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书友080315134415314、吟唱的歌、颦妃三人的平安符!多谢支持!!!!

    ******************

    月蚀门的两个结丹真人,带着几个魔门的人,追杀东亭宗流风真人,而至白苍坊市半毁。

    此一役,因为逍遥门应对迅速,人员除了几个像方二娘这般,没灵力的凡人有所损伤外,其实真没什么大事。

    坊市的法阵可以回复,倒塌的房屋被几个用土系道法的人,数个法决下去,就跟新一般。

    “师姐,怎么样?我都说了,小丫头人不错,你还不信?”

    夏瑜一想到卢悦在大门口,跌得那个大马趴,就觉好笑,“今天可把她吓坏了。听罗师兄说,在外面,她一个人,愣是弄死了七个木尸,臭得连木尸都以为她也是个木尸。”

    苏淡水嘴角也溢出一丝笑意,“身为修士,她这般放不下凡人的母亲,也是不对,以后有你头疼的。”

    “她还小呢,暂时母女亲情割不断,很正常。等将来到了逍遥门,慢慢就好了,我们不是都这般过来的吗。”

    这倒也是,苏淡水摸摸自个额头,怀疑她是被秦天给弄得有心理阴影了。

    转天,一家人坐从白苍到逍遥门的飞楼船,卢悦就转到二楼,拿方二娘给她卤好的肉,往夏瑜他们手里,一人塞了一小包。

    从方有富的口里,她才知道,白苍坊市,在出事的第一时间,就由坊主带着四个执事,拼杀在前,掩护他们所有人到阵法威力最好的逍遥门办事处。

    发出的求救烟花,很快就被巡逻的结丹真人发现。再加上苏淡水他们回去的及时,那几个追杀东亭宗杨宝顺的魔门修士,俱被拿下。

    对逍遥门,卢悦原先还很不感冒,可是现在,她却满是感激。

    感激须磨真人当年救下祖爷爷,感激此次坊市出事,他们没拿祖爷爷和娘当炮灰,还倾心相救。

    “喂!别太过份了,别人都有,凭什么就我没有?”

    方成绪气结,尤其夏瑜还给他尝了一口,那种味道,他想把舌头吃下去。

    卢悦脸上抽抽,“别当我那天没看见,我跌得那样惨,你在那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没一点同情心,还想吃我的卤肉?”

    边上的苏淡水嘴角微翘,夏瑜差点没崩住笑出声来。

    “你你你——傻成那样!堂堂修士,让自己的脚给跘得差点脑袋开花,还不能让人笑啊?”

    “可以笑呀!”卢悦摊摊手,“我就傻了,我高兴傻。你也可以笑,使劲笑。不过卤肉嘛……,你就别想了。”

    “又不是我一个人笑,”方成绪顾不得同门之情,连指了好几个,“他们也笑了。”

    “啧啧!我就知道,你是个没底线的人。别的我没看到,我就看到你的了。”

    方成绪要蹦起来,被夏瑜一脚踢出老远,“卢悦你别理他,他就是个嘴欠,再加手欠的人。”

    得,这还没进宗门,他就因为她,被人踢了两下。若是进了宗门,再对上,还有他的活路吗?

    方成绪气得不行,偏偏陈敬还当着他的面,吃那卤肉。

    一把抢过陈敬的,迅速跑进自己房里,关了禁制,哼,这下子,他们总不能打破楼船的禁制再抢回去了吧。

    陈敬是个老实人,张着两个手,目瞪口呆。

    卢悦也傻眼,这是堂堂逍遥门的筑基修士能干出来的?

    “我这还有一包。”

    那个油纸包,跟他们大家手里的一样,苏淡水嘴角咧咧,彻底把卢悦和秦天划分开来。

    “你那还有吗?再给我点呗!”夏瑜自觉帮她打跑了人,凑到身边要好处。

    “没了,真没了。”卢悦急了,她自己还没吃呢,再说她也没带多少妖兽肉回去,哪有多少。

    “我就两个低阶储物袋,还要装妖兽身上值钱的材料,真没装多少肉。”

    “没了就没了,你急什么?”

    夏瑜捏她有酒窝的脸,滑嫩濡软,手感非常好,“下次我们打到妖兽肉,让你娘再给我们做就是。”

    卢悦把她捣乱的手拔拉下去,“我娘不是厨子,她是凡人,要做这么多,会很累的。”

    想到她着急她娘,在大门口,狠狠摔得那一跤,夏瑜‘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也知道你娘是凡人,你是修士?两边太不对等,你这般放不下你娘,将来如何修道?”

    苏淡水终于忍不住说教。

    卢悦眨了两下眼睛,“正因为我娘的寿元少,所以我才要趁着现在,多多孝敬啊。……若不然将来后悔才是倒霉呢。”

    话虽然是这样说的,不过卢悦可不认同祖爷爷还有这些正道修士所说的,心有破绽,结丹的心魔劫过不了一说。

    若真如此,这世上也就不会有魔修了,上辈子丁岐山害了那么多同门朋友,她也没见他过心魔劫。

    显然这个所谓的心魔也是欺软怕硬的东西……。

    只要她认为是对的,错也是对,那心魔这东西又如何会找上她?

    一句话,把苏淡水说得哑然,人家正是因为认明白了,才这般做,她还能说什么?

    “……只要你想明白了就行。不过,修士筑基以后,一个闭关,就是好几年。你确定,要你娘将来在外面,一等几年吗?”

    谨山终于忍不住,在房内接口。

    师尊那天说的话,后来他也听说了。残剑峰的弟子关系重大,所以这几天,他才当巡查,在白苍坊市那里转,又第一时间,解除那里的危机。

    在他的心里,卢悦不应该去飞天峰。

    楚家奇遭亲人遗弃,又被人背叛,对所有人都有股天然的排斥心理。只有这个小丫头,在她还穷得一塌糊涂的时候,资助了一枚安泽丹,保住他的双腿。

    他们两个应该是紧密相连的。

    最主要的是,卢悦是个六指人,以秦天的性子,也不会刁难她。

    残剑峰做为逍遥门的变数,收的弟子,不可能灵根资质太差,这卢悦也合条件。

    可她若与须磨师叔一般,堪不破情之一关,可能比秦天和楚家奇还要要命。

    卢悦发现二楼包括苏淡水都凝神静气,就知道里面的人,不是简单的。

    “……怎么会等我呢?我娘每天也很忙的,顶多临睡前,想一下她闺女今天修炼得是不是顺利。”

    避重就轻的回答,当然不能让人满意,谨山真人从房里出来。

    只是卢悦看到他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差点僵住。

    就是这个人,金丹自爆,把丁岐山逼得差点身死。

    被逍遥门的三位元婴真人追杀,是他那辈子,最狼狈的时候。那段时间,所有有点灵智的幡鬼,都想着,要是能让他们出去迎战就好了。

    没人能受得了鬼面幡的折磨。

    可惜她的修为太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有本事的大幡鬼,得了个痛快。

    “……把你的真实想法说出来。”

    看到卢悦手上的青筋浮出,谨山有些了然,“不是你娘舍不得你,而是你放不下你娘吧?为了一已之私,你要带着你娘在随时身陨的修真界混?你确定你这样做,是为你娘好?”

    卢悦脸上的笑容早没了,她回白苍坊市那一段路,感觉比她在鬼面幡中受刑还要痛苦。

    凡人界确实比修仙界,要安全很多。

    卢悦稍红的眼圈,再加上她头上包扎的伤口,让夏瑜挡到她前面。

    “谨山师兄,卢悦才十三岁呢,什么事都要慢慢来吧。我还听我师父说过,你都十八岁了,为了回家还跟弃疾师伯哭了一鼻子。”

    这就是猪队友吧,谨山真人被气得吹胡子,他的形象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