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山门在大家的千呼万唤中,终于出来了。

    看到那巍峨的巨石拱门,上书的逍遥二字,所有要参加逍遥大选的人,都恭敬地低下了头。

    卢悦偷偷瞅过,逍遥二字,力透石背,她不明白,当年是如何写上去的。

    祖爷爷和娘,已经在逍遥坊市租房,因为有夏瑜跟着,便宜了不少。

    现在她要真真正正地进入这个门派,还有一段路要走。

    “入逍遥门,必登逍遥梯,这些是我们没法插手的。”夏瑜指给她看,“从山脚一直延伸到门派的广场,因为还有幻阵,传到现在,真实有多少阶梯,大家走得都不一样。不过太阳下山之前,到不了的,自动视为放弃!”

    逍遥梯考验只是争对新人,里面的幻境,并不凶险。

    来拜师的人大都知道,并且被前人告诫过,看到什么,都装什么没看见,只一心一意往上爬就对了。

    其实真正灵根资质好的修士,在这里被涮掉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从白苍山的事来看,小丫头一个人在外围灭一阶妖兽,心性心智方面,绝没问题。

    所以夏瑜对卢悦,其实放心的很。

    现在辰时刚过,到太阳下山,七月的夏天,太阳落山的迟,还有五六个时辰呢。

    卢悦算算,只怕阶梯会有很多。她倒是不怎么在意,当年当人家侍女,武力考骇也很严的,在体力上,她自认比大多数纯粹的修士要好。

    禁灵力便禁灵力吧!

    跟上前面的人,整个阶梯上,都挤满了人,顺着人流,卢悦还能听到不少修士在那吹牛打屁,讨好某些漂亮的女修。

    渐渐地,一千台阶过后,很多修士,已顾不得所以,连手都用上了。

    再两千后,卢悦自己也有些累了,自从跟方有富后,天天为修仙,累得跟狗似的,武功渐废。

    她都这样了,其他人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台阶上,人是越走越稀,渐渐的,她好像只是一个人,上下俱看不到任何一人了。

    卢悦终于停下脚步,歪着头,怀疑自己是进到某一幻阵里了。

    谁知这念头一起,上方云气飘散,她居然就看到一个四肢俱爬的少年。

    台阶上隐隐出现手掌似的血迹,卢悦顿了一下,没有追上,而是坐下来,从随身的小包袱中,拿出水囊,咕咚咕咚喝了个痛快。

    幻阵外,包括被押来的须磨真人,都有些傻眼,这就是他未来的三徒?怎么可能?

    谁上逍遥梯的时候,不是死命往上爬,有几个会像她这般悠闲自在,居然还弄了个卷饼,在那大吃特吃。

    好吧,你吃饱了,总该走了吧。谁知,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小丫头居然在那拔起了草。

    拜托,这里是幻阵,虽然被圈进来的,确实有不少草,可到底看到的,跟实际采上手的,不一样啊。

    卢悦看采在手中的草又化虚,拍拍手,非常可乐。

    小样,跟我玩幻境?

    台阶上的血迹到现在没有一点变幻,显然这是有关心性的考验。

    可惜卢悦没打算按着幻境走,更没打算去帮那什么手掌都爬烂的人。

    草她接着采,编了个帽子,边上插了不少各色小花,戴到头上。

    抬头看到,果然遮了不少阳光。七月的阳光太烈,现在还没什么,等她也走到极限的时候,或许一个炫晕,像前面的某人,倒在地上,那才叫丢人呢。

    一直在往上爬的少年,终于等到了卢悦,“小妹妹,帮我一把吧?”

    卢悦居高临下看着他,眼神显得很正。

    “说是太阳下山,若是走到不广场,便会被取消资格,这位哥哥想让小妹如何帮你?现在我们只怕连四分之一路都没走完,听小妹一声劝吧,大喊一声,说我不行了,就会有执事弟子送你下去。”

    “你你你……,”台词不对,少年顿了好一下,才悲愤指着一路的血手印,“就是死,我也要死到广场上。”

    ‘啪啪!’卢悦鼓励地为他拍了两掌,“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我怀疑我走了一半路以后,也会像哥哥这般。所以,不好意思,小妹自身难保。后面自然有体壮之人,到时你请那样的人帮你,才不会耽误人家。”

    话说完了,卢悦转头就走,她可没欣赏人扭曲脸的癖好。

    这些名门大派,为什么就不能多弄点花样呢?

    当年东亭宗也这样,那登天梯都不知设了多少这类考验心性的幻阵。

    可那些通过考验的人,又有几个是正人君子?

    丁岐山明显的例子在前,那些一开始跟他明争暗斗的人,都是好些名门大派的人。

    远远地,须磨等人看到她很快走出幻阵,一齐看向蓬生真人。

    蓬生真人摸着自己的胡子,“看我干嘛?当年我们过这处幻境的时候,时间跟这小丫头都差不多。怎么,你们能过得那般痛快,就不兴人家过得快了?”

    “……再说了,须磨——你的三个徒弟,秦天过这处的时候,还踩了人家的烂手两脚。楚家奇根本没理人。算来,这个卢悦算是花时间最多的了。”

    确实,不过人家都花在了吃喝还有草帽上。

    须磨因伊水助人陨落,其实对他身边的人,都不喜太过软弱多情的。

    这世上,他失了一个伊水便罢了,若是好容易收得徒弟也走了那样一条路,他怕他会报复所有人。

    残剑峰在逍遥门的使命,早在他接任峰主的时候,师父就跟他说过了。

    要不是放不下逍遥门,放不下残剑峰,他早随伊水一起。

    可是秦天担不起重任,而那个方有富太过方正,又是玻璃心,连他的第一关都没过。

    几位师兄帮忙收得楚家奇,虽然还好,但在他看来,那家伙却是一根性子走到底的人。这样的人,同样担不起,现在西南诸星暗淡的局面。

    三徒,他收得三徒,才是将来残剑峰的峰主,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徒弟。

    眼前这个卢悦,此时,还不在他眼里。小丫头太小,而且女子,生来的心软,只怕也是担不起残剑峰,担不起逍遥门。

    谁知第二山道崩塌的幻境,人家愣是没用一刻钟就过了。

    哪怕拥有强大内心的人,在遇到那样的幻境,也会有片刻的心神失守。

    毕竟崩塌的山道里,掩着很多骷髅,新旧都有。

    这些新晋弟子,没一个超过二十岁,阅历尚浅,哪怕他当年过此幻境的时候,也骇得不行,半个多时辰才从里面走出来。

    名门正派的山道,掩着的那些枯骨,曾让他想了很多很多……。

    一个要担得起残剑峰的人,黑白必须在翻手之间。

    这是他师父当年跟他说的。

    ************

    万分感谢我型我酯的粽子,天麻虫草花的平安符,谢谢支持!!

    今天凌晨一点的时候,到三百收藏,在这里,感谢收藏推荐本书的所有潜水书友,谢谢大家!!!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