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音尘?”叶天很惊异,想不到公孙天峰对这个墨音尘的评价如此之高,墨隐,兰克自己见过,墨隐自己现在比他强了,但是兰克可是半神储啊!难道也远远比不上那个所谓的墨音尘?

    公孙天峰淡淡道:“墨音尘,他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那个所谓的兰克是半神储,而墨音尘就是神储!”

    神储!叶天深吸一口气,难以掩饰他的惊骇。

    神储,所谓的绝对可以达到神之境的神储?

    “墨音尘的天赋太过可怕,同时他的心志坚定也是现在龙澜大陆年轻一辈当中数一数二的,而且他还是先天至阴体质和轮回魂体,这种优势,绝对是无人能比。而且他11岁便加入军队,现在的他估计已经是杀人上万,他的这种血与火当中磨砺出的力量根本不是你们可以比拟的!而且他现在的实力不低于八阶!日后他绝对可以轻易达到神之境,乃至于地之境,而追求那更为可怕的天之境,乃至于绝之境!”

    天之境!叶天深吸了一口气,那哪是神储啊!应该叫地储或者是天储甚至是绝储吧?

    公孙天峰看了看叶天,又笑道:“当然,以你的天赋,达到神之境还是比较容易的!”

    叶天不由得一愣,随即道:“那岂不是神储了?”

    公孙天峰的面色变得古怪起来:“你认为神储的神意味着什么?”

    叶天回到道:“神之境!”

    公孙天峰摇了摇头,道:“神储代表的可不是什么神之境,而是神灵!”

    “什么?”叶天大吃一惊,难道神灵是绝之境以上的存在?

    公孙天峰道:“神灵,看起来玄虚,实际上一个世界的绝对强者就可以称之为神灵,因此对普通人而言高级修炼者就是神灵,对凡阶而言,神之境就是神灵,对神之境而言天之境,绝之境就是神灵,对天之境绝之境的高手而言那龙澜大陆之外的更强存在就是神灵,神储的神灵,意思是天之境或者是绝之境!”

    叶天这才明白,自己走入了一个误区,神储指的并不是神之境,而是天之境绝之境这种绝世级的强者!

    叶天又问道:“那个墨音尘,现在几岁?”

    公孙天峰苦笑道:“19岁!”

    叶天不由得大吃一惊,19岁就达到八阶?这种天赋,太过恐怖了!要知道绝修学院毕业生都是20-25岁的,而其中能够在25岁达到八阶就是极为天才了,20岁达到八阶更是可怕,而且墨音尘可是至少八阶,八阶巅峰甚至是九阶都有可能!

    叶天的心情忽的又平静了下来,墨音尘确实是不世出的天才,但是自己也不弱!暗金之力,暗金龙炎,乃至于那一招强横无比的梦之殇,这都是自己的优势!

    公孙天峰看到叶天的表情平静了下来,不由得点了点头,这样子的心态才是最好的,随即笑道:“既然你的黄龙之力是经过变异的,而且又如此狂暴,那我就今天就教给你黄龙之力运用当中相对狂暴的一招——黄龙煞击!”

    黄龙煞击?听上去好强悍的一招!叶天不由得充满了期待。

    公孙天峰一挥手,顿时从小木屋当中招出一把金色长剑,对黄龙后裔而言黄龙之力确实是极为适合剑的,不过叶天的暗金之力更为狂暴,反倒更适合刀,不过这一招黄龙煞击狂暴无比,使用刀来施展也是极其合适的。

    “看好了!”公孙天峰一声厉喝,叶天立刻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公孙天峰手中的剑上,只见公孙天峰往金剑当中注入了大量的黄龙之力,这股黄龙之力甚至是叶天全身上下暗金之力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多一倍,由此可见这一剑将会是多么狂暴,金剑也发出了欢快的嗡嗡声,看上去似乎是极为兴奋。

    只见公孙天峰将金剑高高举起,紧接着更多的黄龙之力涌入了金剑之内,一声声龙吟传来,那一种充满了一股远古洪荒的苍老,和皇者的霸气的龙吟令叶天不由得心神荡漾,紧接着一只黄龙虚影盘绕于金剑之上,就在这一瞬间,金剑忽的绽放出了万丈的光辉,一股极度明亮的辉煌光芒照耀了数里,紧接着公孙天峰大喝一声,随即将金剑往前方一送,黄龙顿时离剑,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一层层的气浪也传播开来,但是奇怪的是,这些气浪并没有接触到叶天,而是限制在了一个狭小的光球当中。

    当气浪完全散去之后叶天不由得大吃一惊——刚才公孙天峰的那一击,足足在地上击出了一个厚达2米,直径三米多的巨洞!

    “太恐怖了!”叶天喃喃自语,这样子的威势,哪怕是叶天的梦之殇也无法相提并论。

    事实上,黄龙煞击只不过是黄龙之力的高级运用,而黄龙之力还有几招更强大的顶级运用,威力更为强大,从阶级而言叶天的梦之殇绝对是不亚于这几招黄龙之力的顶级运用的,但是叶天的力量实在太小了,只不过是五阶,梦之殇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发挥到极致,如果叶天能够将梦之殇发挥到极限,恐怕即使是黄龙八方灭也未必可以媲美!

    “看清楚了吗?”公孙天峰将剑一挥手送入小木屋之中,看着叶天的眼睛淡淡的问。

    “看清楚了。”叶天立刻回答道。

    “好!”公孙天峰哈哈大笑,一挥手一颗绿树便是倒下,紧接着公孙天峰手一捏,那颗绿树的树干就是去除了大量的树皮,变成了一柄似剑似刀的兵刃,(暂且称它为木剑。)公孙天峰一挥手将木剑掷向叶天,叶天连忙接住,公孙天峰淡淡的说:“把黄龙煞击演示给我看看!”

    叶天不由得一愣,这只不过是一把木剑啊!即使这里的木头都是极为坚韧的,恐怕也远远承受不了自己的暗金之力吧?毕竟叶天如果完全催动暗金之力的话即使是玄铁刀都会有一丝断裂的感觉,更不用说木剑了。

    看到叶天犹豫的目光,公孙天峰厉喝道:“快点!”

    叶天连忙点了点头,把暗金之力往木剑当中注入..........

    “啪!”

    不出叶天的预料,区区木剑怎么可能承受得了狂暴的暗金之力?暗金之力仅仅是进入了一点点,木剑便断成了两截。

    公孙天峰淡淡道:“自己去用那棵树削成木剑,七天内我要看到你用木剑使出黄龙煞击,学校那边我会去解释的。”随即慢慢的走进了树林深处,失去了踪影。

    叶天顿时明白,公孙天峰是想让叶天练习对于力量的控制。

    木剑,何等柔弱?暗金之力却是极其狂暴,更何况黄龙煞击就是极为狂暴的一招,即使是用叶天那玄铁刀使用这黄龙煞击很有可能叶天的玄铁刀也会出现裂纹,更不必说是木剑了,而公孙天峰就是希望叶天能够借助这个机会更好的感悟力量,增强对力量的控制,毕竟,对力量的控制是极为重要的,要不然说不定还没有伤到别人反而伤到自己了,这种事请是屡见不鲜的,而且还有不少人因此而犯下了大错。

    不过,训练力量的控制自然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仅仅是制造木剑,就是很麻烦的事。

    要知道,叶天现在可是赤手空拳啊,制造木剑远远不是像公孙天峰那样子随手一挥就可以做到的,叶天该怎么办?暗金龙炎?那整个大树都毁掉了。暗金一拳?顶多制造出大洞,但是没办法制造出木剑,暗金之力固然强横,但是横冲直撞,就算是制造出了木剑,也是柱子粗的超大号木剑,根本是不符合要求的。

    最后,无奈之下的叶天只得不用暗金之力,单纯的凭借**力量来制造木剑,不过叶天根本没有这种经验,足足花了两个小时终于做出了第一把木剑。

    这一把木剑很粗糙,还不如公孙天峰随手制造出来的那把,但是叶天却是比较珍惜,注入暗金之力的途中也是小心翼翼的,但是过不了多久,差不多不到半分钟,叶天的木剑再次被暗金之力崩裂。

    “唉~”叶天叹了口气,又拿起大树,开始用手来制造木剑。

    一个半小时之后,“崩!”刚刚造出来的木剑再度崩裂,只不过多坚持了一会儿,足足40秒左右。

    叹了口气,叶天再度开始制作木剑。

    一天后........

    “崩!”过了一分半的时间,木剑再度崩裂,不过这一次的时间却是长多了,至少足够让叶天把木剑之内灌满暗金之力了,但是用于攻击,却是没办法。

    又过了一天........

    叶天再度摧毁了一个木剑,现在叶天制造一个木剑只要四十分钟,虽然这个树木比普通树木坚硬得多,但是叶天熟悉了之后基本上就快多了,但是叶天一天也需要吃喝拉撒睡,这些就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叶天一天差不多是18个小时的时间花在这些木剑上了,不过成果也是显著的,现在叶天一次性可以让木剑坚持2分钟多一点了。

    第三天.......叶天可以让木剑坚持2分半。

    第四天......叶天可以让木剑坚持2分50秒左右。

    第五天......叶天开始尝试使用木剑攻击,但是不到半分钟木剑就崩裂了。

    第六天......叶天并没有一开始就把暗金之力注入木剑当中,反而是手持木剑,坐下来冥想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