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一声嘶吼,一家人同时一惊。?¤?  林英本是火爆脾气,站起身蹭的一下窜到院中。秦厉等人也慌忙跟了出来。

    但见院中黑压压站了二十几口人,在清晰月光下可以看的清楚,那些人或高或矮,或胖或瘦,全都阴沉着脸,一脸怒气,气势汹汹,有的手里还擎着棍棒。为的是一个身形高大,甚是魁梧的汉子。

    汉子三十岁模样,面目黝黑,一脸横肉,正在那里叫骂。

    林英见来者不善,略一犹豫,上前一拱手,面色和善,赔笑道,“哎呦!这不是岳掌柜吗?真是贵客,不知岳掌柜此时登门所为何事?快快屋里请。”

    来人叫岳豹,是扬州城银钩赌坊的老板。他身后有他带来的几名彪悍打手,其余则是扬州城各大赌坊的老板。

    “请个屁呀!林英,你少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装他娘的大瓣蒜。”

    林英面色微微一沉,却仍然客气问道,“岳掌柜,你这是干啥?不知我林英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岳掌柜,惹得岳掌柜如此动怒。”

    “哼!现在整个扬州城的赌坊,你一家独大了!弟兄们可全都是开赌坊的,这日子全都过不下去了,全都拜你林英所赐。”岳豹冷冷说道。

    “岳掌柜,这是哪里话?大家都是做生意的,井水不犯河水,各人做各人的生意,我林英有哪里对不住各位的地方了?”林英皱眉道。

    “哼!你家那个要饭的女婿推出了麻将,扬州人现在可都是喜欢上了那麻将啊。麻将只有你家能够经营,你这是干啥?这不明显是欺行霸市吗?”岳豹上前走了一步,怒视着林英,吼道。

    “岳掌柜,麻将是我家那小婿明的,理应由我林家赌坊一家经营,这难道还有不对吗?况且我林家有扬州知府衙门颁下的经营文书,知府衙门的大印就在上面盖着。”林英见来者势重,不想把事情闹大,是以勉强压住心中怒火,冷声说道。

    “林英,别和我说那个。咱都在扬州住着,谁吃几碗干饭谁不清楚。、你家确实有扬州知府衙门麻将的经营文书。呵呵!那一定是你不知花了多少钱,买通了衙们的官儿办下来的。现在弟兄们混不下去了,没别的想法,就是想让你把文书毁了,这麻将吗?还是大家共同经营的好。”岳豹无理搅三分道。

    林家赌坊和吴经合伙经营,秦厉认吴经做干爹的事情,吴经始终是在暗处的。是以岳豹并不知道这其中关节。

    听了岳豹刚刚所说,林英气的环眼圆瞪,怒声道,“呵呵!毁掉文书?让大家共同经营麻将?岳豹,亏你想的出,惹不起扬州知府衙门,就要从我林英这里下手么?”

    岳豹嘿嘿一声冷笑,“正是这个意思,林英,识时务者为俊杰。今天你若是毁了那文书还则罢了,如若不然,我岳豹认识你,我岳豹这对拳头不认识你,扬州城各大赌坊的老板也不认识你!”

    岳豹身后那些打手,老板跟着起哄道,“正是,有钱大家赚。大家都是开赌坊的,凭什么只有你一家能使用麻将,只有你一家赚钱,大家要喝西北风啊?”

    秦厉一直站在林英身后,听岳豹说的越来越是难听,早已按捺不住胸中火气,向前紧走了两步,厉声说道,“各位刚才的意思在下听明白了,官府只许我林家一家经营麻将,和各位有什么关系?各位若是感觉有什么冤屈和不合理,大可找官府去说,休要在我林家撒野!”

    “放你娘的臭狗屁,我们若是惹得起官府还找你林家作甚?”岳豹身后一个身着白袍,做文人打扮的青年骂道。

    “这小子是哪根葱?”

    “这小子就是林英抢来的那个要饭的女婿,就是这厮明了麻将,夺了大家的财路!这小子整个是咱扬州的一大祸害。啥也别说了,揍他!把他们打怕了,他们自然会毁了文书,麻将自然由大家经营了!”岳豹说罢,大手一摆,身后众人蜂拥而上,把林英和秦厉围在中间。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这些人早就红了眼,对林英和秦厉憋了一肚子气,尤其对秦厉更是恨得牙根痒痒。你小子干啥不好,干啥明出麻将这么个新奇玩意。??

    一时间拳打脚踢,齐齐向林英和秦厉而来。

    林英毫不畏惧,闷喝一声,“来吧!正好这几日我林英拳头紧,今日就叫尔等见识见识我林英的厉害!”

    林英抡起双拳,施展开全身功夫,一人敌挡住十几个人,游刃有余,时不时人群中传出几声“哎呦!”声,被林英一双铁拳砸倒在地。

    秦厉可就不行了,他本来身体还算结实,怎奈不像林英一样有武艺在身。况且凶神恶煞一般,十分彪悍的岳豹正一步步向他凑来。秦厉挥打出去的拳头被岳豹轻轻一抓,便被他捏在手里。

    岳豹一声冷笑,“你个臭要饭的,害的大伙儿断了财路,你不是很有本事吗?今儿个就让你知道知道我岳豹的厉害!”

    还没等岳豹出手,早有一高个打手悄悄转到了秦厉身后,猛然一脚,正踢在秦厉的尾椎骨上,秦厉疼的呲牙咧嘴,“哎呦!”一声怪叫,立时来个大马趴。

    “哈哈!就这两下子!真是个窝囊废!”岳豹哈哈大笑,上前按住秦厉的脑袋,抡起左拳,这就要狠狠砸下去。

    此时林英正力敌众人,眼看秦厉趴在了地上。林英很想抽身来照看一下秦厉,怎奈对方人多势众,他虽有一身好拳脚,在军中混过些时日,却也是不能脱身。

    岳豹身形魁梧,身上功夫又非同寻常。林英知道秦厉这下算是完了,说不好被岳豹这拳会砸个脑袋开花。

    唉!可怜了我这个乖女婿呦!更可怜的是我那宝贝闺女呦!这下可要守寡了。

    秦厉被岳豹牢牢抓住背后的衣襟,动弹不得。不由坡口大骂,“放开小爷,今儿小爷和你们拼了!一群欺软怕硬的东西,有本事和官府闹去,欺负我们林家算是什么本事?”

    “嘿嘿!欺负的就是你!”岳豹得意的一笑,铁拳当头砸下。

    秦厉只感觉后脑一阵劲风袭来,暗道不好。不由自主胡乱扭摆着脑袋。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岳豹的拳头将要砸下来的时候,忽听半空中一声娇叱,“休要伤我相公!”

    而后是“砰!”的一声。

    秦厉旋即感觉抓住身后衣襟的那只大手消失了,急忙抬头看去,就见岳豹正摔倒在地,作势爬起。

    秦厉忍住尾椎骨的剧痛,挣扎着爬起来。

    但见一个窈窕的身影正忽高忽低,快捷灵敏的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正是自己的美丽小娘子林嫣儿。

    此时林嫣儿施展开拳脚功夫,正和岳豹打斗在一起。

    林嫣儿身形灵动,一双纤纤素手舞动起来烈烈生风,脚下时而腾空,时而稳如磐石般站定,一套形意拳打的风雨不透。

    岳豹的一双铁拳虎虎生威,虽刚猛有力,但想伤到林嫣儿确也着实不易。

    乖乖龙地咚!没想到我这小老婆还有一身功夫耶!真好,我秦厉这桃花运走的,真是太大了。

    看着看着,秦厉不禁浑身一阵冷,“哎呦,这小老婆浑身的功夫,这以后要真是和我打起架来,一双小拳头还不把我打瘪呀!这可不是啥好事,看来我秦厉真是倒霉呐!”

    秦厉只管胡思乱想,场中打斗的林嫣儿此时却是凶险重重。岳豹一个人还好说,现在是突然之间增加了七八个壮汉。

    这些壮汉和岳豹互相配合,把林嫣儿团团围在中间,林嫣儿闪转腾挪,勉力支撑,眼看随时要被他们掀翻在地。

    秦厉看了不由得紧张万分,再看看那里的林英也是被十几个汉子围住,这时显然也是体力不支,随时有倒下的危险。

    这可怎么办?咋不能让自己的小娘子被他们欺负吧?自己可是一个大男人呀。身为一个大男人不能很好的保护自己的老婆,那还是什么男人?

    可面对这样一群如狼似虎般的亡命徒,秦厉还真是插不上手。

    我不是鸿运当头,好运连连,逢凶化吉吗?今天咋就没了好运气了?

    秦厉急的在外面不住的喊,“嫣儿小心,小心呀!这帮狗娘养的杀才,总有一天我会收拾了他们!”

    林嫣儿在打斗中,听了秦厉的声音,不禁心中暖暖的,斗志倍增。心下想到,我这个相公虽不学无术,好歹不分,认贼作父,但心里却总是挂念着我。其实人倒也是不错的。

    “这小娘们还挺不好对付,弟兄们,拿出看家的本事,今儿个一定让她知道了咱们的厉害!”岳豹吆喝一声,众人更是拼了命般朝林嫣儿扑来。

    岳豹本来是一个难缠的主儿,这下又多了这么多不要命的恶汉。饶是林嫣儿武功了得,此时也抵挡不住了。林嫣儿不禁节节退后,娇喘吁吁。

    外围的秦厉早就急的额头上冒汗了,见岳豹对林嫣儿步步紧逼,那铁拳有好几次都要打在林嫣儿身上。

    秦厉再也顾不得许多,像是疯了一样冲了进去,用那具略显单薄的身体挡在了林嫣儿前面,“和一个女人家动手,哼!真不知道啥叫羞耻!有本事朝我来,小爷不怕你们!今天和你们拼了!”

    “相公,快快闪开,你打不过他们的!”林嫣儿焦急道。

    “打不过也要打,总不能让你受了欺负。”秦厉坚定道。回头看了满面通红的林嫣儿一眼,满眼充满了关爱。

    林嫣儿的身子稍稍震颤一下,那一刻她的心融化了,彻底被感动了。

    一个女人家能有这样一个不惜自身性命保护自己的男人,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秦厉目光冷冷,这一刻他做好了准备:今天即使是死了,也要保护好自己的女人。

    秦厉胡乱挥舞起拳头,拼命的朝岳豹扑去。

    “哎呦!这是干啥呢?还不快快住手!谁是秦厉公子?皇上今儿要见你!”突然,一个细细的娘娘腔喝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