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忠身后那些家奴都认识秦厉,乍一见到秦厉,真就像是饿狼见到鲜美的肉一样,眼珠都红了,欢呼雀跃起来。卐?¤

    人都有嫉妒心理,见不得别人好,因秦厉是吴经的干儿子,这些家奴在平时见着秦厉之时,那都是低头哈腰,一副三孙子模样。今日得了吴经的命令要杀秦厉,那真叫一个解气,幸灾乐祸。

    八名家奴手持利刃,这就要冲上前来将秦厉乱刃分尸。

    秦厉自看到高忠领着这些人拦路之际,一颗心就冰凉冰凉的。暗道,完了,这回小命彻底交待了。吴经这死太监,真是残忍恶毒呐,看来是真想要了我的命啊!

    反正也是这样了,横竖是个死。大丈夫生于天地间,死要死的豪气冲天,切不可唯唯诺诺,萎靡畏缩,叫人小瞧了呐。再说了在后世早已死过一回了,怕他个甚?

    想及此处,秦厉挺了挺胸膛,双目炯炯放光,没有一丝怯懦,反倒是有种男子汉大丈夫的气势。

    高忠见秦厉如此镇定,不禁对秦厉又增几分敬意。同时为秦厉更加感到惋惜,心里更加难受。

    他轻轻扬了扬手,说道,“你们先慢着,容咱和秦厉说上几句话。”他的声音很轻,但那些家仆却立刻止步,不敢再向前来。

    高忠双腿沉重,向前走了十几步站定,眼望着秦厉,轻声说道,“小厉子,这回是真坏事了,咱真是不明白了,你咋就那么傻呢?难道你不知道和吴公公翻脸的后果么?”

    秦厉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丝淡淡的笑,说道,“小忠子,有些事可能你还不懂,吴经作恶多端,人神共愤。卐  说来我本是一个小百姓,但小百姓也有血性,也知道是非廉耻,也是有人性的。今日虽不能杀了吴经为扬州百姓讨回公道,但我并不后悔,就是到了地府也要缠着吴经不放!”

    不管是后世,还是今生,秦厉一直是抱着一个混世的态度。吃喝玩乐,尽享荣华富贵快乐一生。可自从那些扬州百姓亲自登门,眼含热泪感谢他之时。秦厉彻底感动了,恍惚明白了人生的真正价值。

    况且吴经所为的确将他骨子里那股正义感激出来,是以才慷慨激昂的说出这番话。

    高忠面色通红,人都是有良知的,和秦厉比起来,他虽是个小太监,但也感到自惭形秽。

    稍微愣怔了一下,高忠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道,“小厉子,咱和你是最好的朋友,可咱比不上你。唉!咱还不想这么早便死了,咱还想活着呀。今日咱得了吴公公的命令,务必要砍下你的脑袋,唉!小厉呀,咱真是对不你呀!”

    话到最后,都带了哭腔,显然此时高忠难受之极。

    秦厉微微一笑,说道,“小忠子,啥也别说了,我知道你心地并不差,但咋说以后还要靠吴经活着是吧?我不怪你,叫你那些人动手吧!”

    高忠的眼圈在刹那间红了。37zw  他呆呆的看着秦厉,见秦厉一脸淡然,视死如归,无奈的摇摇头。哽咽着声音说道,“小厉子,一路走好,下辈子咱还做你的朋友!“

    “呵呵!动手吧,十六年后我秦厉又是一条汉子!”秦厉大声吼道。

    在后世时候,秦厉看电影,电视剧经常见到那些英雄人物在死前吼上这么一嗓子,是以也模仿了一下。

    这一嗓子吼出来,秦厉的心里陡然“咯噔”一下。我真要死了,他们会杀了我。我死以后,我那美丽迷人,善解人意的小娘子林嫣儿要怎么办?

    一想起林嫣儿,秦厉顿时心酸无比。穿越大明和林嫣儿相处差不多两个月了。她是一个多么可人的小老婆呀,唉!这回可要守寡了。

    还有老丈人,丈母娘都是秦厉的牵挂。

    这样一想,秦厉心痛如绞。

    唉!没办法,也许这就是命吧!

    忽又想起唐伯虎的那颗鸿运玉石,怪了,真是怪了,我吸收了鸿运玉石上的气运,不是要逢凶化吉,鸿运连连吗?怎么这么快就让我死了。

    胡思乱想着,高忠身后的那些家奴却是手持利刃奔上前来。吼叫着,“秦厉,你个小崽子,今日就砍下你的脑袋!”

    那些家奴都是身手不凡之辈,躲闪亦是枉然。秦厉干脆把眼一闭,不再多想,引颈待割。

    “刀下留人!你们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胡作非为,屠戮百姓,难道这天下就没了王法吗?”一个清脆,但震慑力十分强的声音忽然响起。

    秦厉身子一震,不用看,早已确定是沈炼来了。

    那些家奴被这一嗓子还真是镇住了,手中利刃停在半空中。

    秦厉睁开眼,见沈炼一张俊脸通红,呼呼喘着粗气站在秦厉跟前,一脸的焦急。

    “秦大哥,他们为什么要杀你?你咋这般老实,就让这些贼人杀你呢?快跑!”沈炼拉住秦厉,不由分说,就要开跑。

    秦厉苦笑道,“沈兄弟,放开吧,跑不了的。我就是跑到了天边还是要被他们杀了。还不如省些力气呢。”

    那些家奴缓过神来,见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不禁分外气恼,骂道,“哪来的狗崽子,不要命了吗?这是皇上身边的当红太监吴公公要杀的人,还不快快让开。”

    沈炼不禁好生纳闷,吴公公,不就是吴经吗?秦大哥是他的干儿子,他咋要杀秦大哥?

    正在迷惑不解之际,早有一名壮汉飞起一脚将沈炼踢开。沈炼身材不高,被这一脚当即踢出老远,摔倒在地。

    秦厉无奈的又闭上眼睛,唉!上次被扬州百姓围攻,是沈炼情急生智救下了我。这回可是没用了。

    一名恶仆一刀朝秦厉脑门劈下,秦厉虽早已存了必死之念,还是不由得惊慌失措,吓得脸色惨白。

    “慢着,我有话说!”秦厉不由自主猛然喊了一嗓子。高忠看着一刀朝秦厉砍下,本来是闭上眼睛了,这时听秦厉说话。立刻睁开眼,焦急道,“慢着,让他说!”

    高忠很是盼望秦厉这时能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一是保住秦厉的性命,二是让吴经消了怒气。

    不成想秦厉愣怔了片刻,轻轻一笑,朝远处刚刚爬起来的沈炼说道,“沈兄弟,烦劳你一下,回去告诉你嫂嫂,我秦厉下辈子还要和她做夫妻!”

    沈炼急的哭出声,“秦大哥,你不能死啊!不能死啊!”

    杀一个小小的百姓,竟废了这么长的功夫,那些恶仆早已等不及了。骂道,“你个崽子咋这么啰嗦呢,看刀吧你!”

    澈亮的片刀带着呼呼风声,横着向秦厉的脖子扫来。

    明明知道躲不过,秦厉还是快低头弯腰。可幸的是这一刀擦着秦厉的头皮呼啸而过,竟然被他躲了过去。

    “吧嗒!”一下,从秦厉怀里掉下一样东西,掉在地上立时摔得粉碎。地上瞬间泛起道道金色光芒,闪闪的夺人眼目。众人不禁齐刷刷朝地上的粉碎之物看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