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街头,恰是老姜头家门口,两具尸体横陈于地,死者正是老姜头夫妇。◎  ?№ №№? 死相非常惨,老姜头胸口被利剑刺了一个窟窿,鲜血兀自在咕咕的向外冒着,染红了大半个身体。

    姜氏则是直接被抹了脖子,脑袋和脖颈还有些粘连。那副残相更是让人不忍直视。

    秦厉站在人群前面,双眼在瞬间湿润。说来是他答应要照顾老姜头夫妇后半生的,可如今他们却惨死街头,秦厉感到深深内疚。

    老姜头本是老实本分的扬州百姓,是谁如此狠心对他们痛下杀手?

    耳听身后有人在低声议论,“刚才我看见两名家仆手持利刃,凶神恶煞般,衣衫上好像还沾着血飞快的跑了?”

    听了这句话,一个念头在秦厉头脑中一闪,让他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莫非是吴经干的?

    秦厉转念又想到,吴经没有理由干这事儿啊。他已逼死了姜家女娃,为何还要杀了姜老伯和姜大娘呢?难道他竟然如此没有人性?残害无辜?

    出了人命,扬州的差役来的很是迅,细心检查了现场之后,抬着两人的尸回衙门,着仵作验看去了。

    沈炼站在秦厉身边,此时他愤怒到了极点,双眼喷火,痛声骂道,“真是丧尽天良!姜老伯一家本来就十分可怜了,竟然还在光天化日之下惨遭毒手,还有没有王法?大家跟我走,去寻扬州知府说理去,让他一定要查出真凶,为姜老伯报仇!”

    别看沈炼还是个少年,但声音激昂,说话铿锵有力,鼓动性非常强。一时间人群骚动不堪,“对,找知府去,蒋知府是个好官哩,他一定会为老姜头报仇的。”

    沈炼伸手一挥,领着愤怒的人群气势汹汹直奔知府衙门。

    秦厉没有动,此时他虽也十分愤怒,但脑袋还算清醒。他知道蒋瑶是个难得的好官,扬州出了人命,就是不去找他,他也会责令刑捕房严厉勘察,缉捕真凶。

    秦厉呆呆的站立良久,林嫣儿在他身边轻声说道,“相公,人都走了,我们也该回家了。唉!可怜姜老伯一家人呐!”

    木雕泥塑般的秦厉动弹一下,蓦地双眼精光一闪,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他对林嫣儿凄苦的一笑,说道,“相公还有些事情要办。”

    言罢,挺了挺胸膛,大步转过街角,消失在林嫣儿迷惑不解又特别关切的目光中。?

    今日相公真是有点儿奇怪呀!林嫣儿的心一时为秦厉揪起来。

    但林嫣儿相信,秦厉虽年纪尚轻,但做事并不会没有分寸。这些天来的观察,秦厉很少意气用事,都是谋而后动,而且心思敏捷,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吃亏的。

    正如林嫣儿所想,秦厉刚才是经过了细细的思考。他打算去吴经府上打探一下,看这事儿是不是吴经所为。若不是吴经干的还好说。万一若是吴经干的,必须要阻止蒋瑶,让蒋瑶不再贸然行事。

    吴经虽作恶多端,杀人犯法,但能够制他的只有皇上。没皇上的旨意,蒋瑶再怎么折腾也是枉然。

    上一次秦厉和蒋瑶告吴经的御状,正德皇帝不以为意,根本就不拿死了个把百姓当回事。

    今日吴经和夏嬷嬷虽然惹得正德很不高兴,但看正德还是对吴经很有感情,不会为难他的。这次若真是查到吴经的头上,也定然会和上次一样,正德也不会治吴经的罪的,到头来蒋瑶又是要碰一鼻子灰呀!

    况且那吴经很有可能会搬弄是非,对蒋瑶不利,说不准蒋瑶若再告一次吴经的话,丟管罢职不说,很有可能连性命都要搭上。

    这就是现在的大明,皇上一个人说了算,最要命的是这个皇上还是个很不着调的皇上。他只知道自己享乐,对百姓的死活不是那么在心呐!

    是吴经干的,必须要劝蒋瑶忍着,没办法,只有忍着。这得需要多大的耐力呀!

    可秦厉眼下就是这么想的。后世虽然只是个混混,但经历的事情很多,又有好几百年的知识沉淀,他的心思还是非常成熟的。

    很快大步走进吴经府邸,不用通禀,直接进了客厅。此时吴经的夫人夏嬷嬷早已离开扬州,返回京城了。吴经正一脸忧郁的坐在椅上,手里端着茶杯若有所思。

    只是半天时间,吴经显得苍老了很多,本来白胖的脸上皱纹堆垒,沟壑纵横。见秦厉进来,吴经的眼皮瞭了一下,沉声问道,“小厉,你来又有何事?”

    吴经想来想去,这件事还是因为秦厉而起。若不是秦厉,他也不至于和江彬闹翻,今日在皇上面前颜面尽失。

    虽他没来头的很喜欢秦厉,但此时危及到了个人利益,也不禁对秦厉生出几许恨意。

    秦厉心情复杂,非常悲愤。但还是扮出一副谄媚模样,嘻嘻笑道,“今日干娘和干爹遭皇上训骂,小厉很担心干爹哩。小厉就是来看看干爹,劝干爹千万不要往心里去,说来都是小厉给干爹惹的祸,小厉心里着实不安呐!”

    听秦厉这样说话,吴经心情稍稍缓解,叹声道,“唉!说来都是干爹没本事,没想到那江彬在皇上跟前这般得宠了,连你干娘都搬不倒他。唉!真是今非昔比呀!”

    “干爹不必气馁,那江彬恃宠而骄,虽这件事未能奈何于他,但干爹只要处处留心,就江彬那样的人,干爹何愁寻不到他其他违法之事,届时干爹再想办法搬倒他便是。今日皇上那般恼火,都没对干爹怎么样?在小厉看来,干爹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比那江彬不差。”秦厉眼睛晶亮的双眸微微转动,小心说道。

    吴经面色缓和,细细想来,他觉得秦厉说的也不无道理。便轻轻点头,说道,“恩,就让江彬这狼崽子多嚣张几日,总有一天干爹会将他除掉。”

    吴经眼里突然射出无比恶毒的光芒,这种眼神秦厉还是第一次见到,秦厉顿感不寒而栗。

    秦厉稍稍稳定心情,缓缓说道,“干爹,小厉其实早就看出来江彬就是皇上身边的一条狡诈的恶狼,对付江彬必须徐徐图之,不可操之过急。小厉现在还有一件事为干爹担心呐,今日老姜头一家老两口全都被人杀了,小厉担心江彬会把这件事胡乱扣在干爹身上,对干爹不利呀!”

    说完,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吴经,想从吴经脸上看出端异。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