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之中的有着压倒性实力的墨音尘,此时此刻真正的展现出来了压倒性的力量,之前认为叶天比起墨音尘更为强大的一个个强者都是闭嘴了,他们很清楚这一个墨音尘的神秘,并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

    墨音尘的强大,那是绝对的出人意料,墨音尘实在是太强大,太强大了,横扫了整个莲象皇朝的边境,哪怕是神之境强者也被一击击杀,这一个墨音尘的战斗力,怕是达到了地之境的地步!

    而最令人震撼的是死神骑展现出来的压倒性的实力,恐怖无比的死神骑几乎是可以切割一切生命的一把嗜血之镰,在墨音尘的带领下横扫了莲象皇朝的边境,任何的莲象皇朝的军队见到了死神骑的旗帜都是要吓破胆子。

    哪怕是百万雄师也不敢对抗这个时候的死神骑,死神骑太可怕了,居然是驾驭着一群凶兽,这冲击力是难以想象的啊!

    莲象皇朝没有对抗的方法,只好出动了莲象皇朝最强大的重骑兵团——巨象钢铁师!

    这是训练了一种庞大巨象作为坐骑的骑兵团,一只巨象无比庞大,可以摧毁城墙,每一个巨象身上披满了钢铁的鳞甲,看上去闪耀着寒芒,这样子恐怖的巨兽是难以对抗的,每一只巨象上都是一支精锐小队,没有一个士兵是弱于三阶的,而刀兵,盾兵,枪兵,弓兵,弩兵,也都是应有尽有,甚至是每一头巨象都配备了一个最起码五阶的勇士。

    这样子的巨象足足有着一万一千头,一起出发的话哪怕是十万铁骑都会被其恐怖的冲击力摧枯拉朽的摧毁,这是莲象皇朝最为强大的王牌,这个时候派来对抗死神骑!

    “将军,那墨音尘有什么厉害,值得我巨象钢铁师出动?”坐在一头长度足足有着十二丈的白色巨象上,一名青袍战士开口道,他是一个光头,但是头上却有着狰狞的疤痕,他实力是九阶,看上去自信满满,他的士兵都是七阶强者,巨象也有着八阶顶级的战斗力,哪怕是一象之力,都足够强行冲击险关!

    “闭嘴!”一个鹰钩鼻的战将怒喝一声,声音犹如惊雷一般:“这一次我巨象钢铁师哪怕是破釜沉舟,务必要击溃不可一世的死神骑,此次,是保家卫国之战!”

    “将军说得好,那墨音尘,便交给老朽吧。”一名拄着禅杖披着袈裟的僧人走了过来,身上的气息相当惊人,这鹰钩鼻战将连忙恭恭敬敬开口道:“国师,有劳了,请务必留下那墨音尘!”

    “这是自然,虽说我已不宜杀生,但是这小儿实在过于猖獗,仗着国力雄厚犯我圣地。若他是公孙炽雷,我还有着几分忌惮,这一个年纪轻轻的墨音尘,实在是不堪一击!”僧人开口道,全身上下有着金光。

    此时此刻,一万一千头巨象身上披满了钢铁战甲,承载着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出发,所过之处几乎是地动山摇,万头巨象的威势难以想象。

    鹰钩鼻将军极为满意,突然之间他的瞳孔一缩。

    “嗖!”一支可怕无比的漆黑如墨的利箭破空而来,仿佛是最恐怖的一道流星一般,在将军的眼中愈发放大。

    “轰!”一道金光闪过,似乎是有着莲花绽放,发出了雷轰一样的响声,国师一挥禅杖,开口道:“将军小心!”

    这鹰钩鼻将军只感觉得到冷汗直流,他刚刚突破到了神之境,感觉得到自己力量无穷,极为厉害,并不畏惧那墨音尘,但是这个时候却感觉得到仿佛是死神近在眼前。

    “嗖!”“嗖!”“嗖!”而这个时候,却是无数的箭矢直接迎面而来,这些箭矢都充满了凌厉,直接将超过一千的在巨象上的战士射中,他们一个个睁大眼睛,就这么滚了下来,看上去死不瞑目,而且直接被接下来的巨象踩成肉泥。

    还有着十三头巨象,全身上下就插满了箭矢,哪怕是铁甲都没办法抵达这样子的利箭,全身上下密密麻麻插满了箭矢的巨象无数血液流出,看上去真的血流成河。这一头头的巨象这个时候无法抵挡,就这么倒下来。

    “杀!”而这个时候,喊杀之声震天响,巨象钢铁师的士兵都是骇然,却见平原之上,黑压压的一片,恐怖无比的死神骑终于是展现凶芒!

    “天杀的,放箭!”鹰钩鼻将军怒喝一声,早已经拉开了一丈长弓,将其拉得浑圆,就这么一箭射出,这一箭几乎是带着火光电石一般的力量,无比恐怖,就这么穿透了足足千丈距离,射中了一只漆黑如墨的异兽,直接穿透了它的心脏,并且是将其后的一名死神骑也直接射杀!

    “将军神勇!”巨象钢铁师的士兵喝彩,但是死了一个同伴的死神骑却丝毫没有被打击到,反而脸上都是露出来了恐怖无比的笑容,这使得一个个的巨象钢铁师的士兵的喝彩仿佛是笑话一般。

    “嗖!”“嗖!”“嗖!”一个个巨象钢铁师的士兵也都是放箭了,还有着极为强大的强弩,甚至是攻城弩,都已经带来了,攻城弩的威力可是极为强大的,七阶强者也不敢硬挡!

    银色战甲上万的箭矢就这么密密麻麻的朝着远处袭来的死神骑抛射而出,但是射到了人群之中,居然是并没有起到多大效果,仅仅是射杀了十来个死神骑,一个个死神骑与凶兽此时此刻眼中都是寒芒涌动,看上去极为可怕。

    “这群怪物穿的是什么战甲,居然这么坚硬?”鹰钩鼻将军也是大吃一惊,而这个时候,死神骑的回礼也来了。

    “射杀这些大块头!”在队伍的最前方,墨音尘冷笑一声,取出来了恐怖无比的长弓,这长弓长度居然是达到了三丈长度,也就是足足十米长度,但是墨音尘手持这漆黑如墨的长弓看上去居然是没有丝毫的不协调,他就这么从他乘骑的黑龙背上飞了起来,无比恐怖的寒芒在长弓上涌动,墨音尘并没有拔箭,而是就这么将长弓拉得圆满,就是一道极为恐怖的寒芒显现了出来,化作了最可怕的一枚箭矢,足足有着五丈长度,仿佛是一条狰狞的龙头,要吞噬一切!

    “杀!!!!”一个个死神骑的战士疯狂的怒吼,一枚枚的箭矢仿佛是蝗虫一样密密麻麻的朝着这些巨象飞去,这么多的箭矢使得巨象钢铁师的战士都是胆寒,他们感觉得到对方的箭矢比起己方更强大!

    但是最恐怖的还是墨音尘的箭,这一箭仿佛是黑龙一般张牙舞爪的扑了出来,这个时候的这一只箭,比起陨星更为可怕,将军眼中有着极度的骇然,他就这么看着这恐怖的一箭,直接穿透了最前方的一只巨象。

    “吼!”巨象发出了一声悲鸣,但是紧接着这一头巨象居然是就这么全身上下无数黑色鲜血爆射而出,溅射在了天地之间,整个巨象轰然倒地。而这一支箭矢的恐怖并没有被遏止,而是带着更加疯狂的气势就朝着将军继续冲了过来。

    “吼!”又是一只巨象中箭,仿佛是最恐怖的利刃一般,利箭轻而易举的将整个的巨象穿透,把这一头巨象的鲜血淋漓的肠子也已经带了出来,一个个巨象钢铁师的士兵见到这样子的景象都是面色苍白,他们一个个与巨象仿佛是亲人一般,见到巨象这样子被射杀,震慑可不是一点两点。

    但是这箭矢仿佛是有着无穷的力量,继续前进!连续的射杀,足足有着十六头巨象就这么被一箭射杀,还有着一头居然是就这么化作了枯骨,令得无数战士毛骨悚然,而这样子恐怖的一箭,达到了巨象钢铁师的最中心。

    “什么!”将军大骇,下意识的挥动了手中的战斧,一道凌厉的冲击波轰出,但是并没有形成什么有效的格挡,而这个时候,国师终于是出手了。

    “金莲神印!”这国师怒喝一声,双手就这么推了出去,紧接着一朵巨大的金莲就这么绽放开来,最中心形成了一个佛印,看上去的确有着惊人的光辉。这金莲就这么与黑暗箭矢碰撞。

    “轰!!!!!!!!!!!”轰然的大爆炸爆发,形成了可怖的气浪,足足有着三千多个周围的士兵就这么被这样子恐怖的冲击波从巨象身上就这么吹飞出去,还有着三十几头巨象发出了可悲的悲鸣,就这么被这样子的冲击波席卷,震倒了。

    “老匹夫!”墨音尘冷冷一笑,死神骑却已经距离巨象钢铁师只不过是百丈距离,这只不过是瞬息之间可以抵达的距离。

    “……这个墨音尘……”那国师就这么看着墨音尘,拭去了嘴角那带着金色的鲜血。

    “这些家伙冲过来了,碾碎他们!”而这个时候鹰钩鼻的将军回过神来,怒喝一声,一个个巨象都已经听令,双目血红,直接就这么发出来了最恐怖的咆哮,朝着还拿密密麻麻的死神骑冲撞而去!

    一个个的巨象钢铁师的士兵这个时候都是自信满满,他们的坐骑可是巨象啊!有着难以想象的毁灭性力量,哪怕是那些骏马在巨象的践踏之下,也只会变成肉泥。正面冲撞的话,他们的巨象钢铁师简直是无敌的存在,哪怕是战争的堡垒也会被冲垮!

    将军也是这样子的想法,他终于是露出来了一丝的笑容,但是这笑容顷刻凝固了。

    “一群铁疙瘩罢了!”死神骑之中的一个战将冷笑一声,挥动手中的巨盾,就这么看着眼前的巨象将庞大的肢体狠狠的砸下来,就这么轰击在了巨盾上。

    “轰!”惊人的响声响起,这巨盾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丝的凹陷,这一个战将却是冷笑一声,双腿一夹,坐下的一只寒靥影龙就这么怒吼起来,猛然之间就是支撑身体。

    “轰!”带着不可思议的响动,在一个个巨象钢铁师的士兵充满了骇然的目光之中,这一只寒靥影龙居然是就这么站了起来,而这一只巨象……

    他的蹄子就这么直接被这样子的可怕怪力支撑起来,整个巨象都已经没办法保持平衡,就这么朝着后面倒下去!

    “杀!”一个死神骑的战将也是怒吼一声,猛然之间一夹座下的恐怖黑暗巨虎,黑暗巨虎猛然之间一跃而去,令得大地都是产生了许多的裂纹,而这一只黑暗巨虎就这么直接扑上了这一只巨象的头颅,恐怖的利爪在巨象的头上撕开了狰狞的裂口,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袭击,这一只巨象上的士兵已经惊呆。

    “杂种,死!”那死神骑战将狞笑一声,手中的大枪已经挥了出去,一击之下,直接就是将三名手持巨盾的战士硬生生击飞出去,七窍流血,居然是就这么击杀了。这些士兵如梦初醒,脸上都是带着惊骇。死神骑战将可不管他们,一挥大枪,居然是将其横扫!

    “这……怎么可能?”鹰钩鼻的将军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仿佛是呀炸裂了,巨象钢铁师,整个龙澜大陆最恐怖的大型重骑兵部队,几乎是能够横扫一切的存在。无论是什么样的强大的骑兵,面对这巨象钢铁师都只能够是被一面倒的击倒,但是这个时候,怎么了?

    巨象钢铁师的冲击居然是被硬生生的遏制住了,这一些恐怖的死神骑,居然是反过来冲击巨象钢铁师!

    这些都是什么样的凶兽,巨象都没办法对抗么?

    “一群铁疙瘩包着的,只不过是一大块肥肉罢了!”一个一脸横肉的死神骑士兵冷笑着,挥动手中的长刀猛然之间一挥,带着寒芒的刀气浮现,居然是就这么将眼前的粗大如同柱子的象腿硬生生的斩裂!

    鹰钩鼻将军这个时候才敢正视现实,他很清楚自己的力量没办法直接对抗这恐怖无比的死神骑了,立刻怒喝一声:“侧军,赶快冲锋!”

    在巨象钢铁师的两侧,还有着密密麻麻的骑兵,足足有着八万数目,也都是精锐之师,毕竟单单是凭借巨象钢铁师来对付对手,是行不通的。这个时候这些八万铁骑兵却也是被死神骑的恐怖表现吓到了:“这样子的死神骑,怎么对抗?”

    “保家卫国,杀生报国的时候到了,拼死一战!”一个骑兵团的统领怒喝一声,他挥动狼牙棒就这么冲向了死神骑。

    “嗖!”一道恐怖的黑芒却是将其头颅穿透,一个死神骑的战将冷笑着看着他,开口道:“这么想死,就成全你!”

    死神骑的战士,都是千锤百炼出来的,一个个都是死神一般的恐怖存在,个个杀气无比可怕,这一个战将更是九阶强者,直接骇住了一个个莲象皇朝的骑兵,之前的热血沸腾,此时此刻都是变成了寒意。

    这死神骑,真的是死神的力量么?怎么会这样子的恐怖?

    “放肆!”而这个时候,一声怒吼响起,耀眼无比的金光就这么浮现起来,正是莲象皇朝的国师出手了。

    “找死!”墨音尘却是站立于天空之中,冷笑一声,那恐怖的血色长枪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就这么的一挥手,仿佛是掀起了最恐怖的狂澜,血色的海洋疯狂的四溢开来,令得一个个的强者无比胆寒,仿佛是在天空之中掀起来了血海,就这么将天空淹没。

    国师此时此刻也是怒了,挥动自己的禅杖,无数的金光就这么从禅杖上释放出来,他的眼中没有什么怜悯,仅仅是疯狂的爆发自己的强大力量,要除去墨音尘。对此,墨音尘仅仅是冷笑一声:“诸位将士,给我全歼这一个所谓的巨象钢铁师!”

    墨音尘的声音不响,但是相当的森冷,听到这样子的声音,一个个莲象皇朝的士兵直接就有着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而一个个死神骑的战士眼中却都是寒芒涌动,个个爆发起来了难以想象的力量,一只只庞大无比的巨象怒吼着,但是这个时候却是无济于事,哪怕是这样子的巨象也变成了一块块的碎肉,整个大地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

    “你这一个邪魔!”国师眼中充满了憎恶,他挥动了禅杖,就这么刺向了墨音尘,恐怖无比的光芒极为耀眼,仿佛是太阳降临。

    “米粒之珠,也放华光?”墨音尘冷笑一声,血红色的长枪就这么刺去,直接刺向了禅杖。

    “什么?”国师只感觉得到无比恐怖的黑暗直接将自己的感知完完全全的覆盖,这一种感觉是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过的,他是莲象皇朝的国师,有着难以想象的地位,但是这个时候他却感觉得到了死亡的威胁!

    “混账!”国师怒吼着,竭尽全力的释放自己的力量,挥动了自己的禅杖,每一次的挥舞都足够灭掉九阶强者,但是这完全没有被墨音尘放在眼里,墨音尘挥动了手中的血红色的长枪,枪法完全超越了这一个国师的技巧,将这一个国师完全的压制住了。

    而下面,一个个莲象皇朝士兵见到了天空之中他们敬仰的国师居然是呈现败势,都是目眦尽裂,似乎是要直接肝胆碎裂了,他们没办法对抗如此恐怖的死神骑,一个个的同伴已经化作了模糊的血肉,他们已经要崩溃了!

    死神骑的战士则是竭尽全力,爆发出来了难以想象的力量,若是鸟瞰这里的场景,那么完全可以看得见地面上的深红色,哪怕是在天空之中,也都可以闻得到无比浓郁的血腥气息。

    “死!”而这个时候,墨音尘终于是突破了这一个国师的防御,长枪穿透了他的眉心。

    莲象皇朝国师,陨落!

    死神骑没有意外的彻底将巨象钢铁师击溃,一个个都是极为激动,想要彻底一举的毁灭莲象皇朝。

    而这个时候,一个命令却是传到了了墨音尘这里。

    “戮神魔君?”墨音尘将圣旨直接摧毁,露出来了一道冷冽的笑容:“有点意思。”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