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二人吃惊的互看一下,脸上均是惊疑之色。

    半夜三更敲门,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事。

    林嫣儿快转动身躯要去开门,秦厉急忙一把拉住了她,轻声道,“嫣儿,我来!”

    林嫣儿朝他深情一瞥,阵阵暖意浮上心头。暗道,相公真是个细心的人呐!太会关心体贴了。我林嫣儿有了这样一个相公,还有啥不满足呢?

    秦厉镇定心神,缓缓朝门口迈步过去。林嫣儿在他身后却是丝毫不敢懈怠,提起十二分的警惕。她早就想好了,万一若有什么意外的话,就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护得相公的安全。

    轻轻打开门,一股肃杀之气迎面扑来,秦厉激灵打了一个冷颤。门口赫然站立一个年约四十岁的矮粗汉子。不用秦厉招呼,跨步进了房间。

    灯光下那汉子一脸严峻,头上戴着前低后高的乌黑官帽,身着淡青色长袍,补色是大红的飞鱼。脚下穿着一双白底黑帮的快靴。

    腰中斜斜挎着一柄狭长略弯的带鞘刀。

    汉子在房间正中傲然一站,威风凛凛,傲气十足。

    就汉子这副打扮,这种气场,太熟悉了。后世时候看电影经常见到呐!所不同的是电影里的飞鱼服更加华丽而已。秦厉一时看的呆了。

    飞鱼服,绣春刀,锦衣卫!

    无数人梦魇中的杀人狂。

    汉子忽的一下,自腰里抽出那把长刀。刀身狭长,刀背平直,刀刃稍弯。

    绣春刀一出,顿时寒光四射,冷气逼人。

    林嫣儿稍稍愣怔了一下,慌忙站稳脚跟,拉开架势,厉声问道,“你要干什么?”

    “呵呵!不干什么,就是想和秦公子谈点儿事情!”汉子冷冷一笑,飞转身,绣春刀已然抵在了秦厉的脖子上。

    寒光照锦衣,褶褶生辉,杀气弥漫。

    秦厉吓得脸都白了,一时连连后退,怎奈那汉子却步步紧逼。

    只是眨眼功夫,相公便被劫持了,林嫣儿急的腾身一跃,站到秦厉一侧。秀目迸射出骇人的光芒,怒喝道,“你要怎样?莫要伤了我相公!”

    汉子对林嫣儿不屑一顾,冷冷的双目盯在秦厉脸上,又是一声冷笑,声如夜枭,听来让人不寒而栗。“秦公子想必知道我是什么人吧?”

    秦厉短暂的惊慌后想到,这锦衣卫并不是诚心要杀自己。若真是想杀自己的话,绝不会和自己如此废话了。这样一想,秦厉竟然冷静下来。

    先是朝娇妻林嫣儿淡淡一笑,从容说道,“嫣儿不要着急,相公不会怕他!”

    绣春刀加于颈,一副视死如归之态。??  让林嫣儿在担心之余,对秦厉的胆气增加了几分敬佩。

    林嫣儿暗想,相公只是一个普通百姓,不读书,不学武。却临危而不乱,很有风度呐!有这样的很有男人味的相公,我林嫣儿真是太幸福了。

    那汉子见秦厉一副泰然自若模样,也是微微吃惊。不禁细细把秦厉打量了一番。

    秦厉淡然一笑,“敢问深夜锦衣卫登门所谈何事?”

    那汉子也是淡淡一笑,说道,“听闻秦公子年少有为,今日观之,确有不同常人之处,呵呵!”

    说罢,竟然抽回绣春刀,“跄踉”一声入鞘。

    随后冲秦厉微微拱手,道,“某锦衣卫小旗官郑世杰,今日是奉上面的命令给秦公子指条明路的。秦公子在扬州先是明了麻将,名噪扬州。而后又向皇上献出霹雳舞和台球,还救下了贵妃娘娘。秦公子很得圣宠呐!

    不过秦公子也不要得意而忘形。上面说了,若是秦公子尽快离开扬州,不再去靠近皇上,可保秦公子一家性命无忧。如若不然,哼哼,刚才秦公子也见到了,绣春刀下断不会有活命之人。”

    一个锦衣卫的小旗官都这般蛮横,可见锦衣卫是何等嚣张。

    秦厉一怔,略一思索,便知其中关节。

    江彬现在提督锦衣卫,不用说这郑世杰定然是江彬指使而来。江彬这是想把自己赶走哩!哼!现在我认识了皇上,并且很有走红的趋势,他不敢杀我便要挟恐吓我。

    呵呵!江彬权势冲天,可我秦厉难道就怕他了?

    男人骨子里都有一种不服输,不屈服的斗志。秦厉虽是个不学无术的混混,但男人的自尊心还是很强烈的。

    一个男人可以死,但不能被吓破了胆子。

    秦厉面孔忽然一寒,随后却又似想到了什么,马上换做一副笑脸道,“秦厉多谢郑旗官,烦劳郑旗官给上面说一声,我秦厉自会处理好这事儿!”

    “呵呵!秦公子爽快!秦公子既已应允,某便告辞!”郑世杰仍然冷着脸,向秦厉稍稍拱手,转身便走,真个是来去如风。

    “哼!休走!仗势欺人,欺负完了就想走,没那么便宜!”林嫣儿早已杏眼圆瞪,忽的起桌上正德赏赐给秦厉的那杆如意,迎头朝郑世杰打去。

    如意长一尺有余,非金非银,但质地非常坚韧。林嫣儿用足了力气,这一击中即使郑世杰的脑袋不开花,也会头破血流。

    脑后劲风袭来,郑世杰虽身材矮粗,但动作甚是灵活,狸猫一样的转动一下身子,躲过一击。“唰!”的抽出绣春刀,冷哼道,“秦夫人莫非还想和郑某比试比试吗?”

    话音未落,绣春刀带着一道寒光直袭林嫣儿胸前。

    郑世杰出刀迅,别看他不敢杀秦厉,但对林嫣儿可是手下不留丝毫情面。

    林嫣儿窈窕的身子微微躲闪,手中拿着如意,很快和郑世杰纠缠在一起。

    房间内顿时呼呼风声,光芒闪闪。

    秦厉急的连呼带叫,“嫣儿小心,那刀可不是一般的刀。嫣儿,他并未伤害我,且让他走吧!”

    刚才眼见相公受辱,林嫣儿岂能咽下那口气。这时确信郑世杰不敢伤害秦厉,焉有不找回刚才那场子的道理?

    绣春刀和如意结结实实的碰在了一起,“砰!”的一声,电光火石闪过,奇异的是绣春刀虽刀锋锋利,但那如意却毫不受损。

    郑世杰偷眼看一下如意,不知为何却身体一颤,顿时慌乱不已。

    他这一自乱阵脚,林嫣儿抓住机会,如意狠狠砸在郑世杰肩头。肩头顿现一道血痕,郑世杰疼的一皱眉,颤声道,“哼!秦夫人好功夫,郑某不是对手,来日方长!”

    言罢,飞身出屋,只转眼功夫便迅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林嫣儿追至门口,不见了郑世杰踪影,这才怏怏回屋。秦厉一脸担忧的上前双手抱住林嫣儿,焦急问道,“嫣儿没伤着吧?”

    “谢相公关心,妾没事。不过这锦衣卫功夫着实不弱,若长期斗下去,妾却不是他对手。就是连我爹可能在短时内也胜不过他。妾却很是纳闷,他为何自乱阵脚呢?”林嫣儿皱着眉头自语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