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蒋瑶这官当的还算清明,身为扬州知府,对治下的百姓非常关心爱护,真所谓是爱民如子。?

    蒋瑶经常坐着顶小轿子,在扬州街道上转悠,体察民情。很多扬州百姓都认识这位扬州知府,说来扬州人摊上这么一个好官,也算是莫大的幸运了。

    今天蒋瑶又出来视察民情,刚刚见到许多人神色慌张的从这里离开。是以便让轿夫在此处停下官轿。

    林英等人看是知府大人,众人无一例外,纷纷慌忙跪倒拜见蒋瑶。

    沈炼不认识蒋瑶,但见蒋瑶头戴乌纱帽,身着绯色官服,官服的补子上绣的是云雁,知道是四品官员,也急忙跪下磕头。

    蒋瑶看了一眼,看秦厉也跪在地上,心里不禁稍稍喜悦。说来蒋瑶自从第一次见到秦厉之后,便对秦厉没有什么好印象。认为他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混混,只知道巴结逢迎,乃是一个典型的谄媚之徒。得知秦厉是吴经的义子之后,蒋瑶更是对秦厉深恶痛绝。

    秦厉虽然也是一个小民,但他甚得皇帝宠爱。他不跪下,蒋瑶还真不好说什么。

    今日看来秦厉不恃宠而骄,也着实不错。

    蒋瑶沉声说道,“起来吧,这里刚才生了何事?”

    秦厉和蒋瑶相识,便把老姜头家的遭遇,以及他被扬州百姓打了围攻之事毫无隐瞒的详细说了。?◎?§ 37zw 卍 最后说道,“小民虽是认了吴经做干爹,但小民并未帮着干爹做任何伤天害理之事,还请知府大人明察。”

    听到老姜头家竟生了这样的事,蒋瑶的脸色越沉重。瞥了一眼秦厉,心道,“查什么?本官自然晓得你没帮着吴经干这缺德事儿。但你既认了吴经做干爹,你也绝非好鸟,你就应该受到这样的惩处。”

    心里这样想,嘴上却不好说出来。看也不看秦厉,上前扶住老姜头,关切道,“老人家,事情已经出了,还要节哀顺变,养好身体呀!悲伤过度,又有何用?你家女儿的丧葬费用由知府衙门出了!”

    没办法呀!吴经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自己一个小小的知府想要弹劾他,只怕还没弹劾成,自己的官位便不保了。况且说来这也是皇上交待给吴经办的,更是毫无办法。

    只能是悄无声息的给吴经擦屁股呗!

    姜老头急忙跪下谢恩。

    老姜头现在还真是为女儿的丧葬愁。女儿活着的时候,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年纪轻轻的死了,总不能用破席子卷了,简简单单埋了吧?那样的话,可能女儿到了阴间还是受苦受穷受罪的命呐。37zw

    “哼!一点儿丧葬费就想把这事儿了了吗?这是人命呐!你身为扬州知府就是这样做官的吗?这等糊弄百姓,愚弄百姓的事儿亏你想的出来。”

    沈炼本来以为蒋瑶来是要为老姜头讨回公道的。不成想他只是这样轻描淡写的说说,便想作罢。顿时怒火中烧,高声说道。

    别看他小小年纪,但胆子却是着实不小。

    蒋瑶当即愣住了。双目微微眯起,瞪视着沈炼。

    沈炼意犹未尽,挺了挺胸膛,面无惧色,继续高声说道,“我看你和吴经是一丘之貉,来这里冲什么好心人,冲什么好官?姜老伯不需要那一二两的破银子做什么丧葬费。我身上有钱,不够了,还有秦厉大哥呢。秦厉大哥已经答应要照顾姜老伯后半生了。”

    在四品大员面前,沈炼小嘴巴一张一合,就跟爆豆一样慷慨激昂的说。

    看沈炼如此表现,秦厉一时呆了。心里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反正是对沈炼产生了由衷的一种敬意。

    蒋瑶听了,一时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是好奇,这是从哪里来的少年,怎么就有这么大的胆子。

    而且他说的话,句句在理,深刺人心。

    蒋瑶不由得老脸一红,不怒反笑道,“敢问这位小友是何人?”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会稽一童生沈炼。”

    “那依你之意,本官应如何处置此事?”蒋瑶沉声问道。

    “你是扬州知府,在你治下出了这等事,你理应保护你治下之民,为姜老伯讨回公道。这样才是一个一心为民,爱民如子的好官。而不是像你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百姓白白遭受如此苦难。”

    沈炼说的理直气壮,掷地有声。

    秦厉此时深深受到沈炼的感染,他虽不便这样说蒋瑶,但也认为沈炼说的很对,十分解气。

    蒋瑶双眉紧皱,默默站立良久,绯色袍服迎风飘飘,微微作响。

    “小友说的很有道理,本官惭愧啊!本官这就去找皇上,告御状。豁出破头也要撞一撞这金钟!”声音低沉,十分坚定。

    这大明有很多正义之人,慷慨激昂,为民请命之士呐!

    此情此景,任何一个人处在其中,也不免要热血沸腾,豪气陡增。

    受到感染的秦厉胸中仿佛有一股热血,在灼灼燃烧,沸腾不已。他想道,“我来大明本是想逍遥自在,娇妻美妾,享尽荣华富贵的。可是和这些人比起来,我那想法未免太……太有点儿低俗了吧!”

    此时他脸色也甚是凝重,轻声说道,“刚刚听闻知府大人言语,小民深受感动。秦厉虽是一介小民,但愿随知府大人去见皇上。今日咱就告告御状,为扬州百姓讨回公道。”

    蒋瑶是万万不曾想到秦厉会突然说出来这样的话。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双眼睛死死盯在秦厉身上,不由得再次上下打量起秦厉来。

    见秦厉一脸郑重,精亮的双眸中隐约迸射出一股怒气,身上也似乎散着一股浩然正气。

    此人秉性纯良呐!

    可蒋瑶转念想到,秦厉是吴经的干儿子,那吴经抢占民宅,收集美女,草菅人命,肆无忌惮。秦厉若不是和吴经秉性相投,如何会认下吴经做干爹?况且秦厉又在扬州推出了麻将,让扬州赌风日盛。他这样一个喜好玩乐之人,怎么就突然间有了正义之心呢?

    想及此处,蒋瑶涎下脸,沉声问道,“你是吴经义子,你真想和吴经决裂?再有,据吴经所言,征集未婚女子乃是皇上下的旨意,此一去说不准要惹怒了皇上。你现在可是很得圣宠,难道你真不在乎圣前失宠,甚至丢了性命?”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