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厉是个奸邪小人,在蒋瑶心中是早已定型的。  现在又瞧见秦厉一副嬉皮笑脸,不以为意的模样,更是从心而外腻歪。况且秦厉虽现在和皇上混的很熟,但怎么说也没能力阻止江彬啊!

    蒋瑶看也不看秦厉,不想再和秦厉多费口舌,沉着脸命令道,“来人,快快把这奸邪小人赶将出去,本官不想再看到他。”

    两名差役得了蒋瑶的命令,虎着脸左右分开拖起秦厉便向外走。

    这下沈炼可急了,秦厉是沈炼请来帮助蒋瑶的,蒋瑶如此对待秦厉,顿时让沈炼很是恼火。沈炼急忙上前,怒声喝道,“站住!他是我秦大哥,你们不可以这样对他。”

    沈炼只是一个少年,差役哪里会听他的话,恍若未闻般拉着秦厉继续朝外走。

    “蒋知府,秦大哥是好人呐!你快快叫他们停下,今日之事便要着落在秦大哥身上了!”沈炼慌忙又对蒋瑶说道。

    蒋瑶虽是扬州知府,堂堂的朝廷四品大员,可沈炼却毫不畏惧,语气非常僵硬。

    说来沈炼曾一度像是一个小大人似的训诫蒋瑶,但蒋瑶并不着恼,相反倒是对沈炼颇有欣赏之意。

    蒋瑶老脸更加阴沉,道“你这娃娃怎么也跟着起哄,本官看人还是有些眼光的。那秦厉是奸邪小人,两面三刀之徒,留他在这里只能坏事,焉有帮助本官的道理?快快站在一旁,容本官和江彬好好斗上一场。”

    “蒋大人,你可知道秦厉也是扬州百姓,你身为扬州知府便是这样对待扬州百姓的吗?再有,你哪只眼看到秦大哥是奸邪小人了,我看你这样做,才是……才是是非不分!”沈炼一下子急了。本来是想说蒋瑶是奸邪小人的,但话到嘴边终是忍住,改成了是非不分。

    此时秦厉还未被两名差役拖出府门,沈炼和蒋瑶的对话他听的很清楚。苦涩的摇摇头,暗道,唉!看来知府大人对我颇有成见,我们之间的误会可是很深呐!

    秦厉吼道,“蒋知府,今日我若是不能赶走江彬,哼哼,我愿意割下我的脑袋送与大人!”

    秦厉清楚知道蒋瑶是一个难得的好官,被这样的好官误会,心里着实难受,他一急索性便说出这样的话来。

    蒋瑶听了秦厉的话,只是冷冷一笑,低声道,“奸邪小人的话岂可当真,你当本官是傻子么,如何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你蒙蔽?况且你当你谁呀?说出如此大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吗?”

    江彬此时正在对面,在秦厉进来之时,他马上皱起眉头。? § ◎  正德有了旨意,让江彬负责秦厉的安危。江彬虽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也是不敢不听。

    但江彬恨透了秦厉,恨不能杀之而后快。江彬早已下定决心,一定要寻个由头,让秦厉自寻死路,或是违犯大明律令。耳听秦厉说今日要将自己赶出王家府邸,江彬一时更来气了。

    他想到,你秦厉是个神马东西?人五人六的敢大言不惭,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把我赶出去。

    想到这里,江彬冷声命令道,“你们三个过去,将秦厉拉将回来!”

    一个要赶走,一个要拉回,秦厉也真成重要人物了。幸运的是江彬派出去的是三名手持利刃的彪悍,不由分说,抡起刀便砍向那两名差役。两名差役很有自知之明,知道斗不过三名彪悍,顺手松开秦厉,扭头便跑回队伍,拿了兵刃准备厮拼。

    秦厉趁着这个机会,慌忙跑了回来,大摇大摆走到江彬跟前,十分郑重的一躬到地,道,“草民谢过江大人!”

    一副谄媚的嘴脸,蒋瑶看了,双目喷火,愤恨不已。

    不料秦厉却话峰一转,接着说道,“今日若不是江大人,草民便被他们赶出去了,江大人便能如愿以偿,强占这处民宅了!”

    “怎么,你真想管管闲事?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将本官赶出去?”江彬一脸不屑,讥讽道。

    “江大人是皇上身边的宠臣,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抢占民宅,触犯了大明律令?”秦厉也是冷声说道。

    “呵呵!大明律?你小子也知道大明律?本官一直以为你只会搞些小玩意,哄得皇上开心,心怀不轨呢。本官是皇上钦封的威武副将军,要占用这座府宅作为威武大将军府,这有何不可?难道说我一个威武副将军都比不上一个小小的扬州绸缎商人吗?”江彬眼睛一斜,阴冷的说道。

    在这个时代,商人的地位还是很低的,江彬说话之时满脸都是轻蔑之色。

    秦厉双眉深锁,他知道和江彬这样的人讲道理是毫无用处的。在江彬心中早就形成了了官就是官,民就是民。官向民索取何物,民都要无条件的服从。

    也难怪蒋瑶被逼无奈,打算用武力来解决江彬了。

    可江彬手握兵权,岂是一个小小府衙里几十个差役能对抗的了的呢?

    秦厉一时无语,脑筋在飞旋转,思考着对付江彬的办法。

    江彬见秦厉呆呆愣,冷冷一笑,命令道,“来人,将王家诸人全部赶将出去,本官倒是要看看,谁敢阻拦!”

    一群凶神恶煞般的军丁手持利刃迅分散开,气势汹汹像是鬼子进村一般奔向各个房间,遇到王家的人,不由分说,拖起来便走。

    蒋瑶眼看江彬玩横的,早已气的睚眦欲裂,对手下差官们吼道,“你们还愣着干啥?给我上,一定要拦住这群恶徒。”

    无论从人数和气势上差官和军丁们比起来,都是差上一截儿。怎奈蒋瑶今天是下了决心拼了性命阻止江彬,他在后面督着,差官们硬着头皮上去阻拦那些军丁,双方便展开一场撕拼。王家宅院中一时哭喊,打斗之声不绝于耳,乱成一锅粥。

    “你……你个坏蛋,我打死你!”一个稚嫩孩童的声音。

    循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四五岁,头上梳着两条朝天辫的男娃,两只小拳头攥的紧紧的,朝江彬猛跑过去。

    江彬正用一种非常不屑的眼神看着秦厉,很有种老子就是这么做了,你能把老子咋样的架势。不料那男娃突然抱住了他的双腿,紧跟着张嘴在江彬的大腿上狠狠咬了一口。

    “哎呦,你个小崽子,看我不摔死你!”江彬疼的一叫,低头一看,旋即愤怒到极点。伸手将那男娃像是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

    他眼露凶光,面孔狰狞,随后高高举起那男娃,作势便要狠狠摔下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