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豹得了秦厉的允许,他的银钩赌坊今后也能经营麻将了。虽然是以林家赌坊分店的形式而经营,但秦厉却只收取很少的分成,这让岳豹彻底看清了秦厉,对秦厉很是敬佩。

    秦厉绝非一个奸诈小人,应该是一个与人为善的君子。和这样的人交往他岳豹永远不会吃亏。此时的岳豹完全是把秦厉当成少东家来看待了。

    少东家被人打了围攻,马上要挨揍了,正是岳豹表现的时候。岳豹身高体大,厉吼一声,迅挡在了秦厉身前。

    “都别动,你们这群刁民,真是不分好赖人。秦公子是吴公公的干儿子不假,可你们哪只眼看见他成了吴公公的帮凶了?我告诉你们,秦公子是光明磊落之人,他断然不会做出伤天害理之事。都给我散了,该干啥干啥去,该找谁找谁去。”

    “呸!你又是哪根葱?一定是秦厉的走狗吧!滚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儿,不然连你一起打!”一个凶巴巴的汉子虎着脸对岳豹吼道。

    “哎呦!你还真想打呀,那就过来吧,让你们知道知道我岳豹的厉害!”岳豹冷冷一笑,这就要动手了。

    秦厉在他身后焦急说道,“岳掌柜的,不要动手,千万不要动手。他们可都是扬州百姓啊!”

    都到了这步田地,秦厉还为这群无知的百姓说话,这让岳豹是又气又感觉可笑。

    虽有岳豹在前面挡着,但秦厉想溜走也是万万办不到。稳定心神高声解释道,“诸位乡亲,我秦厉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这件事和我扯不上关系的。”

    他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众人更是怒不可遏。此刻哪里还有什么犹豫,早有几个汉子和岳豹纠缠在一起。

    毕竟是扬州的百姓,岳豹动手之时很注意分寸,仅是把人撂倒就完,并不下重手。卍

    “打,今儿就是豁出性命不要,也要教训教训这崽子!“几人终于朝秦厉身上招呼来。

    秦厉抱住脑袋,只是一味躲闪,择机开溜。

    一时间你拥我挤,老姜头家门口乱成了一锅粥。

    林英听到外面乱哄哄的,早就从屋里出来,本想救出被人群包围的女婿。怎奈人太多,林英一时半会儿还挤不进来。

    只能在外面干着急,眼看着秦厉挨打,心疼不已。

    秦厉有岳豹保护着,此时身上倒是没有受到多少伤害。但这样僵持下去,秦厉想到他的小命过不了多久一准玩完。

    命苦呦!认个干爹认的自己丢了小命。这大明混的,真是可笑呐!

    我不是鸿运当头,能逢凶化吉吗?咋这回就不灵了呢?秦厉一边躲闪,一边暗暗想到。

    真是想什么有什么,正在这时,人群外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别打了,官府来人了!”

    民怕官,自古皆然。

    秦厉虽是吴经的干儿子,他毕竟不是官。是以百姓们敢和他干仗。况且依仗人多,即便就是把秦厉打死了,也不会惹来多大的祸事。

    可现在不同了,官府来人了,大家顿时心里一激灵,纷纷停手,向外面看去。

    四处搜寻一下,不见有官府的人。?◎?§ 37zw 卍 只是看见人群外昂站立着一个身着青袍,背着一个书箱,面目清俊的十三四岁少年。

    那少年板着面孔朗声说道,“我已经报官了,差官马上便到。按大明律打死人是要偿命的。大家还是尽快罢手吧!”

    说的郑重其事,不由的人不信。

    刚才动过手的,没动过手的,立时四散而去。百姓就是百姓,有谁愿意和官府打交道,惹上官司呢?

    老姜头院门口一时空空如也。只剩下那清俊少年,岳豹和秦厉等人。

    “哎呦,我的乖女婿呀,可算是没事儿了,咱们快回家吧!”林氏刚才吓得眼泪都掉下来。此时急忙挪动稍稍丰腴的身体到秦厉身边,关切的四处检查看秦厉是否受伤。

    髻蓬松,灰头土脸,一身酱色长衫上也满是灰尘,肮脏不堪、秦厉双手理了一下垂在脸前的长,朝林氏尴尬的一笑,说道,“有劳泰水大人挂心了,小婿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的乖女婿呦,你若真有个三长两短,可要我那宝贝闺女怎么活呦!唉!这群遭千杀的,不知这是犯了哪门子邪性。”林氏心疼的看着女婿,唠叨起来没完。

    秦厉微微笑笑,朝岳豹一拱手,“今日多亏了岳掌柜,来日我请岳掌柜吃酒!”

    “呵呵!和我老岳还客气个啥,少东家没事我就放心了,这群刁民,真是气死人呐!少东家,既无大碍,我便走了。”

    因听到官府要来人,岳豹着急要走,他可不想让表兄蒋瑶再看到他。省的又挨一顿训诫。

    秦厉大步走向那少年,一躬到地,道,“谢谢小哥,刚才若不是小哥急中生智,我秦厉还不知要落个什么下场。”

    “嘻嘻!你咋知道我是骗他们的?”那少年虽看去有些老成,但毕竟是少年心性,听秦厉如此说话,不由得意的笑道。

    秦厉是什么人,那是说话的把式,专门捡好听的说呐。

    秦厉故意装作一副十分欣赏崇拜的模样,说道,“我看小哥是个读书人,刚刚在场的人也只有小哥你能想出这主意,吓走那些百姓的。怎么?莫非我说的不对么?”

    “嘻嘻!对,太对了!其实我一直看着他们打你,我咋看你咋不像是个坏人,不会帮着吴经干坏事的,是以才略动心思。小事一桩,不足挂齿。”少年面上带笑,非常慷慨的说。

    “重恩不言谢,敢问小哥贵姓,也好让秦厉以后报答一二!”

    “我是会稽一童生,姓沈名炼,字纯甫。是来扬州游玩的,是为读万卷书,还需行万里路。”

    秦厉为之一愣。

    后世有个电影叫《锦衣卫》,主角便是沈炼。说起来他应该是大明一个牛人呐!

    想到这里,秦厉对沈炼更是增加了几分好感。

    “你比我大,不要叫我小哥,我应该喊你秦大哥才对。”沈炼两片薄嘴唇脆生生说道。

    二人正在交谈之际,老姜头苦着脸从屋里出来。一双老眼已是红肿不堪,他颤巍巍走到院中,仰天叹息道,“唉!我这老朽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干脆死了算了!”

    小院之中恰有一口老井,老姜头挪动脚步,慢慢朝那口老井走去。

    此时秦厉等人早把目光投注在老姜头身上,眼见老姜头失魂落魄,有了寻死的念头,秦厉来不得半分犹豫,飞快朝老姜头跑去。

    “姜老伯,不可以呀!”

    在老姜头踏上井台的那一刻,秦厉终于用力抱住了他的后腰。

    “姜老伯,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咱说啥也要好好活着啊!”秦厉急的一脸热汗,说道。

    说来这老姜头也真够可怜的。前几年,他的儿子从军去了大同,在同鞑靼小王子的一场战斗中为国捐躯。家里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不说,眼下唯一的女儿又被吴经迫害致死。此时只剩下孤苦无依的两个老人,这以后的日子还有啥奔头?

    老姜头浑浊的老眼里溢出几滴浊泪,喃喃道,“我知道你是个好后生,你不会干那帮凶的事儿。可你救我何用?”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呐!

    虽然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秦厉听了却无比感动。没想到老姜头这么相信自己,刚才被人侮辱,打骂受的委屈一扫而空。

    一腔热血在秦厉胸中涌动,张口说道,“姜老伯,不要悲伤。以后没人照顾你了,我秦厉照顾你!”

    声音很轻,但听在众人耳朵里,却是刹那间有种对秦厉刮目相看之感。

    尤其是那少年沈炼,一挺胸膛,豪迈说道,“秦大哥说的对,不是还有我们大家吗?老人家,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哩!”

    说的老姜头一时更是泪如雨下,好生感动。

    正在这时,一顶官轿在院门口停下,扬州知府蒋瑶缓缓从内下来,神色凝重的走向院中。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