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震颤,并非是什么雷鸣,并非是什么巨锤。

    而是,巨兽倒地的声音。

    猩红色之中带着一丝丝的绿色的粘稠液体在地面缓缓的流淌着,足足蔓延了三四丈的距离。一个全身上下都是颇为洁白,但是却有一个古怪头颅的长达二丈的巨兽,此时此刻张着那略带微黄色的琥珀一般的双眼,却已经是彻底的失去了生息。而同时,一柄乌黑色的长枪,就这么停留在巨兽的尸体之上,一滴一滴的血液,缓缓留下。

    那长枪的主人——仅仅是一名看上去七八岁的少年。在那看上去颇为稚嫩的脸蛋之中,透露而出的,却是足够使得一般战士都是直接冻僵的寒冷,那看上去晶莹剔透的黑色瞳孔之中,仿佛是印照着一个无限黑暗的世界。这一名男孩的周围,有着可以用肉眼可见的漆黑色的气息隐隐约约的漂浮着。虽然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基本上这一个大陆上的任何人,只要是看见了,就会遍体生寒!

    “气鼓兽?不过如此!”黑衣少年将漆黑长枪一挥,紧接着那漆黑色的长枪就是诡异的消失不见了,简直就好像是一个黑洞一般,或者是说,就这么被一个充满了无限吞噬力的黑洞直接吞噬掉了一般。

    随即,这一名黑衣少年就是转过身去,对于这大名鼎鼎的同等级接近无敌的五阶魔兽气鼓兽,居然是丝毫不在意。

    而且看上去,他杀死这气鼓兽,很明显也并没有花费太大力气。难道说,这仅仅是七八岁的男孩,就有着起码堪比六阶后期强者,甚至是六阶顶尖强者的实力了吗?

    在区区七八岁就有着六阶顶尖强者的实力,这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要知道,哪怕是各个大势力之中的最顶尖的,只有在乱世时代才可以出现的超级天才们,一般情况下最起码也需要到了十二三岁并且灌输无数资源才可以达到那样子的实力啊!

    黑衣少年踏步于幽静的山林之中,可以从其脸上看得出来,一种名之为孤寂的神色。

    “大哥!”就在这个时候,黑衣少年却是听见了一声叫喊,随即其冰冷的脸上,却是多了一分笑容:“岚弟。”

    一名身着绣着不少华丽雕饰的短衫的看上去只不过是四五岁的小男孩跑了过来,看上去虎头虎脑的,但是这小男孩居然是胆敢闯到这山林里面来,实在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事情。要知道,这山林里面类似于那气鼓兽的魔兽固然是不多,但是一二阶的魔兽,也是比比皆是的。

    “真不小心!都跟你说不要自己一个人跑出来了!”黑衣少年一踏布,随即就好像是缩地成寸一般的直接抵达了那小男孩的面前,拍了拍对方的脑袋,笑骂道。此时此刻,这黑衣少年的身上,看不出来什么之前的冷酷,完完全全是一个溺爱弟弟的兄长。

    “三弟也想要出来玩呢,只不过他动作太慢了,我就没有带上他。”小男孩对于黑衣少年的斥责似乎是并不在意,却是嘟了嘟嘴,有一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

    “你这小子,你还想要把一个两岁的小孩带出来不成?”黑衣少年不由得有一些恼怒,给了小男孩一个暴栗。

    小男孩不由得感觉有一些委屈和畏惧,他心里想着,若是不说这事就好了。

    对于自己的兄长,他是有一种盲目的敬佩甚至是崇拜的。

    黑衣少年却是笑笑,但是紧接着,他就是面色一变。

    “走,快走!立刻回家!”黑衣少年立即推了那小男孩一把,居然是硬生生将其推出了接近十丈距离,而且小男孩也是由于其控制着能力,而毫发未损。紧接着,黑衣少年一转身,那漆黑色的长枪再一次的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一道道极端可怕的锋芒,此时此刻以一股连悬挂高空的骄阳都要畏惧的寒意,渗透而出!

    “吼!”一声震动山林的怒吼响起,紧接着,一只庞大无比,足足接近十丈大小,全身上下有着寒冷的气息环绕,还长着一对紫色犄角的类似于雄狮的庞然大物出现了,这一个家伙,赤红色的双目之中有着极端仇恨的气息,他极端愤怒,想要将眼前的黑衣少年撕成碎片。

    见到这一个庞然大物,小男孩一时之间吓得几乎是两腿发软了,他也是极有天赋的,但是毕竟年龄太小,这个时候是没有面对这一种庞然大物的勇气。

    但是这个时候,这一个小男孩却是咬咬牙,不知道哪里来了力气,扭头就走,他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只不过是累赘。而且他相信,他的大哥是无敌的!

    “原来如此。”黑衣少年点了点头:“三天前我杀的那一只冷骥狮就是你的幼崽么?凭借气味找到了我,实在是挺不容易的。”

    “吼!”那庞大的冷骥狮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它也听得懂黑衣少年的话!它们冷骥狮这一支,几乎是代代相传,固然是力量强大,但是数量稀少,自己的幼崽被这一个看上去只不过是小孩子的人类杀死了,怎么让它不怒?

    只不过,这冷骥狮也是有着不可思议的惊惧的,他的灵智接近人类了,他也猎食过不少人类,但是他从来不知道,这样子的小孩子可以杀死它的幼崽!

    要知道,虽然说是幼崽,那也是活了二十几年的,长达三四丈的媲美六阶强者的可怕野兽啊!

    “吼!”冷骥狮猛地一跃,整个山林都是在疯狂震颤,这冷骥狮,可是达到了九阶级别的超级魔兽啊!九阶魔兽,甚至是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屠戮一支军队的可怕存在,对于这样子恐怖的凶兽,哪怕是久经沙场的战将,也是会心生畏惧。

    但是这个时候,黑衣少年却是极为平静,那足够把一个猛虎都是一口吞下去的巨口,没有使得这黑衣少年畏惧。这个时候,黑衣少年仅仅是冷漠的看着这一个冷骥狮,随即,抬起了自己的手。

    “嘶!”一种令人发寒的风声响起,充满了阴煞气息,一道道漆黑色的风暴,此时此刻在天空之中席卷开来,极为黑暗,阴暗的气息,此时此刻完完全全的爆发了。

    这是他,名之为墨音尘的少年的力量!

    “吼!”哪怕是九阶魔兽,冷骥狮此时此刻还是不可避免的感觉得到了恐惧,这样子的黑暗,太浓郁了。任何的生物都是有着趋光性的,哪怕是那些一直深潜海底的生物都不例外,更不用说是这天生寒冷的冷骥狮了,见到这一股黑暗,先不论其中力量如何,单单是浓郁的黑暗气息,就已经令得冷骥狮感觉极为不舒服乃至于痛苦。

    于是,这冷骥狮使用怒吼发泄,同时出现的,还有一层层的碧蓝色的能量波,这是冷骥狮一吼的力量,足够硬生生将一个七阶强者冻僵的光波。

    极为森冷的温度没有使得此时此刻仅仅是七岁的墨音尘有着丝毫畏惧,墨音尘却是冷冽一笑,随即以翻手,暗黑色的枪花开始了绽放。那看上去奇黑无比的长枪,此时此刻释放出来了无比恐怖的威势。

    隐隐约约可以看得见这枪花之中似乎是有什么在游动一般,就好像是一条条漆黑色的鱼,在这漆黑色之中游动。但是冷骥狮毕竟是这一带最为强大的魔兽了,是货真价实的兽中之王。哪怕是畏惧墨音尘的黑暗,也不至于扭头就走的。这一下子,这一只庞然大物挥动自己的利爪,居然是硬生生的劈出了一道道的碧蓝色的爪芒,看上去威势十足,比起真刀真枪还要可怕。

    墨音尘固然是天赋强大得骇人听闻,但是也知道此时此刻冷骥狮的这样子的攻击并非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硬挡的,当即就是挥枪,漫天枪影释放,无比可怕的锐利显露。这个时候的墨音尘固然是七岁,但是年少轻狂,完完全全的显露了。

    漫天暗黑色的枪影正对那碧蓝色的爪芒,一时之间空气都是震颤得剧烈抖动着,一股股的空间也是颤抖,墨音尘感觉得到这冷骥狮攻击力的强大,自己的枪影固然是可以抵挡得住对方的攻击,但是这样子的消耗也是剧烈的,与这冷骥狮长时间的对峙,很明显行不通!

    事实上,墨音尘凭借七岁的年龄就可以做到这样子的地步,甚至是在龙澜大陆上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了,这个时候墨音尘显露的力量,近乎是八阶后期了啊!

    冷骥狮目露凶光,他多么想要将墨音尘碎尸万段啊!它直接放弃了自己的爪芒,就这么硬生生扑了过来!

    “阴之领域!”见状,墨音尘也是怒吼一声,紧接着一股股阴煞的气息就是开始了盘旋,可怕的力量就好像是幽鬼,疯狂的哀嚎,一时之间,冷骥狮的精神居然是被干扰了,全身上下的冰寒也是纷纷消散。

    “杀!”墨音尘怒吼一声,手中漆黑色长枪猛然刺出,硬生生贯穿了这冷骥狮的头颅!

    “吼!”但是这个时候,冷骥狮居然是还没有死亡!极怒的冷骥狮,疯狂的挥动自己的恐怖的利爪,乃至于使用自己可怕的巨口,恶狠狠的发动了癫狂的致命一击!

    “完了!”这是这个时候墨音尘的念头,此时此刻,冷骥狮已经是完完全全的潜能爆发了,这样子的一击,防御力强大的九阶强者挨了也是死啊!

    “需要力量么?那么,就给你好了。这第二种。”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了魅惑感觉,乃至于无穷神秘的声音,在墨音尘的心中响起。

    “嘶!”一道惊天动地的声响,紧接着,整个魔斧城的人都是极度惊骇的看见,此时此刻,天崩了!

    ………………………………………………………………

    番外的第二篇,也终于完成了。

    写番外老实是觉得挺新奇的,比起写正文更有灵感,可以只需要采取一个个的片段来写,专门写那些精彩的片段,比起一个一个小细节都要写得清清楚楚容易多了。当然,番外终究是番外,而并非是正文,舍本逐末当然是不可能的。番外更新不定时也是难免的。

    话说起来这一次番外还是我利用流感生病回家的时间写的,好累啊,学业水平考试估计会考砸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