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 ?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美丽的容颜,姣好的身材更是生命一般重要。刘娘娘本来面目生的娇艳如花,肤如凝脂。但因锦衣玉食,营养过剩,腰部却是有些不匀称了。为此她很是烦恼,担心有一天在正德皇帝那里失去了宠幸。

    刘娘娘心思敏捷,早已从秦厉的话音中听出,那好玩的东西能让她的腰部瘦下去,顿时喜的秀眉舒展,很是兴奋的看着秦厉。

    正德见刘娘娘如此欣喜,不禁也是喜上眉梢,笑道,“好呀秦厉,说来你总是搞些让朕感觉好玩的东西出来,朕的爱妃总是埋怨朕,早已不高兴了。这下好了,快快说与朕的爱妃听,爱妃也高兴高兴。”

    秦厉谄媚的一笑,说道,“皇上,草民搞出来的这玩意也是需要用纸笔做了图画,着匠人打造出来。”

    “快,纸笔伺候!”正德毫不犹豫,对侍立于身旁的毕云命令道。

    刚才生的一切毕云都看在眼里,江彬怂恿正德要杀了秦厉之时,毕云便暗暗打定主意,就是豁出得罪了江彬,也要向皇上求情保全了秦厉。

    在毕云看来,秦厉是个聪明透顶,而且又灵活多变的少年。虽秦厉读书不多,但就秦厉这份心思,这份事故,放眼整个大明的年轻人,毕云还真是遇到的不多。毕云想,一定要看紧了秦厉,让他不误入歧途,好好历练几年,要他成为他那老友的一个得力臂膀。

    毕云的老友现在举步维艰,很不容易,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呐!

    现在见秦厉又想出了玩的花样,哄得正德开心,刘娘娘高兴。37zw  毕云早就欣喜异常,更是对秦厉喜爱不已。

    毕云很快将纸笔放在桌上,作势要亲自给秦厉研磨。

    别看秦厉让江彬研磨感觉心安理得,大有戏弄江彬之意。那是因秦厉厌烦江彬,想给江彬难堪哩!

    可是这位白的老公公研磨,秦厉便于心不忍了。秦厉甜甜一笑,“毕公公,不就是画副图么,草民哪里敢劳毕公公大驾,那可要折煞草民了,还是草民自己来吧!”

    恃宠而不骄,得意而不忘形,低调从事。什么人什么样的应对方法。这正是毕云尤为欣赏秦厉之处。

    毕云并不执拗,只是冲秦厉友好的一笑,便自顾退到一旁。

    毕竟是同乡呐!而且相知的两个人未必就需要接触过很多,秦厉感觉和毕云就是这样,虽相识时间不长,但大有心有灵犀一点通之感。

    秦厉先是自己研好墨,而后在纸上细心画起来。毕竟跟着唐伯虎混了半年多,虽没有学会他的书画真谛,但画起这简单图画来倒也得心应手。

    他根据后世女子减肥的器材,画出了一副仰卧起坐减肥器的图形。?

    后世减肥的器材自然有很多,但明朝毕竟机械制造不达。这个仰卧起坐减肥器制作简单,秦厉自忖匠人必能依样制造而出。

    忽的又灵机一动,在纸上画了一个圈圈。一旁标明无论用何材料,务必要轻便。这便是后世的呼啦圈了。呼啦圈在后世无论幼儿园的小朋友,还是美丽少女,中年妇女,老头老太太都能转起来。制作简单不说,而且正好利于腰部减肥。

    正德早已站在秦厉身侧饶有兴致的看着,刘娘娘自然也难以抑制住莫大兴趣,轻轻挨着正德的身体,一边细细的看着,一边认真的琢磨着。

    “哈哈!就这么个圈圈能有何用?秦厉呀,你该不是要欺骗朕,故意哄朕的爱妃开心吧?”正德一脸不解问道。

    秦厉慌忙道,“草民不敢,草民的确感觉这两样东西对娘娘的身子有大用。”

    毕云虽也在看秦厉画出的图形,但他实在是看不懂。但见秦厉指着第一幅话说道,“皇上,这个名为仰卧起坐器,这第二个嘛,名叫呼啦圈,易于制作,而又简单易学。草民不妨现在就拿个圈子给皇上和娘娘演示一番。”

    “呵呵,呼啦圈,这名字好!毕云,快去想办法弄个圈来。”正德笑道。

    毕云慌忙应允,随后迟疑的看向秦厉。秦厉会意,对毕云笑道,“毕公公可用竹竿简单制作一个出来!圈的口径只需能顺利套进人去即可,不必精细!”

    毕云这才出去。

    片刻功夫,毕云真就弄来一个由竹竿简单制作而成的圈子。因时间匆忙,制作出来的当然相当粗陋。秦厉见了忍不住想笑,这是呼啦么?唉!没办法,这时代还没塑料或橡胶,凑合着用吧!

    秦厉将圈子从头上套下,至腰部,双手扶住竹圈。旋即双腿叉开,徐徐转动起腰部。

    随后秦厉的双手放开,奇怪的是那圈子随着秦厉腰部的扭动,竟然悠悠的转动起来。

    刘娘娘一见更是欣喜,暗道,秦厉真是个有心人呐!这呼啦圈完全是用来活动腰部的,他知道我腰有点儿粗,便想出来这么个法子,真是难为他了。

    眼见着秦厉优哉游哉的用身体转动竹圈,动作很是好看。正德看的跃跃欲试。他几乎忘了他是皇帝,嘻嘻笑着说道,“好了秦厉,停下吧,停下吧,让朕也玩玩。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东西到了你手里真玩出花样了,呵呵!”

    秦厉急忙停住,收住了竹圈。

    正德接过竹圈,饶有兴致的像秦厉一样套在腰部,也想和秦厉一样转动那竹圈。只转一下,竹圈便掉在地上。

    笨呐!皇帝怎么了?皇帝也比不上后世的老头老太太呐!秦厉如是想到。

    正德没了皇帝的架子,秦厉后世本身也是个混混,十分好玩。此时他早已放开,和正德就像是一对玩伴一样,耐心的讲解转呼啦圈的技巧。

    说来正德本是聪明之人,再加上身体各部位配合能力着实不弱。很快便把那竹圈转动如飞,喜不自胜。

    皇上高兴了,秦厉自然高兴,那毕云一张老脸早就欢喜的挤到一块。暗道,秦厉真是不简单哩!今日本来祸从天降,不料最后还是哄的皇上开心,和皇上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爱妃,你也转转!”正德一边转动着呼啦圈,一边得意的对刘娘娘道。

    刘娘娘俏脸一红,轻声道,“贱妾已记下了秦厉说的技巧,贱妾要回房自己去转哩!”

    说罢扭身款款而去。

    秦厉和正德玩了一会儿呼啦圈,而后是打台球,直到天已过晌,才辞别正德,手里拿着痒痒挠回家去。

    此时他心情欣悦。今日虽没利用吴经和夏嬷嬷搬倒江彬,但把江彬和吴经的矛盾挑起来了。反正他们二人都不是好人,让他们狗咬狗,必然有一个会遍体鳞伤。自己也算是为民除去了一害吧。

    他绝非无心之人,只不过此时站在大义上,才对吴经恨之入骨的。

    刚刚转过巷口,未进院门,便见院门口挤满了人。奇怪的是人虽多,但大家都十分安静。

    忽然有人看到秦厉兴冲冲回来,人群立即骚动,“那不是秦公子吗,秦公子回来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