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沉整个莫姬山的计划,彻底搁置!

    长白几个虽然也非常想知道卢悦回归藏界后,又去过哪些地方,希望借此查出封印大人的神魂所在。

    可是现在,因为天盛,归藏界修士对他们多有微词,逍遥拒不配合,甚至连他们想封印火焚绝地的计划,都在已经群情激愤的众修面前熄火。

    相比于三千界域的安全,修真联盟其实非常希望把大人困在归藏,但现在……

    不管是老一辈,还是年轻一辈的修士,所爆发出来的潜力,让他们一个个的,只能把原来的计划和想头,全都按在嗓子眼里,不能提,亦不敢提!

    这里还有个绕不过去的魔星卢悦,那丫头到底能不能出来,他们心中也没底,万一回归,发现他们对归藏做了什么,定然是鱼死网破。

    天盛被第一时间,踢回灵界,换成了归藏修士普遍认可的画扇。

    当然,谷令则冰封的那四个域外馋风,也被他们永久性封印,送进灵界以壮士气,更借此告诉大家,哪怕没功德修士,独面域外馋风时,只要配合得当,也一样能灭了他们。

    卢悦归期未知,修仙界的大佬们,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

    猎场土包之下,卢悦已经跟圣女离梦达成协议,在大人找来时,离梦负责她的安全,而她每三日的修炼之余,得留出一个时辰的时间,陪她话,并且煮茶奉酒……

    还有一会,就又到三日之期了,离梦看她聚灵盘上的灵石,颜色已经灰败,知道要不了多长时间,丫头就会从修炼中醒过来。

    她把一声叹息压在心中,当年那人,当水往高处流的时候,就是她的机缘……

    只要有人注意到水往高处流,只要那人进到这里,就能帮她启下手脚上的穿心钉和……和空梵链。

    当年,她多希望水能早一日往高处流啊!

    可是一日日,一月月,一年年……她早就等得绝望!也早就不报希望!

    “……离梦!你胆敢诅咒本族,罪不可恕!”

    大长老失望暴怒的样子,还在眼前,可……他再不能出来喝骂于她了。

    离梦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里,水光慢慢凝聚,十二位长老商量三月,把巫族的传承之宝‘空梵链’,锁入她的琵琶骨,什么要她承受永恒之苦,见证巫族的兴盛!

    兴盛……没见着,几次醒来,她到底见证了本族的消亡……

    卢悦睁眼的时候,正好看到某人悲痛流泪的样子,只好默默低头,慢吞吞地换下废弃灵石,待要拿出今天的食材,离梦已然开口。

    “……今天我很难受,给我来瓶酒吧,其他什么都不要准备了。”

    好直接!

    卢悦抬手送出一瓶一斤装的红日,此酒是震阴宗那边的特产,可补元温脉,对她的伤有些好处。

    离梦虚幻出来的大手,只一掂就知道量不多,横她一眼时,若不是心情不好,没兴趣跟她斤斤计较,定然要她气。

    “咕嘟!”大大的一口灵酒咽下,还未入腹,酒中就散出她想象不到的温热之气,自行在筋脉中修补永远也痊愈不了的伤。

    离梦顿了顿,浅尝第二口,“前几天……你给我的果酒全都没了吗?”

    那些酒明显是下品的,可是今天的灵酒,在她看来,可以用上品来形容了。

    虽然跟卢悦相处的时间还有限,下意识里,离梦却觉得,这丫头不是个能认吃亏的主。

    “原来前辈喜欢喝那个啊?”卢悦翻手又是一瓶,“我家是酿酒的,别的不多,就是各种果酒最多。”

    离梦:“……”

    “不过,我觉得前辈现在更需要红日。”

    某人浅笑的样子,让离梦再次出现那种熟悉的恍惚感!

    “……我要走了,以后也不会再来看你。”

    那个一直喜欢跟她唱反调的九部圣女,看她的目光中充满了复杂,“空梵链代表了永恒,你想死想不了,想活也活不成,这样……长长久久地感受身体的痛苦,也不是事。

    我们姐妹……用圣女之祝,帮你一起求了大长老,他同意,以十二年轮咒封印于你。

    你听好了,当赢池之水半满,当水往低处流来,你的有缘人就会出现,到时,你别管她是哪个种族,总之……脱困就是。”

    离梦望向赢池的对面,当时,她是看着她一步步退后的,那似怜悯似伤悲的眼神,在她走的十二年内,常常出现在眼前,十二年轮咒的封印,从脚起……

    身体一地石化,穿心钉的痛苦好像是不在了,可是那样一地看着自己身体,失去知觉,心灵上的痛苦,却与日俱增!

    她天天渴望着干涸的赢池能有马上满池,渴望水往高处走……

    当脑子也陷入石化的时候,她还以为,那些所谓的姐妹们,是连手让她再承一份痛苦呢。

    可是……

    加上这次醒来,她已经是第五次了。

    前四次的赢池水都半满了,外面的水,有没有从低处流来,她却因为受困于这里,而无一知晓。

    第一次醒来,那十二年间,她偶尔还能感应到外面的斗法声,可是没人来。

    第二次醒来,十二年间,只听到隐隐的悲嚎声音,没人注意到这里,没人来。

    第三次……整整十二年什么声音都没了。

    曾经强盛无比的大巫,怎么可能放弃这么好的试炼弟子之所?

    那时候,她就知道,也许,她在祖殿看到的景像,已成事实。

    第四次……没人来……

    第五次再次莫名其妙地睁开眼睛,看到半满的赢池水,她其实是希望自己能那样一直石化下去,忘记曾经的所有,再不要醒来。

    可是真的有人进来了,因为好奇水往高处流,这个人族的丫头进来了。

    离梦再次灌下满口酒,“这红日……很贵吧?”

    “应该是!”卢悦也给自己摸出一壶红日,浅尝两口,“朋友送的。她要带我尝便北地的极品美食,可……我没时间,就逼着她把那些美食都各打包了十份。”

    离梦:“……”

    “不过前辈放心,红日,我不只有十瓶。”卢悦微笑,“后来跟我姐姐生气,就讹了她六百万灵石,全交给我那朋友。

    那家伙……是个吃货,六百万全买了她家那边的好东西。”

    “……”

    离梦的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你想过……可能出不去吗?”

    没有令牌,她若是不从石壁中出来相助的话,这丫头也就是在这里老死的命。

    卢悦眨眨眼,“这里啊?如果可以不出去,其实也挺好。不过!我怀疑我的那两个仇人,都舍不得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得清闲!”

    “……”

    离梦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我给那个大人挖了一个坑。”卢悦微笑,“他再聪明,再老谋深算,也一定会入坑的。而我们归藏界,别的不多,血性与智慧却一直都存在着。那里的人,一定会顺着我的坑,帮着给他挖大。”

    离梦一时无语。

    那个骗尽天下的大人,细思……极恐!

    “他在那边吃了亏,一定会找我这个始作俑者!”

    卢悦其实很不安,大人如果吃了大亏,一定不会认的,一定会反击。

    自家那边,也不知道师伯师父他们能不能得住,“从他一直以来的行事看,绝对是个眦睚必报的主,他一定受不了我寿终正寝……”

    离梦泛起紫炎的眼睛,把她又打量一遍。

    双丹田,一个是结丹大圆满,一个为元婴初期中阶峰。

    而骨龄好像是两百来岁,离元婴的千寿,至少还有七百年呢。

    这么长时间,那个报复万族的大人,只怕是会抽时间上来,把她灭了。

    “……两个仇人,你的另外一个仇人,就是那个,被大人夺舍后,又扔到这里的?”

    卢悦头。

    “大人要借他的身体。”离梦的手指动了一下,非常想算算,可穿心钉已经被激活,不动还好,一动它就要往石壁里面压压。

    生与死,虽然她都不在意了,但是面前的丫头,好心的把红日灵酒拿出来给她,如果看到她再强行做伤身体的活,也许会难受呢?

    这世上能够拥有功德的人,不管表面多么凶神恶煞,骨子里的那份悲天悯人永远也改不了。

    “要我,你就不应该让大人再借到身体,”离梦桃花眼中波光一闪,“去杀了他吧,把他的令牌抢过来。”

    卢悦:“……”

    她其实有想过,把丁岐山一剑了结,让大人竹篮打水一场空。

    “前辈!这是所有正常人的想法。”

    卢悦叹口气,“可是您觉得,那位大人能不知道,那个姓丁的,打不过我?能不知道,我和他是仇人?

    我们对峙的时候,他知道我身上有替死玉符,按理来,应该不会把那么大的纰漏露出来。”

    离梦锁眉!

    连骗巫族十二部圣女,十二位长老,然后又一步步地逼着巫族为传承血脉,放下所有骄傲……,可是哪怕如此,巫族现在也再不存在了。

    显然,那位大人的智慧,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

    “那个令牌……我想了很多遍,觉得很古怪呢。”卢悦给自己倒了一口酒,“他身上的古怪东西太多,保险起见,我还是等个十年,或者几十年再吧!”

    她已经想通了,如果十年后,丁岐山用那令牌逃出,他就一定要避着大人,寻一处地方安生闭关。

    可是在那之前,他得有足够的修炼资源,而想以最快方式得到修炼资源,只能是在她这里。

    猎场令牌,不管修真联盟,还是天地门还是逍遥门,只怕都愿意花天价,把它赎买下来。所以,最终的结果,哪怕她不出自己的令牌,也一定能出去。

    既然如此,当然是走保险路子好。

    卢悦真心有些怕那个手段百出的大人,也怕回去,马上被一个又一个的大义箍住。

    如果那样的话,与在这里坐牢,有何区别?

    反正获取功德的途径,她已经告诉师尊画扇了,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师尊比她更知道怎么取舍。

    卢悦垂了垂眼敛,“哪天要是不喜欢我陪您了,就告诉一声,我出去再找个地方。”

    ……

    逍遥有火精泡泡,有修真联盟的一些大佬,有他们自家进阶的化神星君,大人觉得,那里至少在暂时,不会是善地。

    归藏的四大道门,在他看来,最弱的是灵墟宗。

    到现在为止,这个曾经比逍遥还强大的宗门,一个化神修士都没有。

    谷令则躲在逍遥不出来,可灵墟跑不掉,谷家更不跑不掉。

    那个让魔星卢悦,放弃灭门打算,转而扶持的谷家族长谷令钊,据是她和谷令则的亲弟弟。

    绞灵墟,也许会让这里的修士更为抱团,可绞灭谷家,触动就没那么多了。

    大人跟着谷家子弟,用六天时间,把内院外院全都熟悉了一个遍。

    “家主,花散真人到。”

    执事弟子报来的消息,让谷令钊眉头皱了皱。每次花散真人过来,好像都不是什么好事,可惜她与七姐的关系在那里,想不理都不成。

    “有请!”话间,谷令钊自己也大步迎了出去,“前辈!不知前辈深夜到此,有何要事?”

    这种迎到半截子,人家却自来熟,把谷家当百花殿般随意,实在让谷令钊无语。

    “什么?”花散的心情不好,“不是你刚刚发信,要我以最快的速度过来吗?”

    啊?

    谷令钊一呆,他好好的疯了不成?

    “前辈,您是不是弄错了?是天乐给您……”

    “我还没老糊涂!”花散眉头深锁,“会把你们父子的气息都弄错。”

    这……倒也是。

    “去!给那个逆子发信,问他又要干嘛?”

    执事弟子正要躬身退下,外院已经响起好些杂乱的脚步声。

    谷令钊抬头望去,却发现,好多人是拖家带口地过来,“你们这是……”

    他才要问他们这是干嘛,就见谷家的护族法阵,‘嗡’了一声,好像开启了什么。

    “问他们?嘿嘿!他们可不知道。”大人阴阳怪气的声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要怪只能怪你谷家,出了两个不应该出的死丫头。”

    无数流光闪动,在他话间,以最快的速度凝结成光箭,从上空、院墙、房间、草丛……,任何一个地方冒出来。。。(。)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