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麻将一经面世,必将大受欢迎。¤ ? ?正如那伙计所说,“很快便会取代马吊,在扬州流行起来。”

    麻将的制作和玩法并不是能保密的东西,用不了多长时间必定会出现在各家赌坊。到时候还不是和这马吊一个样,林家赌坊除了开始时候热闹几天以外,以后还不是要和现在一样,门可罗雀。林家赌坊还个屁财呀。

    大明时代可是没有专利法的呀!唉!看来还是空欢喜,白忙活一场。

    又想起家中美娇娘林嫣儿本来活泼灵气,因为对自己失望,而变得中规中矩,木讷冷漠,以及丈母娘那怨毒轻蔑的言语,秦厉顿时从头凉到脚,全身冰凉,就像是那霜打的茄子,一下子蔫了。

    默默站起,失魂落魄。双眉紧皱,脑筋在飞快旋转。

    约莫盏茶功夫,秦厉突的双目放光,豁然开朗。

    此时没有专利法,我可以想办法创造一个专利法出来。专利法谁创造的?还不是掌握在那些当官的手中。秦厉马上想到了,和扬州一个高官联合起来开设赌坊,让高官入股分成,由那高官来负责麻将的专利性。

    有钱大家赚嘛,况且这麻将一定会给赌坊带来巨大的利润,舍出去一部分也无所谓。

    可眼下如何说服高官和林家合伙开赌坊,如何让他相信麻将带来的巨大收益,这些问题马上摆在了秦厉面前。

    扬州城里最大的官莫过于知府了,可秦厉甭说和知府相识,就是连知府衙门口朝哪儿开的都不知道。

    可是这些都难不倒秦厉,自从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后,秦厉越相信那鸿运玉石的能量了。

    自己不是正鸿运当头,好运连连么?这又有何难的?

    秦厉想也不想,向伙计问清了知府衙门的方向,大步出了赌坊。

    那两名伙计看着时忧时喜的秦厉,非常纳闷,不禁小声嘀咕道,“都说林老爷抢来的女婿是个叫花子,我看呐,不只是叫花子,还有风火病呐!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就凭能想出这麻将来,肚子里倒也真有点儿货。”

    两个伙计的私下议论,秦厉自然不会听到了。卐  `

    他兴冲冲沿着扬州城这条最繁华的街道,一路向西,只顾疾奔。

    “哎呦!你小子不长眼睛啊,往哪儿撞呢?”一个细细的娘娘腔喝道。

    秦厉抬眼看去,就见身侧是一个身材瘦削,面目清秀,身着淡黄色太监服,年约十五六岁的小太监,满脸怒容的正用纤细的手指指着自己。

    秦厉急忙嘻嘻一笑,“对不住您了,我有点儿急事儿!”

    “哼!看你小子就不是啥老实人,油腔滑调的。得了,咱也正忙着呐,就不和你计较了。记得以后走路注意啊!”

    听了那细细的声音,秦厉感觉浑身冷飕飕的。急忙又抱以一个甜甜的,谄媚的笑,这才继续朝前走。

    刚走几步,秦厉脑中灵光一现,“哎呦!这是扬州,太监可是稀有物种啊。太监不是应该在京城么?莫非那位太爱闹腾的皇帝仁兄来了扬州?啧啧!”

    一想到这里,秦厉突然停住,快的转过身体去寻找那名小太监。

    那名小太监走路缓慢,似乎正在游逛着采买东西。秦厉悄然跟踪过去,轻轻一拍他的肩头,谄媚笑道,“小哥,刚才我碰了你一下,我想了想,我应该是和你有缘呐。”

    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听秦厉称呼他小哥,感觉又有了男人的自尊。楞了一下,笑着说,“这话是咋说的?咱和你有啥缘呐?”

    秦厉一本正经的说,“这不是很明显的事么?街上这么多人,我咋谁也不撞,单单是撞着小哥了,这不是有缘这是什么?”

    “咯咯!你要这么说,咱还真是感觉有那么点儿道理,就一丁点儿。你这人有点儿意思,有点儿意思!”小太监一边轻轻摇着头,一边朝前继续走。

    秦厉紧紧跟在他身边,没话瞎白活。那小太监也是健谈之人,从秦厉对他的态度上好像找到了做男人的尊严,对秦厉很是喜欢。时间不长,二人便十分熟稔起来。

    秦厉从他嘴里得知,皇帝这一路走得太慢,大约一个月后才能到扬州。¤ ? ?而且皇帝这次出行,别出心裁,经常悄无声息的会摸到某地。乃至于到了扬州,扬州的老百姓也未必会知晓。

    小太监叫高忠,是为大明皇帝来扬州提前清道的那位,都知监掌印太监主官吴经的长随。

    两人相谈甚欢,大有他乡遇故知,难舍难分之感。

    眼看天近晌午,高忠轻笑着说,“小厉呀,咱该回去了,吴公公要知道咱出来这么长时间,净是和你唠嗑了,又该打咱屁股了。”

    “嘻嘻,小忠子,我真是有点儿舍不得你了,要不我跟你回去吧。我正有件事儿想要你帮忙呢。”秦厉一脸为难,恳切道。

    “说吧,咱俩谁和谁呀?能帮上你咱一定会帮。”高忠爽快道。不过那声音总是细细的,听来总是让秦厉感觉分外难受。

    “我想见见吴公公,想送给吴公公一个大富贵。”秦厉一本正经道。

    高忠眨了眨细长的眼睛,为难道,“难呐,咱只是吴公公身边一个长随,在吴公公跟前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在他那里咱可说不上话。”

    秦厉立时沮丧。

    他本来是想靠高忠把自己引见给吴经,和吴经去谈那赌坊合伙的事儿。吴经是皇帝身边的人,那权利比一个小小的扬州知府厉害多了。

    昨日听林嫣儿说起吴经收集了未婚美女,还可以让家人用二百两银子赎回去,就断定吴经是个贪财之人。

    秦厉几乎能肯定吴经一定会现麻将带来的丰厚利润,绝不会拒绝。

    可难的是自己连吴经的面都见不着,那还谈个屁呀。

    见秦厉一副伤心愁苦模样,高忠倒有些于心不忍。得了,为了朋友两肋插刀嘛。咱就豁出去了,说啥也要让他见到吴公公。

    这样一想,高忠马上挺了挺瘦弱的身材,很义气的说道,“行!咱就豁出去挨屁股了,让你见见吴公公。不过咱可说好了,吴公公那人脾气没准,阴晴不定,到时候你受了公公的气或是……或是让公公暴打一顿可怨不得咱。这可全靠你的运气了。”

    秦厉兴奋不已,连连点头应道,“不怨你,不怨你!”

    十五六岁虽在大明是娶妻生子的年龄了,但毕竟还是少年,心性没有完全成熟。二人手牵着手,说说笑笑到了吴经的行辕。

    吴经来扬州后,便广泛占用民宅,先给他自己寻了一处环境优雅,豪气阔绰的住处。

    高忠先进了府邸,瞅准机会向吴经禀报后,才能让秦厉进去。

    秦厉便站在府门外焦急等待着,这一等可就是两个时辰。

    眼看日头西坠,秦厉急的就像是那热锅上的蚂蚁,烦躁不安。

    秦厉暗骂,这个小忠子,行不行你倒是回个话呀,这成了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要不说戏子无情,太监无意呐。有啥事可千万不能靠太监。

    正在秦厉几乎丧失信心,准备回家的当口,高忠一溜小跑从大院里出来。娘娘腔继续响起,“小厉子,等急了吧,你真是好运气耶,公公今儿心情不错,让你进去哩!”

    高忠白嫩嫩的脸上红扑扑的,兴奋道。

    秦厉顿时激动不已,得!总算没白等这么长时间,这位吴公公架子可真是不小呐。

    刚刚的烦恼焦急霎时间一扫而空,秦厉挺了挺胸膛,紧随高忠进了吴经的这座行辕。

    亭台楼榭,雕梁画栋,飞阁流丹,好一处富丽的府苑。

    秦厉暗自啧啧羡慕不已,啥时候我秦厉也能有这么一处豪宅也不枉穿越大明一回了。还是当官好,当官了真是要啥有啥啊。

    更让秦厉羡慕的是见到吴经的那一刻。

    吴经半躺在一锦绣软榻中,微微眯着眼睛,时不时嘬口小酒,正在享受哩。

    四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捶肩头的捶肩头,捶腿的捶腿,更有一个斜靠在吴经身上,吴经正轻轻的抚摸她。美人儿时不时传出几声醉人的娇嗔,声音柔柔的,宛若黄莺的叫声般好听。

    秦厉自打进了这间厅堂就有点儿傻了。

    这才叫生活,这样活着才有意义,才不枉此生啊。秦厉如是想到。

    吴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白胖子,油脂光亮的一张白脸,细眉毛,小眼睛,嘴巴倒是不小。整体看那五官,怎么看怎么叫人不舒服。

    见秦厉傻傻的站在那儿,吴经轻轻咳嗽一声,出一种十分尖细刺耳的声音,“是你要找咱家?”

    这尖刺般的声音把秦厉惊醒,秦厉慌忙镇定心神,清脆说道,“是,是小的要找吴公公。”

    “说吧,什么事儿。”吴经淡淡说道。

    “我想送吴公公一个大富贵。”秦厉沉声说道。那吴经仍然是一副慵懒模样,似乎毫不在意。

    秦厉偷眼看他,却现吴经正细细打量自己,那一双不大的眼睛几乎是看进了自己的骨头里。

    精明,此人是个精明人呐。这是秦厉得出的第一判断。

    接下来秦厉清晰的把他明的麻将,麻将的玩法。更把麻将将会风靡扬州,甚至整个大明的远景都详细说了。

    最后秦厉提出要和吴经合伙,共同开设赌坊。

    和精明人打交道根本就不用说上多少废话,吴经听完,立时做出了判断:秦厉的这个麻将将会利润滔天。

    “行,咱家听明白了,不过咱家要的不是你的三成红利,咱家要五成。再有,咱家只能在背后支持你,明面上的事儿咱家就不出面了。”吴经说的声音很轻,但那尖尖的声音却斩钉截铁。

    秦厉装出一副犹豫不决,十分心痛的模样,沉思良久。最后才好像是下定了决心,咬着牙说道,“就依公公所言。”

    秦厉刚刚说完,吴经的那张白脸霎时阴沉如水,白的像纸,没有了半分血色。

    秦厉心里不禁一哆嗦,暗道,看来高忠所言不虚,这吴经脾气没准,喜怒无常呀。

    而站在吴经身旁的高忠却是面露欣喜。

    吴经出冰冷无比的刺耳声音,“爽快!你的事儿说完了,咱家却还有一件事想和你说。刚才咱家细细看了,你这小厮挺讨人喜欢。咱家这辈子无儿无女,咱家想收了你做干儿子,不知你意下如何?”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