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瘦老道欣赏这一千多低阶修士个个戒备的嘴脸,不从内部打乱他们,万一人家合起心来……,万一逍遥门得到消息,那可就遭了。

    罗祥与陈敬对视一眼,一齐出手,他们不约而同,都是朝铁尸动手。

    炼尸宗的四种尸人,其实对应的是修士的等级。

    木尸炼气修士就能对付,只要大家齐心合力,未必没有一战之力,拖延点时间,逍遥门能让他们全都有来无回。

    坊市出事,这人又在他们必经的路上设伏,显然早有预谋。这一刻,两人都都发了狠。

    紧随其后是卢悦的赤阳剑,既然逍遥门的人已经动了手,她当然也顾不得其他了,只有杀开一条血路,她才能回白苍坊市。

    已经有人动手了,还是个炼气四层小丫头。他们这些在白苍山跟妖兽干了近一年的人,自然也不是怂包。

    干瘦老道原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事,居然就这么被三个人破坏了,一时呼哨连连。

    那些木尸虽然实力不错,却是没什么灵智的,连躲都不知道躲,一上来,就死了上百个。

    现在主人命仅传来,双方很快便混战一处。

    众多修士在白苍山原本干得便是合作的买卖,几人十几人联手,到最后,卢悦发现,只有她一个人是独立作战的。

    好在她手上符箓众多,再加上,别人动不动的支援一下子,暂时倒是没什么危险。

    卢悦的要求可不是这样,她着急回坊市,倒不像其他修士那样,还顾及着不被木尸身上恶臭的尸水给喷着。

    反正她是怎么杀得方便怎么来。

    没一会,她身上和臭味,就比一般的木尸还要浓了。

    一些女修,被其他男修护在队伍的中间,哪怕溅上一点尸水,也会给自己打个净尘术,所以远远看到她的样,个个目瞪口呆。

    尤其看到,她居然跑到木尸中间,那些木尸也没什么反应的时候。

    因为身上的味太浓,木尸灵智不高,还以为这家伙,是他们的同类呢。

    等到人家的赤阳剑,劈到颈间的时候,反应过来的木尸已经来不及了。

    “死老道,再不滚,等将来回到炼尸宗,你就再没地位了。”

    卢悦跟着丁岐山,在魔门多年,对炼尸宗内的情形,其实知之甚多。

    结丹以下,还不能炼成铜尸的。大家比的除了修为,还有就是掌多少炼尸。若掌得太少,哪怕低他修为的人,都会看不起。

    “你们给我等着!”

    干瘦老道其实早有退意了,他可不是来找逍遥门麻烦的,真的只是帮忙稍阻一下,白苍山那边可能支援的人而已。

    哪知道因为逍遥大选提前,过来的居然是大部队。

    先前因为逍遥门的人太多,他根本没敢动。后来不小心,被人发现了,看只剩两个筑基修士的逍遥弟子,先行露怯,才想赌一把的。

    可没以想到,那两个死人,居然又敢跟他拼了,分明是扮猪吃老虎。

    可恨他还失了先机……

    呼哨连连间,两个铁尸护着他,带着大把木尸一齐退走。

    留下几百具人首分离的东西,无数火球术一起,片刻烧成了渣渣。

    修士这边,其实也伤了一二百,好在因为大家合作得当,再加上罗祥与陈敬相护得及时,把命都保住了。

    “别走了,在这休整一会吧!”

    陈敬是朝卢悦喊的,小丫头刚刚使力甚多,灵气应该用了不少,这时回坊市,路上万一有什么,他们可不好跟师门交待。

    “我祖爷和娘还在坊市呢。”卢悦顾不得回气散的珍贵,头一次吃这东西,很快就把灵气给恢复了。

    “坊市那里我们去了不少人。再说……就凭你现在的样子,就算跑回去,该发生的,也发生过了。”

    陈敬没说的是,你的修为这么低,就算跑回去,又能抵多大用?

    卢悦看到很多人,已经就地打坐,就知道这两人是不可能因为她一个,再往坊市去的。

    站到早就放出来的木鹤上,“那我也要回去,把仇人的脸看清楚了。”

    卢悦咬牙的话,其实很低的,只是大多数人,都在竖着耳朵,所以听得真真的。

    原本几个迟疑的人,听到那话,不约而同,也架起他们的飞行灵器,随后追去。

    大部分的人没动,罗祥和陈敬便不能离开。

    “……等一下,这是中阶金钢符,你们一人一张。若遇危险,就拍到身上,总能抵得一时。”

    看到拦在面前的人,经历过一辈子的卢悦知道,像逍遥门这般收弟子的根本没有。

    东亭宗同样位属四大道门之一,每隔十年一收弟子,自认有点条件的,都哭着抢着挤破头,甚至暗里往收录长老那里塞好处的,不知凡已。

    仔细把两人的样子记住,接过符箓,“多谢!”

    没第一时间跟着跑的众人,脸色都很复杂,那中品的金钢符,可值两百多块灵石呢。

    可惜现在,大家没人敢厚着脸皮飞出去。白苍坊市那里,吉凶难料。

    卢悦费了吃奶的劲,跟在那几人后面,费时近一个时辰,终于到了坊市门口。

    以前的光罩早就不在,地面上还有几处没清理干净的血迹。

    卢悦顾不得看其他倒塌房子里的情形,撒开腿就往自家院子跑。

    半倒的大门,如狂风过境般不像家的院子。

    “……娘……,祖爷爷……,娘……,祖爷爷……”

    迅速在家里转了一圈,要不是没看到血迹,卢悦都能被自己的想象吓死。

    “娘……”

    “别喊了,所有人都集中在办事处。”

    苏淡水的声音远远传来,应声从各个废墟爬出来的,可不是卢悦一个。

    与她同时出来的几人,都顾不得所有,往逍遥门驻在这里的办事处去。

    远远看到躺在地上的方二娘,卢悦当场被自己的左脚跘了一下,狠狠摔在大门口。

    让苏淡水没想到的是,小丫头,以最快的速度,爬起来,冲到那个凡人女子身边。

    “嘘!你娘没事,我也无事!”

    方有富的笑容里,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卢悦摸方二娘的脉象,发现真得平稳如睡着一般,一下子软倒于地。

    “坊市弄成这样,我们也没怎么伤着,你看你,头都撞破了。”

    方有富实没想到她会回来的这般快,小心给她弄额上的伤,“你娘就是被人家的鬼哭功给震的脑袋疼,我让她睡下了,一会她醒过来,看到你这样,还不得心疼死啊?”

    回复他的,是卢悦傻得不能再傻的笑!!

    …………………………

    多谢颦妃的平安符,谢谢支持!!!

    [三七中文 m.37zw.]