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随意飘落着,落在了一棵已经完全化作了冰雕的古树之上,周围一股股寒意不断地渗透,完全可以使人的血液冻结。就在这样子的一棵古树之下,一名大约**岁的女童也是身着单衣站立着,在这样子的冰冷幻境当中哪怕是一名凡阶极限的强者都会直接变成冰雕,而这一名女童看上去却是若无其事。只不过女童精致的面庞上却满是冰冷,倒是令人颇为遗憾。

    就在这个时候,女童抬起头来,眼中居然是有着一道锐光闪耀而过,随即这一名女童就是脚踏布满冰雪的地面一跃而起,随即挥舞手掌,一阵寒风随着女童的舞动而卷起,其中居然是携着一股股的冰锥,冰锥看上去无比接近长矛的形状,周围隐隐约约还有着荆棘一般的倒刺闪着点点寒芒,而这些冰锥不断地增多,转眼之间有着近百个之多,任何一个都呈现接近深蓝色,很明显不是一般的寒冰。

    “哈哈,玉霜君,你说你这小女不善修炼,现在看来,却是走眼了啊!”在这女童所处之处千里开外的地方,一名有着雪白色长须的老者微微笑着,手中有着一枚晶莹剔透呈现出了深黑色的棋子,在这个时候直接一子落下,仿佛是天雷一般突然轰击在了足足有着数丈方圆的斑斓棋盘之上,一股令人震颤的寒意从这棋盘上渗透而出,居然是变成了小小的一座冰山。看上去还不足巴掌大小,但是其中的寒意却足够令得一个寻常的生命星球沙漠都化作冰原。

    这一名老者的另一名,是身穿着青黑色长袍的一名英俊男子,此时此刻浑身也是释放出了一股股惊人的寒意,英俊男子手中也有着一枚棋子,乃是紫色的色彩,象征着高贵,在这个时候英俊男子却是皱了皱眉,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应答了,随即这一名英俊男子突然眼睛一亮,一子落下,直接在这斑斓棋盘上形成了一片冰纹,看上去是绚丽之花,美丽至极。

    “玉霜君,大哥和你聊天着,没必要如此关心棋局。”一旁还有着一名女子盘坐着,看上去是一名美丽的中年妇女,此时此刻手中有着一枚白色的棋子在指尖旋转着,明明是中年妇女,这女子还是盈盈笑着:“小霜挺不错,干脆做我徒儿好了,我可以将冰肌神音传授给她。”

    在这个时候玉霜君似乎是才听得见老者与中年妇女的话语,这个时候也是不由得笑了起来:“是我走眼,七岁达到九阶初期,虽说有着寒兰宫诸多环境与资源辅助的关系,但是也算得上是这一片星域之内罕见的天赋了。”

    “的确不凡,若是有着足够的意志与天赋,将来也多半是能够达到战君巅峰境界的!”老者在这个时候不由得点了点头,毫无疑问这一名女童——玉霜君之女柳霜的天赋有一些惊人,放在这寒兰宫的诸多年轻人当中可以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

    “若是她肯用心,将来自然可以追得上我。”玉霜君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点了点头说道,之前家族之中只有着森西君算得上是不凡,如今这女儿柳霜却也是展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天赋,这自然是令得玉霜君不自禁有一些喜悦。

    要知道,一个强者强大,那是自己天赋不凡,再加上有着机缘与努力的结果。这可以获得无数敬畏。

    然而一个强者的后裔往往就会利用自己先辈的荣光而放纵享乐,因此失去变强的动力,哪怕是有一些愿意修炼的,许多也是纨绔子弟,或者中看不中用,与真正的从战斗之中磨砺出来的强者对决反而会大败。在那个时候那一名强者却会由于自己的后裔而颜面尽失了。

    例如玉霜君的二女儿,修炼天赋也仅仅是寻常,通过玉霜君的栽培达到了战领境界之后也自然是心高气傲,结果前往了那一处比武场之中,居然是被一名凡阶极限的年轻人击败,这一下子玉霜君就受到了不少同级强者的哄笑,玉霜君也已经算是整个寒兰宫之中最顶尖的一列强者,与他同等级的大多数也都是无所事事,这种时候互相开开玩笑算得上是乐子。虽然玉霜君也知道不存在恶意,然而面子上总归是有一些过不去,直接将二女儿关在修炼室之中一个月,只不过之后二女儿也并没有发奋图强,只是更加小心翼翼了一些,这让玉霜君无可奈何。

    而现在柳霜却是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仅仅是七岁就已经达到了九阶初期,要知道这在整个寒兰宫当中都绝对是名列前茅的!

    “可惜这么个好苗子被你自己栽培得不好,晚了一年半才修炼,要不然这个时候有资格冲击九阶巅峰了,未来成就更加不可限量!”中年美妇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似乎是在怨恨玉霜君这么糟蹋这个好苗子。

    “那可未必。”听到这句话,玉霜君却是露出了从容不迫的笑容:“若非是之前的遏止,现在的霜儿也不会这么快的一飞冲天,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柳霜比起其他的年轻人修炼晚了一些,但是玉霜君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错,因为没有修炼的情况下柳霜才感觉到了其他修炼的孩童的好处,也有了修炼的**,要不然一开始就要求修炼,现在的柳霜未必会如此刻苦努力,这也是玉霜君的想法。

    在凡人界,若是晚了修炼只怕一生都没有大出路了,然而这里毕竟是寒兰宫,整个已知宇宙之中最顶尖的大势力,伐筋洗髓的宝物都不知道有多少,也有着能够提高先天天赋,开启灵智,增加修炼速度的诸多宝物,哪怕是从老年再开始修炼也有着巨大的优势!

    当然,根本上的悟性,潜质,乃至于气运等等等等自身的能力就很难通过外物改变了,这也是玉霜君最强大的大女儿也仅仅是战王境界的原因。

    “此子不仅仅悟性极高,那控冰造诣更是非同一般,一手冰锥术虽然寻常,却是自己悟出的,也算得上是心灵慧秀了。”老者的目光穿透了千里的距离,再一度落在了正在修炼着冰锥之术的柳霜身上,此时此刻的柳霜依旧是在舞动着,无数的冰锥不断的落下,每一颗都有着杀死一个三阶修炼者的威力,对于柳霜这样子的九阶修炼者而言似乎是不算什么,但是这仅仅是柳霜的随意修炼,真正的攻击却也绝不是这等程度。

    “悟性厉害,真正的实力如何却还是未知数。”在这个时候中年美妇却是一笑,紧接着一股玄奇的力量就这么在柳霜身处的小院之外逐渐的爆发,居然是化作了一个完全由寒冰构造的人体,看上去就好像是极为削瘦的一个活人。并且更加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这人体的寒冰居然是逐渐显化出了皮肉的色彩,经过了数息时间,这一个冰雕居然是变得犹如一个活人一般,身上的寒气都直接收束了,看上去甚至是有着呼吸与心跳一般,赫然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手段……”玉霜君也能够看得见这一幕,这个时候却也是吃了一惊:“你的秘术已经登峰造极了?”

    这一个人形的实力在玉霜君的眼前不值一提,然而他也看得出这个时候中年美妇仅仅是信手拈来的,甚至是没有消耗一丝一毫的精神力量,而这冰人却是栩栩如生,之前玉霜君隐隐约约都感觉自己要被欺骗了,这一种手段甚至是可以欺骗绝大多数的战君强者!

    这就说明这中年美妇的不凡了,而这个时候中年美妇也仅仅是笑笑,催动了这冰人居然是直接进入了这庭院之中,与此同时冰人的手中赫然是出现了一柄短戟,看上去寒光闪闪,异常锋锐,这一尊冰人展现出了可怕的杀意!

    “放心,仅仅是九阶初期实力罢了,我会收住手的。”中年美妇微微笑着说道,眼下居然是要用这冰人去测试一下柳霜的实力。

    玉霜君并没有反对,他也想要看看自己女儿达到九阶初期之后实际战斗力是什么样。

    “应该有着反击的机会。”老者开口说道,却直接从柳霜直接落败来考虑。

    “那是自然。”玉霜君笑着,而这个时候,冰人也已经靠近了柳霜,无比可怕的锋芒这个时候展现出来。冰人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最可怕的刺客,这个时候无声无息,靠近在了柳霜的十丈之内。

    没有任何声响,冰人继续靠近,十丈,九丈,八丈……

    “仅仅是三丈了。”看到这里,老者眼中有着一抹失望之色:“虽然这冰人完全是刺客的类型,可是一尊九阶初期强者,虽然是速成的并没有经历什么战斗,也不应该如此缺乏警惕,令得未知的强者接近三丈之内。”

    玉霜君也是皱了皱眉,这个时候眼中多出了一丝阴霾。

    然而在这个时候,一道惊人的寒芒猛然之间从柳霜的身上爆发而出,面容无比冰寒的女童居然是直接从无数冰锥之中抽出了一柄寒冰利剑,直接刺向了这一名冰人。

    “嗖!”利剑无比锋锐,直接刺击在了冰人武器之上,这一下子冰人也不由自主踉跄后退几步,却仿佛是真人一样,眼中有着骇然之色涌现。

    “妙!”这一下子老者的态度就变了,眼中有着惊喜:“小小年纪居然有着如此算计,将来必然是我寒兰宫栋梁。”

    玉霜君也是笑了,在这个时候,他的笑容骤然僵硬,眼中有着浓浓的不可思议显现出来。

    在这个时候,柳霜周围居然是有着一朵朵冰花显现,看上去绝美无比,却闪耀着死亡的寒芒,冰人陷入这冰花之中,居然是露出了无比痛苦的表情,而柳霜手中的利剑也直接化作了残影,将冰人的心脏穿透。

    冰层直接在这一名冰人的体表覆盖,冰人跪了下来,接着彻彻底底化作了冰雕。

    “领域,还有自创战技!”中年美妇的眼睛也是火热起来:“云天兄,这一名弟子我是非要不可了!”

    ……

    好久没出番外了,元旦更新一篇,祝大家元旦快乐!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