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了,祝大家节日快乐,幸福永随!!

    多谢卖包子的nnm的粽子,多谢书友080315134415314的平安符,谢谢你一直从凡女跟到一指。。。

    *********

    一场原本能好好逼问卢悦本心的事,被众位师弟师妹,开成了互揭大会,大家相互揭短。

    谁谁为了回家装病;谁谁撒谎家中长辈天不假年,要回去看最后一眼;谁谁干脆什么都不说,自个逃下山去,结果迷路了,当了一个月的乞丐,才被拎回来……

    谨山回屋的时候,真想吐血。他怎么就有这么一堆不靠谱的师弟师妹呢。

    尤其是想到小丫头黑亮着眼睛,满是兴奋之光的时候。

    要不是她祖爷爷上来叫人,她恐怕要把大家所有的糗事,都听个遍了。。

    这群蠢才!!

    不行,他得先跟时雨师叔说好,要不然,凭夏瑜的样子,肯定会带卢悦进飞来峰的。

    看到方有富,他才明白,师父弃疾真人说的,须磨师叔的二三徒是紧密相连之意。

    五十多年前,须磨师叔被师父硬逼出门去寻二徒。结果,他对方有富方正的性子不喜,再加上方有富的玻璃心,愣是错过了。

    方有富这些年在外面,应该受过不少苦。他现在苍老的样子,只怕是顶不了多长时间了。

    从那天的情况来看,小丫头非常看重方有富和她娘。

    若他提前死,或者逍遥大选没提前,白苍坊市这次死伤惨重,那卢悦到底还会不会进逍遥门,可就另说了。

    若是自己没多个心眼,出来当巡查,若他们死在坊市,只怕卢悦会把逍遥门也恨上的。

    “一饮一啄皆是天定吗?”谨山真人发完飞剑传书,打开窗门,看一楼甲板角落处,那一家三口互相夹菜,一起笑咪咪吃饭的样子。

    那个现在老得一塌糊涂的人,原本应该是须磨师叔的二徒,结果只是因为一个拐弯,现在就要再入轮回了……

    谨山真人叹口气,天道飘渺,一个不好,一个转弯,错过得可能就是一生。

    人的一生可以改变,那宗门的起落,更可改变了……。

    卢悦老觉得有人在盯着她,要不是那份目光里,没有一丝恶意,她都要跳起来,请夏瑜帮她查了。

    与逍遥门的人接触这么长时间以来,她算是看明白了,因为自己灵根资质比较好,明里暗里,早就被照顾了。

    夏瑜几次说让她加入飞来峰,对她更是看顾良多。

    这辈子,她不怕被人利用,就怕自己没用……

    她要利用自身优势,在逍遥门过上她想要的日子。等到某一天,当她跟丁岐山,谷家对上的时候,逍遥门是她坚强后盾。

    “祖爷,水箭符藤蔓符什么的我会画了,可锐金剑符怎么也不行。”

    锐金剑才是她现在能画的,攻击力最高的符,偏偏卢悦试了无数次,从来没有一张能画出一半来。

    方有富一怔之下,点她额头,“还说自己聪明,还说领悟力强,这里面装得是浆糊吧?”

    “祖爷——”卢悦拉长声音,腻在他身上。

    “你什么时候,听说过,有卖高阶以下剑符的?”方有富笑她,“能画出剑符的,最少都是领悟了剑意的人,这样的人,最少都是筑基后期。就你——,才炼气四层,就想画剑符,说出去,能笑掉别人的大牙……。”

    卢悦稍顿,她就说哪里不对嘛?看看四周,忙忙去捂方有富的嘴。

    “祖爷,祖爷,我的祖宗。小点声,说出去,我会被人笑一辈子的。”

    “我本来就是你祖宗,”方有富朝她瞪眼,不过声音果然放小了,“这事先前教你画符的时候,就说过的,你耳朵呢?”

    说过吗?卢悦努力回想,“……既然不能画,干嘛锐金剑符还会在基础符箓里?要不是在里面看到,我怎么也不会去学的。”

    “你呀你,这是五行最基础法决,通过它们,才能衍生更多道法。当然要画到里面去。至于它为什么是最难画的,你动脑子想想,为什么剑修比其他道修要厉害两三倍?”

    方有富摸摸她头,“至于你将来,到底能不能领悟剑意,只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卢悦虽然很羡慕那些使着一把剑,就能纵横天下的修士,却没打算做个剑修。

    真正能修出剑意的剑修必须是忠诚的,纯粹的……。

    一生只修一剑,其他法宝,在他们眼里,什么都不是,纯粹是浪费时间,浪费灵石。

    自家知自家事,她不是一个纯粹的人。

    比别人多经历过一辈子,没遇到丁岐山便罢,一旦遇上,她一定会与他不死不休的。

    哪怕她知道,这辈子的丁岐山没有鬼面幡,他可能还是东亭宗竹河真人的爱徒。

    可能与谷令则不会阴错阳差,最后道魔不两立。

    ……她要杀丁岐山,还不能把自己搭上,那么,她学得东西必然要多,要杂,用得灵器法器类的,更不能让人有一丝循迹的可能。

    只有这样,等她不动声色灭了丁岐山的时候,竹河真人才不会怀疑到她头上。或者,哪怕怀疑了她,也因为她背后的势力,不敢动她。

    卢悦不想让自己眼中的算计和恨意,被人看到,伏在一直笑咪咪,听他们祖孙说话的方二娘怀里,“娘,祖爷当时就随口一说,还说我笨。”

    “叔爷,悦儿还小呢,我们慢着点来。”方二娘拍自家女儿后背,给她安慰,“再说,我们头才受伤,您点的时候,也不知道轻着点。”

    好嘛!合着——,他还被侄孙女儿给埋怨了,方有富哭笑不得地看着卢悦赖在方二娘怀里。

    “就是,人家还是伤员呢。”

    卢悦往方二娘怀里,蹭并个更舒服的位置,在娘有一下,没一下拍后背的手中,打个哈气,双眼都有点迷离起来。

    这几天,可把她累惨了。

    自从决定在修真界混,她从来没睡过三个时辰。

    现在又不能碰鬼面幡,到逍遥门,听祖爷爷和夏瑜的意思,凭这飞楼,至少也要七八天,倒是可以抽空给自己放个大假。

    二楼某个窗户前,谨山真人看方二娘,小心把卢悦扶着躺好。

    小丫头睡的不安稳,不过她娘把手伸给她挨着的时候,转瞬睡熟,也不知是生气好,还是生气好。

    十三岁,也不小了,老这样,可怎么行?

    须磨师叔和伊水师叔,百多年前的修真界,谁不赞声神仙眷侣。

    可是现在呢?

    情之一关,包含众多,亲情所占比例还是很大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