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河是一条小河,只有一人来深。卍 `可刘娘娘自幼生活在北方,并不会水。一掉进水里,立时吓得花容失色,胡乱挣扎起来,都忘了喊救命。

    见刘娘娘落水,正德顿时惊慌失措,甩手扔了钓竿站起身,刘娘娘可是他的第一宠妃,是他的心肝宝贝。他焦急喊道,“救人,快快给朕救人,你们还愣着干啥?朕的爱妃若真是有什么闪失,朕都砍了你们的脑袋。”

    随行的太监,宫女都是北方人,包括江彬在内都是地道的旱鸭子。见刘娘娘落水,这时他们早已吓得浑身颤抖。要知道他们的职责一方面是伺候皇上和这位刘娘娘,另一方面还肩负着皇上和刘娘娘安危的重任。

    正德虎眼圆瞪,焦急万分,骂声连连。江彬等人实在没办法,到了这时候,就是不会水,那也得下水了。刘娘娘要真是有个三长两短,就正德那脾气是说到做到的,他们这些人势必一个也活不成。

    这下好了,望月河里算是热闹了。刘娘娘在下面扑腾着,这一下又多了十几口子陪膀的。

    秦厉手里提着王八,正暗自伤心呢。见这些人乱哄哄的相继下水,并不是朝刘娘娘的方向去,而是先顾着保全自己的性命,在水里挣扎。秦厉感觉又好气又好笑。

    秦厉暗道,这都是一帮子什么人呐!真是愚腐蠢笨到家了。不会水你下去干啥?是先救你,还是先救那位刘娘娘啊?

    真是鸿运当头照,想躲都躲不开呀!我秦厉表现的机会又来了,该着我在皇上跟前走红哩!只不过那皇上对我的赏赐太抠门了,才赏下来一只王八。卍  ??卍 卍

    自刘娘娘落水,只不过眨了几下眼的功夫,秦厉便不能再想下去了,因为刚才还能看见刘娘娘的影子,现在连个影子都看不见了。

    秦厉慌忙把甲鱼扔回鱼筐,毫不犹豫,吼了一嗓子,“娘娘,草民来救你!”腾身一跃,跳入河中。

    秦厉本也是北方人,但无论后世还是今生都熟悉水性。尤其是后世,别看他学习太用心,可搞些乱七八糟的倒是非常顺手。学校里组织过一次花样游泳比赛,秦厉还得了第二名呢。

    虽然是四月天,但河水还是有些冷。秦厉刚刚下水,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站在水里,四处搜寻一下,终于看见刘娘娘的影子。刘娘娘今日穿了一件大红的长裙,十分显眼。此时她已被缓缓流动的河水冲出了十几步远。时不时露出一颗脑袋,看样子还在拼命挣扎。

    秦厉看准方向,一个猛子扎下去,像是水中游鱼一样快游过去。

    双手很快触及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不是刘娘娘是谁。秦厉刚要伸手抓她。不料那刘娘娘反应倒是非常之快,早就抓住了秦厉的一条胳膊,死也不松手了。卍 卍 ? 卐

    秦厉这才长出一口气,刘娘娘此时还有意识,说明不会有性命之忧了。自己不顾性命救皇上爱妃这功劳是立定了。

    男女授受不亲,但此时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秦厉靠近刘娘娘,用双手拦腰将她抱住。

    秦厉曾经偷偷的仔细端详过刘娘娘,这刘娘娘可说的上有沉鱼落雁之容,身材也十分体条。

    可秦厉刚刚抱住她的腰,不禁失声叫了一声,“哎呦,娘娘要减肥呦!这腰可有点儿粗呐!”

    明朝时的女人以杨柳细腰为美,秦厉的话刚一出口,立刻警觉失言了。暗想,她可不是别人,那是正德皇帝的第一宠妃。她此时若意识还清醒,听到这话给我个小鞋穿,我秦厉一介草民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还真是让秦厉猜对了,此时刘娘娘确实还神志清醒,而且还非常清晰的听到了秦厉说话。刘娘娘不禁脸上一红,羞怯难当。有哪一个女人愿意让男人说自己不美呐!

    刘娘娘本来生在穷苦人家,到了皇宫,成了正德的宠妃后,荣华富贵,锦衣玉食,身体才日渐福。为此刘娘娘也很是苦恼,她担心真有一天正德因她稍稍福的身体而嫌弃了她。

    气恼的本想立即就训斥秦厉一通,但现在因溺水身体虚弱,不好说话,况且秦厉是救她命的人,还真不好作。

    秦厉双手托着刘娘娘,让她的脑袋整个露出水面先呼吸几口新鲜空气。然后腾出一只手,用力朝岸边游去。

    对方虽是一个美貌的女人,但秦厉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镇定心神,很快游到河岸,先把刘娘娘的身子托上去。秦厉才上得岸来。

    正德急忙跑过去,抚摸着刘娘娘娇美的玉颊,颤抖着声音呼叫道,“爱妃,爱妃,你没事吧!”

    因为佯装没听到秦厉说的话,刘娘娘还不好睁开眼,只是紧紧闭着双目,并不言语。“快!快,背着朕的爱妃回行宫去寻御医诊治!”正德焦躁不堪,匆忙命令道。

    河里的那些小太监和宫女,包括江彬、吴经在内。现刘娘娘被秦厉救上了岸,这才互相拖拽着爬上岸来。

    正德下了命令,秦厉毫不怠慢,先是向正德简单禀报道,“皇上,贵妃娘娘万福,她只是吞咽了几口河水,身体应该不会有大碍。草民这便背娘娘回宫!”

    湿漉漉的身体背起刘娘娘,使出浑身力气,朝行宫飞奔而去。这时候不好好表现,不在正德心中留下美好印象,那不成傻子了么?

    正德也顾不上皇帝的颜面了,紧紧追在秦厉身后。正德身后是江彬、吴经、蒋瑶等,最后是那帮呼呼带喘,身体素质极差的小太监和宫女。

    此时看他们是一个塞着一个的狼狈呐!

    刘娘娘本来落水时间不长,况且河水不是太深,是以并没喝很多的河水。此时她早已悄悄睁开了美眸,趴在秦厉后背上,悄悄打量秦厉。

    见秦厉不要命一样的跑,很是担心她的安危,不禁心里热呼呼的。暗想,这小子够机灵的,虽然油嘴滑舌很会说话,极力讨好巴结皇上必有其目的。但他表现真的很不错哩!今晚若不是他,说不定我还真被淹死了。

    在水中听到秦厉说她应该减肥的话顿时抛到了爪哇国。

    一路跑回行宫,秦厉本有些冷的身体竟出了一身热汗。这让背上的刘良女娘娘对他更增加了几许感激之情。

    随行御医不敢怠慢,急忙为刘娘娘检查了身体,正如秦厉所说,刘娘娘身体并不无大碍。即使这样,御医还是不敢轻心大意,给刘娘娘开了几副驱寒补养的药这才作罢。

    见美人有惊无险,正德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秦厉经历了这一冷一热,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立刻吸引了正德的目光。正德一脸欣悦和感激,拍着秦厉的肩头,此时他们很像是同甘共苦的患难兄弟了。

    看到正德如此亲热正德,江彬对秦厉的憎恨更是达到了极点。

    正德笑道,“秦厉呀,今日真是多亏了你呀,朕的那帮狗奴才若是有你一半,朕便心满意足了。是你救了爱妃的命,朕今日要重赏你!”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