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江彬心花怒放,秦厉这个眼中钉今日便要除去了。而且还是秦厉心甘情愿的。江彬心中暗想,皇上呐,这可怪不得我了,不是我不好好保护秦厉的安危,实在是他自己着急寻死,我江彬又怎么能不成全了他,做一件成人之美的好事呢?

    看到秦厉一副怯懦不堪,紧张兮兮的模样,江彬更是得意。黑黑的脸上闪烁出兴奋的光泽,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急忙命令道,“王鼎生,去准备纸笔来,今日本官要成全秦厉,怎么说也要留下个凭证吗?啊哈哈!”

    王鼎生见秦厉接了江彬的招,心下感觉十分过意不去。但秦厉执意愿为,实在阻拦不住,他也是毫无办法。他更是惹不起江彬,急忙得了江彬的吩咐,挥了挥手,管家很快便取来了纸笔。

    由王鼎生执笔,把今天秦厉和江彬二人刚才所谈的协议详细记在纸上。最后由江彬和秦厉分别签字画押。

    江彬手里拿着这凭证,心里更是乐开了花。好啊!从三十四张中取出一张来,那得有多大的难度啊,那得需要多大的运气才能做到啊!秦厉,呵呵!就凭他,小样儿,他就等着砍头吧!

    今日砍下秦厉的头,就是皇上想说啥,有了这凭据,也是无话可说了。

    饶是秦厉有太后的保命懿旨在身,秦厉虽心里有底,但此时胸中却也陡然升起一股豪气。◎  ?№ №№? 今日就撞撞大运,好好让江彬看看我秦厉的气运,若真是取到江彬所要的麻将牌,哼哼!到时候恐怕江彬便要气死喽。

    这样一想,秦厉不禁信心满满,自己不是吸收了鸿运玉石上的气运,能鸿运当头吗,今天正好是验看的机会。

    秦厉故意装出胆怯的模样,冲着江彬微微拱手,轻声道,“江大人,请说吧,不知你要秦厉取出哪一张麻将牌?”

    江彬早已急不可耐,秦厉话音刚落,他便说道,“你就取出一张八万来!”

    秦厉轻轻呼出一口气,闭上眼睛,毫不犹豫便去桌上取牌。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心中坦然的沈炼在内,此时他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每一个人虽心里都怀有不同的想法,但此时目光都集中在秦厉那一只手上,或是盼望秦厉能一举取中,或是盼望秦厉取到的不是江彬所说的八万,从而让江彬砍了脑袋。

    取到一张麻将牌,秦厉心口砰砰的跳。与此同时,秦厉的另外一只手早已悄悄伸入怀中,他担心自己取出来的牌若不是八万,恐怕江彬连说话的机会也不会给自己,一刀便砍下自己的脑袋。37zw№◎网?  -因为秦厉早已瞥见江彬的手正握住佩刀的刀柄,准备随时砍下。

    一张麻将牌本是很轻巧的,可秦厉却是感觉有千斤之重,他将麻将牌攥在手中,凑到眼下,缓缓睁开眼看去,秦厉立时差点晕倒。就在一瞬间,秦厉那张脸仿佛是苦瓜一样,难看到极点。

    任何人从秦厉的表情,都能轻易判断出秦厉取到的一定不是八万。

    江彬哈哈大笑,“哈哈!秦厉,这可怪不得本官了,不是本官不给你面子,实在是天命难违,连老天都不庇护于你,你还有何话说?看刀吧你!”

    高高的举起了手中佩刀,一股冷气冲击着秦厉的脸颊。

    沈炼急不可耐,慌忙道,“秦大哥,快快拿出那保命的东西来呀,江彬杀不了你!”

    不料秦厉突然间脸色一变,高声道,“江大人且慢,你看这是什么?”

    秦厉将手高高举起,向江彬展示的不是太后那张保命的丝帛,而是那张麻将牌。

    他手里的麻将牌正是八万。

    秦厉先是见到了手中正是八万,那颗心早就激动不已。不过这具躯壳毕竟只有十六岁,况且在后世的时候他也是好玩的天性,索性便给众人开了个玩笑。故意扮出一副悲苦不堪的模样,给众人一种他取到的不是八万的假象。

    不过秦厉这个玩笑开得可是有点儿大了。江彬早已断定秦厉取到的不是八万,狂喜不已,这时陡见秦厉手中麻将上清晰的写着“八万”二字,这心里落差实在是太大了,当即差点晕过去。

    乖乖隆地咚!这也太巧了吧?这秦厉的运气也太好了吧,真是如有神助一般。

    江彬傻眼了,刚才和秦厉之间二人的协议还拿在手中。说过去的话总不能马上就不承认吧?江彬的那张黑脸顿时红得紫,就像是斗败的鸡公一样,一口气憋在胸口,愣是喘不上来。

    窝火,真是太窝火了。今天本来是想趁机要了秦厉的小命,不成想倒是让这崽子弄得灰头土脸。

    唉!灰头土脸呐!

    秦厉这时早已兴奋异常,暗暗想到,真是鸿运当头照。看来唐伯虎的那鸿运玉石的确不是等闲之物。从今日之事来验看,我秦厉真就是逢凶化吉,好运连连呐!

    随后嘻嘻笑道,“江大人,草民知道江大人知我取出一张八万牌易如反掌,故而才用此法给草民一个面子。呵呵!江大人今日给草民的面子,草民永远也不会忘记!草民谢过江大人了!”

    说完朝江彬深深的鞠了一躬。秦厉这一鞠躬,江彬却是感觉比秦厉狠狠扇他两嘴巴还要难受。

    江彬哑口无言,傻在了那里。

    蒋瑶这时心下欢喜,阔步走上前来,冷脸说道,“江大人,既然秦厉取到了你所要的那张麻将,还请江大人快快离开这王家宅院。想必江大人也知道,这里不欢迎你呐!江大人是御前红人,总不会说话不算话,拉屎往回坐吧?”

    这蒋瑶也真是够损的,这番话无异于落井下石,让江彬更是难堪。

    “你……你们……”江彬面孔狰狞,用手指了指蒋瑶,随后是秦厉还有众人,最后狠狠的咬着牙说道,“也罢,我江彬今日栽了,走!”

    说罢,大手一挥,他带来的那些恶狼般的军士则紧紧跟在他身后,这便要走。忽然瞥见地上一名军士此时脸白如纸,身体僵直,似早已断气。江彬的火更是无法遏制。

    今日没占成这处府邸不说,还搭上一名军士的性命,江彬顿时转回身,手指着蒋瑶道,“蒋知府,本官这便要走,不过走之前也要把你带上,哼!本官手下的军士被你的差役打死了,本官岂能善罢甘休,来人,将蒋瑶捆了带走!”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