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厉正趴在地上不知所措,忽然听见江彬向皇上这样进言,不禁吓得小心肝乱颤,对江彬恨得要死。卐?¤ 暗骂一声好毒辣的江彬。

    此时秦厉才彻底感觉到了他的渺小,穿越大明以来的第一次真正的危险来了。

    把命运交给别人终归是不放心,不甘心的。但他此时无可奈何。

    没办法,这就是封建王朝,皇帝一个人手握生杀大权,别人的生死便全部掌握了皇帝手里。

    秦厉胆战心惊的抬起头,朝正德和刘娘娘看去。正德此时正在盛怒之下,全没有理会到秦厉。倒是刘娘娘正朝秦厉投过来担心的一瞥。秦厉毕竟是她的救命恩人,刘娘娘心地善良,自然不会忘了这茬儿。

    刘娘娘和秦厉的目光交织在一起,秦厉虎目中有几许恳求,几许胆怯,更有几许无奈。那眼神立即揪起刘娘娘那颗善良之心。

    正德刚要说话,刘娘娘轻移莲步到正德身边,轻柔的说道,“皇上息怒,且不可听江彬言语。秦厉本是性善之人,皇上难道忘了是他救下了贱妾性命,皇上若是今日将他杀了,这将置贱妾于何地,贱妾这不是恩将仇报吗?”

    正德虽感觉江彬说的很是在理,说来吴经和夏嬷嬷今日来这儿闹腾,完全是因秦厉而引起,这秦厉是罪魁祸不假。¤ ? ?可真让他下令杀了秦厉,他自然有些舍不得。

    台球刚刚制作出来,霹雳舞还没向秦厉学呢?那么好玩的东西岂能不玩了?

    可若是把秦厉杀了,还有谁能陪他玩,还有谁会玩那么有意思的玩意儿呢。

    想及此处,正德热的头脑渐渐冷静,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秦厉,又看看正要被拉出去砍头的夏嬷嬷,正德不禁一阵犹豫。

    夏嬷嬷万没想到今天会是这种结果,被拉走的片刻,她忽然意识到情况的严重了。急忙朝吴经投去惊慌的一瞥。

    眼见亲爱的对食要被皇上砍头了,吴经早已吓得面色惨白,他枯藤跪倒,颤声说道,“皇上,求皇上开恩,饶了夏嬷嬷的命吧!”

    说来正德虽贪玩,但并非暴君,并不是嗜杀。看吴经老泪纵横,本来心下犹豫的正德更是举棋不定。

    江彬本想在正德盛怒的火焰上再狠狠吹上一阵风,让正德下了决心。不料刘娘娘出马为秦厉求情,江彬一下子蔫了。

    江彬深知正德的秉性,他不听谁的,也要听这位刘娘娘的。卍  刘娘娘是正德的小心肝,在江彬印象里,正德从来没有违拗过刘娘娘,一直是对刘娘娘言听计从。

    美人的魔力是无穷的,是让任何男人无法抗拒的呐!

    刘娘娘见正德沉默不语,望了一眼夏嬷嬷和吴经,继续说道,“皇上,秦厉是贱妾的救命恩人,杀不得。吴经跟随皇上这么多年,鞍前马后,着实不易,他的对食夏嬷嬷更是皇后的乳母,皇后可离不开她呀!还请皇上收回成命,饶她性命,将她赶回京城算了!”

    说罢朝正德温柔的看去,秀美的双眸中充满了真诚和恳求。善良女人的本性表露无遗。

    单是这脉脉含情,意义深远的眼神便让正德骨头软,那冲天般的怒气顿时消减大半。

    正德低头看一下秦厉,随后把目光落在夏嬷嬷身上,说道,“夏嬷嬷,朕若不是看你一把年纪,侍奉皇后多年,哼!今日定要砍了你的脑袋。你不用再在扬州逗留了,即日便返回京城去服侍皇后吧!”

    夏嬷嬷早就吓了个魂飞魄散,她到了这时候才知道皇上就是皇上,不是她这等奴才能惹得起的。夏嬷嬷颤巍巍的挣脱那两名带刀护卫,磕头道,“奴才谢皇上不杀之恩。奴才还有个不情之请,还望皇上不要苛责老吴,老吴其实是个好人,他在皇上身边多年,请皇上看在奴才的面上,放过他吧!”

    刚刚还不知天高地厚的自称老身,马上便成奴才了。说来这夏嬷嬷脑筋还是转的不慢的。不过她为吴经求情,这倒把正德逗乐了。

    正德勉强忍住笑意,说道,“行了夏嬷嬷,走吧!吴经是朕身边的太监,朕何时说要苛责他了?”

    夏嬷嬷这才从地上爬起,瘸着腿一步步走了出去。

    真是个嚣张无比来,狼狈万分去。

    秦厉看着夏嬷嬷失落的背影,不知为什么,心里没有感到任何失落,反而有种窃喜、幸灾乐祸的感觉。

    正德随后说道,“吴经,你去看看夏嬷嬷,今日务要送她离开扬州,朕真是烦了!”

    语气非常平缓,哪里有半分责怪吴经之意。

    吴经从地上爬起,双手抹了把脸上的老泪,悄然退出,去追夏嬷嬷。

    江彬一直还在傻愣在一边,一脸的气愤不悦,正德微微一笑说道,“行了,你也回去吧,把那黑脸好好擦擦,被一个婆子抓成了这样,也真够丢人的呐!”

    江彬噘着嘴,闷哼一声,正要出门而去。正德却又是说道,“慢着,回去后定要详查锦衣卫去秦厉家要挟一事。另外,以后秦厉的安危就交给你了,秦厉不能死,朕需要他哩!”

    江彬听了一咧嘴,心里更是窝火。这都什么事儿啊?本来是想除掉秦厉的,到头来成秦厉的保镖了。江彬略一沉思,说道,“小臣听干爹的,干爹叫小臣干啥,小臣便干啥。不过这秦厉若是犯下国法,或是自寻死路,小臣可保不得他的安危。小臣总不能成天跟着他吧?”

    “哈哈,这是什么话,秦厉聪明伶俐,如何会触犯国法呢?他年纪轻轻,如何会想不开自寻死路?你莫要担心,若真是那样的话,朕不怪你便是!”正德毫不犹豫道。

    江彬心下窃喜,心道,行,只要秦厉能死就行。我江彬就会让他触犯国法,或是自寻死路而死。

    想及此处,江彬脸上的阴毒一闪即逝,谄笑道,“干爹,秦厉的安危就着落在小臣身上,小臣告退!”

    说罢,冷冷看了一眼秦厉,出门而去。

    正德的火气真是上来的快,下去的快。低头看一下还在地上跪着的秦厉,笑道,“秦厉,起来吧,朕正琢磨着着台球哩,今日刚好制作出来,你陪朕打上几杆。”

    秦厉这时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地,刚要站起,却是想到应该感谢刘娘娘,便高声说道,“草民秦厉谢娘娘,若不是娘娘,恐怕草民的小命今日就没了。草民这里正好有一样好玩的东西,能让娘娘强身健体,保养好身子,让娘娘永远保持完美的身材,永葆青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