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彬是正德的宠臣,是正德形影相随的玩伴。? § ◎  没有了他,正德玩起来还能有什么意思。

    自从正德让江彬站起身后,江彬便心中有底了。此时他对正德的心理摸的清清楚楚。其实从内心讲,正德并不是想真正处置江彬,之所以这样气势汹汹的训斥一番江彬,完全是为了给这位夏嬷嬷一个面子,让夏嬷嬷尽快走人。

    不过江彬也清楚,正德也是有些怒气的。他那怒气完全是因为秦厉。江彬私自动用锦衣卫,胆敢去要挟秦厉,让秦厉远远离开正德,这是正德不能容忍的。因为秦厉明出来的那些新奇玩法,正德正是上心的时候,此时他绝对不能缺少了秦厉。

    洞明了正德的心思,江彬心里无比踏实,此时胆气也随之壮了。夏嬷嬷冷着脸这样一说,未等正德说话,江彬先难。“夏嬷嬷,刚才你也听到了,皇上已经训斥过本官了,难道你还想怎么着,莫非你想左右皇上吗?”

    江彬这话说的很重,要知道皇上说的话那就是金口玉言,一言九鼎。想左右皇上的意志?你以为你是谁呀?玉皇大帝呀?

    夏嬷嬷怒道,“老身岂敢左右皇上,只是恳求皇上还老身和老吴一个公道!”

    “你们要什么公道?”江彬张口反问道。

    其实这正是正德这时想说的话,江彬替他说出来,正德甚是满意,忍不住对江彬轻轻点头。37zw№◎网?  -

    “江彬,你可知道秦厉是老吴的干儿子,你欺侮秦厉,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这不是明显不把老吴和老身放在眼里吗?老身想让你给老吴赔礼道歉,让我家老吴把心里那口气出了!”夏嬷嬷三角眼几乎要喷出火来,向江彬走了两步,对江彬怒目而视。

    秦厉隔着三尺之外,便能感觉到夏嬷嬷那冲天的怒气。

    “锦衣卫要挟秦厉一事,本官已向皇上述说清楚。你这样步步紧逼,是不是以为我江彬怕你了。实话告诉你,我江彬今日不会给吴经赔礼,明日也不会,永远也不会。

    因为本官并没做错任何事。相反倒是吴经矫上意征集扬州女子,败坏皇上的名声,引起扬州民愤,罪责不小!再有,夏嬷嬷是宫里人,不知夏嬷嬷是经过了谁的同意,私自来了扬州?”江彬双目圆瞪,咄咄逼人。

    要说夏嬷嬷真不是好对付的人,她非但没被江彬意欲吃人的气势吓倒,相反遇强更强。

    公鸭嗓怒吼一声,无异于河东狮吼,乡下村妇的撒泼的本事便全部拿了出来。“江彬,这可是在皇上眼皮底下,你……你欺人太甚,你哪只眼看见老吴征集扬州女子了,有何证据?你这是凭空栽赃陷害,老身和你拼了!”

    张开双手,一边暗自想着,江彬果然要拿老吴私自征集女子敛财说事儿,幸亏听了秦厉的话,把那些女子都放走了,让他抓不到证据。37zw  一边拼命般朝江彬脸上抓去。

    秦厉看眼前形势,顿时手足无措,说来这些事儿都是因自己而引起。此时他真是担心皇上怪罪下来,拿他开刀。这里的人都是位高权重之人,也只有他是个小小的百姓。

    偷眼瞥了一下正德,正德怒容满面,睚眦欲裂。刘娘娘也是秀眉深锁,秦厉慌忙跪在地上,低头不语。

    夏嬷嬷还真是泼妇,饶那江彬彪悍勇猛,对这样的疯狂女人也是没辙。那张黑脸上很快被夏嬷嬷抓出来一道血痕。

    “够了,尔等还不给朕住手!”正德脸色铁青,这回是真的怒不可遏,吼道。

    皇上大龙威,声震屋瓦,夏嬷嬷斜眼瞅了一眼正德,这才很不情愿的停手。

    江彬手捂着脸,一副苦不堪言模样,夏嬷嬷的三角眼还在瞪视着他。

    正德手指着他们骂道,“瞧瞧你们,成何体统?还把不把朕放在眼里,行啊!夏嬷嬷,你行!”

    正德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刘娘娘本是柔弱女子,见眼前情势,心中十分烦闷,恼火。她怯怯的站起,轻声说道,“皇上,贱妾有些累了,贱妾先行告退。”

    正德很是关切的瞥了她一眼,还未说话,那夏嬷嬷却是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还不快走!哼!你个小贱人!”

    因刘娘娘始终受到正德宠幸,正德从而冷落了皇后。夏嬷嬷早对刘娘娘心生不满,很是怨恨。这回见皇上龙颜大怒,她不敢和皇上较真了,把全部怒气都撒在了刘娘娘身上。

    刘娘娘又羞又急又是愤怒,俏脸通红,伸手指了指夏嬷嬷,道,“你……你……”

    一时间心情复杂,感觉十分委屈,晶莹的泪珠像是断线的珍珠一样顺着腮边滚落,竟说不上话来。

    正德眼见爱妃如此可怜模样,心痛不已。更是怒火三千丈,指着夏嬷嬷骂道,“你,你说谁是贱人?朕看你才是贱人!滚!快快给朕滚出去!”

    别看正德愤怒,但头脑还是很清楚的。他知道夏嬷嬷是皇后的乳母,从感情上说自己亏欠皇后的,是以还不想把夏嬷嬷真的怎么样了,让皇后更加伤心。

    可是夏嬷嬷却不是这样想了,此时她早就昏了头。本来是信心满满的来皇上这里参合江彬,以为皇上定会为她做主,替他出气。没成想皇上不买她的账不说,还受到皇上的一通臭骂。这就让她感觉很没面子,在对食吴经那儿更是感觉脸上无光。

    她忽然嚎哭起来,道,“皇上呐,皇上总是宠幸那小贱人,叫皇后如何为人?不是老身数落皇上,皇后在后宫等了皇上十几年,皇上也应该好好想想了。老身真不知道这小贱人到底有什么好?如何让皇上鬼迷了心窍?今日老身就是豁出命去,也要把这小贱人赶走,劝得皇上回头!”

    她一口一个小贱人,把刘娘娘骂的狗血喷头,忍无可忍。

    再善良的女人也有怒的时候,刘娘娘强压怒火,说道,“皇上,贱妾怎么说也是您的嫔妃,她这样骂贱妾,请皇上一定要为贱妾做主!”

    雨打梨花,声音凄婉。

    正德几乎要疯了,他吼道,“来人,快把这疯女人拉出去,给朕砍了!”

    正德此语一出,立时便有三五个带刀护卫从外而入,拉起夏嬷嬷,像是拖死狗一样向外便走。

    江彬心花怒放,眼见正德怒火冲昏了头脑,他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趁机说道,“干爹,夏嬷嬷和吴经以前都是死心塌地为干爹办事的人。小臣琢磨着夏嬷嬷和吴经今日来干爹这里闹事,都是秦厉怂恿的,秦厉便是罪魁祸,干爹不如把他也一起砍了,永绝后患!”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