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头极大的夏嬷嬷说的气势汹汹,让秦厉心里豁然一亮。暗想,说不准收拾江彬便着落在这瘸腿的夫人身上了。她虽十分嚣张,但人家确实有嚣张的资本呀!她背后站着的是可是皇后娘娘,一国之母啊!怎么说皇上也要给皇后几分面子吧。

    “老吴啊,刚才听你说新收了个干儿子,叫他进来,我要见见他。”夏嬷嬷随后说道,声音仍然很大。

    秦厉听了,未等吴经召唤,慌忙哈着腰进来。脸上堆满笑容,低声下气的说道,“小厉见过干娘!”

    一边说着,一边作势便要跪下磕头。

    夏嬷嬷先是见秦厉中等个头,长得眉目俊朗,浑身透着一股精明,不禁轻轻点头。转眼忽然看见秦厉的左臂包扎的甚是吓人,轻声说道,“好了,甭跪了。你是老吴的干儿子,也便是我的干儿子了。呵呵!看着挺讨人喜欢的一个崽子。干儿子受了气,我这当干娘的必须要出马了。”

    嘴上这样说,其实心里却是在想,老吴就是爱搞些没用的,干儿子?干儿子有个屁用啊?干儿子就是一条狗,狗在外面受了气,主人当然要去出气了。?¤ 37zw?网 ◎?◎

    “小厉谢过干娘!”秦厉急忙说道。

    夫人来了,吴经此时分外兴奋,他竟然走到秦厉身边,轻轻拍打一下秦厉的肩头,很亲热的说道,“小厉呀,这回好了,你干娘一到,由她出马,江彬这回可就嘚瑟不起来喽!”

    夏嬷嬷一脸得意的看着吴经,很有点沾沾自喜。

    不知怎么的,秦厉看到夏嬷嬷那副模样,心里突的一颤:这夏嬷嬷太有点儿自以为是了吧?她虽是皇后身边最亲近的人,但皇上会给这样一个人面子,去整治训斥他最宠幸的大臣江彬?

    秦厉心下拿捏不定,忽然想起后院那些被吴经征集来的美女们。就那撕心裂肺般的嚎哭,让他心里一直如同针扎般疼痛。

    他略微沉思,便怯懦道,“干娘,干爹,那江彬的势力可是不小,干爹不是说他在皇上那里红的紫吗?小的想干娘出马,收拾江彬自然不成问题。但小的还是担心……”

    夏嬷嬷那张粉脸“唰”的一下便垂下,那一对三角眼也随之立起来。?? ? `她一向嚣张惯了,唯我独尊,妄自菲薄,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最受不得是别人说她无用。况且秦厉只是一个小百姓,更没有资格在她跟前指手画脚。

    “担心什么?”夏嬷嬷厉声喝问。

    吴经在瞬间也是脸色阴沉,在吴经心里,他的夫人夏嬷嬷那就是他的天。夏嬷嬷的能力是不容任何人质疑的。

    秦厉看这夫妻二人这副怒容,吓得心里一哆嗦。但还是脖子一梗,勉强镇定说道,“干爹来扬州征集了很多未婚女子,为此蒋瑶曾在皇上那儿告了御状。江彬骄横跋扈,在皇上跟前很得宠,小的实在是担心干爹和干娘还没来得及找江彬的麻烦,那江彬便恶人先下手,也拿着征集美女这事儿参合干爹。”

    夏嬷嬷一愣,三角眼一翻朝吴经看去。她还真没听说吴经在扬州干的这件缺德事儿。自己的屁股不干净,还想找别人的麻烦,这不是作死的节奏吗?

    吴经老脸一红,嗫嚅道,“确实有这么回事,咱家不是想为咱们家多弄点银子么?夫人呐,眼看夫人和咱家都老了,不趁机多弄点儿银子,这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呀!”

    “做了也就做了,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儿。不就是征集了些许女人么?凭我在宫里的地位,一来江彬未必敢拿这说事儿,二来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皇上也不会真的放在心上拿我是问。我是皇后的人,皇上让我不高兴了,如何对得起皇后呢,量来皇上也不会干这糊涂事。”夏嬷嬷轻描淡写的说。

    秦厉倒吸一口冷气,心道,把姜老伯家女儿都祸害死了,还是小事儿?真不知道什么事儿在这些手握重权,骄纵不堪的人眼里才是大事。

    “小的还是以为干娘和干爹这次去见皇上,就不要让江彬抓住干爹的任何把柄。干爹可以把征集来的那些女子全部放回家去,到时候没了人证,江彬就是想拿这说事儿,也是有口莫辩,空口无凭了。没有了任何把柄,干爹和干娘才能说动皇上,让皇上狠狠整治一下江彬,让他以后在干爹和干娘跟前老老实实的,再也不能不知道他自己有几两重了!”秦厉轻声说道。

    “这……”吴经迟疑不决。后院还有上百个女子没被赎买回去。一个女子二百两,那可是两万多两白花花的银子呐。叫他都白白放回去,他还真有点儿舍不得。

    倒是夏嬷嬷很是大度,皱着眉头略一思索便道,“就依小厉,放了,马上放了。到时候见了皇上,就是江彬想拿这个说事儿也是枉然了,咱就来个死也不承认!”

    夫人话了,吴经这才怏怏的转头对高忠吩咐让他去通知放人。

    秦厉心花怒放,总算是把那些可怜的女子们放走了。自己咋说也为扬州百姓算是做了件好事吧!那蒋瑶若是听说是我秦厉想办法让吴经放的人,估计也不会再对我恶语相加,骂我是奸邪小人了吧?

    高忠得了吴经的吩咐,转身欲走。一眼瞥见秦厉眼角眉梢喜气难抑。稍加琢磨便知道了秦厉的心思。心道,小厉子不简单哩!心底很是善良,知道为民办事。咱和他是好朋友,咱不妨便成全了他这为民请命的好名声。

    心下这样想了,对着秦厉偷偷一呲牙,忙不迭的去后院安排放人了。当然了,在安排放人的同时,高忠便大肆宣扬是秦厉帮她们脱离的苦海。

    “唉!这一来就不能安生,老吴啊,你啥时候能让我省省心呐!”夏嬷嬷磨叽了一句,但眼角眉梢却是没有半点怨艾之色。对吴经倒是有些含情脉脉。

    吴经凄苦的一笑,随后脸上便马上又堆满了笑意。

    “走吧,咱们马上就走,小厉呀,你不是很讨皇上喜欢吗,你也跟着吧!”夏嬷嬷站起身,瞥了一眼秦厉,随口说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