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地上金光四射,手里举着片刀的恶仆们一时难耐好奇之心,暂时把砍秦厉脑袋的事儿搁置一边,低头朝地上看去。、反正秦厉早晚都是他们碗里的肉,早杀晚杀都一个样。

    掉在地上的是只翡翠葫芦,正是吴经第一次见到秦厉,认下秦厉做干儿子时送给秦厉的。说来这只翡翠葫芦本来呈青绿色,此时掉在地上摔碎后却出金光,这让秦厉也很是纳闷。

    急忙朝地上看去,翡翠葫芦已然碎的一地是渣,奇怪的是在葫芦里面却是有一片长方形的丝帛。丝帛成金黄颜色,色泽夺目。细细一看,在丝帛上还写有些许红色小字。

    秦厉微微一笑,冲着也在纳闷不已,正朝地上看的高忠说道,“小忠子,可否稍晚再杀我,容我细细看看这上面之字,也好让我秦厉做个明白鬼。”

    作为秦厉的好朋友,高忠哪里忍心让秦厉就死,他是能拖延点儿时间便是一点儿时间。满盼着能出来什么大人物救下秦厉的性命,或是出现什么意外,让秦厉免死,逃过一劫呢。

    高忠急忙几步奔上前来,冲那些家奴喝道,“都退后,让秦厉细细看看这丝帛上写的字。咱认的这翡翠葫芦,这乃是吴公公的贴身之物呐。吴公公把如此贵重之物都赏赐给了秦厉,说不准吴公公会另外有什么安排。”

    明明知道吴经是铁了心要秦厉的命,高忠还是这样说。?    为的就是拖延拖延时间,能让秦厉多活一会儿便是一会儿嘛。

    此时秦厉心情非常焦躁,看着地上的丝帛,脑海中突的掠过一个念头。我吸收了鸿运玉石上的气运,能逢凶化吉,说不准这次便着落在这丝帛之上了。

    这样一想,秦厉陡然激动不已。一颗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那一块丝帛上面。

    慢腾腾的弯腰下去,缓缓将丝帛捏入手里。本来是极为轻巧的一块真丝织就的丝帛,捏在秦厉手中却是感觉有千斤之重。

    秦厉甚至想,丝帛啊,我秦厉的小命便由你决定了!

    岂止是秦厉,就是连高忠,刚刚凑上来的沈炼也是非常紧张。秦厉张大口舒了口气,下定决心般将那丝帛托在手里,细细看上面的字。

    丝帛是金黄颜色,触手滑腻如脂,乃是十分珍贵之物。丝帛上用朱砂写着几行清秀的红色小字。

    秦厉细细看了一遍,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双手颤抖着又是凑近了一个字一个字的看过,脸上的表情在瞬间忽而迷惑,忽而狂喜。?

    见秦厉面呈喜色,高忠早已等不及了,急急问道,“小厉子,上面写的什么?是不是你死不了了?”

    秦厉恍若未闻,高高举起手里的丝帛,欣喜若狂,大声说道,“谁敢杀我?谁敢杀我?这天下有能杀我之人吗?哈哈!”

    状若疯癫。

    高忠,沈炼,还有那些恶仆都是愣住,不知秦厉何出此言。

    良久之后,秦厉才算是镇定下来。才把丝帛上的字让沈炼和高忠看过。

    也难怪了,本来已处必死之境,绝处逢生,谁能泰然处之呀?

    真是太幸运了,你道那丝帛上写的是什么?乃是当今太后的亲笔手书:持有此物者得先帝庇护,正德一朝无人可杀其身。

    丝帛的右下角是张太后的印绶,十分清晰。

    有了太后的懿旨,甭说是吴经,就是当今皇上也不能杀了秦厉了。要知道丝帛上写的可是持有此物者得先帝庇护。先帝是谁?那是当今皇帝的老爹呀。

    至于这翡翠葫芦中为何有太后的懿旨,就不是秦厉等一应人等所能知晓的了。

    说来这翡翠葫芦本是二十年前朝鲜国送给大明的贡品。一共有五个,全部晶莹剔透,美玉无瑕,甚是珍贵。弘治皇帝便把这五只葫芦一股脑全部送给了他老婆张皇后。也就是现在的张太后。

    弘治皇帝勤政爱民,厉行节俭,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皇帝。他在位之时,六宫形同虚设。在他一生之中,只娶了一个老婆,便是张皇后。

    夫妻二人感情甚笃,弘治驾崩后,张太后对他思念至深。有一次看到这五个精美的翡翠葫芦,睹物思人,更是抑制不住对弘治的思念。

    说来这张太后年轻时也是活泼好动之人,而今虽年龄稍大,但童心尚存。她突奇想,当即在一块丝帛上写下了这几个字,并盖上了自己的印绶,装入其中一只翡翠葫芦中。

    这只翡翠葫芦和其余四个放在一起,因五只葫芦一模一样,一时再也分不清是哪只葫芦装有丝帛了。

    张太后坐镇后宫,少不得对亲近之人进行赏赐。她见当今皇后夏皇后被正德冷落,便心生怜悯,感觉对不住人家。便把其中一只赏给了夏皇后。

    夏皇后又把这只葫芦赏给了夏嬷嬷。夏嬷嬷和吴经是对食,便顺其自然,很是大方的送给了吴经。

    就这样几经辗转,落到了秦厉手中。

    当然了,无论是夏皇后,夏嬷嬷,还有吴经均不知这葫芦中的奥妙。若他们真是知道的话,呵呵!估计说啥也不会送来送去了。

    高忠见了丝帛上的字,喜的脸色红润。虽搞不明白吴经为何忘了秦厉持有这般重要的葫芦。但此时早已兴奋不已。他为了把这事儿搞得郑重,慌忙跪倒,欣喜的娘娘腔响起,“尔等还不快快跪下,那是先帝之物,见此物如见先帝,尔等快快跪下磕头!”

    那些恶仆都听从高忠的驱使,一时跪倒在地,朝秦厉手中的丝帛磕头。

    丝帛拿在秦厉手中,也分不清他们是给丝帛磕头,还是给秦厉磕头了。

    高忠等人磕过三个响头,从地上爬起,高忠嘻嘻笑道,“小厉子,恭喜你呀,真是恭喜,咱可不敢杀你了,咱这就去回禀吴公公。”

    秦厉一拱手,和高忠道别。高忠率领着八个蔫头耷脑的打手悄然离去。

    随后秦厉便把今日吴经要杀自己的原因和沈炼说清楚。沈炼自然又是好一番恭维,赞叹。最后说道,“秦大哥,你真是好运气哩,有了这太后懿旨,只要是正德当着皇帝,谁也甭想杀你了。秦大哥,现在恰有一事,蒋瑶知府正为难不已,小弟看秦大哥出马,此事定成。”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