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兰宫主在寒兰宫之中的地位是无与伦比的,令得玉霜君乃至于其他的两大战君强者都是不由得心颤。这乃是一尊货真价实的战君极限强者,又掌握这寒兰宫的命脉枢纽,单单是自身实力已经臻于半步战帝境界,而在这寒兰宫之中寒兰宫主能够发挥出的力量更是这三人难以想象的,假如真的是战斗的话,寒兰宫主只需要一击,就足够令得玉霜君三人直接溃败!

    在这已知宇宙的超级势力寒兰宫之中,单单是战君极限的强者就有着多位,而玉霜君等虽然算是地位极高,也仅仅是战君巅峰强者而已,此时此刻他们虽然没有与寒兰宫主有什么冲突,也不由得心惕息,更何况,这个时候寒兰宫主说出的话语更是令得他们都大为震惊——“寒兰大人已经下令,请柳霜小姐修炼千莲寒玉典!”

    一尊超级势力的主宰者,此时此刻以略微恭敬的语气说了一声寒兰大人,令得三大战君巅峰强者自然明白那是哪一位伟大的存在,寒兰宫的寒兰大人,便是整个已知宇宙最强大的植物,堪比战帝极限强者的不朽存在——星生寒兰!

    “居然是寒兰大人下令……”中年美妇微微心颤,在这个时候她知道自己是没有任何方法争取的,若是寒兰宫主想要和她抢徒,她还有着一些争夺的机会,毕竟在这种事情上寒兰宫主也很难以实力压人,不然传出去是为人不齿的。然而星生寒兰的命令,在寒兰宫之中自然有着一股神圣性,连寒兰宫主这样子的人物都是为其传令,可想而知对这命令何等重视。这星生寒兰,可是寒兰宫的立宫基础,犹如开山祖师爷一般,话语权非常之重,无论是于情于理,这中年美妇都没有与其争夺的资格。

    “寒兰大人?”在这个时候小小的柳霜仰视着那天空之中的寒兰宫主,也是感觉得到无尽震惊,她感觉得到这一个男子甚至比起自己的父亲还强,而作为寒兰宫的一员,她当然也是知道那寒兰大人的,对于许多寒兰宫的强者来说,那星生寒兰,完全就是真神啊!

    在这个时候被星生寒兰看重的柳霜自然有着喜悦,然而她也是疑惑:那‘千莲寒玉典’,究竟是什么?

    玉霜君在这个时候却是对着寒兰宫主恭恭敬敬的抱拳,开口说道:“既然乃是寒兰大人之命,我等自然义不容辞。只是在下也对寒兰大人无限崇敬,还请宫主允我同行,得以瞻仰天颜。”

    在这个时候玉霜君的话语之中居然是有着几分激动的色彩,星生寒兰啊,在他小时候就已经是传说级的存在,他也是将其视作信仰的神明的,而那星生寒兰作为整个寒兰宫真正的掌控者存在自然也不是想见就见的,那一处星生寒兰生存的领域,乃是这寒兰星的真正禁地,哪怕是寒兰宫主乃至于那寒兰宫的战帝强者冰澄帝在一般情况下也不敢随意闯入,唯恐打扰星生寒兰。这玉霜君地位尊崇,却也仅仅是遥遥见过那星生寒兰两面,那都是在寒兰宫的盛大祭典之上,单单是那么远睹,已经是使其感受到了无尽震撼。

    “可。”听到玉霜君此言,寒兰宫主微微颌首,在这个时候也并没有拒绝,他又遥遥望向了柳霜,微微一笑,这笑容仿佛是寒冰溶解,令人极为震惊,在此时此刻的寒兰宫主也仅仅是挥起了手,那小小的柳霜就仿佛是一片被寒风卷起的雪花一般,直接被席卷而起,漂浮在了空中,奇怪的是柳霜居然是没有感受到丝毫的不适与寒冷,这高空之中,仿佛是比地面都更为踏实一样。

    这寒兰宫主一手展现出的力量,就是令得小小的柳霜感受到惊奇了,随即柳霜也感到了兴奋:这宫主大人如此的强大,若是见到那伟大的寒兰大人,修炼了寒兰宫的秘典千莲寒玉典又将会获得什么样的力量?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世界,哪怕是柳霜这样子的女子也有对力量的无限追求,或许作为一个天才,她的这一种追求还胜过太多人,此时此刻她却直接看到了一扇天道一般的大门,还有什么,比起那星生寒兰更有资格带给柳霜无穷的力量?

    柳霜的眼中目光闪烁,这寒兰宫主也是看得清清楚楚,对此寒兰宫主也是不语不点破,眼底却仿佛有一些欣慰之色,这个时候他直接携着柳霜,化作了一道突破天际的流光,而在三大战君巅峰强者的眼中则好像是化作了寒冰溶解了似地,充满了虚幻之感。那老者与中年美妇远远望着,皆是震撼叹息,而玉霜君却忍不住露出了笑容,直接化作了一道流光朝着寒兰宫主追逐而去,因为他已经得到了寒兰宫主的传音,得到了这样子的许可。

    一尊战君极限强者的速度有多快?那足够轻易飞过星系,在一颗星球上转上一圈更是轻易的事情。柳霜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这等的速度,虽然寒兰星乃是一颗堪比太阳星大小的巨型太阴星,寒兰宫主还是带着他极快的抵达了这颗星球的另一侧,而那玉霜君也是紧随其后,论起修为他不及寒兰宫主,速度自然也是不及的,但是这个时候的寒兰宫主带着柳霜,速度也是减慢了一些,他自然可以追随。柳霜这个时候都完全没有看自己的父亲,完全被周围极速变化的景物震撼了——无数的冰屑混乱飞舞,一道道极光不断闪耀,还有着高天寒云犹如大爆炸似地绽开,甚至是有一些寒兰宫特殊的飞行植物正在飘洒,还有着看上去极为可怕犹如厉鬼冤魂似地黑气正在自动盘绕,化作了各种形态。也有着若隐若现的虹光闪耀,这完全是一种光怪陆离的景象。一颗巨型太阴星就是如此的,只不过一般情况下柳霜可到不了这样子的高层区域,更无法在如此极速飞行的状态下观察景物,能够做到这种事情,也可见寒兰宫主的大能了。

    寒兰宫主就这么携着柳霜在寒兰星的天空之中飞行着,而飞行了足足有着百万里之远后,被寒兰宫主裹挟着的柳霜却猛然之间感觉到了一股深入魂魄的寒意袭来,小小的柳霜禁不住打了寒颤,这一股寒意不仅仅是冰寒彻骨,更是给人一种仿佛是幽冥般阴森的感觉,月一直被视之为苍凉之星,而这庞大的太阴星寒兰星的苍凉忧怆更是远远超过了寻常之月,这一股来自于寒兰星最深处的阴寒,在这一刻真正的烙印入了小小柳霜的灵魂深处。

    而紧随其后的玉霜君也在这个时候微微色变,他乃是战君巅峰强者,放在整个寒兰宫都是中流砥柱的存在,以其实力面对山呼海啸,火山爆发等等的灾难都可以完全无视,甚至是足以进入黑洞之中而全身而退,然而在这个时候他却是感觉得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寒意来袭,这令其大骇,要知道他可是这寒兰宫的战君巅峰强者,修炼的正是这一种寒性功法,而此处的寒意居然是能够使其如此?

    在玉霜君的体表,居然已经是有着无数的寒冰凝结而成,这些寒冰看上去薄如蝉翼,却呈现出了一股乌黑的青色,这色彩显得如此的深邃,令得在外的光线都无法将其穿透,也无法折射,竟是硬生生的被吞噬掉了。明明仅仅是薄如蝉翼的冰层,这个时候却令得玉霜君本身的色彩消失不见,看上去宛若冰雕一般。

    “好恐怖的寒意!”玉霜君本身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害,在这个时候却是愈发的骇然了,他隐隐约约知道这是什么领域了,却反而激动了起来。

    “嗖!”在这个时候那寒兰宫主却是猛然之间朝着地面垂落而下,其速度之快堪比真正的光芒,而玉霜君也是立即随着这寒兰宫主朝着下方飞去,一股股森寒的阴气不断袭来,令得那冰层并没有变厚,却愈发的深邃了,其冰寒使得玉霜君都要血脉冻结,但是随着持续下降,这可怕的阴寒却是逐渐减少起来,最终玉霜君缓了口气,在天空之中三十里处停了下来,此时此刻的寒意他已经足够抵御。

    “寒兰大人的领域不可擅闯,需从低空飞行,且怀有对寒兰大人的虔诚之心。”寒兰宫主眼神庄重,开口说道,玉霜君连连点头,这个时候哪怕是他都不可能有着丝毫反抗的意识,他却已经愈发激动起来,因为在前方,已经有着一股若有若无无比冰寒却显得伟大的气息正在释放。

    柳霜也是朝着前方望去,一尊九阶强者的视觉是极为惊人的,但是比起寒兰宫主,玉霜君这样子的强者不知道差了多远,而在寒兰宫主的眼中,一抹碧蓝色,比起海潮更加滔天的碧蓝色已经出现,这碧蓝色之中,有的乃是无尽的寒意。

    寒兰宫主不语,却是直接带着柳霜就朝着那滔天碧蓝色之处接近,而柳霜睁大眼睛遥遥望着远处,哪怕是被寒兰宫主护着,她也感觉得到一股股寒意不断逼近,这一股寒意深入骨髓,深入灵魂!

    而在这个时候小小的柳霜也已经感觉到了一种渺小,仿佛是一个人面对着无尽的天地,而在这个时候,柳霜终于看清楚了,那一抹天际的碧蓝色。

    仅仅是一抹,遮蔽了数万里,数十万里,数百万里,仿佛是遮蔽了一切的存在,在这个时候星生寒兰的冰山一角,终于在柳霜的面前显现!

    “你来了,孩子。”一道充满了无尽古老气息,冰寒气息的神秘语言响起,这并非是人类的语言,似乎是超越了时与空的限制,直接在柳霜的心中回荡!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