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姜头和林家离着不远,林英和老姜头很谈得来,两家关系一直不错。  秦厉恍惚记得当初为自己和林嫣儿主持婚仪的,便是这个老姜头。

    虽然叫老姜头,其实此人也不过四十岁的年纪,只因为弯腰驼背,面容苍老,故而大家都喊他做老姜头。

    林英小跑着从家里出来,直奔老姜头家。

    秦厉听丈母娘林氏说,老姜头家出事和自己有关系,也是十分挂心,便尾随林英的身后出了院子。

    见秦厉一家人很是焦急,岳豹也不便马上离开,也紧紧跟着出来。

    临街处,三间尖顶老房子,一个不大的小院,便是老姜头家。此时院子里早就沾满了,也有很多过往行人正在伸长脖子朝里面看。

    屋子里哭天抢地,听的人无不心里酸酸的。

    “我那苦命的丫头啊,你咋就这么狠心,丢下爹娘就这么走了!你走了,让爹娘这以后可怎么活呀!”是姜氏的哭声。

    “这都是那个大太监闹的,那大太监简直就是个畜生!”“

    “哎呦!兄弟你可小点声儿,这话可不能乱说。那吴公公岂是你一个小民能骂的?”

    “唉!听没听说?林家抢来的那个要饭女婿认了那太监当干爹,真是认贼作父,不知羞耻啊!”

    “咋没听说?要说也真是的,林家抢来的女婿明了麻将,是个多聪明的人呐,咋就不往人道儿上走呢?认贼作父,依我看比那太监还不是个东西!”

    众人议论纷纷,这话刚好被秦厉听到,秦厉那张脸在瞬间通红,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

    认贼作父,就知道跟着这个太监少不了挨骂呐!

    缩着脖子听了好半天,才总算是弄明白了怎么回事。

    吴经在扬州大量征集未婚美女,老姜头因为没抢到男人做女婿,女儿姜小丫便被吴经征集去了。家里又拿不出二百两银子去赎女儿,所以只能听天由命,盼望着吴经有一天能慈悲,把女儿放回来。

    吴经说是要把美女们献给皇上。可皇上来了扬州后,不知为什么,吴经根本就没向皇上提这事儿。反倒是再三催促家里人拿上二百两银子去赎。

    要知道在大明时候二两银子,足够一个平民三口之家半年的生活费。二百两银子那就等于是天文数字了,老姜头就是卖房子卖地也凑不上。

    老姜头索性就成天在吴经的行辕门口跪着,恳求吴经把小丫放回来。可那吴经非但没有半点儿同情怜悯之心,反倒是叫几个家奴把老姜头暴打一顿,下了最后通牒,三天内一定要他交出二百两银子。卐

    可还没过三天,吴经的几个家奴便趁着夜深人静把姜小丫送回来了。再看此时的姜小丫,本来姣好的面容早就没了人形,身上到处是伤痕,整个一个伤痕累累。

    那一双本来很是好看的眸子里满是恐惧和绝望,时不时溢出晶莹的泪珠。

    她没有了说话的力气,只是那样呆呆的看着爹娘。没过多久,那双眼睛便合在一起,再也没有睁开。

    了解了事情的原委,秦厉的眼睛在瞬间湿润了。虽然他从来没见过姜小丫,但他知道既然是被吴经挑选上,必定是个天真烂漫,正值青春年华的美少女。

    一朵鲜花就这样凋零了。

    这都是干爹吴经干的缺德事儿啊!人命贱如草,老百姓的生命在干爹眼里莫非就真的一文不值?

    秦厉懊悔,愤怒了!

    但懊悔,愤怒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总不能去找吴经和他算账吧?吴经现在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权势冲天,他稍稍瞪瞪眼,自己的小命可能就得玩完。

    正所谓民不和官斗。现在自己就是一介小民,有什么资本和吴经翻脸呢?

    一个念头在秦厉心中莫名的闪现一下:我要当官,当一个好官,一个为百姓谋利益的官。让大明的百姓再不要生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个念头刚一滋生,秦厉立时气馁了。有明一代,要想做官是必须要通过院试、乡试、会试、殿试几次考试获得功名的。不读书,不能获取功名,想做官?做梦去吧。

    可是随后却又想到,我不是吸收了那鸿运玉石上的气运,会鸿运当头,好运连连吗?说不准我不读书也能做上官哩。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突然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咦!那不是林家抢来的那个要饭的女婿吗?就是他明了麻将,他就是大太监吴经的干儿子!”

    众人本来是都朝屋子里看的,听到这个声音,顿时齐刷刷扭头看向秦厉。

    他们的目光中含有不屑,鄙夷,更多的是愤怒。就像是利剑一样,扎在秦厉心里,秦厉感觉很痛。

    认吴经做干爹的事一直没有公开过,以前也从来没人提起过。可好像就在一夜之间,仿佛整个扬州都知道了自己是吴经的干儿子。他们是如何知道的呢?这是秦厉一直想不通的问题。

    秦厉哪里知道,昨日晚上他和皇上一起打麻将之时,吴经当着很多扬州官员说出他们的关系。吴经来了扬州飞扬跋扈,胡作非为,声名狼藉,很多扬州地方官员十分不满,敢怒不敢言。

    这下秦厉当了吴经的干儿子,那些官员对秦厉是羡慕嫉妒之余,就全部是彻骨的痛恨了。哪有不四处宣扬,败坏秦厉名声的道理?

    秦厉感觉此时众人的目光越来越是不善,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冲着众人勉强挤出一个尴尬的笑。

    “这小子不是罪魁祸,也是帮凶,认贼作父,哪能是什么好东西。他还敢来这儿看热闹,我看是幸灾乐祸来了吧!揍他,大伙儿一起上,揍他!”

    人群中不知是谁吼了一嗓子,顿时大家一哄而上,朝秦厉扑了过来。

    秦厉叫苦不迭,慌忙转身欲逃。暴怒疯,亟待泄的人群此时哪里容得秦厉逃走,早有几名汉子挡住了秦厉的去路。

    “这贼娃子还想跑,哼!今儿不打你个满地找牙,我们几个就白活了!”

    此时林英早就挤过人群,进了屋子,去劝说老姜头夫妇了。林氏见乖女婿马上要挨揍了,吓得手足无措,慌忙恳求道,“各位,各位乡亲听我说,都是那个大太监造的孽,这不关我家女婿的事儿啊,大家可不能乱来。”

    一个老太婆岂能阻止暴怒的人群,他们通红着眼睛,抡起拳头朝秦厉便打。

    此时秦厉真是欲哭无泪,和这样一群疯的百姓哪里能有什么详细道理可讲?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况且自己认吴经做干爹那是铁一样的事实。

    吴经呐,你可害的我秦厉不轻呐!认了你做干爹,我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呦!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