?”

    “这倒是,哈哈……,好小子,年龄不大,倒是懂得不少。”

    “袁典哥哥,袁典哥哥,我那木猴被皮皮弄坏了,哪天你在给我雕一个,行吗?”

    “没有问题,等有时间,哥哥一定给你在雕一个更大,更好的。”

    ……

    袁典不知道爷爷的名字,只知道左邻右舍都称呼他为老牛,或许是说爷爷的牛脾气吧!居住在密阳外城这条街道之上的都是一些朴实的乡亲,人们之间建立的良好的邻里关系,从袁典走出木雕坊的那一刻起,就不时的有人和他打起了招呼,而袁典则都是微笑回应着。

    在回应的同时,袁典有意无意的摸了摸被长袍遮住的灰色储物袋和腰间一枚圆形翠绿色玉佩。

    储物袋是修真之人的必备物品,有灰、白、蓝、青、紫等颜色,灰色的是最低级的大约有十方到几十方的容积,随着颜色的不同容积十倍递增,白色的则是百方到几百方但不会过千方,以此类推。。

    不过,到目前为止袁典只是在密阳城之中见过一只蓝色的储物袋,而且只见过一次,他曾经想看看爷爷的储物袋是什么颜色的,可是无奈至极的是,他就从没有见到爷爷佩戴过储物袋。

    至于那块圆形翠绿色玉佩,爷爷称它为掩灵玉,将它佩戴身上,等闲修士不会现他也是一名修士,至于凡人,那就更是不可能了,在这里,爷爷不希望街坊邻居知道他们是修真之人,那样会破坏那种融合的邻里关系。

    毕竟,对凡人来说,他们称修真者为仙人,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存在。

    在与街坊邻居的交谈之中,袁典转过街道,很快走出外城城门,来到远处一片广袤的荒山野岭入口之处,经过此地,凡人会进入找寻药草、砍伐木材、追捕猎物,寻求生活所需,而修真者尤其是低阶修真者也会时常进入,找寻灵草、猎杀妖兽、获取其他材料,寻求修炼之物。

    袁典经常在这里守株待兔,进行找茬修炼,遇到合适的修真散修就上前找茬,或者揍人回去吃肉,或者挨揍拼命逃回,依靠着易容诀和天行诀,加上他取舍有度,只为找茬争斗,历练自己,从不图财害命,倒也没有几次遇到过性命之忧。

    今天他照往常一样,进入山林之中随手砍了一捆干柴,然后运转易容诀,化成了一位在寻常不过的樵夫,而后来到一块大石之下,放下干柴等待起来。

    看着时不时出现三三两两,或者独自一人的散修经过大石,袁典不时的摇了摇头,这些人都不是适合他找茬,这些人之中有的只有凝气一、二层,刚刚踏入修真界,不值得他找茬,有的却是凝气期四层修士,他还不能找他们的茬,最主要的是,他今日的目标是三大宗门的修士。

    “来了,曲阳宗修士,凝气五层,中期修士,有没有搞错?凝气五层还来这样的荒山野岭,干嘛不去飞来山林呢?真是的,在这里充你头大吗?”

    当远处出现四名身着蓝袍的修士之时,袁典精神一震,可是当他看到四人之中其中两人是二十岁的青年拥有凝气期五层修为时,瞬间打消了找茬的念头,心中同时气愤的骂了一句,随后退回大石之下装作休息起来。

    在袁典见识当中,进入密阳城周围这处荒山野岭的大多是凝气初期修士,而拥有凝气中期以上修为的修士大多都会进入密阳城北部的飞来山林,在那里方才会出现高品质的妖兽、灵花灵草,而且还有可能遇到不小的机缘。

    这处荒山野岭只适合初期修士和凡人,而飞来山林则是修士的沃土,是凡人的禁地,中后期凝气期修士大多都会进入那里找寻所需,现在出现在这里,确实令袁典有些吃惊。

    四位曲阳宗修士没有理会看似凡人樵夫的袁典,快的从他身边穿过,接下来两个时辰之内,又有五拨修士快的从袁典身边经过,身着蓝袍的曲阳宗修士一拨,身着青袍胸口绣着明黄色王冠的勤王宗修士四拨,每次都是四五人,每拨修士之中都有凝气五、六层修士带队。

    除此之外,还有数量众多的凝气期初、中期散修三三两两,一副匆忙样子快的向荒山野岭之中奔去,

    此时,袁典知道定然是荒山野岭之中生了事情,不然勤王宗、曲阳宗还有如此多的散修不会大量的进入,想到这里,袁典收起掩灵玉,展现出凝气三层修为,拦住两名从自己面前经过的凝气二层修士询问了一句:“两位道友,荒山野岭之中生了什么事?怎么那么多同道中人都向里面赶去?”

    “这位道友请了,丰王,莒国王室皇子丰王殿下,昨日进入荒山野岭打猎遇险未归,身边卫队死伤惨重,两位勤王宗凝气九层护卫传出消息,言明丰王遇险,急需营救。”

    “莒国王室开出悬赏重奖,言明现丰王踪迹之人重奖一千下品灵石,并且邀请勤王宗和曲阳宗派出修士进入山林找寻,我等也准备去碰碰运气,若是真的现丰王踪迹,那可是一千下品灵石啊!”

    二人对着袁典讲完之后,随即一抱拳,快的向荒山野岭之中奔去,而听到这个消息的袁典也是倍感惊讶。

    丰王,莒国王室长子纪丰逸,未来莒国国君第一顺位继承人,凡人一个,袁典曾在密阳城之中见过这位王储,长相富贵、待人谦和,据密阳城之中的百姓传言,丰王殿下知书达理、颇为正直而且精通治国之道,密阳城之中的百姓对他也是颇为爱戴,即位呼声一直极高。

    丰王虽然得到民众的爱戴,但却不善征战,没有多少军功,可是他的弟弟明王纪明鸿,虽然也是凡人,却是骁勇善战,虽年纪轻轻,但在与卫国、滕国的冲突摩擦之中建立了不小的军功,而且为人狠辣,果断异常,成为皇位的有力争夺者。

    “明王打猎遇险,这倒新鲜了,不过一千下品灵石的悬赏,看来王室还是挺看重丰王的。”看了看不远处广袤的荒山野岭,袁典也是一声冷笑,随即迈开步伐,向里面奔去。

    莒国王室姓纪,但凡拥有灵根,可以修炼之人都会加入勤王宗,而凡人则会留在莒国治理国家,除非君王无道,民怨滔天,否则勤王宗对王室的更替暗斗不会干涉,只是派出一些修士对王室的重要人物加以保护,而且也仅仅限于护卫安全。

    可是这一次,身边带着两名凝气后期九层修士的丰王打猎遇险,用脚趾头想想多半是那明王的手段了,毕竟,搞死丰王,拥有军功得到军队支持的明王就会顺利的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而且这种手段,勤王宗并不会过多的干涉。

    丰王遇险失踪,莒国王室直接开出一千下品灵石的重奖,令诸多散修热血沸腾,袁典也不例外,毕竟,一千下品灵石别说对他,就是对一名凝气后期修士也是一笔巨大的数目。

    灵石四品,下、中、上、极四品以百递进交换,用处巨大,既可以直接吸收里面的灵气修炼,也可以购买一切修炼之物,就像凡人手中的金银一样,是修士手中最为硬通的购买力。

    在修真界,不说拥有灵石就拥有了一切,但是没有灵石却是会注定没有一切,那是万万不行的。

    纵然有爷爷的支持,袁典那灰色储物袋之中也不过只有十二颗下品灵石,可见一千下品灵石在他心中的位置了,这也是袁典放弃找茬修炼,进入荒山野岭的初衷,毕竟,若是得到一千下品灵石,哪怕三天不吃不喝,那也值了,说不定爷爷还会夸奖他呢?

    深入荒山野岭,找到丰王踪迹,那一切都值了。

    知道我的网名天上峡谷是怎么来的吗?呵呵,搜搜天上王城、地下大峡谷,你也就知道我的网名,我的位置了,真心希望与各位书友成为朋友,真的,天上峡谷希望有一天和喜爱峡谷的读者朋友相聚于天上王城、地下峡谷。

    当然,吃住行我全包了,临走在送你点土特产,呵呵,怎么样?我有没有魄力。记住,我说的是真的奥。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